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124.胖女人的魅力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124节  胖女人的魅力

    “屁。”

    听到他的话,身为女强人的风荷顿时就不乐意听了。

    只是她这个字刚说出来,二狗顿时就抱着她准备再次攻击,她这才急忙求饶。

    “不要,不要,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她喊道:“哎呀,你就放过我吧,好不好啊,放过我。”

    “哼,你说,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是伺候男人的。”二狗一边作怪,一边嘿笑着威胁着她说道。

    “不是,不是,啊,是,是,我知错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风荷说着,急忙改口。“我听你的就是了,别弄了,我真受不了了。”

    二狗却还是不放过她。

    “什么叫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这明显是还不愿意承认我说的是实话,这可不行,我就不信了,我今天连个女人都摆平不了了。”

    他说着,就两只手就一前一后顺着她的身子就往下滑去。

    “啊,别,别逗了,我真的,真的不行了,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大声叫了啊。”风荷无奈了,只能冲着他吼道。

    只是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笑了。

    “你没吃错药吧,那你叫吧,你看叫破喉咙了外面人能听到吗,喔,是了,电话,打电话外面能听见,你打电话出去求助吧,哼哼,我看咱俩是谁丢人。”

    他说着,嘿嘿笑着,依旧不放过风荷。

    风荷终于无奈了,急忙妥协,高高的举起两只手说道:“我妥协,我投降,我忏悔,好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表情不是很真实,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敷衍我啊,不行,不能放过你。”

    二狗已经是在耍赖了,其实风荷的内心他早就看到了,知道她心里此刻身体真的是有些吃不消了。

    所以,他也就不逗她的下面,只是挑着她身上敏感的地方在挠痒痒。

    “好啊,你竟然敢欺负我,你胆子肥了是不是啊,看我怎么收拾你。”风荷也意识到他是在开玩笑了,脑袋转过弯了以后,顿时就叉着腰光着身子站在地上,刚刚想要收拾他,就被他一把给抱着趴在了怀里。

    “你个坏蛋,你想干什么,放下我,快点放下我。”她急忙喊道,就感觉到屁股上被一只大手拍了一下。

    “我让你不乖,我让你不乖,听话不听话,知道错了没。”二狗一边拍一边问道。

    风荷这个时候也不怕了,一边也伸手闹着他的痒痒嘴巴里依旧是不依不饶。

    两个人打闹了一会,终于都有些累了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风荷已经骑在了二狗的脖子后面,二狗则是跪趴在沙发上求饶。

    “你知道错了没。”风荷恶狠狠的问道。

    “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媳妇,你下面流水了,把我脖子都给弄湿了,你是不是又想要了啊。”二狗说着,就嘿嘿笑道。

    风荷顿时就一脸大澹急忙从他身上下来。

    骑在他的脖子上,摩擦着的确是让她感觉十分的酥痒。

    “想不想要,想不想要,不想要也得要。”二狗有了翻身的机会,立马就把她给揽在了怀里,就想要进入她的身体,却被她伸手把大家伙给抓住了。

    “不要,真的不行了,要不,晚上我帮你约了徐美丽还有黄月,她们两个怕是早就受不了了,好不好。”她急忙求饶着说道。

    二狗一愣,这才想起了那两个女人,对黄月,他并没有太好的印象,只是感觉那个女人个子低低的,有些刺激,挺好玩,对徐美丽,他却是十分的想了。

    这个白虎女人对他的诱惑一点也不比眼前的风荷小。

    虽然他这么想着,但是嘴上却还是说道:“再说吧,晚上指不定还有什么事情呢。”

    主要是因为小木在身边,而且赛江南还有田心田月等女也都在身边,所以他不能肯定自己晚上就有时间出去。

    等到两个人收拾好衣服的时候,正好外面的门被人敲响了。

    风荷顿时就赶紧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觉自己身上没有别人能看出不对的地方,这才过去把门给拉开。

    拉开门,就看到一个模样还算清秀,却长的胖乎乎肉嘟嘟,圆圆胖胖,个子高高,好像一座肉山一样,穿着一件红色大棉袄的女人站在门口,顿时先是一愣。

    “请问,这里是王镇长的办公室吗。”女人开口问道,声音竟然十分的柔嫩,娇脆,好像是小女孩的声音一样。

    顿时,二狗和风荷都愣住了。

    还是二狗反应快,急忙问道:“我就是镇长王二狗,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他闻着,心里就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女人,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当然有了,你不是说,只要镇里有人有了不平的事情,都可以来找你吗,我就是来找你诉苦的。”胖女人一听到前面的人就是镇长,顿时就两眼一红,诉说了起来。

    “我那个死鬼丈夫,从结婚到现在,就碰过我几次,然后就一直在外面鬼混,死活都不回来,我已经掌握了证据,知道他在外面找了其他女人,我也给派出所说了,可是派出所根本就不管,没办法,我才找你。”

    女人说着,就往前几步,走到了二狗的身边,看着他说道:“王镇长,我现在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如果你也不管这个事情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有些纠结,看了看风荷,然后尴尬的笑道:“那个,要不这样吧,这个事情,你去找副镇长说说,她就在门口站着,你们都是女人,然后她写成材料给我看,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我不,我就要找镇长你解决,我现在谁也不相信,就相信镇长你了。”胖女人说着,就再次往二狗身边靠了靠。

    就在这个时候,风荷忽然神秘的一笑,拉上门走了出去。

    二狗顿时就纠结啊。

    他早就用特殊能力看过了这个女人的想法,知道他男人不敢回家的真实原因,的确是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他男人和她在一起三天

    ,就被她压在床上弄了整整三天,差点就精尽人亡了,这才逃了。

    碰上这么一个彪悍的老婆,怕是每个男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那个,你也不要着急啊,你先坐,我给你那张表,你先填下表,你看怎么样。”二狗有些无奈的说道:“是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苏小小。”胖女孩说道。

    二狗一愣,看了看女孩的身形,发现除了眼睛比较小以外,她身上还真的没有什么比较小的。

    个子高高,最少有一米七以上了,身材宽大,简直是比得上曾经的赛江南了。

    忽然,他愣住了。

    他想到了曾经的赛江南,忽然心里竟然生出了一阵奇异的感觉,想要把眼前这个女人的衣服给脱了看看里面的样子,只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给扫荡了出去。

    虽然他对胖女人也有兴趣,但是却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你等会啊,我给你拿个表格。”二狗说着,就急忙在桌子上找了起来,只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表格可以让她填,于是就拿了一张空白稿纸和一支笔放在她面前说:“你把你的情况详细的写一下吧。”

    他说完,就看到苏小泄然在解自己胸前的棉衣扣子。

    “喂,你干什么啊。”他急忙喊道。

    “王镇长,你这里好热啊,我想把棉衣给脱了,好不好啊。”苏小小抬头一脸无辜的说道。

    二狗这才想起自己刚刚为了和风荷厮混把房间里的温度调到了三十度,苏小小本来就胖,加上又穿了一层厚棉衣,当然就热了。

    “没事,没事,要不我把空调给关了吧。”二狗说着,就有些纠结,因为他能把空调给关了,却不能把暖气给关了。

    苏小小顿时就急忙摆手,说道:“王镇长,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了,我把棉衣脱了就好,出去的时候再穿上就好,不影响的。”

    她说着,两只手就飞快的动了起来,不一会就把棉衣的扣子给解完了,在二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脱了自己的棉衣,露出里面一件宽大的白色秋衣,这才冲着二狗笑了一下,拿起笔趴在茶几上写起了字。

    只是二狗此刻却已经不能淡定了。

    因为苏小小的身上竟然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让白秋衣紧紧的贴在身上,正好把她两只葫芦一样大的两只胸给露了出来,而且,她好像还没有穿胸衣,被汗打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胸前,几乎变成了透明。

    二狗看的不由就狠狠咽了口唾沫。

    “就这个胸和这个脸蛋还有声音而言,你是个美女,只是,你的身材也的确是有点太庞然大物了。”他心里无奈的说道。

    就想要回头,心里却怎么也舍不得,眼睛不由自主就想要在她胸前多看几眼。

    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小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只是她的神经相当的大条,竟然冲着二狗来了一句:“不好意思啊,王镇长,我那个胸罩太小了,总是难受,我就给脱了,你别着急,我很快就把材料写完了。”

    说着,她就再次趴下写了起来,只是或许因为还是太热,她不住的就拉着自己的衣领扇风,结果就是,站在她身边的二狗不时的就看到她那一双庞然大胸不断的在眼前晃来晃去。

    “我去啊,这么大,还这么白,妈呀,上面的蓓蕾还是粉色的,这女人看来没被男人多睡过啊,也对,就她这个体型,别的男人即便是想要睡她也先要一根长长的资本才行。”

    他心里想到,就看向了她的下半身,就看到她的两条粗壮的腿紧紧的合在一起,两腿之间一丝缝隙都没有露出来。

    “是了,王镇长,你说我这几天脖子总是难受,这是怎么回事啊,就脖子后面这里。”

    正在写东西的苏小小忽然回过头看着二狗问道,顿时把他给吓了一跳。

    “啊,脖子啊,喔,那没什么事情应该是累着了,是了,你除了脖子还有哪里不舒服啊。”二狗顿时问道。

    苏小小歪着脖子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是了,还有大腿,大腿这总是不舒服,痒痒的难受,挠又挠不上,我妈这几天不在家,简直难受死我了。”

    她说着,指着大腿内侧后边,偏向屁股的地方。

    顿时二狗就有些无奈了,只是很快,他的脑袋忽然被刺激了一下,笑着说道:“要不,你躺下,让我看看你的脖子,兴许我能帮你弄好呢。”

    没有碰过胖女人的男人绝对不了解胖女人的诱惑力。

    当然,想要和胖女人上床,你需要符合几个条件,第一个就是你要有一根足够厉害的家伙,不然的话,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往往要被折腾的精疲力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们对欲望的需求根本不是一般男人能消受的起的。

    特别是因为胖女人天生胖导致下面的泥潭特别的紧凑,几乎是天生的神器。

    二狗办公室的沙发是可以放平变成一张完整的床的,这个秘密,除了小木以外,没人知道。

    “不要紧张,放松,放松,先让我看看你的脖子。”二狗对躺在床上的苏小小说道,语气里带着一阵柔和的磁声,让人感觉很舒服。

    苏小小不由就入迷了,在他的话音引导下,她的眼神很快就变得迷离了起来。

    “好,现在你告诉我,你是大腿哪里痒痒了。”他看着她问道,声音更加细腻了。

    “这里,这里,我够不着。”苏小小顿时就分开自己的双腿,用力的指着屁股后面的一个位置。

    二狗顿时就伸手过去帮她挠了挠头,只是她穿的裤子太厚了,他有些用不上力。

    “你的裤子穿的太厚了,我挠不上,能不能让我把手伸进你的裤子里帮你挠挠啊。”他再次说道。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喷剂,对着苏小小喷了一下。

    “香不香啊。”

    他说着,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

    虽然他学会了心理催眠术,但是还是第一次用,而且是用来干这种事情,心里难免十分的激动。

    “香,可是,我娘说了,不能让男人碰我的身体,你是男人,我···”

    她说道,眉宇间有些复杂的神情。

    />

    二狗立马就说道:“你放心,我现在是医生,只是一个医生而已,我只想让你不再难受,没有其他的想法,相信我。”

    “嗯。”苏小小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平和了起来。“那好,你干脆把我的裤子脱了吧,这里好热啊。”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就又是一阵兴奋,说道:“好,我这就帮你把裤子给脱了。”

    说着,他就缓缓的把她的裤子给褪了下去,越是脱,他就越是兴奋。

    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体远远比自己想的要好的多,她的身上虽然肉很多,但是却并不是自己想的那种肉嘟嘟肥腻腻的感觉,而是白白嫩嫩的。

    两条大腿非常的白,就是肉非常的多,他伸手摸过去,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婴儿皮肤才有的那种刺激感。

    更加让他感觉到刺激的是,她的两腿之间竟然没有一根杂草,她竟然是个白虎。

    “我的天,你竟然还是个白虎啊。”他顿时就认不出说了出来。

    苏小小的表情顿时就有些着急了。

    “医生,你不要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好不好,我的男人就是因为我是白虎才不敢要我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是那里就是不长毛毛,医生,你能不能帮帮我啊,啊,别碰我的大腿,好痒啊。”

    她说着,就闭着眼睛摇晃起了身子,嘴里竟然发出了阵阵的喘息声。

    “我的妈呀,这个女人的身体也太TMD给力了,这样的身体,真不敢想一般男人怎么能伺候得了。”

    二狗说着,把自己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两腿之间,轻轻的揉了起来,分出两根指头深入了进去,就只感觉自己的两根指头好像被一张小嘴给咬住了在不要命的允吸一样。

    就好像她的两腿之间藏着一个黑洞一样。

    “我去啊,真是个极品。”他心里更加兴奋了。

    这个时候,苏小小已经大口的喘息了起来,不断的伸出两只手抓着二狗的手,往自己的身体里送。

    二狗一边迎合着她,一边伸手就把她的上衣给撩了起来,然后轻轻的褪了下来。

    顿时就看到了他一直想要看到的一双庞然大胸。

    “天,真庞大。”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承受不了了,即便是曾经的赛江南,也没有这么大的胸,他发誓,这辈子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胸。

    不仅漂亮,而且看上去十分的匀称,光滑,细腻。

    他这才想起,这个苏小小今年才不过二十三岁,和自己差不多,身体正是最美丽的时候。

    “大胸,大屁股,天使一样的面孔,黑洞一样的下身,你简直就是胖女人中的极品啊,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绝世的珍藏品啊。”

    他心里想到,然后就伸手在一只大胸上轻轻的揉抓了起来,一只手别说是抓住了,就连顶尖都没抓完。

    “嗯,舒服,用力,再用力,用力,医生,求求你,用力,让我舒服一下好不好,我好久都没碰过男人了,真的好像要啊。”

    苏小小顿时就喘息了起来喊道,她现在已经彻底的把二狗当做一个医生了。

    “可是,我是医生,我不能做那种事情的,我只能帮你把身体治好。”二狗一脸为难的说道。

    他必须给她一个是她自己主动的的记忆。

    “我不管,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记得今天的事情的,帮帮我,好吗,我好难受啊,快点帮帮我,好吗,求你了,你最好了,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她再次求饶着。

    二狗这才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只是在帮你看病,我没其他的意思啊。”

    “嗯嗯,你就是在帮我看病,赶紧帮我看病,赶紧。”苏小小说着,就伸出肥嘟嘟的两只手拉二狗的胳膊。

    二狗这才脱了自己的裤子,露出早就已经怒意昂扬的大家伙,分开她的双腿,毫无前奏的就挺进了进去。

    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大家伙好像是飞船进入到了黑洞中一样,被拼命的拉扯了起来,如果不是因为飞船的船体足够结实的话,怕是都要被黑洞给撕扯成了碎片。

    “啊,舒服,舒服,医生,你的真舒服,比萝卜舒服多了,好舒服,医生,用力,用力,再用力。”

    苏小小的声音越来越迷离,二狗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声音啊,顿时就加速冲刺了起来。

    办公室再次春光满园。

    二狗一次次的冲刺,苏小小不要命的大叫,两个人一个不知道疲惫,另一个人只知道快乐。

    在这个女人身上,二狗也终于找到了久违的那种刺激感,舒服感,在这个女人身上,他几乎可以毫无顾忌的大肆冲刺,也不怕她的身体受到伤害。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终于,两个人精疲力尽,这才停了下来。

    二狗舒服完了,直接就穿上了衣服,然后动手把舒服的昏死过去的苏小小的衣服也给穿上,然后把床再收回变成沙发,让她躺在上面。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力气足够大的话,想要完成这个事情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他刚刚把这些事情都个忙完,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的时候,苏小型醒了。

    “啊,不要,医生,不要走。”她忽然睁开了眼睛,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眼前放着一张纸还有一根笔。

    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回头看到了二狗正在低头看书,不由脸色就一红。

    “那个,王镇长,我是不是睡着了。”她急忙问道。

    二狗这才做出一副看书入迷的样子,抬头看着她说道:“哦,你醒了啊,哎呀,让你写个材料,你竟然睡着了,我也没办法,只能让你继续睡了,起来了就赶紧把材料给写好给我,都六点多了,镇政府都下班好大一会了。”

    他说道,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苏小小这才一脸的不好意思,急忙连声说道:“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我可能是这几天没睡好觉,实在太困了吧。”

    她说着,就急忙低头写起了材料,只是一只手却情不自禁的在自己的泥潭外面轻轻的摸着。

    />

    她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湿润了。

    “真丢人,我刚刚竟然在人家镇长办公室里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大春梦。”

    她心里羞涩的想道,只是很快又想道:“不过那个医生的家伙真大啊,如果能够再来一次。”

    她想着,不敢想了,脸色一红,赶紧继续写材料。

    很快,她就把材料给写完了,递给了二狗,看着二狗,她的心里不由的浮现出了让人羞涩的一幕,自己躺在床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一个英俊的男人正趴在自己身上运动着,而那个人,竟然是眼前的王镇长。

    “你怎么了。”看到她在发呆,二狗顿时问道。

    “啊,没事,我没事。”苏小小白日梦被打扰了,急忙摆手说道:“王镇长,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啊。”

    二狗一愣,顿时说道:“苏小小同志啊,你这个材料我粗略看了一下,就我感觉吧,你们还是离婚的比较好,那个王山明显是不喜欢你了,而且,你这个情况也的确是有些太复杂了,不好说啊。”

    他说着,一脸的为难。

    听到这话,苏小小顿时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王镇长,你,难道也嫌弃我吗。”她低着头说道:“我知道我是有些胖,可是,这不是我的错,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运动,努力减肥的,我已经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减肥计划,我一定会好好减肥的,不要让我离婚好不好。”

    她央求的看着二狗。

    “这个啊,就看你的努力了,好了,你先走吧,回头我再去找一下那个王山吧,你过两天再来我这里一趟,好吧,好了,现在我要下班了,我们先走吧。”二狗立马说道。

    苏小小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他一脸着急的样子,顿时就点点头,走过去拉开门出去了。

    她一走,顿时罗成就钻了进来。

    “我说二狗,这么胖的女人你也感兴趣啊,你可真厉害啊。”他嘿笑着说道。

    二狗顿时摇头,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么给你说吧,当你那天睡了一个胖女人,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爽透了的感觉了,当然,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体力。”

    他说着,嘿嘿一笑,说道:“胖女人的魅力,没睡过胖女人的人是不知道的。”

    听到这话,罗成顿时一愣,挠着脑袋说道:“你既然这么喜欢胖女人,那么你为什么还让三狗他妈减肥啊。”

    “我靠,这事你都知道啊。”二狗顿时说道:“算了,你总是跟在我身边,好多事情你想不知道也难,这么给你说吧,胖女人,那就好像是咖啡一样,偶尔喝喝还行,但是你难道还能拿咖啡当饭吃啊。”

    “哦,我明白了。”罗成顿时说道:“你的意思是,胖女人只是生活的调味剂而已。”

    二狗顿时打断他,说道:“也不能这么说,世界上的人那么多,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一样,有的人就喜欢枯瘦如柴的女人,有的人就喜欢肥胖无比的女人,也有人就喜欢个子低的,有人喜欢个子高的,你总不能说喜欢个子低女人的男人脑袋就有问题吧,不能那么说。”

    罗成还想再说什么,就看到他摆摆手,说道:“我们换个话题吧,这个话题太没意思了,是了,刚刚小木有没有来找我。”

    “有,刚刚小木过来,看到门关着,就走了,让我传话给你,说她带着三狗去县里去了,你爹已经回到县医院去疗养了,说晚上没你睡的地方,不让你去县城。”

    罗成顿时说道:“而且,我们想要去也不好去,唯一的一辆车也被她给开走了。”

    二狗顿时无奈的摇摇头,问道:“不管她,她就是闹闹小脾气,明天就没事了,除了她呢,还有没有人来找我。”

    “有,副镇长风荷来找你了,她说你办公室的电话打不通,让你忙完了以后到派出所去一趟,却没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一愣,立马想到自己刚刚为了不让任何人影响到自己的催眠效果,把电话线给拔了。

    “走,先去派出所。”他说着,就拔腿往派出所走去。

    正月的天黑的很快,这才七点不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好在派出所距离镇政府办公楼也不愿,几步的路就已经到了。

    到了派出所门口,就看到一群村民正把大门给围的水泄不通,正在吵着什么。

    “都让一让,王镇长来了。”

    罗成吼道,他现在几乎变成了二狗的专职秘书了。

    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村民们就让开了一道路。

    “王镇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不孝的东西,他,他竟然把他爹给打死了,我的老天爷啊,我可怎么活啊,我怎么活啊。”

    二狗还没来得及了解事情的原委,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农妇正趴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那声音,那表情,真是让人看着伤心,听着落泪。

    她身前,几个村民正用绳子捆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都给我住嘴,肖木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都不管,让人围着派出所的门,他是干什么吃的,他去哪里了。”二狗顿时就冲着眼前的民警吼道。

    经过白天的事情,现在镇里的民警哪里不知道这个镇长后台非常的雄厚,可谓是手眼通天,就连县公安局的局长对他都是言听计从。

    “王镇长,我们肖所长今天配合县里调查刘所,不,刘爱国的事情,这不,还没回来啊,我们打了电话,他正在往回赶,风镇长刚刚还在这里,这会去看死者去了。”一个民警急忙说道。

    二狗这才点点头,说道;“好了,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你们把老百姓给挡在门口就是不对。”

    他说着,就冲着周围的百姓喊道:“大家都安静,安静一下,听我说,这个事情的原委,我基本已经知道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答复。”

    “王镇长,我相信你,我听我孙子说你白天在镇上发威的事情了,但是,这个事情,他的确是太过,太过,哎。”二狗的话音刚落,一个老人顿时就走出来说道。

    “我介绍一下,我是大刘村的村长,刘大能,这些都是我的村民,我先说明,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闹事,而是为了给风娃他妈作证,刘风这个狗东西,他,哎。”

    老人说着,几度难以启齿,指着被村民绑着的青年,浑身气的颤抖。

    “丢人啊

    ,丢人啊。”

    二狗看到这一幕,顿时赶紧扶着老人说道:“老村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答复的,你放心,我还是那句话,别的地方我不管,但是小风镇,绝对不能出现冤枉的事情。”

    他说着,一脸正气凛然,语气铿锵。

    “老村长,还是先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完整的给我说一下吧,我好做判断。”他看着刘大能问道。

    刘大能听到他的话,顿时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腿摇摇头说道:“好,我说。”

    “刘风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平时就好吃懒做的很,整天不知道学好,就知道跟着人鬼混,这几天不知道哪根筋犯了,看上了我们村头的寡妇王草,就一直央着他爸妈给人家提亲。”

    “可是他们家的情况一直都不好,哪里来的钱上礼啊,再说对方还是个寡妇,他爸就死活不愿意啊,可他这个王八蛋,竟然想要逼着他爸把他那刚刚十七岁的妹妹给嫁了,然后用彩礼给他结婚。”

    说道这里,刘大能再次用手指了指被绑着的刘风,叹了口气。

    “真是老脸都丢尽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混球,女娃才十七,要是放在平时的女娃,那嫁了就嫁了,但他妹妹还在上学,人家是死活不同意,他爸当然也是死活不愿意,然后,然后,哎。”

    刘大能再次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混球,竟然用砖头把他爸给拍了,送到医院,他爸就断气了,我七十二岁了,这一辈子眼看就过去了,竟然还让我看到这种不孝的狗东西,他怎么不死了啊,趁早枪毙了。”

    说着,他就浑身都激动着颤抖了起来。

    二狗本来就已经从他们的记忆里已经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再次听了一遍,顿时也感觉到十分难受。

    简直是人间惨剧。

    儿子把父亲给打死了。

    “好了,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公安局的,你们几个,先把这个家伙给抓进去啊,所长不在你们都变成猪了啊,立马把他给抓了,按照杀人犯来处理。”

    二狗顿时就开始指挥了起来。

    很快,王风就被民警给带了进去。

    “你凭什么抓我,我打死的是我爸,又不是别人,这是我的家事,你们凭什么管啊。”

    他被带走的时候,还在大声的嘶吼着,好像自己有多大的委屈一样。

    “王镇长,我能不能括他两巴掌。”压着他的民警顿时就回头看着二狗说道。

    “帮我也括他一巴掌,这种狗东西,活着TMD就是浪费空气。”

    他说着,狠狠呸了一下,然后看向地上趴着的农妇,赶紧把她给扶了起来。

    “婶,我知道你难受,这一头是男人,一头是儿子,只是,你真的很勇敢,对于这种违法的事情,能够做到不包庇,不袒护,真的,你是个英雄。”

    他说道,帮她拍了拍身上的土。

    “站在法律的角度上,他是杀了人,但是,他刚刚的话明显就说明他根本不懂法,而且,他也不是故意杀人,我只能尽量的保证他不会被判死刑。”

    他继续说道,脸上带着一抹无奈的神色。

    听到他的话,农妇顿时就再次哭了起来,扑到他的怀里,死死抱着他,嚎啕大哭。

    “我可要怎么活啊,我可要怎么活啊,我要怎么活啊,我女儿才那么小,我可怎么活啊。”

    听到她的声音,二狗不由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周围围着的村民也都一片鸦雀无声,对于二狗的这个处理方法,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即便刚刚说要把刘风给枪毙了的老村长,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头是自己男人,一头是自己儿子,儿子打死了自己爹,作为儿子的妈,是最难受的,有苦不能说。

    二狗的这个处理方法,可以说是最人性的,给她一个希望,虽然说这个希望有些渺茫。

    看着她一脸绝望的样子,二狗不由就说道:“你放心吧,我们镇子马上就要开始建造大型代工工厂,里面的工作技术含量不高,只要肯吃苦的,都能赚到钱,而且工资也不低,到时候,我会对厂方要求,给你一个名额,让你可以进厂上班,那样你就有工资了,就能养活你女儿了,只是,你要能吃苦才行。”

    听到他的话,顿时村民们的眼睛都亮了,农妇也不哭了。

    “我不怕吃苦,只要能赚钱养活我女儿,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什么苦我都能吃。”农妇顿时就从他怀里爬了起来,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工厂啊,代工工厂,造口袋的啊。”刘大能也问了一句。“村里人哪有怕吃苦的。”

    二狗却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这个事情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再过几个月你们就都知道了。”

    他说着,看着眼前农妇脸上开始充满希望的表情,心里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