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94.遇到劫机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94节  遇到劫机

    房间里,小木颤颤巍巍的缩在二狗的怀里,一动都不敢动。

    她就担心二狗发狂了和刚刚对那些女人一样对她。

    虽然她表现的比较狂野,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自己的身体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个男人碰过,她的那张处女膜,是被她自己用手给弄掉的。

    “别怕,我不会碰你的,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陪我睡一觉就好,抱着你睡觉,我踏实。”二狗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背说道。

    “为什么?”小木疑惑的问道。

    “因为赛江南在这世界上最在乎的人就是你了。”二狗笑着看着她,趁她不注意,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不知为何,对他的偷袭小木不仅没有任何反感,反而有一丝安心的感觉。

    只是听到他的话,她却苦笑着摇头说道:“你说错了,她才不管我的死活,她从来都不管我的死活。”

    她的脸上带着孩子一样的倔强。

    “她不爱你,只是因为她不敢爱你,傻瓜,你不是白痴,好多事情你都明白,只是你自己不愿接受而已,你应该很明白,如果没有她的帮忙,你早就已经让人给糟蹋了,你到现在还能保住清白的身子,都是她在背后帮你的忙。”二狗轻声说道。

    小木沉默。

    “木兰,你这个名字我很喜欢,因为木兰在历史上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但是不管是叫木兰还是赛貂蝉,我都希望你能学会坚强。”二狗继续说道,紧紧的把她搂在自己怀里。

    “谢谢。”小木说道。“我的名字是她告诉你的吧,你说的对,很多事情我都明白,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要那么对我,其实,我要给你说抱歉的,因为,今天我碰到你下面的家伙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

    “你知道她想要孩子?”二狗笑着看着小木说道。

    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询问,倒像是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

    小木一愣,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啊,你竟然敢这么对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二狗说着,就把她压在了身下,咬着她的嘴巴就吻了下去。

    两只手同时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抚摸了起来。

    不同于她姐姐,小木的身材特别的匀称,简直就是黄金比例,皮肤光滑细腻,让二狗摸上去就有种痴迷的感觉。

    “不要。”小木狠狠的把二狗推开,看着他说道:“对不起,我,我不想,求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她的眼神里带着求饶的目光。

    看到她的目光,二狗终于清醒了一点,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我们睡吧。”

    他的脸难得的竟然红了。

    “噗嗤!”小木顿时笑了。

    “你笑啥啊。”二狗奇怪的问道。

    “我笑你可爱。”小木看着他说道:“你怎么和刚刚在下面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呢,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二狗哼了一下说道:“其实我更奇怪,你为什么和你姐姐差那么多,你这身材像是天使,你姐姐的身材像是魔鬼。”

    提到她姐姐,小木顿时沉默了。

    “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我们睡吧,我真的有些困了。”二狗带着歉意说道。

    “没,你没说错什么。”小木无奈的笑了一下,说道:“只是有些事情我现在不想提,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确是亲姐妹,其实,我也挺能理解你的,你也是为了保护你自己。”

    她说完,就闭上眼睛一言不发,二狗皱眉露出思索的表情,良久,轻轻叹了口气,也闭上眼睡了起来。

    他的确困了。

    对于赛江南和赛貂蝉的事情,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全部,但是他不想说出来,也不想问,因为,那也是一个凄惨的故事。

    他知道的凄惨已经足够多了,不需要再多了,最少现在不需要了。

    第二天,二狗和小木还在睡梦中的时候,远在广市千里之外的九曲县已经炸锅了。

    县公安局里,李辉正在破口大骂。

    “你们这群饭桶,混账,这么一大队人连一个王副镇长都保护不好,到现在已经三天了,王副镇长已经消失三天了,还有刘副县长,也一点消息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给上级交代啊,你们这是想折腾死我啊。”

    他一边骂一边跳脚。

    一旁,王伯良和钱枫都是一脸苦瓜样,不远处,王九州在皱着眉发呆,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山城市市委大楼里,市长办公室里,蓝波正在对着电话暴跳如雷。

    “我他妈的就不信了,他能凭空消失了,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找不到他就找那些和他有关系的人,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另一边,李辉的脸色已经阴沉的能滴出水了。

    “李局,我们要怎么办啊。”王伯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问道。

    李辉不理他,只是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不一会,电话通了,他立马说道:“陈局,是我,李辉,什么,事情你都知道了,嗯,是这样,刚刚蓝波才给我打电话发火了。”

    “嗯,我知道了,我们尽量不参与这件事情,是,我一定尽最大力保障山城人民的人身安全。”

    李辉义正言辞的说道,就挂了电话。

    然后看着一脸期待的王伯良和钱枫说道:“我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把王二狗副镇长当做失踪人口来处理,把他的档案暂时压住,我刚刚和陈局沟通过了,他的意思是,王副镇长失踪这件事情肯定和九曲县的一些黑势力脱不了干系,要我们不要怕困难,不要怕得罪人,要用全力保障人民的利益。”

    “不过也的确,你们县里的治安环境是太差了,我上次来好像还见到一个大赌场来着,我们都是老百姓的公仆,要敢于向恶势力和黑势力开刀才行。”

    br />

    听到他的话,顿时王伯良和钱枫的眼睛就亮了。

    他们立刻明白上面这是要把二狗和刘玉民的事情给压下,重新找一个重心,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顿时,王伯良就一脸保证的说道:“请领导放心,我立刻就组织一次全县范围内的扫黑打黑行动,一定敢于向黑势力开刀,坚决保护人民的财产安全。”

    随着他这句话的落下,九曲县的公安局正式动了起来。

    当公安民警和武警一起冲进皇朝KTV的时候,张三炮和吴六都还在睡觉,等到冰冷的手铐把他们的手腕给铐住的时候,他们都还不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看到眼前的逮捕令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但是也奇怪,这些警察好像没有看到洪木头一样,他的好多势力都被剪除了,但是他这个人却没有被抓。

    这一天过后,九曲县真正只剩下了一股力量,就是洪木头的力量。

    在知道张三炮和吴六被抓的时候,洪木头愣了很长时间,最终叹了口气看着天上说道:“二狗兄弟,谢谢你,你放心,这份情,当哥哥的永远记得。”

    对于这些变化,二狗却丝毫不知道,他此刻已经和刘云见面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王大狗了。”刘云娇笑着看着二狗。

    二狗盯着自己的新身份证看了半天,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好歹姓没改,我就当一回二狗他哥吧。”

    说着,他自己也笑了起来。

    刘玉民也有了新的身份,还姓刘,叫刘为民,知道这个名字,他叹了口气。

    “我也是没想到,我竟然会沦落到此等境界,真是可悲可叹啊。”

    王宝和雪七的身份并没有丝毫变化,还是用的原身份。

    有了新的身份,二狗就正大光明的住进了香格里拉大酒店,这里距离飞机场只有二十分钟的路,很方便。

    最让二狗开心的事情还是田月和田心姐妹没有食言,果然跟着来了。

    “姐姐,你就不要难过了,那个男人那么对你,不值得你再想他了。”田月在后面安慰着她姐姐。

    她姐姐的男朋友在知道她的计划后,毫不犹豫的和她分手了,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她原本以为的天真的爱情,就好比在太阳下的糖果屋一样,那么自然的不见了。

    只是田月一边劝着她姐姐,一面也充满戒备的看着二狗身边挽着他胳膊的那个高挑美丽的女孩。

    “你们两个走在一起好般配啊。”孟倩在一旁看着二狗笑道,只是嘴里的酸味十里外人都能感觉到。

    二狗尴尬的一笑,说道:“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纯洁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这句话说出来,顿时所有人看着他都是一阵白眼,就连刘玉民都笑着摇了摇头。

    “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真的很纯洁的。”二狗急忙为自己辩解道,只是他自己也很快笑了,因为这句话他自己也不相信。

    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住的这一天很安然,二狗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只是第二天他们去机场的时候,二狗刚上车,就感觉到背后有人跟着,回过头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正在缓缓的跟着他。

    就在他正准备提醒开车的王宝甩开后面的人的时候,忽然一辆越野车从后面冲了过来,朝着那辆车就撞了过去。

    “轰···”巨大的撞击声让人心悸,后面的交通也因此变得乱七八糟了起来,顿时王宝立马赶紧一脚油门往前冲去,他也感觉到了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的大哥大响了起来,他连忙把天线拉开接了起来。

    “喂,谁。”二狗冲着电话吼道。

    车子跑的太快,电波干扰,但是二狗还是听清了电话那边的声音。

    “好弟弟,是姐姐我,你就放心的走吧,姐姐的车队就跟在你背后,我会护送你直到你上了飞机,你猜的不错,有人悬赏五十万买你的人头,现在广市的黑帮都被诱惑的调动了起来,不过你放心了,在你离开这个国家之前,没人能伤害到你。”

    是赛江南的声音。

    二狗回过头,远远的就看到一辆GMC房车正在后面跟着,两辆奔驰在两边护着。

    “你在那辆大房车上?”他对着大哥大说道。

    “是的。”赛江南的声音伴随着干扰的电波从大哥大里传了过来。

    二狗沉默,听到大哥大里声音的小木也回过头看了一眼后面,眼神里充满了复杂。

    “挂了,你安心的走吧,到了那边记得给我打电话,哪天回来,也记得给我打电话。”赛江南笑着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嘟··嘟··嘟··”

    忙音响了半天,直到大哥大自动挂断,二狗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

    “她已经挂了。”小木在边上说道。

    二狗苦笑,放下大哥大,看着她说道:“你就一点都不感动吗。”

    “你想说什么。”小木看着他问道。

    二狗一愣,摇摇头,不说话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如果我能安然回来,如果·····”他在心里思索道。

    到了机场也并不顺畅,二狗一行人进入机场大门就被安检给为难了,最后还是赛江南从后面跟了过来。

    “让他走,不然,我杀你全家。”她只说了一句话,安检顿时就缩了缩脖子放行了。

    她那肥大的身体就是广市的一张无敌通行证,在广市,你可以不认识市长,可以不认识市委书记,你甚至可以不知道国家元首是谁,但是你绝对不能不知道赛江南是谁。

    一直把二狗等人送到登机楼梯前,她才带着人停了下来。

    “姐姐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走吧。”赛江南笑着说道,说“走吧”二字的时候,她的眼神是看着小木的。

    &nbs

    p;小木感觉到了,浑身一颤,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咬了咬嘴唇一言不发上了飞机。

    二狗是第一次坐飞机,王宝和雪七还有罗成也是,上了飞机的他们显得十分的兴奋,二狗的座位在窗户边上,正好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狗哥,你说这飞机,如果半天空掉下去了我们可怎么办啊。”兴奋过后,王宝很快就有些害怕了。

    雪七顿时白了他一眼说道:“没出息的东西,你看人家罗成多淡定。”

    王宝回头去看,就看到罗成正闭着眼睛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仔细听了一下,听到了几句“菠萝菠萝···”

    又仔细一看,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是在念佛经求佛祖保护他。”他笑道,然后看着罗成说道:“喂,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你的佛祖不会飞。”

    “佛祖无所不能。”罗成睁开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可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佛祖飞起来过啊。”王宝很认真的说道。

    罗成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看到的都是佛祖的塑像,不是佛祖的真身。”

    “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那些佛祖都是假的?”王宝立马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

    “不是。”罗成有些无奈。“那些只是佛祖的万万分身之一。”

    “不是假的啊,那就是说佛祖的确不会飞。”王宝很执拗的说道。

    罗成无奈,干脆转过头不说话。

    可是王宝却没打算放过他。

    “你不是说佛祖无所不能吗,让他过来帮我算个命好不。”他很认真的看着罗成说道。

    “佛祖不算命,佛祖是造化众生的神王。”罗成盯着他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胡闹了。”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他身旁的一个外国青年人就很认真的用他一嘴不怎么标准的汉语说道:“你说的不对,上帝才是教化众生的神王,你所谓的佛祖,只是伪神。”

    显然,这是一个上帝的信徒。

    看到他们在争执,前排的李牧和刘云已经戴上耳机听起了音乐,田心和田月姐妹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也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刘玉民也跟着他们有样学样的戴上了耳机。

    只有二狗正好夹在王宝和雪七中间,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们在争执。

    “好了,别烦了,有本事你们两个把佛祖和上帝叫到一起PK一下,谁能赢谁就当神王,行不。”王宝冷哼着冲着两个信徒说道。

    顿时,罗成和那个外国青年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机舱里传来了广播说飞机即将起飞,让各位扎好安全带,几个人这才没有吵了。

    对第一次坐飞机的人来说,大部分人的心里都会感到兴奋,刺激,和恐惧。

    可是二狗却丝毫没有恐惧,只有兴奋和刺激,眼睛不断的看着窗户外面。

    飞机越来越高,他就越来越兴奋,看着身旁紧紧闭着眼睛的小木,他伸出胳膊抱着她的肩膀。

    小木愣了一下,还是乖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我不是害怕,只是想起就要离开这个国家了,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轻声说道:“很突然,我甚至没有丝毫准备。”

    “别乱想,一切都会没事的,真的。”二狗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轻轻说道。

    “嗯。”小木点头。

    过了一会,她轻轻动了一下脑袋看着二狗说道:“我感觉,我可能真的误解她了。”

    她的眼睛里带着复杂和认真。

    “那就等你回去了,好好对她。”二狗笑着说道。

    “嗯。”小木点头。

    或许是被他们的对话给渲染的有些伤感,王宝几个人终于也不再吵了,一个个脸色都有些阴沉,他们也开始有些想家了。

    就在此时,广播里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机长的声音。

    “尊敬的各位乘客,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飞机此刻已经安全起飞,我们的目的地是美国洛杉矶·····”

    这句话无疑让几位已经开始思乡的人变得更加惆怅了。

    “狗哥,我有些想家了。”王宝扭过头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好,等到下了飞机,就让刘云帮你买一张回程的机票,你再回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狗哥,我只是说说而已。”王宝急忙说道。

    “可我是这个意思。”二狗说道:“因为我也想回去了。”

    他说完,苦笑一下,又说道:“可是我现在不能回去。”

    这句话落下,众人顿时就沉默了,再也没有人说想回去的话了。

    飞机要在天上飞十三个小时,所以,大家都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二狗是被一阵吵闹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行穿着黑西服的外国人正在飞机上大叫着什么,很多乘客都慌张的趴在座位上不敢说话。

    “我们运气真好,碰上劫机的了。”小木在一边苦笑着对他说道。

    “劫机?什么意思?”二狗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因为他看到一个黑衣人拿出了一把枪,一枪就把他身边的一个男乘客给打死了。

    “妈的,抢劫竟然抢到老子头上了。”二狗顿时火气就起来了,破口大骂了起来。

    同时,他的脑袋里生出一阵奇怪的感觉,他竟然能够听懂那几个外国人的话。

    “都安静,我的朋友们,我只是求财的,你们放心,在我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之前,你们暂时都是安全的。”

    这些声音进入二狗耳朵的时候,二狗愣了一下,仔细一听,发现那个人的确是在说外国话,顿时就明白,肯定是自己特殊能力的作用。

    劫机的人显然也知道很多人都听不懂汉语,顿时就冲身边的一个瘦小的亚洲男人打了个招呼,顿时那个男人就用汉语吧他刚刚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我需要一个帮手。”罗成在这个时候显得十分平静,看着二狗说道。

    听到他的话,雪七立马也看着二狗说道:“狗哥,让我去吧,我功夫好,我看的出来,这群外国人不管怎么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我有把握杀了他们,如果我出事了,帮我照顾好我爷爷。”

    “放屁,你自己的爷爷自己养,老子没那闲工夫。”二狗轻声说道:“罗成,你和雪七一起上,你们两个身子麻利,带上这个药粉,等会直接把这个药粉往他们嘴上招呼就行,只要他们闻到了药粉,绝对完蛋。”

    他说着,就从自己口袋里把装神仙药的瓶子拿了出来,慢慢的弄了瓶盖。

    罗成一愣,雪七倒是认识这个瓶子,眼睛顿时就亮了。

    “相信我。”二狗说着,就往他们手上一人倒了一些神仙药。“你们小心了,不要碰到这药,不然的话,神仙也救不了你们。”

    他叮嘱着他们。

    顿时雪七和罗成都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抢劫的头子也注意到了他们在说话,顿时就冲着他们吼了起来。

    “他让你们走出去站到过道中。”小木急忙在一边翻译。

    二狗一愣,顿时不经意的在自己的两手上都放了一点神仙药,示意小木把瓶子拿上,这才和雪七罗成缓缓走了出去。

    “你们在说什么,可恶的黄皮猪,FUCK,我最讨厌黄皮猪了,给你们五秒的时间,说清楚你们在说什么,我可以让你们死的干脆一点。”劫匪头子说道,把手上的收枪扬了扬,显然是在示威。

    看到二狗等人一脸迷茫的样子,他又骂了一句,冲身边的亚洲男人打了个招呼,只是那个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雪七和罗成就动了。

    他们的速度非常快,一个眨眼就把那个劫匪头子手上的枪给踢掉了,边上那个亚洲男人正要说话,却被一只手捂在了脸上,他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眩晕了起来,手上的枪立马拿不稳了,掉在了地上,眼睛瞬间变得通红了起来。

    二狗麻利的接到他即将掉落的枪,毫不犹豫冲着身旁的两个劫匪就一人一枪打了过去。

    他没打过枪,但是,很幸运,这把枪的保险已经被打开了,而且,他和两个劫匪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多,完全不用瞄准。

    那两个劫匪应声倒下,二狗却不放过他们,伸手就把自己两个手掌上的神仙药在他们脸上一抹,这才用枪指着机舱里最后一个劫匪,他此刻正捂着自己的手戒备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他一脸惊恐冲着二狗摇着脑袋说道。

    “什么,你想杀我。”二狗直接吼了这么一句,毫不犹豫开枪在腿上打了一枪。

    他感觉这个枪挺好用的,一米的距离,他打的很准。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几个人神仙药的作用已经发了,眼睛都已经变红了,盯着四周的乘客们就扑了过去。

    只是乘客们看到他们手上已经没有枪了,顿时就大胆了起来,一群人蜂拥而上几下就把他们给摁在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通往前面的一个门开了,两个拿着枪的劫匪走了过来,二狗立马把地上那个外国劫匪给拉了起来用枪指着他的头看着他们。

    罗成和雪七的反应速度也很快,雪七显然以前用过枪,很快从地上拿起一把枪也指着被乘客压着的一个劫匪。

    “谁会英语,告诉眼前那两个家伙,让他们放下枪,不然的话,我就杀了这个人。”二狗立马冲着边上的乘客吼道。

    顿时,就有一个乘客颤颤巍巍的冲着两个用枪指着二狗的劫匪屋里哇啦的说了起来。

    两个劫匪的情绪显然很激动,其中一个和二狗用枪指着的这个劫匪的关系显然很不平常,顿时就拉过一个乘客用枪指着他的头冲着二狗用蹩脚的汉语吼道:“放了汉斯,不然,我要杀人了。”

    二狗一愣,特殊能力启动,知道自己用枪指着的这个家伙是眼前那个人的亲弟弟,顿时就露出冷笑的目光。

    “你随便杀吧,反正老子他妈的又不认识那个人,但是老子可以给你保证,你每杀一个人,我就在你弟弟身上开一个洞,还有你的那些手下,他们都被我喂了神仙药,除了我,没人能救活他们。”他很无所谓的说道。

    那个外国人的汉语水平显然还有待加强,顿时就盯向了刚刚翻译的那个乘客。

    那个乘客无奈,只能把这番话给他翻译了一下。

    顿时,他的眼神就愣住了,直直的盯着二狗怒吼道:“我,才是,劫匪。”

    “老子管你他妈的是谁,要么扔了枪,要么你随便杀。”他说着,冲雪七吼道:“用给你的枪在这个家伙的腿上给我开个洞。”

    雪七顿时毫不犹豫的开枪在他用枪顶着的汉斯腿上开了一枪。

    汉斯疼的就想挣扎,但是却被二狗把枪口塞进了嘴巴里。

    “你再敢动一下,老子打爆你的头。”他恶狠狠的说道。

    顿时,眼前不远处的劫匪就冒了一头的汗,他完全被二狗的行为给震慑住了,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带着求饶的目光冲他说道:“放了我弟弟,我放了你,我们公平,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二狗立马火大了,冲着他吼道:“别他妈的给老子放屁,要么你放下枪,给老子跪下,要么你现在就开始杀人,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死一半,剩下的一样能把你们两个人弄死,反正你抢劫成功了也要把这个飞机给搞爆炸了,到时候一样是个死,怕个球毛。”

    那个外国人显然听懂他这句话了,一旁的乘客们也都听懂了,没听懂的都在给身边的人翻译,顿时,所有人看着两个劫匪的眼神都散发着恶狠狠的光芒。

    恐惧也是一把双刃剑,当人们恐惧但是还有希望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被恐惧打倒,可是如果当所有人都感觉已经毫无希望了,恐惧就变成了鱼死网破的决心。

    劫匪顿时愣住了,他真的怕了。

    “我数到十,如果你还不放下枪,我就在你弟弟身上再开一个洞,如果你放下枪,我可以保证,给你一条活路。”二狗说完,就开始数了。

    “一、二、十。”他刚刚报出十,雪七就在汉斯脚上开了一枪。

    &

    nbsp;“啊···啊··Please···”汉斯大叫着,看着自己哥哥,说着英语。

    “你,不讲信用,只数了,三个数。”劫匪瞪着二狗说道。

    二狗立马冲着他破口大骂:“老子只说数到十没说数十个数,是你他妈的脑袋秀逗理解错误,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在数到十,你再不放下枪,我一枪打死他。”

    “愣着干球,给这个外国佬翻译一下我的话,老子这么经典的话凭他的汉语智商他肯定听不懂。”二狗冲着刚刚充当翻译的那个乘客吼道。

    那个乘客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把这句话翻译了过去。

    这一次,那个劫匪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把枪给扔到了地上,他旁边的劫匪立马也跟着照做了。

    扔下枪,他立马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的话,那个翻译这个时候胆气壮了很多,立马就快速的翻译了起来。

    “他说他已经照做了,希望你能履行你说过的话。”

    只是他的话刚落下,一群愤怒的乘客已经冲着那两个劫匪扑了过去。

    “砰砰砰···”二狗冲着地上连开了三枪。

    顿时所有的乘客都愣住了,一个个都心惊胆战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他妈的,都给我安静下来,老子对劫机没有兴趣,只是,老子已经答应了他要给他一条活路,就一定会给他一条活路,他有罪,也应该交给警察才对,我们无权处置他,现在所有人立马给我回到座位上去,听不懂汉语的旁边的人给翻译一下。”

    他的话音落下,眼睛就看向正压着几个劫匪的乘客,赶紧冲他们吼道:“他们几个不能放开,放开麻烦就大了,飞机上的警察都哪里去了,赶紧出来,把他们给绑住,狠狠绑住。”

    这个时候,飞机上的警察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都冲着二狗道谢,然后在众人的帮助下把几个人绑了起来带走了。

    二狗这才带着雪七和罗成去把手上的神仙药药粉洗干净,回到座位边上的时候,小木正在愣愣的看着他。

    “你,真厉害。”她说道。

    二狗一笑,说道:“不是我厉害,是劫机的人太白痴了,如果是我劫机的话,这个飞机上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顿时,身边的几个能听懂汉语的乘客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一丝畏惧,显然,二狗刚刚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你们别误会啊,我可是好人,标准好人,我刚刚还救了你们呢。”二狗急忙解释。

    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空姐走了过来,到二狗的身边站住,对他鞠了一躬说道:“您好,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我代表全体空乘人员对您的勇敢行为表示感谢,我们已经和航空公司取得了联系,公司已经决定给您一笔丰厚的奖励。”

    “好啊,准备给我发多少钱啊,我不会介意的。”二狗立马说道。

    乘务长愣了一下,周边听到他的话的乘客也都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按说这个时候,他最少应该推辞一下,或者说的含蓄一点才好。

    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中年人忽然站起来看着乘务长说道:“你好,请问可不可以把我的座位换到公务舱或者头等舱去,我不想和这种人坐在一起。”

    乘务长愣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说道:“您好,非常抱歉,本次航班没有公务舱,头等舱现在已经充当了关押犯人的地方,所以不能满足您的要求,还请谅解。”

    “你是想表示你看不起我是吗。”二狗好笑的看着这个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立马冷哼,说道:“你的行为简直是在给国人脸上抹黑。”

    听了这话,二狗立马笑了。

    “那请问王副部长,我要怎么才不算是给国人脸上抹黑,很大方的说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然后说我不需要这些奖励?很抱歉,我虽然道德很高尚,但是,和您比,我只能算是一个穷人,航空公司给我奖励这是我应得的,因为我做了你这种只会用嘴巴谴责人的懦夫不敢做的事情。”

    “我几乎差点送命,救了一飞机的人,包括您,可是现在却被您当众指责,请问,您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才好啊。”

    他好不掩饰对自己的赞美,说完,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变成了凝重和无奈。

    顿时,这个中年人的脸色就变得尴尬了起来,他身旁的一个人顿时就站出来想要冲二狗说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开始指责他们了。

    他原本让众人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没想到却变成了小丑,成了众人讨伐的对象。

    “我们,感谢你。”一个外国人用蹩脚的汉语看着二狗说道。

    “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二狗笑着说道。

    看到他变得温和了起来,飞机上原本因为他刚刚的凶狠对他带着一丝戒备的人都开始对他打起了招呼,甚至有人在高呼着“英雄”。

    那个中年部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默默的退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二狗的方向一眼不发。

    “王部长,您不要生气,等我们回国了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他总要回国的吧。”他身边的秘书说道。

    中年部长挥挥手,说道:“算了,这个人不简单,能认出我不奇怪,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好像对我很熟悉的样子,这让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等飞机落地后,他怕是很快就要出名了,到时候好好调查一下他的来路再说。”

    秘书顿时点点头。

    飞机落地后,果然,二狗被标榜成了英雄。

    只是,当所有乘客都高呼着英雄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找不到英雄去哪里了——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