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139.变态,轮到你出手了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第一卷]

    第139节变态,轮到你出手了

    一夜的激情很快就过去了,等到二狗醒来的时候,他是在楼顶的房间里,身旁,一边躺着风荷,一边躺着薛蓉。

    “你醒了啊,昨天晚上舒服了吗。”风荷趴在他怀里,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二狗嘿嘿一笑,手在她光滑的背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当然舒服了,特别是把你们两个弄到了一张床上,我更加舒服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只小手在自己的腰间肆虐着,回过头,就看到薛蓉正闭着眼睛嘴里不断的呢喃着:“奇怪了,做梦都有人在说我坏话,我掐,我掐,我使劲的掐。”

    “疼啊。”二狗轻轻的看着她说道。

    薛蓉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倒是把二狗吓了一跳。

    “我怎么感觉我做梦在掐人啊。”她说道,然后感觉到自己的手正在掐人,惊喜的说道;“原来我真的在掐人啊,真好玩。”

    二狗顿时就凌乱了,风荷则是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怎么不知道薛蓉是在故意的装啊。

    等到三个人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刚到镇政府,就看到王九州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呀,领导啊,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二狗看着他笑道。

    “早个屁,你去哪里了,怎么都找不到你,我都快急死了。”王九州冲着他怒吼道:“屁话先别说,我问你,二狗连锁超市是不是你家的。”

    二狗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顿时点头,说道:“怎么了,难道超市出事了?”

    “如果超市出事的话倒好了。”王九州叹了口气说道:“东部省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昨天晚上我刚刚得到消息就给你打电话,可是怎么都联系不上你,没办法,我只能早早的自己跑来。”

    说着,他又来气了。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几个小时了。”他吼道。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也着急了。

    “我知道了,你是想要从超市里调集救灾物品去灾区,好了,这个事情你不用管了,我立马找人负责。”他立马说道。

    “好,我总算是听到了一句让我舒坦的话了。”

    王九州说道:“只是这些现在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救援人员,我从国家防总得到了消息,现在国家正在派军队往上扑,只是,军队只能负责前方,不能管后方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只能说,把我的应急救援飞机调过去,听你指挥。”二狗说道:“不过我的私人救护队只有二十多个人,没多大的作用啊。”

    “谁说没多大作用啊,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的私人救护队虽然人数少,但是级别却很高,每个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他们能够到前线去的话,肯定能大幅度减少人员的伤亡。”

    王九州立马就嘿嘿笑着说道。

    二狗一愣,顿时就笑了。

    “老领导啊,你可真是奸,我的人这么一上去,就是实打实的政绩,我可说好了啊,我上去可以,但是,你要想办法帮我把风城教育的问题给落实了。”他说道。

    听到这个话,王九州顿时眉头就紧皱了起来。

    “你说的事情,我考虑过了,主要的问题在于,如果你要在全城范围内建造国际学校的话,就要由中央批准,这可是前所未有过的先例啊,即便是在沿海城市也没有过,我做不了主。”

    他说道:“不过我能努力的帮你争取,你的想法我知道,如果你的想法真的能实施的话,那么我能肯定,风城肯定能够成为一个直辖市的。”

    “好,老领导,有你这句话我就这已经知足了,这样,我带着我的人,也上去吧,代表我们小风镇人民,作救援队,镇里有两个副镇长看着就好了。”二狗激情昂扬的说道。

    “好,我就喜欢你这股子实干劲,想去就去吧,反正你小子命硬。”王九州大笑着说道。

    二狗点点头。

    没有见过洪水的人,永远不知道洪水的可怕。

    东部省,一座水坝附近,无数的军民都在努力的干着活,水坝的中间已经裂开了一条口子。

    就在人们都努力的干活的时候,忽然,头顶传来了一阵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

    正在负责领队的特种大队队长龙千战早早就听到了飞机的声音,从帐篷里出来,抬头,就看到一架机身上画着一个巨大的红十字的飞机正在缓缓的降落。

    “我靠,竟然是垂直降落,这个二狗集团是干什么的,这么嚣张,这么大型的垂直降落机,我们国家现在还没研究出来。”他身边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中年人骂了一句。

    这时候大家都看到了,飞机上不光是有一个大大的红十字,还有四个巨大的字。

    “二狗集团。”

    龙千战愣了一下,脸上带着一抹苦涩,说道:“肯定是那个烧包货来了,除了他,别人没这么嚣张。”

    随着他的声音,就在飞机距离地面还有两米多的时候,忽然悬停在了哪里,舱门打开了,一个身影猛的从飞机里窜了出来,箭一样几乎是从机舱里飞了出来,他的背后,一排蒙面的黑衣人也都跟着飞奔而出。

    “带上领头的一共十三个人,他们是干什么的,竟然这么嚣张,两米多的距离,凌空而下,我可以肯定,他们都是国术高手,顶尖高手,这股势力简直太可怕了。”

    中年人再次说道,脸上带着惊讶。

    “他是很可怕,他的十二人小队,我连其中的一个都打不过。”

    龙千战苦笑了一下,就看到飞机已经再次飞走了,而十三个人的小队也已经在朝着他们飞奔而来。

    “王二狗带领救援小队前来报道,请分配任务。”带头的人径直的跑到龙千战的面前,敬了个军礼说道。

    听到他的话,龙千战顿时就笑了。

    “你来的正好,我正愁没人到前线去救我的战士,王二

    狗,我现在命令你,带领你的十二人小队,去把前线所有受伤的人,全部带到安全地带。”他下达了一个命令。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再次敬了一个军礼,倒是有模有样的。

    “你们都听到了吗,所有人,脱下背包,上前线救援。”他朝着身后吼道。

    顿时,他背后的十二个人就把背上巨大的背包给脱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件带着红十字标志的反光背心穿在身上,火速的往大堤上跑去。

    “好了,领导,他们走了,请问还有其他指示没有。”二狗继续看着龙千战问道。

    龙千战则是看着他吼道:“你小子怎么不去啊。”

    “救援这种小事,让手下去就是了,我还是留下干大事吧,我可是领导。”二狗笑道。

    听到他的话,龙千战顿时也笑了。

    “你呀,就是太实在了,你来了,我的心就踏实了,走,跟着我上去看一下。”龙千战笑着,拍了拍二狗的肩膀,就往帐篷外面走去。

    他背后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那个少将中年人想要说话,几次没有插上嘴,看到他们两个好像很熟悉的样子,顿时也就不再说话了,也跟了上去。

    “你看这个大堤还有救吗。”站在大堤上面,看着下面涛涛的洪水,龙千战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眉头一皱,朝着下面看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救了,让你的人撤退吧。”他说道,顿时就找来了背后中年人的反驳。

    “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我们的军队是坚强的,这个缺口,我们一定会堵住的。”他立马冲着二狗吼道:“而且,中央已经下达了命令,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守住这个大堤,大堤在人在。”

    听到他的话,二狗白了他一眼,看向了龙千战。

    “你的意见呢。”他问道。

    “我没有选择。”龙千战无奈的说道。

    二狗沉默,他知道,龙千战一定是接到了不能撤退的命令。

    “那好,既然你喜欢疯,那我就陪你疯上一把。”他忽然说道,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顿时,正在帮助救援人员的十二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就猛的跑了过来,甚至好几个人正在运送伤员,都把手上的伤员就地一扔,扭头就走。

    对于他们来说,二狗的命令大于一切。

    “你想干什么。”

    看到远处奔来的十二个人,龙千战奇怪的问道。

    “所有人,集合,利用你们能够用到的力量,把周围所有的巨石,卡车,所有能弄过来的东西,都给弄过来,我要用它们填河。”二狗冲着眼前的人吼道。

    十二个人还是一言不发,转身就分散而去。

    “你的想法很好,只是,卡车毕竟体型太大,我们的战士即便用尽全力也不能保证卡车能够落到指定的地点啊,落到其他地方,可能会对大堤造成二次损伤。”龙千战着急的说道。

    二狗顿时轻轻一笑,说道:“这不是有我吗,我是超人,你忘了啊。”

    听到他的话,龙千战顿时就愣住了,他想起了二狗曾经的很多事迹,顿时沉默了一会。

    “你没有选择,要么,你撤退,要么,这群人跟着你一起死,要么,你听我的。”二狗继续说道。

    “好,我听你的,死马当活马医,只是希望你能再发威一次。”龙千战说着,就看着旁边的中年少将吼道:“立马召集全军,协助那些黑衣人把卡车给我弄到大堤边上,立马服从命令。”

    听到他的声音,中年人一愣,想要反驳,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个办法是唯一的办法了,脚下的洪流实在是太凶猛了,这么下去真有可能是堤毁人亡。

    扭头就去准备了。

    人多力量大,很快,十几辆卡车就被推到了大堤边上。

    十二个黑衣人也都回到了二狗的身边。

    “很好,你们做的很不错,听我命令,影子小组全部后退,去集合地点。”

    他下达了这个命令,顿时,十二个人就毫不犹豫的回头,转身往帐篷边上飞奔而去,他们的背包还在那里。

    看着他手下如此高的执行力,龙千战和背后的那个少将都是眼红啊。

    他们是带兵的人,知道这种士兵在战斗中的可怕战斗力。

    “好了,下令让你的人暂时全部撤出大堤吧。”二狗看着龙千战笑道。

    “为什么,这个绝对不行,我们撤退了,大堤绝对完蛋了。”中年少将再次吼道。

    “你们在,大堤就能守住吗?”二狗反问。

    中年少将顿时无语了,他知道,不管他们留下还是不留下,大堤都完蛋了。

    “所有人撤退,我们一起来看一场汽车填河戏。”龙千战大笑着,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听到撤退的命令,很多士兵都表示很不理解,还有的人在吵闹,只是最终他们都还是撤了回去。

    “变态,轮到你出手了。”所有人都已经撤回来了以后,龙千战看着二狗笑道。

    “所有人,跟着我上。”二狗冲着自己的十二人小队吼道,然后带头冲了上去。

    然后所有的人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十二个人,分成两个队伍,在二狗的指挥下,抬着两辆卡车就往缺口上走了过去。

    瞄准,扔下去。

    然后第二波,又瞄准,扔下去。

    忽然,二狗大吼了一句:“所有人,拼命的跑,大堤要完蛋了。”

    然后就带头往回跑。

    听到他的吼声,顿时,龙千战就愣住了。

    “不。”

    他怒吼道,就要往前冲,被身旁的卫兵给拉住了。

    r/>

    二狗等人刚刚跑到安全区,就听到背后一个巨大的声音传来,大堤轰然坍塌。

    看到大堤倒下,顿时二狗也愣住了,不过他反应的快,立马就吼道:“所有人,报数。”

    看到自己的人一个没少,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走到龙千战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别难受了,这个事情不是你能改变的,还好你们撤的早,你应该庆幸,没让这上千号人跟着这破堤一起完蛋了。”

    “我要走了,去其他地方,看那里还需要我。”他笑着,就按动了腕表上的一个按钮。

    听到他的声音,龙千战一愣,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对,我没有让这群人跟着我一起死,谢谢你,好兄弟,你要去哪里,我让车送你去。”

    “不用了,我有交通工具。”二狗笑道,拉开了背后背包上的黑布,露出了一个古怪的机器。

    “再见了,这里不需要我们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帮忙。”

    他说着,按动了手腕上的按钮,背后的机器上猛的喷出四道火焰,带着他往天上飞去。

    其他十二个人也都跟着他一起,飞上了天空。

    “我靠,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弄几套这个玩意啊。”龙千战眼睛都红了,冲着天上喊道。

    只是二狗的身影已经远去,听不到他的声音。

    几天忙碌下来,二狗简直都快变成了泥人。

    “我的妈呀,这么大的工作量,我都快累死了,别说这些人了。”他倒在地上,弄一瓶水喝了一口,看着身边的黑衣人说道。

    “谁说不是啊,几天几夜了,几乎没合眼,这些人真疯狂,我也真疯狂。”黑衣人把头套给摘下来,露出一张俊秀的脸庞。

    赫然竟是罗成。

    “你们难受的话,就把头套都摘下来吧,这几天我们都带着头套,八成都出名了,这会没有记者在,赶紧喘口气吧。”

    他看着背后的众人吼道。

    只是却没人摘掉头套,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记者往这边跑了过来,长枪短炮对着他们就先是一阵猛拍,闪光灯刺的二狗眼睛生疼。

    罗成也是,只是他可没那么好的脾气,顿时就一挥手,把记者手上的所有照相机和摄像机都给打落在了地上,抬起脚一顿猛踩。

    “我艹,老子尼玛都快累死了,你们能不能别吵了,都JB滚,有力气都去抗麻袋,去救人啊。”

    他吼道,顿时把一群想要找麻烦的记者都给唬的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还有一个女记者在拿着摄像头拍摄着这边,看到罗成盯着她,顿时就一阵心慌,急忙就想要把摄像机藏起来。

    “别怕,别怕,只要你不开闪光灯就好,TMD,真累啊,老子最少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他说着,就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能这样啊,赔我们摄像机。”

    “是啊,赔我们照相机。”

    记者们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大呼小叫着就冲着二狗等人指责道。

    “吵JB的吵啊,老子JB在这里抗洪救灾,身上有钱早就捐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也不会坑你们的,砸坏了你们的东西,我一定会照价赔偿的,那个。”

    他说着,回头看着二狗问道:“老大,让他们去哪里领赔偿啊。”

    “让他们去二狗传媒吧。”二狗懒洋洋的说着,看着不远处还在拍摄的女记者,冲着她挥了挥手。“大家好,我是小风镇镇长王二狗,我这次是带领我们小风镇的人前来参与救援的,加油。”

    他说着,还摆了个造型,笑了一下。

    记者们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更嚣张了。

    “好啊,你原来还是个镇长,竟然敢把我们的摄像机给砸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完。”一个记者很嚣张的说道。

    “是,这件事情没完。”又一个记者叫嚣了起来。

    七嘴八舌的,顿时,二狗就烦了,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背后瘫软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十几个人说道:“我的兄弟们,他们几天几夜没合眼了,拜托你们能不能不吵了。”

    他尽量可能的压低声音。

    “他们是来抢险救灾的,不是来给你们当出气筒的,是,虽然说你们用闪光灯是不对,但是我们更加不对,所以啊,我说了,你们去找二狗传媒,他们会负责赔偿的,一切问题,二狗传媒都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OK,好了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们签个字啊。”

    他说着,瞪着眼前这群没有丝毫职业道德的记者们。

    “不行,你一会说你是二狗集团的,一会又说你是小风镇的镇长,我们怎么相信你啊,我的摄像机几万块钱呢,赔钱,不赔钱今天的事情没完。”

    一个女记者再次吼道。

    顿时,众位记者们也都纷纷的讨伐起了他,还有一个记者跑上去想要把女孩的摄像机给抢下来不让她拍摄。

    “住手,你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动我的女人,你简直是在找死。”二狗说着,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冲着女孩就奔了过去,一把把那个记者给打开,把她给抱住。

    “晓梦,你没事吧。”他急忙问道。

    “没事。”女孩笑着,脸上露出一阵羞涩。

    二狗尴尬的一笑,这才放开手。

    “真没想到,你竟然都是个大记者了。”他看着她笑道:“我听他们说你想自己历练历练,只是没想到你会来灾区。”

    这个女孩,赫然竟是王晓梦,曾经,她也算是二狗的一个情人,只是后来她因为上学走了,二狗也离开了国内,几年不见,再次见面,两个人拥抱,竟然都有些生涩了。

    “怎么,不许啊,你不是也来了嘛。”王晓梦笑道,看着他,脸色自然了一些。“我刚刚听你说,你们几天几夜都没停在干活,累吗,歇会吧。”

    她说着,关心的看着二狗。

    “我没事,你不是不

    知道我,我就是超人。”二狗笑道。

    王晓梦顿时白了他一眼。

    这个时候,那些记者再次闹腾了起来。

    只是,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几个军人跑了过来,看到二狗,顿时就先是敬了一个军礼。

    才看着二狗恭敬的说道:“王镇长,首长来了,让你去见他。”

    二狗带着人上去救援的时候他是看到了,一个人顶好几个人用,简直就是在玩命。

    “首长,哪个首长啊,没空啊,我们都累的走不动了。”二狗摆摆手说道。

    似乎是没想到他竟然拒绝了,顿时军人就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哎呀,我就知道他肯定是不愿意来的,你们这群人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这地上怎么落了这么多的摄像机啊。”

    一个老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一边笑着,一边奇怪的看着地上的碎片。

    “首长,竟然是首长来了,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个人,他砸了我们的摄像机。”

    一个女记者顿时就冲动的说道,只是很快就被他旁边的同伴给拉住了。

    “别说话了,首长,我们没事,只是一场误会,误会。”男记者立马陪着笑说道。

    只是这个时候,王晓梦不淡定了,勇敢的站了出来,举着手上的摄像机说道。

    “这几个记者太欺负人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我都给录了下来。”她红着脸说道,把手上的摄像机冲着老人递了过去。“你们自己看。”

    听到她的话,随行的几个领导本能的就想拦住她,只是却看到老人大手一挥说道:“拿过来,给我看看。”

    他说着,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看到他有些发怒了,顿时,几个领导这才灿灿的让开,一个中年人急忙上前接过摄像机,只是摆弄了几下也不会操作。

    “我来给你放吧。”王晓梦说道,上前一步接过了摄像机。“这是最新的数码相机。”

    她说着,就把刚刚的视频给调了出来,让老人看。

    老人只是看了开头时候几个记者用闪光灯对着疲惫不堪的二狗等人猛拍的时候就已经怒了。

    “混账,混账做法,他们是英雄,是国家和人民的英雄,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他们啊,你们自己上去试试,几天几夜不合眼的干活,然后好不容易找一个空隙躺下了还被人拿着闪光灯照着的感觉。”

    老人吼道,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扭曲了。

    “趁我还没有太生气之前,赶紧走,不要让我看到你们,至于这些摄像机,会有人赔偿你们的。”

    老人说着,冲着他们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了二狗。

    “你的脾气啊,还是那么暴躁,怎么样,身体还行吧,我听说你们四天了都没休息了。”

    他说着,语气里带着一股担心。

    “没事,我是什么人啊,超人,放心吧。”二狗笑道:“只是累了而已,毕竟几天几夜没合眼了,这的这些兄弟,是真的累的瘫痪了。”

    他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坚毅了起来,又道:“不过,只要还需要我们上,我们毫无怨言,立马上阵。”

    “不,不用,洪水已经基本控制住了,你们都是好样的,人民会记住你们的。”

    老人一脸感动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露出一脸憨笑。

    “我也不求人民能记住我,我只是想问心无愧。”他说道:“同在一片土地,不管天南海北,都是一家人。”

    “好,好,好,这句话说到我的心坎里了。”老人顿时就说道:“你这会精神怎么样,不是很累的话,陪我走走吧,我想和你说说关于你们在建的那个新城的教育问题。”

    听到这话,顿时二狗就来了精神。

    “没问题,我没问题。”他说道,冲着罗成吼道:“你守着他们,我去去就回来。”

    老人也顿时对着边上的人挥挥手说道:“你们不用跟着了,有他在身边,我很放心了。”

    两边的保镖听到这话顿时就露出一脸紧张的神情,只是很快他们就释然了。

    只见二狗忽然脚在地上的一块砖头角上踩了一下,砖头顿时就弹飞了起来,他伸手一抓,很轻松的一下,就把砖头给捏成了粉碎。

    “这下你们放心了吧,他呀,就是个超人。”老人笑道,摆摆手,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路,率先走了过去。

    走了一截,他才停了下来,看着二狗一脸凝重的问道:“你确定,你的那个教育方法是正确的吗。”

    “我不能确定,但是,我能肯定,我的那套教育方法,肯定比现在我们正在用的要先进的多,最少,不会教育出刚刚那种没良心的记者。”二狗现见现用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可以给你保证,不管风城用的什么教育制度,它永远都只是一座城。”

    听到这句话,老人一愣,指着他哈哈笑了起来。

    “你呀,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你都知道。”他笑道;“哎呀,我怎么能不担心啊,还好你还从来没让我担心过,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他说着,看着二狗,目光猛的变得凝重了起来,声音也压低了。

    “我相信你,可是,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鹰即便高飞万里,家在这里,树即便是参天绝顶,根在脚下。”

    二狗笑道。

    老人这才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的行,我就让你行,我只能给你这么多承诺。”他说着,然后就往回走去。

    二狗紧紧跟上。

    又在这里忙碌了几天,回到小风镇的时候,他一

    连狠狠休息了三天才感觉到身上舒服了一些。

    “我的妈呀,累死我了。”

    走到办公室,看到风荷,他顿时就开始叫唤了起来。

    风荷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她知道,他就是在自己面前想要要点安慰而已。

    只是她不理,一旁的薛蓉却不能不理,顿时就心疼的走了上去站在他背后给他揉着肩膀。

    “来,别动,我给你揉揉肩膀。”她说道。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还是我家蓉蓉好啊,知道心疼人,哎呀,你是不知道啊,我出去了七天,连七个小时的觉都没睡到,不是在扛麻袋就是在扛麻袋,我都快变成一个麻袋了。”

    “看你那得瑟的样子,你以为是你一个人在干活啊,那么多的人都在干活,电视新闻我都看了。”风荷还是不理他,拿着一本杂志在看。

    二狗无奈,说道:“好吧,你心狠,我先不说这个事情了,说说其他的吧,今天我要去一趟市里,要和市里的几个领导见个面,说说我们小风镇建设的事情。”

    他说着,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是真不想动啊,沾到床就想睡觉,困死了都。”

    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吃过中午饭,罗成就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怎么样,休息好了没。”他看着他笑着问道。

    “还行,好久都没这么大强度的运动过了,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看来这胳膊腿还是要经常运动才好。”

    他笑着说道。

    “说的是啊,我也是感觉浑身不舒服,其他人都还好吧,都没啥问题吧,这几天我光顾着睡觉了,好多事情都没操心。”二狗继续问道。

    “没,咱们都光顾着睡觉了,能有什么事情,就是多出了点力气,有些累而已,休息休息就过来了。”罗成笑道:“走吧,孟倩刚刚打电话过来,问你开始走了没有,她催的急,我还说你已经在路上了。”

    听到他的话,二狗立马就往车上走去。

    “你不早说啊,这个家伙可不经常会想起我啊,想起我,八成是没什么好事,我们赶紧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风镇距离九曲县本来就不远,加上新路又修好了,十几分钟就已经到了县城里。

    “直接到酒厂去吧,孟倩应该是在酒厂里。”二狗说道。

    到了酒厂,保安认识他的车,远远的就给他把门给打开了。

    “厂子里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啊。”刚下了车,二狗就急忙看着旁边的一个工人问道。

    “呀,是王总啊,没什么事情,只是今天早上有几个人来,好像是说要收购酒厂,态度挺嚣张的,孟总到现在还在生气。”工人一脸恭敬的说道。

    二狗的塑像被放在了厂子门口,这让大家想不认识他都难。

    “这样啊,谢谢你了啊,兄弟。”二狗说着,就大步的往孟倩的办公室走去。

    那个工人被二狗的一句兄弟叫的愣了半天,半响,才有些兴奋的走了。

    孟倩的办公室,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小森林中的一整栋豪华别墅。

    整栋楼都用的是玻璃外墙,因为孟倩很喜欢光,她说在没光的地方她就会感觉到不舒服,所以二狗就下令给她建造了这栋玻璃别墅。

    进了楼,远远的,他就看到孟倩正一个人在办公桌前面发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竟然让你这么头疼。”二狗走过去,轻轻的给她捏着肩膀问道。

    同时挥手让罗成离开。

    罗成会意,顿时走了出去,顺便按了一下墙上的一个按钮,顿时,整个玻璃房子都变得不再透明了,只是里面一样感觉到很明亮。

    “你来了啊。”孟倩说着,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身上。“真是让人头疼,今天早上来了几个日本人,说是想要收购酒厂,我说不卖,他们还威胁我,真是不可理喻,特别是,市委的几个领导竟然还跟着一起做说客,想要他们入股我们酒厂,你没看那几个人那副样子,简直是欺人太甚。”

    听到这话,二狗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阴森了起来。

    “你说是几个日本人和市里的几个领导前来,想要收购我们酒厂的资产?”他问道。

    “是啊。”孟倩有些无奈的说道:“本来这个事情我不想告诉你的,只是,市里来的几个领导我也不能都撵走,可是不撵走又太烦人,我可不想招待他们,你没看到那几个日本人,眼睛一直色眯眯的看着我。”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停了下来。

    只是二狗已经彻底的暴怒了。

    “我了个去,TMD几个日本孙子竟然也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好,很好,非常好,这群孙子难道就光看到九曲酒厂四个大字没有看到门口那个拉风的雕塑吗。”他气愤的说道。

    一方面是因为孟倩让人给调戏了,一方面是因为他感觉自己的面子让人给伤了。

    “平常人谁去看那个啊,再说了,九曲酒厂是独立的公司,又不是二狗集团的子公司,你又把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洗的那么干净,别人怎么能知道这家酒厂也是你的啊。”

    听到她有些幽怨的话,二狗顿时也有些无语。

    “好吧,这个事情是我不对,可是,算了,没什么可是,你放心,这几个日本人,我帮你收拾。”

    他说着,轻轻的抱着孟倩,用手在她脑袋上抚摸着。

    “别难受了,放心吧,有我在呢。”他说着,在她脑袋上亲了一下,问道:“是了,去年九曲酒厂的销售额是多少啊。”

    孟倩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说道:“一千二百六十一亿华夏币,海外销售额三百亿美元。”

    “这是实际值还是对外的公布值。”二狗问道。

    “实际值,公布值,销售额三百二十亿,海外销售额三亿美元。”孟倩说道。

    “好,这样的话

    ,那几个日本人想要收购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们能开得起钱,我有足够的利润,我就卖。”二狗说道,脸上带着一股坏笑。

    听到他的话,孟倩本来想要生气,只是看到他的笑容,顿时就感觉到了什么,问道:“你又有什么坏想法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二狗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孟倩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二狗,摁了一下免提。

    “孟总,那几个日本人又来了,市委的几个领导也来了,说想要参观我们的厂房,怎么办。”电话里传来一个急促的女人声音。

    听到这话,二狗立马就吼了起来:“听着,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厂房,把他们带到会议室去,我是王二狗,立马执行命令。”

    “执行命令。”孟倩加了一句,电话那边才反应了过来,喔了一下挂了电话。

    “你说话不顶用的,我说了,厂子现在只认我一个人。”孟倩笑道。

    二狗也不生气,嘿嘿一笑,说道:“没关系,厂子本来就是送你的,你是我的就行。”

    “坏人。”孟倩啐了一口——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