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121.三狗终于吃糖了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121节  三狗终于吃糖了

    二狗等人回到大刘村的时候,风荷还在教室里等着,看到他们回来,她脸上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倒是一群学生一直在问刘玉他们去哪里了。

    “我去和王镇长商量给村里盖教室的事情了,你们很快就有新教室读书了。”她说着,眼睛看着二狗。

    二狗一愣,急忙说道:“对,是这么回事,我决定给村里盖一座教室,镇里的财政吃紧,也腾不出多少钱,只能给盖一座教室,不过你们放心了,一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这个时候也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好多家长都来接孩子走,听到他的话,纷纷都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等到二狗离开村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比预想的多花了几个小时。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和刘玉在车里用的时间多了一些。

    “不过好歹事情有个圆满的结局了,不过,你那么有钱,干嘛不捐上一所学校啊。”路上,风荷隔着车窗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学校这种东西属于教育体系,但凡教育的东西,都应该属于国家开支和国家责任,我以私人名义当然可以捐助一所学校,但是却会破坏了国家的体系,我身为镇长,应该考虑更多的是怎么让用国家的力量让这些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哼,抠门。”风荷冷笑着说道。

    在她以为,二狗就是抠门。

    二狗也不反驳,他知道,他现在解释再多,风荷也不能理解。

    到了小风镇,二狗办公室,欧阳晓晓和小木都在这里等着,好像在等二狗回来一样,见到小木,风荷立马就冲她说道:“这个二狗真是抠门啊,让他捐一所学校,他竟然说那是国家责任,私人不能承担,找出这些荒唐的理由。”

    小木一愣,却摇摇头。

    “他说的没错,这些的确是属于国家责任,他可以捐助一座学校,但是却不能捐助全部,他可以把学校盖起来,但是却不能和国家力量一样,持久的让这些学校拥有生机和活力,成为一所真正的学校。”

    听到她的话,风荷顿时一愣,似乎是没有想到小木竟然也支持二狗的歪理邪说。

    顿时冷哼一下,说道:“你们这些资本家,就是抠门,我们国家有多少学校都是捐助的,希望小学,逸夫小学,难道这些人都在做错事啊。”

    听到她的话,二狗不由就笑了。

    “其实,也不能说他们错了,毕竟他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就长远的来看,这样是不利于国家的发展的,因为,他们虽然可以暂时的让一个地区的教育变好,但是却容易让国家忘记本来职责,也容易让地方政府养成乞讨的习惯。”

    “你想啊,如果没有学校了, 只用伸手想外面要就有人捐助,教育这种本来应该属于政府职责的事情岂不成了儿戏啊。”

    他说道。

    听到这里,风荷终于明白了一些,也开始觉得二狗说的话是有道理的。

    “可是,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镇里的确没钱啊。”她皱眉说道。

    二狗摇头,说道:“不,镇里 有钱,如果我们压缩公务开销,压缩其他开支,几个学校还是有能力建起来的。”

    他说着,眼睛里散发着睿智的光芒。

    风荷一愣,就要说什么,却被二狗打断了。

    “好了,这些事情暂时不说了,我现在说了也没用,等到过了年再说吧,到时候我一定让你大吃一惊。”他笑着说道。

    风荷虽然心里充满了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了。

    日子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过年的时候,陈耕和黑蛇也已经康复了过来,只是在医院里做修养。

    陈建国最终还是走了,陈耕让他走的,二狗同意了。

    如陈耕所说,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即便强留他也没有什么用处。

    除夕夜,喜庆的气息洋溢在国家的每个角落,也洋溢在医院的每个角落,为了让陈耕不感觉到难受,二狗出钱把整个医院都挂满了红灯笼。

    “爹,漂亮吗。”他指着外面的红灯笼看着陈耕笑道。

    陈耕现在虽然能够出来活动了,但是因为脊椎受到了伤害,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只能坐在轮椅上。

    “好看,好看,三狗,好看吗。”陈耕看着一旁的三狗笑着说道。

    只要能看到三狗,他的脸上永远都是挂着笑容的。

    这让二狗在心中下定了一个决心,不把三狗给送走了,也让他下定决心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

    站在远处,看着三狗绕着陈耕跑着玩,陈耕呵呵的笑,二狗感觉十分的温馨。

    “如果姐姐现在在这里的话,一切都会好的多。”小木叹了口气看着天空说道。

    二狗一愣,他这才想起,三狗的母亲,赛江南现在还远在广市,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给她打电话了。

    顿时,就掏出手机给她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顿时就愣住了。

    “姐姐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她说稍晚一些,她会来找你的。”小木似乎知道他在干什么,看着他笑道。

    二狗一愣,问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她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小木摆摆手说道,只是脸上带着很明白的担忧。

    “好吧。”二狗叹了口气,没有继续问。

    他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身边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他从来都不为这件事情发愁,但是有些人总是被忘掉,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你真的感觉有些愧疚的话,就从现在开始,不要找那么多的女人了。”小木看着他笑道,然后朝着三狗走了过去。

    二狗一愣,看着他们笑呵呵的在一起打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

    掏出口袋里的神仙药喷瓶,他第一次感觉这东西其实也是个害人的玩意,最少,让他迷失了自己。

    抬手准备把它给扔掉,但是想了想却又装进了口袋里。

    “如果让别人捡到了,不明所以当香水给用了,那后果就严重了。”他自言自语道。

    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带着它的理由。

    别墅那个女保姆的事情对他来说总是一个阴影。

    虽然说到现在他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可是每次见到她他总还是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一夜的风情。

    过年还有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就是要送礼。

    二狗现在自然是不用给任何人送礼,但是,别人却会给他送礼,其中有一个人的礼他就有些意外。

    大年初一早上,外面大雪纷飞,二狗正在医院陪陈耕吃饺子,就看到王九州穿着大衣走了进来,手上还拎着两箱牛奶。

    “哎呀,老领导,我都还没来得及去给你拜年,你怎么来给我拜年了啊,这让我情何以堪啊。”二狗急忙迎上去接过他手上的东西说道。

    王九州摆摆手,说道:“别给我来这些虚的,有酒吗,嘴里干的不行。”

    “有,有,你想喝什么酒,这里有茅台,五粮液,汾酒,西凤,还有··”

    他指着柜子上的一排酒说道,却被王九州给打断了。

    “有没有二锅头,给我来一口,这天气,喝口二锅头最美了。”王九州说道。

    二狗立马一拍大腿说道:“有,这个必须要有。”

    说着,就从柜子上拿下来一瓶牛栏山二锅头打开拿了一个杯子给王九州倒上。

    “二狗啊,给爹也倒上一杯。”陈耕看到酒也馋了,看着二狗笑道。

    二狗立马就准备给他倒,却被小木给挡住了。

    “医生说了,叔叔现在是康复期,不能喝酒。”她说道。

    三狗也跟着说道:“爷爷你不能喝酒的。”

    陈耕一愣,顿时哈哈一笑,说道:“好,我就听我孙子的,不喝了,你们喝,我看着就行。”

    看到他的样子,二狗和王九州顿时都哈哈笑了起来。

    王九州走了,张三全就来了,然后就是刘宝,等等,等等。

    但是让二狗最开心的还是刘大宝。

    他来的时候就带了两盒煮饼。

    “哎呀,我来的最迟了吧,没办法,刚刚走亲戚回来,这两盒煮饼都是好东西,别看这个包装不好,好吃的很。”

    他在门口拍了拍身上的雪,走进来把煮饼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陈耕就喊开了。

    “哎呀,煮饼,好东西啊,给我拿过来,先让我尝尝。”

    刘大宝赶紧把煮饼拿过去解开放在他的面前。

    “爷爷,这是什么啊,上面还有芝麻。”三狗奇怪的看着煮饼说道,他还从没见过这种食物。

    陈耕顿时哈哈一笑拿了一块给他,说道:“来,吃一块,这可是好东西,吃了长个。”

    听到能长个,三狗立马眼睛就瞪圆了,伸出小手拿过去就往嘴里塞去。

    咬了一口,他就愣住了。

    陈耕立马就紧张了起来,盯着他,却看到他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顿时长呼了一口气。

    “哎呀,我早知道三狗喜欢吃煮饼就没这么麻烦了,大宝啊,你可是把我给救了啊,你不知道啊,我这个孙子不喜欢吃糖,把我给愁坏了,他终于吃糖了。”陈耕看着刘大宝喜笑颜开的说道。

    刘大宝立马说道:“不就是个煮饼嘛,喜欢吃的话我让人从我家里带,我家就做煮饼的,祖传的手艺,好吃吧,这煮饼是我爹亲手做的,一年四季,啥时候想吃啥时候给做。”

    他说完就哈哈笑了起来。

    “能让三狗吃糖,大宝哥,这是你的功劳啊。”二狗也笑着看着刘大宝说道——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