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126.你不会是冒牌的吧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126节  你不会是冒牌的吧

    “怎么说呢,用一句不雅的话来说,那就是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面子上功夫一定要做过去,比如你,孙美,你男人不回来,你可以去找他啊,王芳,你那个男人虽然是有些残疾,但是那玩意不是还能用的嘛。”

    二狗说着,一脸的不好意思。

    “哎,你们说,我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和你们两个娘们说这种话题,哎。”

    他接连叹了两口气,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王芳和孙美也都感觉到脸上一阵火烧的感觉。

    “那个,王镇长,谢谢你,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虽然不好听,但句句都有道理,你放心,我们回去一定会注意的。”

    孙美立刻说道。

    她的年龄大点,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在这个时候终究是要淡定一点。

    说着,她就站起身子想要走。

    此刻,她只感觉自己浑身都燥热的难受,她能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已经是水流成河了。

    只是她或许血糖有些低,坐的时间长了,站起来顿时就有些头晕,不由摇晃了一下就要倒地,二狗赶紧就上去把她给扶住。

    “你没事吧。”他关切的问道。

    同时,特殊能力不断的在看着她心里的想法,果然,就看到她此刻心里已经全然乱了,神仙药的药力发作,让原本就欲望很强的她顿时就变得有些迷乱了。

    “我没事,我没事。”孙美说道,脸色已经潮红了起来,喘气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特别是这个时候二狗靠的离她比较近,嘴巴里呼出来的热气正好喷在她脸上,男性的气息迎面扑来,顿时就让她有些情不自禁的朝他身边靠了靠。

    顿时就扑进了二狗的怀抱里,温暖的感觉顿时就让她感觉到一阵舒服,同时不由的竟然抱住了二狗的胳膊,把自己的两只酥胸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二狗再次问道,就看到沙发上的王芳此刻也两只眼睛也是一阵迷离,一只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裤子里摸索了起来。

    立马一愣,他知道,神仙药的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

    但是他也清楚,这个时候两个女人还是有理智的,只是情欲旺盛了而已。

    “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哎呀,王芳,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啊。”

    二狗说着,脸上就带着着急的神情,就想要转身去办公桌边上,边走边说;“我打电话叫人来送你们去医院。”

    “不要,不要叫人来。”孙美顿时就把他的胳膊给抱得紧紧的。“王镇长,我知道你是个好心人,你,不要叫人来好不好,求求你了,我很快就没事了,很快就没事了,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她说着,竟然也伸手在自己的胸前抚摸了起来,脸上带着挣扎的神情。

    “可是,我看你们这么痛苦,你们到底是怎么了啊,难道是吃了什么药啊,不行,我要叫人来,不然的话,我的清白可就没了。”

    二狗还是一脸的着急,急忙就想转身去拿电话,却被孙美在后面紧紧的抱住了。

    “王镇长,求你,求你了,摸摸我,摸摸我,让我舒服一下,我舒服一下就没事了,我怕是昨天晚上吃了催情药没有起作用,今天起作用了。”

    她一脸痛苦的说着,紧紧的抱着二狗。

    二狗还没来得及反应,王芳也走了过来把他给紧紧的抱住了。

    “王镇长,你也摸摸我吧,让我也舒服下吧,我保证,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这个事情,我保证。”

    二狗立马就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以啊,男女授受不亲,不行,不行,我如果真的摸了你们,不是在欺负女同志了啊,不行,绝对不行。”

    他说着,就想要躲开,却看到孙美竟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她的动作很快,显得十分匆忙,不一会,就把自己给脱的精光。

    “王镇长,你的房子里好暖和啊,你看我的身子美吗,给我摸摸,好吗。”她说着,就搂着二狗蛋胳膊,紧紧的把自己的两个饱满的酥胸在他的胳膊上蹭着。

    二狗顿时就再也忍不住了,他感觉自己简直快爆炸了,一把就把她给紧紧抱住。

    “这是你逼我的啊,我也是个正常男人啊,不要这么诱惑我好不好,真的不行的。”

    他说着,做出一副复杂的样子,但是很快,他的手就被孙美给拉住了,往自己的双峰上去送。

    “王镇长,你给我揉揉,给我揉揉好吗,求求你了,反正在房子里又没人能看到,没人会知道的。”

    她说着,脸上带着央求的目光。

    这时候,二狗又听到了一阵脱衣服的声音,回头就看到王芳竟然也在脱自己的衣服,很快,就把自己给剥的光光的,露出一身白嫩嫩的酮体。

    最让他感觉到诱惑的是,王芳的下面竟然光秃秃的一毛不生,顿时他的眼睛就瞪着那里愣住了。

    “王镇长,你不要嫌弃我,我也不想的,可是那里它就是不长毛,我也没办法啊。”

    王芳顿时就低着头无奈的说道,只是嘴里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大,情不自禁的就跪倒在了二狗的面前,伸手就把他的裤子给解开了,露出了早就已经怒意盎然,一柱擎天的大家伙。

    “啊,好大,好大。”

    王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讶的是叫道,一边叫,一边把自己的脸在二狗的大家伙上蹭着,同时伸着舌头在上面舔了起来。

    “喔,舒服,用力,再用力点。”二狗顿时也不矜持了,一只手压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抱着孙美低头就咬着她的嘴巴吻了起来。

    肉花花的,白嫩嫩的光芒闪烁。

    巫山云雨的气息翻腾。

    办公室里很快就响起了阵阵迷乱的声音。

    当孙美彻底清

    醒的时候,她还是骑在二狗的身上的,两个人的身体还紧紧相连在一起。

    “啊,王镇长,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摇摇头,看清了眼前的一切,顿时就急忙摇头喊道。

    她这一出生,顿时二狗也醒了过来,看到她,顿时就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呀,你看现在,我可怎么办啊,这传出去了,不是毁了我吗。”他一脸纠结的说道,心里却已经笑开了花。

    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不小,靠在边上小沙发上休息的王芳也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也脸色一红,把脑袋埋在胸前,伸手还想去遮住自己的两只酥胸,同时两条腿紧紧的盘着。

    “害羞个屁啊,先别急着害羞,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的名声毁了没什么,但是,不能让王镇长跟着我们受罪啊。”

    孙美顿时就看着她说道:“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赶紧给出个主意啊。”

    听到她的话,王芳顿时就抬起了头,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看了看眼前赤身裸体的二狗,再看到了他那根神奇的大家伙,顿时脸色再次一红,低了下头。

    “我也没主意,只是,既然我们已经这样了,要不,我们就这样吧,只要王镇长不嫌弃的话,我以后就给你做情人了,你看好吗,我会听你的话,好好对我家男人,但是,他的那个真的是不行。”

    说着,她的脑袋再次低了下去。

    “我看这个可以,王芳你是个白虎,需求本来就大,我的需求也大,怕是也只有王镇长这么大的家伙能让我们满足了,王镇长,你看行吗,我们两个发誓,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孙美也立刻说道,眼睛里带着一股认真的表情。

    二狗顿时再次一愣。

    “可是,先不说这个事情它有没有道理,只是这件事情本身,他就对你们都不公平啊,我还是个干部,我,我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啊。”

    他顿时就一脸着急的说道,一副叹息的样子,好像自己的清誉被毁了一样,同时就挣扎着想要让孙美从自己身上下来。

    “别动,先谈论事情,好吗,让我再坐一会。”孙美说着,顿时脸色就红了。

    二狗其实也舒服,但是他还是要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孙美同志,请你清楚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我是个干部,我做这种事情本身就已经是犯了大错了,你不能让我一错再错啊。”

    二狗说着,再次挣扎了一下,只是他一动弹,下身的小二狗受到了刺激,再次变得坚挺了起来。

    这下,原本还贪恋饱满舒服感觉的孙美顿时就尖叫了一声从他身上坐了起来。

    “你,你真厉害啊,竟然还能硬起来,我家那个死鬼,我折腾他两次,他就不行了,不对,你给刚刚好像才放了一次,你可真厉害,竟然一次就能把我们两个都给放倒。”

    她躲开了,立马就冲着二狗一脸惊讶的喊道。

    赤裸面对的时间长了,她原本的羞涩也减去了不少,反而开始落落大方了起来。

    一旁的王芳却还是一副很羞涩的样子。

    二狗顿时就知道,她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孙美一定是主导。

    不管是拉拉还是玻璃,同性恋中都一方是主攻,一方是相随的。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好吧,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穿衣服吧,等会有人找我的话,就麻烦了。”

    二狗说着,就急忙开始穿衣服了。

    两个女人听到这话,也都急忙穿起了衣服。

    他们刚刚把衣服整理好,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门。

    “王镇长,你在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孙美和王芳都愣住了,脸上都有些恐慌,二狗则是要淡定的多了。

    “好了,你们没什么事情就走吧,记得我给你们说过的话。”他说着,就冲着门的方向挥了挥手。“走吧。”

    两个女人顿时点点头,往外面走去,只是或许因为刚刚疯的有点厉害了,也或许因为二狗的家伙的确是有些太大了,她们两个走路的姿势都有些不对劲。

    门打开,二狗顿时就看到一个面容陌生,穿着蓝色羽绒服的清秀女孩出现在自己的门前,顿时就先一愣。

    “请问,你是不是王二狗镇长。”女孩看着二狗腆着笑脸问道。

    “我是王二狗,请问你是,先进来,进来说。”二狗说着,急忙就从办公桌的后面走了出来,指着眼前的沙发说;“这边坐。”

    “好,谢谢王镇长了,你也坐,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薛蓉,我来入职,以后我就是主管教育的副镇长了。”女孩坐下,顿时就一脸严肃的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正准备倒水,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人通知我啊,你不会是冒牌的吧。”他奇怪的说道。

    女孩顿时就脸色一红,急忙说道:“王镇长,我有文件的,本来县里是要通知你的,可是你的电话一直不通,然后就直接让我带着文件过来了。”

    她说着,就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党委的证明,要递给二狗,二狗却不接。

    “好了,我打个电话就知道了。”他说着,就转身给张三全打了个电话过去。

    “张县长啊,我是王二狗,那个,喔,那个我的电话这两天总是不对劲,一会有声音,一会没声音。”

    “喔,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换,一定换,这不是镇上穷嘛,没有车,去哪里都不方便,买个电话机要去县里所以。”

    “喔,你说我的车啊,让人给开走了,我现在去哪里基本是要靠走路,哎呀,哪里能用人家公安局的车啊,多不好意思。”

    “哎,我说张三全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抠门啊,让你送我一部车你都不愿意,你别忘了,坐的车都还是我给你买的。”

    二狗说着,就哈哈一笑,挂了电话,这才看着眼前的女孩,先是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这才说道:“嗯,不错,是个美女胚子,有几分姿色,薛蓉是吧,去年才从华清大学毕业,高材生啊,不错,很不错。”

    />

    “王镇长廖赞了,我也就是一个刚毕业什么也不懂的学生,我知道,这学校学的东西和实际操作是有很大区别的,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学习的,对于我主管的教育方面,我一定··”

    她正准备表态,就被二狗给打断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样吧,你先去找风副镇长报道,以后你们就是搭档了,有什么不会的,都问她就好。”

    他立马说道,脸上带着一抹很无所谓的表情。

    薛蓉顿时就一愣,她看出来了,这个镇长对她这个大学生是很不感冒,或者说一点都不想鸟,顿时,大学生的傲气就露了出来。

    “王镇长,请你尊重我,我知道我自己刚刚大学毕业没有多少工作经验,但是,地方上好歹也需要一个知识分子,难道不是吗。”她顿时就站了起来,看着二狗挑衅的说道。

    她看过王二狗的资料,知道他不过就是个高中毕业生,对他也很我是看不起。

    看到她有些发火了,二狗顿时再次笑了,冲着她就用一口标准的伦敦腔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

    当然,他说的是英语,虽然他在美国待的时间比较长,但是他还是很喜欢伦敦腔那个调调,所以,只要他说英语,基本上一直都是伦敦腔。

    听到他一口标准流利的英语,顿时薛蓉就先愣住了,大致的听懂了他的意思,急忙也用英语回道:“我学的是现代经济和法国文学。”

    “那你的法语一定很不错了,那好吧,我还是用法语和你交流吧。”二狗说着,已经换成了法语。

    当初在美国,为了从那一群抠门的法国商人嘴巴里抠出更多的利润,他无可奈何的用了几天的时间学会了法语。

    有特殊能力之后,他学习语言的速度,根本不是一般人敢想象的。

    “抱歉,你的法语说的太快,而且,语法有些不对,我不是很懂意思。”薛蓉再次一愣,但还是很快说道。

    二狗耸耸肩,说道:“我不清楚,在美国的时候,我和法国人打了几年打交道,我从来都是这么和他们说话的,他们都能听懂,而且没人说我的语法有什么问题,或许我们都说错了吧。”

    “好了,你现在可以放下你的骄傲去找风副镇长了吗,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虽然我在学校待的时间比你短,但是,我也是有能力的,拜拜。”

    他说着,伸出手冲着薛蓉做出一个再见的姿势,然后就回头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从下面拿出了一本精装版的《金瓶梅》,第五遍看了起来。

    天知道,他已经无聊到什么程度了。

    薛蓉愣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人家根本就没有理她的意思,顿时就气呼呼的拉开门出去了。

    因为是独生女,家里环境很优越,长的也很漂亮,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从来都是众星捧月一样的待遇,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啊。

    到了风荷办公室,风荷看到她的样子,顿时就笑道:“怎么样,受气了吧,我就知道,以你骄傲的脾气,在他面前肯定是要吃亏的,而且要吃大亏的。”

    “他凭什么啊,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生,一个小小的镇长,竟然那么牛,竟然说我的法语有问题。”她气呼呼的说道,然后冲着风荷问道:“难道他以前真的在国外呆过吗?”

    她说话的语气十分的平和,显然,她和风荷本来就是认识的。

    听到她的话,风荷顿时一愣,看着她问道:“难道你来的时候你爸没有告诉过你他的身份吗?”

    “好像说了,可是我没记住,风姐,你就告诉我一下呗。”她立马就拉着风荷的胳膊问道。

    风荷顿时就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吧,你呀,就是太高傲了,你知道你爸为了让你来小风镇当副镇长花了多大的力气吗,虽然他是一个副市长,但是小风镇的这潭水,也是他碰不动的。”

    她说着,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在危言耸听,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他的关系的话,哪怕就是靠着我爸现在山城市长的位子,也没办法让我来做这个副镇长的。”

    自从她父亲被平反了以后,以前的功绩也被挖了出来,很快就平步生云,上到了山城市市长的位子上。

    五年的时间,毕竟是太漫长了,足够让一个少女变成老姑娘了。

    说这句话,她是为了先让薛蓉知道厉害。

    看着她还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她立马再次说道:“你知道这个王二狗还有一个身份是什么吗。”

    “我知道,好像是什么集团的老总,还是国外的,我没记清楚,难道他还真的在国外呆过啊,他在国外呆过怎么才是个镇长啊。”

    薛蓉顿时就再次问道。

    “你说的基本正确,他的确在国外呆过,而且,呆了五年,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二狗集团的全球总裁,只是这个身份只有少数人知道,你爸肯定也知道,但是他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的。”风荷顿时说道。

    听到她的这句话,顿时薛蓉就愣住了。

    “等等,你说,这个王二狗,是二狗集团的全球总裁?”她说道,就笑了。“你开什么玩笑,我的好姐姐,你知道二狗集团的市值有多少吗,他们最近准备把集团私有化,国际上的几家评级机构对二狗集团的估价已经超过两百亿美元了,按照现在的汇率,可就是两千亿华夏币了。”

    她说着,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哦,原来他都这么有钱了啊,怪不得他说用五十亿来建造小风镇的时候,那么轻松惬意。”风荷顿时好像懂了什么一样的点了点头。

    听到她这句话,顿时薛蓉就呆住了。

    她们不知道的是,同一时刻,二狗的办公室里,他正拿着一部卫星电话在和人通话,背后,罗成正一脸严肃的站着,两个海豹也都背对着他警惕的看着四周。

    “喔,亲爱的索罗斯,我知道你现在特别需要钱,但是,你要知道,我现在真的不能帮你,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立场,我很为难。”二狗一脸平淡的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交情,这个电话,我都不能接的。”

    香港某个角落,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人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擦着头上的汗。

    “对不起,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没有选择,他们出手了,我真后悔没有听你的话,虽然我已经尽最大力在补救了,但是,我手上的钱的确是不够,一百亿,借给我一百亿美元,我只用一天,给你一亿美元的利息,我们用日元结账,你感觉怎么样。”

     

    ; “你知道日元最近是肯定要涨价的。”他几乎是带着哀求的口气了。

    这边,二狗却还是摇头。

    “不要逼我说出更难听的话,我给你说过我的底线,你可以让我死,但是绝对不能让我背叛我的国家。”

    他说着,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他的脑门上也流了一头的汗。

    “TMD,这个老东西,真会给人找麻烦。”他暗骂了一句,然后把电话扔给了罗成,说道:“你们出去,让我自己安静一会,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好。”罗成顿时点头,和两个海豹一起走了出去。

    薛蓉本来想去再给二狗打个招呼,看看这个神秘的男人,但是到了他办公室的门口,就看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外国男人正站在门口的两边,旁边,一个国内的男人也在警惕的看着四周。

    看着他们一脸冷峻的样子,她本来想要张口问他们自己能不能进去,最终还是没开口。

    京城,一处神秘四合院里,一个老人正躺在摇椅上养神,忽然,一个肩膀上带着三颗将星的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笔直的对着老人敬了个礼,说道:“一号,索罗斯联系他了。”

    “他怎么说。”老人顿时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道。

    “他的语气很坚决,一毛钱都不给。”上将说道,脸上带着一抹喜悦的笑容。“结果和您所说的差不多。”

    老人顿时就点点头,冲着摆摆手,说道:“你去吧,我知道了。”

    然后就再次闭住眼睛开始养神,只是眉宇间轻轻的皱了一下。

    “可怕的年轻人。”中将走了,老人一个人叹了口气说道:“希望你能恪守自己的诺言。”

    同一时刻,索罗斯所住的总统套房忽然有人在敲门。

    他的属下去打开了门,就看到香港警署的署长正带着人站在门口。

    “你们在里面等着,记住,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到我。”看到门开了,警署署长顿时就冲着背后的属下说道,然后进了门。

    刚进去,就被四个保镖给挡住了。

    “我代表那位先生来的。”警署署长顿时说道。

    原本一筹莫展的索罗斯听到这句话顿时眼睛就亮了,急忙喊道:“你们这些混蛋,快让他过来。”

    保镖顿时这才把他给让开。

    “什么都不要说,那位先生只是让我把这个文件给你。”警署署长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索罗斯,然后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他走了,索罗斯这才走到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就看到了两张纸,一张上面写着一行数字,另一张上写着一行字:“我的老朋友,希望你说到做到。”

    顿时,他就兴奋了。

    “谢谢,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他立马就兴奋的对着纸片亲了一口,眼睛里带着无比激动的神色。

    还是那个四合院里,那个上将再次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冲着老人敬了个礼说道:“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我想我必须要让您知道,我得到消息,就在刚刚,原本被打压的索罗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股神秘的资金援助,正在接近疯狂的撤出,所有的资金从香港市场撤出以后,直接流向了日本市场。”

    “资金流大概有多少。”老人立刻问道。

    “粗略估计,一百亿美元左右。”上将有些口干舌燥的说道。

    一百亿美元,即便是他,说出来的时候精神都在激动。

    “妈的,这个王八蛋,肯定是那个王八蛋,立马打电话给他,我要和他通话。”老人顿时就怒吼道。

    上将顿时就扶着他走到一旁的桌子前让他坐下,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给我接一号目标。”他说道,然后把电话给了老人。

    二狗办公室,他正在闭目养神,忽然,眼前的电话响了,他几乎是瞬间就把电话给拿了起来。

    “喂,老大,我知道是你。”他立马说道。

    “别给我叫老大,我没你这样的小弟,你答应我的什么,为什么索罗斯现在又有资金了。”电话那边顿时就传来了一个凌厉的声音。

    二狗顿时就一脸冤枉的说道:“我发誓,这个事情绝对不是我干的,我的电话都被你们监听了,我做的每件事情你们都知道的。”

    “你敢不敢用你儿子发誓。”电话里顿时传来老人激动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二狗沉默了。

    他是无耻,但是终究是不够心狠。

    “老大,你不能这样欺负人啊,好吧,我给你说实话,索罗斯之前借了我一点钱,我主要是担心他赔的太厉害了还不起我的钱,而且,我保证,这次他一点好处也捞不到,最多就是把本钱拿回来。”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良久,才问道:“你借给他多少钱了。”

    “包括今天的吗?”二狗问道。

    “你再给我废话一句,信不信我立马飞过去找你。”电话里的声音再次暴怒了。

    二狗急忙说道:“其实也没多少,就两百亿。”

    “我艹你大爷。”电话那边爆粗口了。

    二狗急忙就再次说道:“老大,你可不能生气啊,你气坏了,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我给你保证,这笔钱我保证它不会再进入国内市场了,主要是我之前不知道香港也是我们的啊。”

    “你知道吃屎吗,没看过历史书吗。”老人顿时就骂道。

    二狗沉默,他还真对历史没什么研究,只是他知道自己此刻不能说这个话。

    “我警告你小子,你再敢给我乱整,我他妈的拍死你。”老人再次吼道:“你没看过历史是吧,那好,我告诉你,澳门也是我们的,台湾也是我们的,都不许搞,听到了没。”

    “听到了,谨遵老大的命令。”二狗顿时就立正说道。

    r />

    老人的表情这才放松了一点,笑骂道:“你个狗东西,就JB知道给我惹麻烦,滚,记得在日本可以多捞一点。”

    “放心吧,我会的,老大。”二狗顿时再次说道。

    “你可以滚了。”老人说着,就挂了电话,然后看着身旁的上将说道:“他妈的,这个小家伙,非要把我给气死,算了,这个事情你们不用管了,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这边,挂了电话,二狗脑门上已经出了一头的汗了。

    “我的妈呀,我挣个钱我容易吗。”他说道,就感觉自己背上都出了一身的汗。

    急忙往外面走去。

    刚拉开门,就看到小木已经站在门口了,顿时就一把把她拉了进来,然后再次把门给关上。

    “你究竟借给了那个家伙多少钱。”他急忙问道。

    小木一愣,说道:“两百亿啊,怎么,上面给你打电话了。”

    她说着,眉头一皱,用手指了指天上。

    “屁话,不然我能这么着急啊,我问你,这两百亿是美元还是华夏币啊。”他再次问道。

    小木顿时就白了他一眼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最近都流行用英镑结算吗。”

    “艹,怪不得老家伙发那么大的火,你真牛。”二狗顿时就冲她竖了一根大拇指。“是了,你不是说日元最近要涨价吗,咱们的钱够用吗,能不能捞一把大的。”

    “够了,我准备了五百亿美元,已经进入日本市场了,加上索罗斯的两百亿,应该能捞点度假资金回来。”小木顿时说道;“你不是想要发展这个镇子吗,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设计资料了。”

    她很速度的转移了话题。

    “嗯,好,这个事情你先去忙就是了,我懒得操心,我只想看结果。”二狗有些头疼的说道:“别以为我很闲,我最近一直在等洛克那个王八犊子的电话。”

    小木一愣,点了点头,再次说道:“到现在为止,美国黑手党百分之六十的资产都已经属于我们了,是了,几天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族长生日,在德国举办生日派对,你到时候必须要到场。”

    “好吧,到时候再给我说吧,现在我只想好好在洛克那个家伙的脸上狠狠扇一巴掌,不,脱了鞋狠狠扇,TMD。”他先是狠狠骂了一顿,然后才平静了一些,问道:“我爹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我要听实话。”

    “很不好,医生说,可能很难撑过两个月。”小木立刻说道。

    二狗顿时捂着脑袋一脸头疼。

    “TMD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你不是总是给我说现在的医疗技术有多么发达吗,难道就能连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他说着,声音沙哑,语气里带着一抹哀求。

    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两个人能让二狗瞬间哭笑,一个是三狗,一个就是陈耕。

    虽然陈耕不是他亲爹,但是,在他的心里,陈耕的位置比亲爹还要亲。

    “对不起。”小木说道。

    二狗顿时就毛了。

    “我他妈的不想听什么对不起,我,好,我知道怎么办了。”他说着,就转身拿起卫星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洛克,你是洛克吗。”他用英语激动的说道。

    “是的,你是,我知道了,竟然是你,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开香槟庆祝吗,你又得到了我的很大一部分财产,二狗先生,你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才。”电话里传来一个迷糊的声音。

    显然,那个家伙刚喝了酒。

    “FUCK,洛克,我警告你,你给我听着,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最好给我一个好办法,让我可以救救我爹,让他能多活几年,不然,别怪我发疯,我TMD现在有好几百个亿美元正在愁没地方花。”

    他说着,就把电话给摔了。

    “不要生气,总会有办法的,我已经托人去找一些老中医来了,他们总是有一些出其不意的办法,相信我,一定有办法的,先别着急。”小木安慰着他说道,轻轻的抱着他。

    二狗简直快哭了。

    “拜托,一定要帮我好好想想办法,我爹,他如果出什么事情的话,我可怎么办啊,他如果不在了,我就没爹了,我不想没爹,不想,真的,我好不容易才有爹的。”

    他说着,一脸激动的看着小木。

    “我知道,我都知道,乖,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小木抱着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说道。

    她知道,这一刻,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真的无助了。

    没有人可以永远坚强,即便是最硬的汉子,也有一片最脆弱的领地,陈耕和三狗就是二狗最脆弱的领地。

    美洲,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本来洛克已经快要睡着了,听到二狗的话,顿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FUCK,上帝,我干了什么,几百亿美元闲的没处用,千万可别给我用。”他说着,立马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听着,鲁斯,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把全国,不,全美洲所有的高级医生都给我找来,现在就去办,不然的话,我杀你全家。”

    他吼着,就挂了电话。

    然后就坐在床上发呆,心里一片空荡荡的,他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