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147.谁谁在误人子弟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第一卷]

    第147节谁在误人子弟

    时间如梭,转眼,夏天就过去了,刚刚进入九月,风城就已经初现规模了,六座大型全能型学校已经完全建成,几乎整个九曲县的学生都被告知要来这里接受教育。

    本来,很多家长都是不愿意的。

    但是,当他们知道风城的规模和未来,再知道风城的教育制度后,顿时就愿意了。

    主要是那句话吸引了他们。

    “免费教育,免费就餐,免费住宿,让所有的孩子都能成才,同一个起跑线。”

    对于那些势力的家长,最主要的一句就是:“这里走出去的孩子,我们保证他们不管男女,都能在风城就业,工资最低一千起步。”

    全免教育加上未来高工资的诱惑,很多非常不愿意让孩子上学的家长都开始纷纷的送孩子到学校来了。

    “怎么样,我说的什么,这不都来了啊。”看着眼前的资料,二狗得意的看着风荷笑道。

    “哼,你这都是什么鬼主意啊,现在国家的义务教育都刚开始普及到小学,你就普及到中学,还有,风城一中到风城六中,加在一起中小学生已经有将近八万人了,每天的吃喝拉撒你都要全部负责了,我粗略的算过了,按照平均每个学生每年五千块来算,一年就要四个亿啊,从哪弄这些钱去啊。”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笑了。

    “你算少了,这么给你说吧,八万个孩子,每年的开销最少都在八个亿以上,包括学校的维护开销,最少在十个亿,而且,还要给教师发补助,还有特殊教师的工资,最少一年都要十五个亿以上。”

    他说道:“按照预算,我是按照每年二十亿来计算的。”

    “我的天,二十个亿,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镇今年的所有税收家在一起都不到一百万啊,差了多少倍,两万倍啊。”风荷有种头晕的感觉。

    “没事啊,你怕什么啊,我不是引进了那么多的外资企业吗,他们开始开工了以后,都会有税收的,我粗略计算过,八大企业,加上未来将要上马的一些农场和农产品加工工厂,我们风城每年的税收最少在一百亿以上,每年拿出二十个亿来搞教育,完全是可以的,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

    二狗立马说道。

    对于钱,他从来都是没什么概念的。

    十七岁以后,自从他到了城里以后,虽然说总是面临各种各样的危机事情,但是却从来没有因为钱出现过一丝的危机。

    “天呐,那么多啊。”风荷的眼睛顿时就愣住了,只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可是即便这样,也不对啊,你说的那些工厂,还有农场之类的,最早都要到明年才能上马,可是我们现在就要用钱啊。”

    她苦笑道:“学生们已经开学了,现在学校的各项开支都还是依靠建造学校的二狗集团在支撑着,我算过,风城的建设,我们已经欠下了二狗国际将近两百亿华夏币了。”

    “怕什么啊,才两百亿,没钱的话继续借就是了,以后还就是了,我们又不是还不起。”二狗说道,好像二狗集团根本和他没关系一样。“二狗集团这次通过二狗国际一共向风城投资了五十亿美元,全部免息,五年内还清就行,五年,我有信心还完他们的钱。”

    听到他这话,风荷顿时就一阵冷哼。

    “无耻的资本家,还他们的钱,难道二狗集团和你没关系啊,抠门,你就不能给减免一些啊。”她说道:“不过我也能理解你,毕竟这笔钱实在是太多了。”

    “是啊,谁说不是呢,现在在二狗集团在国内已经开始参与的投资最少有上百亿美元,光是这边就拿出了五十亿美元,的确是有些太多了。”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心里却在想:“我是还被人盯着,实在是不能拿太多的钱出来破坏平衡,不然的话,别说是五十个亿了,就算是五百亿,我也愿意出啊。”

    “好吧,你赢了,可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你的那套教育制度把学校几乎变成了一个游乐园,而且大部分的老师现在都还在培训过程中,学校方面今天给我打过来很多次电话,说是教师资源严重不够,好多班级都没法上课。”

    风荷继续说道;“要不,还是先按照以前的教育制度来吧,总要有个缓冲的时间吧。”

    “不,绝对不能,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能因为任何一点困难就终止,你放心,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最多到明天,我早早在国外培训好的一些老师就会过来,从明天开始,风城所有学校的校长全部由专业人士接任,所有的教师全部进入培训期。”

    二狗说道:“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开始,那就要努力的坚持下去。”

    “你太疯狂了,你知道吗,从一个礼拜开始,我每天都接到很多很多的电话,不是这个领导就是那个领导,都在问我们是在胡搞什么,是不是想要搞分裂主义啊,我每次都说是上级的命令,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这句话还能说多久。”

    风荷无奈的说道:“反正,我是快坚持不下去了,你要赶紧给我找个办法把这个事情给平息了才行,最多一个月,必须走上正轨才行。”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二狗说道,眼睛里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

    他从几年前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几乎从他刚刚被迫离开国内的第二年开始,他就已经开始了他的步伐,到现在,他已经有很身后的底蕴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一切都弄好,让你们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无话可说。”

    他心里说道。

    这几天,因为风城的事情,二狗每天都在忙碌,风城也已经开始大肆的建造,往北,一条大道直通山城,往南,同样一条大道直通国道和高速交叉口。

    往东,一条长达两百公里的大道直通通往京城的高速口,往西,也是一条大道链接了风城和各个主要的交通要道口。

    一座都市的雏形已经出现。

    新的城中心也已经建好了,围绕着城市外围的七八个大型工业中心也有两个已经快要投产了。

    这主要是因为二狗集团的资金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几乎是在发疯的赶进度。

    又过去了十几天。

    二狗正在办公室里吃饭,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他迅速的就抓了起来。

    “哪位,我是王二狗。”他说道。

    &nbs

    p;“王二狗,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你想要让风城真的成为直辖市吗,在内陆建造直辖市,你疯了吗。”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怒吼的声音。

    二狗一听这个声音,立马就知道是王九州的声音,他跟了王九州很长的时间,对他的声音十分的熟悉。

    立刻就陪着笑说道:“老领导,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告状啊,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在这边乱搞,不信你可以过来视察啊,我开工的所有项目都是会经过您审批的啊。”

    “审批的个屁,你那个机场也经过我审批了吗,你胆子真大啊,竟然连机场都敢建了,你那是个多大的地方啊,用得着一个飞机场吗。”王九州怒吼道。

    二狗顿时就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了,他也知道,八成是有人在王九州边上煽风点火了。

    王九州现在心里的确是很火,他心想:“你才一个小小的镇子,虽然说是要上面特批的新型教育实验点,可是也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大的动作啊,凭空建城,这么大的手笔,明显是想要把我架空啊。”

    他的想法,二狗都猜出来了,所以立马说道:“老领导,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建造机场只是因为风城现在并没有通铁路,而且通铁路也不现实,再说了,上面不是还特批了让我这边进行农场化实验吗,农场化要提高效率就要用到农用飞机,没有机场怎么可以啊。”

    他是在哭穷,也是在讲道理。

    只是,他的话虽然是合情合理,但是,却是严重的刺激到了王九州的神经。

    为什么呢,平原市的机场已经老旧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找自己进行整修,他这边还在心急火燎的找不下钱修机场,下面的一个镇子竟然都开始修机场了。

    而且,按照提上来的材料来看,还不是一般的机场,还是大型的国际化机场,很明显,那个家伙是想要一口吃一个大胖子。

    不过王九州也很明白,自己现在在二狗面前并没有多大的话语权,为什么呢,因为平原市的很多投资还是二狗集团出的钱,惹毛了二狗,他一生气扭头回美国了,损失最大的是他。

    恰恰,这个损失是他承受不起的,平原市的改造如果成功了,对他的好处那可不是一点两点。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有些话,我电话里和你说不清楚,我要和你见一面。”

    想通了这些,他也平静了下来,立马冲着电话问道。

    “我在镇里啊,风城的建设已经拉上了大马,一直都在赶进度,我现在很忙啊。”二狗说道。

    王九州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好,我去找你,顺便带上省里的一套班子,去看看你的成就。”

    “好,没问题。”二狗立马点头,他正愁要怎么才能把那些领导们都叫来看看他的成果内。

    你再努力,如果让领导们看不到的话,到时候半路给你来个刹车,你就惨了。

    不过二狗也知道,他现在是机会和风险并存。

    特别是他的新型教育制度,本来就已经遭到了很多老教师的反对,说他是不务正业,是在误人子弟,万一这些领导来了的话,他们肯定会联名上书的。

    “不行,我还要多做一些准备才行,我不能让我辛辛苦苦的教育改革努力作废了。”

    他想到,就拿起电话给龙战打了过去。

    “喂,我是王二狗,你现在在哪里,我有事找你。”电话刚通,他就急忙说道。

    电话那头,龙战听到他这么匆忙,顿时心里一突,他知道,二狗找他肯定没好事。

    “我在县里,怎么了,有什么事吗。”他说道,心里同时在胡乱猜测着。

    “那好,你带人来一趟镇里吧,下个月,风城政府就要成立了,我想让你过来商量点事情。”

    二狗说道。

    “好。”龙战说道,就挂了电话。

    只是他的心里此刻却是翻江倒海无法平静,他很清楚二狗这个电话意味着什么。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绝对能够胜任一个刚刚建起新城的公安局长的,但是,他也更加清楚,这座城和其他的城不一样,它完全是另外一个路子,弄不好的话,他可能会前功尽弃。

    犹豫了半响,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了。

    “爸,是我,笑战。”他笑着说道。

    电话那边顿时就传来了一个严肃的声音。

    “你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就是有些心慌,给你打个电话。”龙战说道,脸上带着孩子般的紧张。

    “我不是说了,没事就别给打电话吗。”电话那边的声音带上了一股威严。

    显然,龙战的父亲也不是一个普通人。

    “有件事情,我拿不定注意。”龙战终于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我想让您给我拿个注意。”

    听到他这话,电话那边的老人顿时就想发怒,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叹了口气。

    “说吧,你一向都很有主见的,能让你这么犹豫,肯定是遇到了大事。”

    龙行这么说,不知道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和儿子说话的理由,还是在安慰儿子。

    “那我就说了。”龙战犹豫了一下,把二狗的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

    他说完,龙行就沉默了。

    良久,电话那边都很安静。

    “爸,你还在吗。”龙战有些紧张的问了他一句。

    从小他就很怕他爸爸,哪怕是在电话里,听到他一句训斥,他也会感觉到心惊肉跳。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条件反射吧。

    “我在。”龙行语气里带着一抹复杂。“他现在让你过去商量事情,对吗。”

    “是的。”龙战说道。

    “那就去吧,按照你的直觉去走,我只能给你说这么多。”龙行说道,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现在上面对这个年轻人在做的事情也抱着一股观望的态度,跟着他,你有五成几

    率能赢。”

    听到他语气里掩藏不住的关心,龙战不由一阵激动,正想要说点什么,电话里已经传来了一阵忙音。

    挂了电话,他立马就看着眼前的秘书喊道:“给我准备车子,我要去小风镇。”

    他说着,眼睛里带着一抹坚定的神色。

    “五成的几率,好大啊。”他心里说道。

    到了小风镇,二狗看到他,立马就笑了起来。

    “我的妈呀,我终于把你给等来了,来,赶紧坐,你们都出去吧。”二狗说着,冲着其他人喊道。

    龙战的秘书看了一眼他,看到他点头,这才转身离开,顺手带上了门,风荷也走了出去。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总不是有恶棍混混影响你的工作了吧。”龙战打趣着说道。

    他笑,二狗也笑。

    “这个倒是没有,肖木还是很有能力的。”他说道:“只是我有个其他的麻烦,想要找你来商量一下,有些话,我在电话里不敢说。”

    听到这话,龙战顿时就精神一提,看着他小声的问道:“你又想要弄什么大动作了。”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轻人就是一个无法无天什么都敢的主。

    “没,只是有些麻烦。”

    二狗说着,就把教师们投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就这个啊,其实我早就想到了,也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但凡是改革,哪有那么简单啊,说实话,我儿子也在你的学校里上学,如果不是我在美国留学了两年的话,我也不会同意让他接受这种教育的。”

    龙战笑道:“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很难解决,我们只需要举行一场辩论会就是了。”

    “辩论会?”二狗奇怪的问道。

    “是啊,辩论会,我在斯坦福大学上学的时候,我们经常举行各种辩论会,比如就一个话题,双方各自持有各种观点,那就用辩论会来解决,虽然说在国内,这个方法现实度很低,但是,在风城却正好可以。”

    龙战说道:“这是一座新城市,而且是一座非常庞大的新城市,你也许能瞒过别人,但是却瞒不过我,我见过你建造的下水道宽度和结构图,按照你的建造方法,这座城市最少能容纳两千万人生活。”

    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笑容。

    “你不用否认,我在斯坦福的时候,选修了土建工程学科,虽然说我不是很专业,但是,辨别这个,足够了。”他说道。

    看到他这么肯定,二狗顿时呵呵一笑,就想要饶过这个话题。

    “现在最关键的是,眼前的事情,我们怎么办啊。”他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几乎已经把整个九曲县的县委班子都给架空了,未来,九曲县也要成为风城的一个区,老城区,必须要强迫性消失。”

    他把话题从一个坑里转到了另一个坑里。

    不同的是,这个坑比较小。

    “我猜到了,所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风城的公安局长,挺有意思的,只是我能肯定,风城一旦确定了要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上面肯定会派人来接手这个摊子的,这是他们的底线。”

    龙战说道:“别告诉我你想要王九州来做风城的市长。”

    听到他近乎精密分析,二狗先是一惊,然后就是狂喜,他知道自己是真碰上了一个人才。

    “我现在特别清醒,早早预定了你。”二狗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想到了,那好,事不宜迟,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我立刻就让所有的教师集合,和我带来的那些教师进行辩论赛。”

    “好,我陪你一起吧,让肖木带上民警到现场去维护一下治安,我怕有人趁机捣乱,我可是知道,最近有人好像在专门对付你啊,而且那股势力还不小。”

    龙战笑着说道。

    “我靠,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啊。”二狗一脸惊讶的问道。

    “别误会,我本来也不知道,是他们找上我了,不过,我已经拒绝他们了。”

    龙战笑道:“在一个年轻的后生和一个迟暮的老人之间,我还是愿意选择年轻的,虽然可能会犯更多的错,但是,那又怎样,我也年轻。”

    “哈哈,我喜欢这句话,走吧。”

    二狗笑道,就往外走去。

    这一刻,他知道,龙战是彻底的站在了他这边。

    “什么,要我们和那些人举行辩论赛,什么辩论赛,他们就是在误人子弟,这难道还用辩论吗,让学生不好好学习,每天游手好闲,只上那么几节课,还学那么多没用的东西,能干什么啊。”

    一个老教师看到公告的时候就怒吼着说道。

    只是他们最终还是都集合到了风城一中的室内体育馆中央。

    “欢迎各位教师都来参加这次的辩论赛,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谁在误人子弟,辩论双方,一边是来自九曲县的老教师群体代表的六十个人,一边是来自二狗国际集团引进的教师的代表,三十个人,比赛时间三个小时。”

    二狗和龙战到了体育馆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句话。

    “有点意思。”龙战笑道:“好久都没有听到过这种辩论赛的消息了,走,我们去看看热闹。”

    辩论赛是在操场的平地上举行了,所有的教师都坐成了一个半弧形,中间上方坐着一横排评委,二狗和龙战坐在最中间,其他的则是双方教师推举的一边三个评委。

    两方的背后,一方的背后站了密密麻麻的一群学生,二狗放眼看去,最少有数千人,好在这个操场挺大,也不显得异常拥挤,他们手上都拿着各种各样的条幅,写着自己支持的一方。

    老教师的一方背后则是站了很多教师,还有数百学生。

    “看出来了没,学生们对老教师都很有情绪啊,看来,你的新式教育怕是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龙战看着二狗笑道。

    他的声音没有刻意掩饰,顿时边上的一个老校长听到了就开始反驳了起来。

    “这位先生,辩论赛都还没开始,你为何要妄

    加评断,说新式教育都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老人一脸温怒的说道。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用眼睛去看就好了,新式教育已经实行了有一个月了,学生们也都开始有自己的理性了,学校的主体是学生,他们的判断就是最好的证明。”

    龙战笑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要说他们还是孩子,还没判断力,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都是从孩子过来的,所以,我们都应该了解孩子,他们真的有你们想的那么无能吗?”

    说完,他就不再看向老人,而是冲着二狗一笑,说道:“我发现我跟着你都变得有些偏激了。”

    二狗哈哈一笑,不说话。

    难得的是,那个老教师也没说话,皱着眉,眼睛里闪着复杂的神色,似乎是在沉思。

    辩论赛很快就开始了,六十对三十,这是一场很不公平的赛事。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老教师群体这边就反对了。

    “你们把人也凑到六十人吧,我们不欺负你们。”一个领头的四十多岁教师看着对方的领队说道。

    听到这话,对方领队,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摇头笑了笑说道:“我们是来参加辩论赛的,又不是来打群架的,没必要那么在意人数,再说了,我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够,大部分的人都去照顾学生了,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没时间来。”

    “你这是在说我们不负责任吗。”老教师顿时就怒了。

    “不,我只是在说,身为教师,教育是我们的指责,和工作,我们既然享受了权利,那就应该履行义务,就好像是服务生一样,这些学生就是我们服务的对象,不管任何原因,任何事情,我们要以学生的安全和利益为第一宗旨,所以,原谅我不能让太多的教师来这里参加辩论赛,他们还要各司其职。”

    听到这话,顿时老教师就反应了过来,知道辩论赛已经开始了。

    “哼,你这都是满嘴的西方作风,请你记住,这里是东方,自古以来,教师都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在古代,即便是皇帝,不尊重他的教师,也要被天下人唾弃的,在现代也一样,父母生养我们,但是老师却教我们知识,难道一个人还能不尊重自己的父母不成啊。”

    老教师立马就反驳了回去,一脸的骄傲。

    “这位教师,或许你误解了教师的含义,教书育人,最多就是一种高尚的职业,你可以选择你的职业,也可以选择你想要尊重的人,别人也一样可以,这是没人可以强迫的。”

    代表新式教育的老师笑道:“你的观点有些偏激了,也有些太封建了,每个人如果脱掉各种身份的装裱,首先他都是一个人,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没有人天生就应该敬畏谁,人们只需要敬畏自己想要敬畏的那个人,就足够了。”

    “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没用的话题了,我们进入正题吧,我们今天准备了好几个课题来和你们进行研究,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她快速的转移了话题,然后挥了挥手,边上的学生们就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

    “第一个课题,对一个人来说,他的降重要,还是知识重要,这是我挑出来的十个学生代表,他们来自各个年级,曾经也可能都是你们的学生,他们将要代表我们参加第一课题的挑战。”

    老教师顿时一愣,问道:“让学生上,你们怕了啊,怕了就直接投降啊,我们正好回去开庆功宴。”

    年轻教师笑了笑,说道:“请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对历史也颇知一二,特别是近代历史,我发现,不管在欧洲,还是在美洲,或者是在亚洲,所有的现代教育对于学生体能的培养都很重视,这点你不可否认吧。”

    “我现在就是想要让我的十个学生代表和你挑选出来的学生代表就学生体能和知识究竟哪个重要进行辩论,我的学生代表已经挑选出来了,你们的背后也有很多同学,而且你们对他们也很了解,你们可以立马选人。”

    一旁,看到这一幕,二狗顿时就笑了,看着龙战说道:“这个辩论赛有意思,体能和知识,那肯定是缺一不可啊,你四肢发达脑袋发黑,有个屁用,空有满腹经纶又孱弱如膏肓,又有个屁用,都是废物。”

    “相对来说,其实都还有点用的。”龙战叹了口气。“这一场辩论赛,主要的中心根本就不是体能和知识,而是胆量和勇气,看你有没有勇气站在对手的面前,看你有没有勇气坚持你自己的观点。”

    “如果你光是有能力,却不能把它表现出来,那你就是一块假金子,一张不能兑换的大额支票。”

    他说着,神色复杂的看着前面的战场。

    一旁的几个老教师听到这话,也都愣住了,三个人中有两个都陷入了沉思,只有一个有些急躁,伸着脑袋,似乎想要给自己那边的人一个提示。

    “谁怕谁啊,不就是找几个学生出来辩论吗,你真以为我们这边的孩子都是傻子啊。”

    老教师讥讽着说道,挥手让后面的教师去选拔人了。

    很快,十个学生就被拉了出来,有几个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是书呆子的类型,只有两个女孩还有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比较活泼精神。

    “二狗,你看,我儿子竟然是保守派,不过我儿子今天好帅。”龙战看着小男孩,冲着他吼道:“儿子,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永远都支持你。”

    “儿子加油。”

    他冲着小男孩吼道。

    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小男孩的脸上则是带着无比兴奋的神色。

    “大家都别看我,我今天只是嘉宾,不参与结果的评论,我还有一个身份,是那个小选手的父亲,希望你们能支持我儿子。”

    他笑着说道,然后坐了下来。

    看到他支持自己这边,顿时,老教师那边的人都兴奋了起来,她们似乎看到自己已经成功了。

    改革派这边的教师却还是十分的平静,只是忽然,十个年龄不一的少年忽然围城了一个圈。

    “我们是不是最棒的。”一个少年喊道。

    “是。”十个人都在大吼。

    “我们是不是自己的英雄。”一个女孩接着喊道。

    “是。”十个人再次大吼,比刚刚更有激情了。

    “我们能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又一个女孩接着喊道。

    “当然能,必须能,肯定能。”

     

    ;激昂的声音响彻在人群的头顶。

    很快,改革派这边的几千个学生的激情都被带动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大家都喊了起来。

    “我们是自己的英雄。”

    数千个声音凝成一股,效果可以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

    评委席上的八个人都愣住了,包括二狗和龙战,保守派的老教师们和他们背后的学生们也都愣住了。

    甚至他们背后的很多学生的眼睛里都带着期待的光芒。

    “我宣布,辩论赛现在开始。”人群安静下来,二狗就立刻站起来喊道:“不管你们谁输谁赢,记住一点,一定要注意文明,注意素质,你们要么是学生,祖国的未来,要么是教师,修筑未来的工匠。”

    “我相信你们都是有教养的。”

    他说完,才坐了下来。

    只是他刚坐下就看着龙战小声的问道:“大学生,怎么样,我这句话没什么错的地方吧。”

    “没,当然没,你说的很好,非常的好。”龙战冲着他竖了个大拇指。

    二狗这才放心了下来。

    “那就好,我哎呀,我感觉,今天晚上八点这个怕是完不了,不行你晚上就别回去了,住我家,我家地方大,够你住了。”

    听到他的话,龙战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等会提前回去吧,你坚持着就好了,放心吧,我明天一大早就带人来,这招不行的话,还有的是办法。”

    “嗯,好,我相信你。”二狗笑道:“关键时候,还是你能靠得住啊。”

    龙战笑笑,不说话。

    辩论赛此刻已经到了一个十分激烈的时候了,龙战一直很兴奋的在给他儿子加油。

    只是,他儿子那边在理论上终究是有些站不住脚,终于还是败下阵了。

    “胜败乃士兵家常事,我把说过了,要淡然面对失败。”

    小家伙看着自己的队友说道,然后扭头大气的走回了自己的阵营,看他的样子,倒像是自己赢了。

    “你儿子真不错,不过还是没我儿子聪明。”二狗嘿嘿笑道:“我家三狗你见过没,别看才四岁,但是那智商和体力,完全不是同龄的孩子能比的,二十公斤的大石头,一只手就能弄起来。”

    听到他自吹自擂自己孩子,龙战顿时就白了他一眼。

    “你就吹吧,有本事等你儿子来了,让两个孩子比一下。”他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每个父亲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第二次挑战已经开始了。

    “好了,第二次的挑战·····”

    八点的时候,果然还没完,二狗送龙战走,送走了龙战,就看到刘云和小木正坐在房车上在门口等着。

    “你们怎么来了啊。”二狗笑着问道。

    “来看看你啊。”小木笑道:“放心吧,我已经做好全部的准备了,我看了里面的比赛了,挺好玩的,挺有用的。”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那就好,走吧,我也走,里面的比赛其实什么结果已经没什么重要性了,输赢都是我赢了。”

    小木一笑,没说话。

    刘云也没说话。

    她们都知道二狗的想法。

    只有旧能的把水给搅混了,才更加有机会减少损失,也才能最大限度的捞到更多。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到镇政府的时候,就有人送来结果,说昨天的几场比赛,新教师这边几乎是全赢,持平一场。

    “无所谓,贵在参与嘛,没什么,就当是交流感情了,是了,所有人,准备好了,今天王省长要过来考察。”

    二狗笑着说道。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一个车队就缓缓的进入了风城。

    “老领导啊,你每次都来的这么早,让我们都没时间准备好。”二狗看着王九州笑着说道。

    带着他们围绕着风城转了一圈,看到风城的建设以后,一行人的脸上都带着惊讶的表情。

    “二狗啊,你这里的建设,简直是比平原市都要好啊,而且,我看了风城正在建的排水系统,那可不是按照建造一座小城的标准来的,你那排水管里面都能开卡车了,跑遍了全国也找不到这么先进的排水系统啊。”

    脱离了人群,王九州看着二狗笑着问道。

    “我这是未雨绸缪啊,你应该也知道,风城这块地方本来就不高,所以啊,但是降雨量却不小,我是在想,反正要把整个城都给填起来,还不如直接加上排水管道系统,省的以后麻烦。”

    二狗笑道:“老领导,看了我的学校了没,感觉怎么样,昨天刚刚举行了一场辩论赛,结果都出来了,都不输都不赢。”

    “哼,我就那么好哄啊,我早就得到消息了,知道你的人全赢了,可是,辩论赛毕竟只是辩论赛,关键还是要看国情,你懂吗。”

    王九州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在批评你,你实在是玩的有些太大了。”

    “谁在误人子弟,好大的一个标题啊。”——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