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85.收了一对双胞胎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85节  收了一对双胞胎

    这一场雷阵雨,对王九州的帮助是最大的,这件事情发生后第三天,他就接到了通知,要他去党校学习。

    明眼的人都知道,这不过就是一个幌子,是为他更上一步找的理由。

    整个山城市的官场都在传着一个消息,说他有可能会成为主管城建和教育的副市长,二狗却知道这是事实,王九州升任的消息他已经打电话问过了,知道是事实,曹明下去了,理所当然的,南云当了县长,只是让二狗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刘玉民竟然被提上来做了副县长,而且是王九州亲自提名的。

    不过王九州还没走,却又给了二狗一个甜头,把他从南王镇调到了小风镇,一样还是副镇长,小风镇原来的副镇长被调往了其他的地方,虽然是平级在调,但是这样一调,二狗的资历就深厚的多了。

    在一个地方干过副镇长和在两个地方干过副镇长这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好处最大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钱枫,王怀安被革职去党校学习了,他在这次的事情里又立了功,自然是把他提升上去了,他现在成了县公安局的副局长。

    “哎呀,从今天起就要叫你钱局长了。”从县委的会议室出来,二狗看着钱枫笑着说道。

    钱枫急忙说道:“不敢不敢,王老弟,以后还要多多仰赖你啊,说实话,没有你的话,就没有我钱枫的今天,你这份情我会一直记着的。”

    二狗笑笑,没说话。

    钱枫是应该记他这份情。

    刚走了没两步就看到王九州从后面跟了过来,二狗立马就迎了上去冲着他笑着问道:“王县长,喔,不,现在应该叫你王市长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市里任职啊。”

    “你个滑头又想干什么。”王九州看着他笑道。

    二狗急忙摆手,说道:“在领导面前不敢有啥想法,只是想啥时候你去市里了,我送送你,顺便请你吃个便饭。”

    “你呀,好吧,大概就月底吧,再十来天,我总要把县里的事情给交代完了。”王九州笑着说道,然后对身后的明月说道:“你不用跟着我了,先去办公室,我和二狗说点话。”

    明月一愣,她发现自己虽然和王九州靠的很近,但是在他心里的地位却远比不上二狗,不由有些失落。

    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王九州这才对二狗说道:“我把刘玉民提名上来这件事情你心里怕是有些怨言吧,你们之间商定好的事情他都给我说了,原则上我是不反对他下海经商的,但是我要离开九曲县了,我实在是不放心这块地方啊,有刘玉民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在这里守着,我心里踏实,你能明白我的话吗。”

    “我能理解,可是这样对他不公平,他根本就不是当官的料。”二狗反驳道。

    王九州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何尝不知道这个事情啊,只是谁让你的资历太浅,年龄太小,你的年龄已经改过一次了,再改的话怕是就有人盯上了,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倒是想把张三全给提上来,可几乎每个领导都知道他是我的同学,我提他的话,对他也不好,没人可用啊。”

    二狗一愣,王九州给他高中毕业证和入党证书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改年龄的事情瞒不了他,只是他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顿时心里就十分的感动,他知道,他能说出这话就说明他对自己的信任。

    “谢谢你,老领导,我一定不辜负你的信任。”二狗动情的说道。

    王九州一笑,说道:“好了,不扯这些事情了,我只是给你打个招呼,你去给南县长打个招呼吧,以后你就是她的兵了,要多走动才行。”

    “嗯,这道理我懂。”二狗笑道。

    副县长办公室,二狗进门看到只有南云一个人,顿时就把门给反锁了。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都一个多月了也不来看我,都把我给憋死了,怎么,今天不走吧。”南云看到他进来,就站起身子朝他走过去,一把把他抱的死死的,饱满的胸部已经坚挺了起来,顶着二狗的胸膛,酥软的感觉让二狗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你啥时候能换上一身衣服啊,总是这么一身土不拉几的工作服,你不腻啊。”二狗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两只手不安分的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南云立刻就喘了起来,趴在他胸前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我这是没有选择,我一个女人,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位子上,你以为容易啊,不低调一点早就被人给盯上给收拾了。”

    二狗点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

    女人在官场上的确是不好混,特别是南云这种政治觉悟不是非常敏感的人,稳打稳扎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她穿的花枝招展的话,她的确也算是个美人,而且,她一对傲然的胸肯定会给她带来很多额外资本的,只是她没这么做,这就说明她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二狗又逗了一会她,手正想要往她裤子里深入,却被她给抓住了。

    “别,不要,别在这里,我刚刚升职,等会找我的人怕是不少,晚上了,晚上我陪你好不好。”南云娇喘着说道。

    二狗一想,是这个道理,于是就点点头放开她。

    果然,他刚刚放开她,敲门声就响起了。

    南云急忙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二狗把门打开,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中年男人,他用特殊能力扫了一下他的脑袋,知道他是来专门献殷勤的,顿时就给南云打了个招呼先离开了。

    包思淫欲,这句话一点没错。

    带着王宝在大街上找了个地方吃了顿饭,吃饱了二狗的脑袋里就一直浮现着南云那对傲然的胸,大家伙不由就硬了起来,把他撑得难受。

    一看表才下午一点多,二狗不由就郁闷了。

    想了想,他还是坐着车去了皇朝KTV。

    现在皇朝的人大部分都认识二狗了,见到他来,顿时一个个都给他打招呼。

    “狗哥,你来了啊。”

    “狗哥,六哥和三哥都在楼下。”

    一个个络绎不绝的声音让二狗感觉特别有成就感。

    到吴六的办公室,他正把两条腿搭在桌子上悠闲的看电视,自从二狗开始发迹后,他也跟着水涨船高,现在的势力比以前强了很多,张三炮都不敢对他说什么了。

    “呀,二狗,你来了啊。”看到二狗

    ,他立马就把腿给放下来,麻利的站了起来。“吃饭了没,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我早上才从家里来,咱爹让你抽时间回去一趟,你都快两个月没回去了。”他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一愣,掰着指头算算,自己的确是有两个月没回去了。

    出门的时候是七月底,现在马上就十月一了。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回去的次数就多了,我来也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被调到了咱们小风镇,现在是小风镇的副镇长,明天就去赴任。”他笑着说道。

    吴六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就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这是大好事啊,是了,你还没说你吃饭了没啊,没吃的话哥请客,给你摆一桌大餐,就算是给你庆功了。”他兴奋的说道。

    二狗升迁,他肯定也要跟着沾光的,这是必然的事情。

    “吃饭就不用了,我想唱会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心里有些不舒服。”二狗说道。

    吴六一愣,立马明白二狗的想法了,凑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哥这里这两天来了几个洋妞,你要不要尝尝啊,都是蓝眼睛黄头发的,就连下面的毛都是金黄色的。”

    “咳咳。”二狗磕了一下,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吴六说道:“我可是正经人,你别给我灌输这些思想。”

    然后又说道:“先给我安排一个包间吧,给我弄两个菜送过来,我是有点饿了。”

    吴六嘿嘿一笑,顿时点头去安排了。

    他知道二狗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做很多事情都需要隐藏一点才行。

    一个中等包间里,二狗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王宝在门口守着,吴六又派了两个人在门口看着。

    他的动作很快,很快就弄了几个菜过来,还弄了一瓶茅台酒,同时三个个子高挑穿着一模一样黑色连衣小短裙的洋妞也跟着走了进来,还有两个长相身材都还可以的本地妞也跟了进来。

    看到这三个洋妞,二狗的眼神顿时就愣住了。

    她们三个模样也不是特别漂亮,就是皮肤很白皙,二狗之所以愣住是因为他以前还从来没见过洋妞,就想多看几眼。

    “哥,你这是。”他反应过来,看着吴六皱着眉头说道,一边说一边却拿了一把馒头往嘴里塞去,他是真的饿了。

    吴六笑道:“吃饭时候没个助兴的还行啊,哎呀,我这肚子有些不舒服,我先出去一下,你慢慢吃,有啥需要的你喊就行了,门口有人。”

    他说完还神秘的在二狗耳边说了一句:“我这个包间是特殊加密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即便你在里面把墙给拆了外面也听不到。”然后这才起身离去,顺手把门给关上。

    他一走,几个女孩顿时就围着二狗,这个时候二狗才知道两个本地妞其实只是翻译,人家并不是干那个的,只是吴六并没有给他说这个事情,就说明这其中还有一些隐情。

    顿时,他就用特殊能力在她们的脑袋里扫了一下,知道了一个大概。

    “我就说你们怎么穿的这么正经,呀,你们是双胞胎啊。”二狗忽然发现新大陆一样瞪着眼睛说道。

    他的确是在用特殊能力看了她们记忆的时候才发现她们是双胞胎,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两个女孩长的十分相似,只是一个微胖,一个瘦一点。

    “是的,我们是双胞胎。”女孩显然有些高傲,说话的时候脸色都一动不动的。

    二狗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做作了,顿时对她们的评价就低了一下。

    “你告诉三个洋妞,让她们给我表演脱衣舞。”他一边说,一边吃。“然后你们两个,坐到我身边来,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对不起,我们只是翻译,不是做那事的。”胖一点的女孩顿时高声的说道。

    二狗一愣,指着她问道:“你叫什么,是姐姐还是妹妹。”

    虽然对二狗有些反感,但是女孩还是说道:“我叫田心,这个是我妹妹田月,我警告你,不要打我们的主意,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

    “你们身上的衣服是才买的吧,小西服,这种布料的我上次见过一次,一身要一百多呢,你们挺有钱的啊。”二狗岔开话题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田心顿时浑身一颤,咬着牙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想要欺负的话,你就欺负我吧,别碰我妹妹。”

    “NO,NO,NO,NO,你我想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要问你们为什么来这里做翻译,虽然我不懂外语,但是我也能听出来你说的外语特别正规,你妹妹说的外语也是一样,还有,如果只是做翻译的话,你们只用过来一个人就好,为什么两个人要一起来啊。”二狗轻笑着问道。

    田心顿时哑口无言。

    “告诉我实话,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二狗目光凝重的看着她们问道。

    三个外国女人此刻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其中一个已经有些厌烦了,不断的说着二狗听不懂的话。

    “田心,你先告诉那三个洋妞,让她们不要说鸟语了,赶紧给老子表演脱衣舞,不然就把她们一个个扒光了扔到大街上。”他冲着田心吼道。

    田心身体一颤,还是把在这句话翻译给了三个外国女人,只是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三个女人一听,顿时就熟练的打开播放机,开始激情的表演了起来。

    吵闹的声音和灰暗的灯光让田心和田月的心里都感觉到一阵的恐慌。

    二狗再次朝着自己身子两侧指了指,她们终于没有再反抗,乖乖的坐了过来。

    刚一坐下,二狗就放下筷子,伸出两只胳膊把她们紧紧抱在怀里,两个女孩都没反抗,但是他能感觉到她们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究竟为了做什么。”二狗大声的问道。

    两个女孩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有些胆小的田月开的口,她或许是被压抑的太厉害了,冲着二狗的耳朵就吼道:“我们需要十万块钱给我爸爸看病还债。”

    说完,她的脑袋就死死的低下,怎么也不肯抬起来,透过微弱的灯光,二狗能看出她的脸已经通红了,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十万块钱是吧,我的确有十万块,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呢。”二狗说着,弄茅台酒直接对着酒瓶喝了一口,感觉这酒实在是不怎么样,还不如两块钱一瓶的竹叶青,太没劲了。

    &n

    bsp;  立马就把酒瓶扔到一边,站了起来。

    “我让你们看一下,她们一个月六千块钱是怎么挣的。”他说着,往前一步跨过茶几,直接把一个洋妞拉在怀里,此刻她已经把身上的衣服都快脱光了,因为跳脱衣舞一直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下面的泥潭里也已经湿润了,二狗一把摸去,满手都被沾湿了。

    顿时,他立马把裤子往下一扒,露出了已经昂扬坚挺的大家伙,看到他的大家伙,顿时这个外国女人就一脸惊讶的大叫:“Oh!Shit!¥%&*……*&”

    但是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有浓浓的兴奋。

    其他两个女人显然也看到了他的大家伙,都赤身裸体的围了上来,还有一个女人直接趴在了茶几上,把自己的屁股高高的举起来,一口干净一根杂草都没有的泥潭在那摇晃着。

    二狗立马就忍不住了,蹬掉裤子就提枪上阵,刚刚一挺,小头就好像进入了一片炽热的岩浆里,滚烫的感觉让他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不由就再次深入了一些。

    女人显然是有些受不了,不断的大叫着,只是她说的话二狗一句也听不懂。

    他现在也不想听懂,他只想好好的享受一把。

    他身下这个外国女人的胸也很大,二狗从背后过去正好一手捏住一个。

    只是他在运动着,其他两个女人也不甘寂寞,一个人趴在二狗的身上伸出舌头不断在他胸膛上舔着,一个人趴在他的两腿间,竟然在舔着结合的地方。

    田心和田月两姐妹现在已经完全呆住了。

    她们是想过要把自己的身子给出卖了,但是却从来没想过做这种粗俗的事情,而且,二狗的家伙也比她们想象的大了太多太多。

    “月儿,要不咱们回吧,咱们另想其他办法吧。”田心看着身旁的田月说道,她真的怕了。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性格怯懦的田月此刻却表现的很坚定。

    “姐,你走吧,我跟着他,我跟他一辈子,十万块钱,他应该会给我的。”她笑着说道,只是笑容里却多了一份无奈。

    田心马上就急了,说道:“你疯了啊,你看他那家伙,那么粗,那么大,你下面的口子才那么小,万一他把你给弄死了怎么办啊。”

    田月一愣,说道:“姐姐,你忘了我在大学学的是什么了,我学的是医学,我还解剖过人体呢,女人阴道的弹性很强的,虽然我们东方女人的身体肯定比不上西方女人的,但是我还是感觉,我应该能受得了的。”

    “那还是不行,即便是这样,我也要跟着你一起才行,十万块毕竟不是小数目,如果我和你一起都陪他能让他给二十万,正好就把爸的钱全部还完了,还能留点钱出来给爸看病,我做姐姐的,不能让你在前面撑着。”田心说道。

    田月沉默了,二狗此刻正在酣战,完全没心思在意她们的想法。

    这三个外国女人的泥潭虽然都不是很紧,但是相对二狗的大家伙来说却差不了太多,让二狗最兴奋的是,她们都很会伺候男人,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舒服,他从来都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舒服过。

    两个多小时,三个女人轮番上阵,却都一个个败阵了下来,最后都一个个趴在二狗的身下求饶,二狗也不为难她们,不再坚持,很快一股热浪就冲进了一个女人的嘴里。

    这个女人显然已经玩的兴奋过头了,狠狠的允吸着二狗的家伙不放,把他的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了下去,让二狗舒服的直接吼了出来。

    田心和田月已经麻木了,她们完全没想到二狗竟然有这么强的耐力,特别是田月,她学的是医学,对人的身体构造很了解。

    “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他还在坚挺着,他的肾脏难道是钢铁打造的啊,一般人的话,早就撑不住了,他也不像是吃了药的啊。”她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她说完,二狗就哈哈笑着坐在了她身边,一把粗鲁的把她拉在怀里说道:“这世界的很多东西不是你用科学能够解释的,比如我的大家伙,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怎么喂它它都吃不饱,我甚至可以很骄傲的给你说,我能一口气在女人身上八个小时不摆阵。”

    田月的身子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田心则是在边上啐了一口说道:“不知廉耻,这种事情也好意思拿出来吹吁。”

    “你这话就错了。”二狗正色看着她。“你太不了解男人了,我以前也把这个当做是耻辱,但是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有一根又大又粗的家伙,这是一种骄傲。”

    他说着,四十五度斜角看天,一脸的傲然。

    田心顿时无语,看着沙发上瘫软的躺着的三个外国女人,她对二狗的这种荒谬的说法竟然有些赞同了,只是很快就摇摇脑袋把这种念头给排挤了出去。

    “你说的或许是对的,你这身子的奥妙或许真的是现在的科学解释不了的,可是,我知道我肯定伺候不了你,可我真的需要钱,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田月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听到她哭,二狗不由就感到一阵心疼,急忙把她抱在怀里。

    “别哭啊,难道在你心里男人都只会是用下半身办事啊。”他无奈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田心在边上冷冷的说道。

    “当然不是了,像我这种人,还是靠良心办事的。”二狗一脸认真的说道。

    “那好,你借给我二十万,我三年内一准还你。”田心说道。

    “我凭什么借你二十万啊。”二狗有趣的看着她说道。

    “你不是说你靠良心办事吗,我们现在被逼债的已经逼的走投无路了,你就当是做好事帮帮我们啊。”她仰着头说道。

    二狗笑了,摇头说道:“这可不行啊,如果这天下每个人都找我借钱的话,我哪有那么多钱借啊。”

    “那你要怎么才肯借。”她盯着二狗说道,田月也抬起脑袋看着二狗,二狗的一只手掌不断的在她背上游走着,把她摸的浑身发软,几乎是贴在他身上。

    本能的,她就想抗拒,但是或许是因为从小缺少父爱,也或许是因为此刻的环境所迫,她竟然感觉靠在二狗怀里十分舒服,甚至很享受这种感觉,甚至挪了一下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脑袋靠在他胸前。

    感受到她的变化,二狗不由就笑了,他要的就是这种顺从的态度。

    “我们又回到了刚开始时候的那个话题了,告诉我,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你准备付出什么,这世界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你要得到,就要有付出才行。”他看着田心说道。

    &

    nbsp;田心一愣,看向自己妹妹,却发现她已经靠在二狗怀里了,顿时就一把把她给拉了起来,冲她吼道:“你怎么能这么随便啊。”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吼我的女人。”二狗立马就怒了,一把把田月拉到自己怀里安慰着,怒目盯着田心。

    “你的女人?”田心愣愣的指着田月看着二狗。

    二狗顿时正色说道:“是的,我的女人,她靠在我怀里,而且不反抗我抱着她,我就当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有任何人对我的女人大呼小叫,即便是她的亲人。”

    “你也不行。”他指着田心说道。

    田月顿时就被他这句话给感动了,只是很快她的脸色就暗淡了下来。

    “可是,我伺候不了你。”她无奈的说道。

    在各种压力下,她很轻松的向二狗这股“恶势力”低头了。

    二狗顿时就笑了,说道:“没关系啊,你一个人伺候不了我,你可以叫上你姐姐啊,你们两个一起的话肯定就能伺候得了我了。”

    好不容易碰上一对成年的双胞胎,他怎么能轻易的放过啊。

    听到他的话,田心顿时就愣住了,气呼呼的看着自己妹妹说道:“你看见了没,他这么花心的一个人,你竟然能看上他。”

    田月却摇摇头。

    “你弄错状况了,姐姐,我们是来求人的,即便是跟了他,我也顶多只能是个情人,是吗。”她说道,抬起头看着二狗。

    二狗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在我心里,我的每个女人都是天使。”

    他这句话相当于是间接承认了。

    田心无奈,想了想,看着二狗说道:“我也跟着你,可以,但是我要二十万,我爸爸欠了好多的债务,那些人天天上门催债,如果不还完的话,他们肯定饶不了我们的。”

    “他们敢,其他地方我不敢说,在九曲县,谁敢碰我的女人,我让他死。”二狗一脸怒气说道。

    这句霸气的话顿时让田月对他更加痴迷了,看着他两只眼睛里都冒着小星星,田心的心也软化了,她几乎已经绝望了,现在好歹二狗给了她一个希望,让她能够活着。

    “当然,如果哪天你们想要离开我,我也不会拦着,只是,要告诉我才行,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二狗认真的说道。

    田月顿时点点头,认真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的,只要你还要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傻瓜。”二狗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看着他们亲昵的动作,田心忽然感觉心里有些酸酸的,羡慕,甚至是渴望。

    “来,坐这边吧。”二狗冲挥手。

    她扭捏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轻轻的靠在了二狗怀里。

    “好了,现在我就来给你们上第一堂课,要怎么伺候男人。”二狗嘿嘿笑着,看着自己已经再次昂扬的大家伙。

    田心和田月的脸顿时就红了。

    或许此刻田月真的已经把自己的心交给二狗了,轻轻咬了咬牙,就俯下身子一口把他的大家伙给含在了嘴里,生涩的舔了起来。

    二狗受到刺激,顿时就长吸了一口冷气。

    田月显然很认真,竟然没有用牙齿碰到他的小头。

    “你起来,你去给我舔,记住了,不许用牙。”二狗把田月给拉起来,然后把田心的脑袋给压下去,田月还在发呆,就被二狗低头把嘴给亲住了,然后就感觉到一根滑溜的舌头进入了自己嘴里,不自觉的就伸出自己的舌头缠绕了起来。

    让二狗有些惊讶的是,田心似乎干过这种事情,舔得他很舒服,不由的,他就用特殊能力进入到了她的大脑里,赫然发现她竟然有一个男朋友,而且,她已经把自己身子给了他。

    不由的,他心里就产生了一股恼怒,特殊能力再次看向田月的脑袋,发现她还是和孩子一样懵懂未知,傻乎乎的天真,这才舒服了一些,不过手却已经不老实的伸进了田心的裤子。

    她本能的抗拒了起来,只是她的力气却不如二狗,很快就感觉到一只大手覆盖了自己的泥潭,两根不安分的指头正在那里缓缓的抠弄着,舒爽的感觉让她顿时就急喘了起来。

    “骚货。”二狗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两根指头并排一弯,直接扣进了她的泥潭里。

    强烈的刺激顿时就让田心浑身一软,嘴巴就想把二狗的大家伙给吐出来,但是却被二狗用另一只手给嗯了下去。

    田月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舌吻的快感中,完全感觉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这是她的初吻,但是却在二狗的引导下变成了一个长达数分钟的湿吻。

    良久,她终于松开了紧抱着二狗脖子的双手,大口的喘了起来,脸上红扑扑的,带着一抹兴奋和开心。

    “舒服吗。”二狗看着她笑道。

    “嗯,我还想要。”田月说着就再次咬住了二狗的嘴,一根小舌自然的滑进了他的嘴里缠绕了起来,二狗顿时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此刻田心的嘴巴却已经累的动不成了,趴在二狗的腿上喘着粗气。

    十几秒后,二狗松开田月,一把把田心给抱在了腿上,伸手就把她的裤子给解开往下扒。

    田心急忙阻止。

    “不要,我受不了,我害怕。”她颤抖着说道。

    二狗心里的怨气顿时释放了出来,冲她吼道:“你都不是处子了,怕个球,又不是没让男人弄过。”

    顿时田心就愣住了,她感觉自己好委屈,和妹妹田月比,自己的待遇简直是差到了极限,二狗对田月就好像是在对自己的妻子,而对自己就好像是在对一个女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裤子已经被二狗褪到了膝盖。

    她急忙想要反抗,但是两条腿被裤子给绷着,根本就动弹不了。

    “放开我,我不要了,我不要钱了,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告你强奸了。”她一边委屈的哭着一边冲他大喊道。

    二狗立马就把她给放开了,冷笑着说道:“完全没问题,你去告我吧,我回头就把那些给你家要债的人打个招呼,把他们手上的

    欠条全部收起来,然后专门雇人去找你父亲收债,天天催,我被抓了也没关系,愿意为我做事的人多的去了。”

    田心顿时呆住了,她想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想到自己那美好的梦想,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再想到自己即将要被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给捅了,她不由感觉自己真的好委屈。

    二狗顿时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放在桌子上。

    “这个存折里面有一万块,月儿,这个存折现在起就归你了,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亏待你的。”二狗说着,看向田心。“至于你,你想做什么随便吧,想去告我的话,立马就去,现在就去,你就说,是我王二狗让你去告我的,如果不想告的话,现在就乖乖的给我脱裤子。”

    田心心里委屈极了,看着自己妹妹,指望她能给自己说两句好话。

    姐妹连心,看到自己姐姐难受,田月心里也不好过,小心翼翼的看着二狗说道:“要不,你放过我姐姐吧,她只是说气话,肯定不会告你的。”

    “这个我怎么知道,让她自己选择吧,要么立马去告我,要么乖乖的脱裤子。”二狗冷哼着说道。

    田心终于知道,二狗是真的发火了,无奈的咬了咬牙,俯身把裤子给脱掉,光着下身拘束的站在他面前。

    “光脱了裤子怎么能行,上衣也脱了,这么热的天你穿着长袖衬衫不热啊。”二狗一面欣赏着她白皙的皮肤,一面指指点点的说道。

    田心咬咬牙,还是开始解衬衫的扣子,脱的剩下胸罩的时候,她顿了一下,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把衣服给脱光了。

    看着她光溜溜的站在自己面前,二狗这才满意了。

    “嗯,不错,你这身材比我想的要好的多,只是,胸有点小了,你这是A罩的吧。”二狗打量着她的身体说道。

    田心把嘴唇都快咬破了,脑袋死死的低下不说话。

    二狗哈哈一笑,然后咬着田月的耳朵轻轻说道:“你不是一直担心你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我的大家伙,我现在就给你演示一下。”

    听到这话,田月顿时一愣,心里在想:“他怎么能知道我的想法啊。”

    却看到二狗一把就把田心给抱在了怀里,冲着她的嘴巴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动作是行云流水,两个人的胸膛紧紧贴着,一只手已经顺着她光滑的脊背摸到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把她富有弹性的屁股,田心的身体受到刺激猛地一缩,二狗顿时就把手顺着她股间的缝隙伸了过去,覆盖到她的泥潭上,发现那里已经是洪灾泛滥了。

    “哈哈,你个小骚货,你不是清高吗,我现在就让你好好清高。”二狗吼道,一把把她压到在沙发上,举起大家伙就挺了进去。

    田心男朋友的家伙显然是不大,她下面的泥潭里十分的紧绷,二狗的小头刚刚进去,就感觉好像是被一张小嘴给死死咬住了一样,舒服的他浑身一颤。

    而且更加出奇的人,田心的泥潭里好像被灌了热水一样,和那几个外国女人一样,滚烫滚烫的,让二狗特别的舒服。

    “疼,慢点,疼,疼,饶了我吧,真的疼。”

    二狗往进一挺,田心顿时就挣扎了起来。

    或许是感觉她真的有些吃力,二狗退了出来,把她翻过来让她躺在沙发上,把她两条藕白的腿分成一个大大的反八字,往下一挺,大家伙一下子进去了多半根。

    田心顿时就浑身颤抖了起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舒服的,眼睛向上翻着,两只手用力的抓着二狗扶着她双腿的胳膊。

    “别怕,我马上就让你舒服透了。”二狗嘿嘿一笑,缓缓的运动了起来。

    田心的泥潭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处子一样,这让他的心里有些平衡了。

    “放过我,放过我,好疼,好疼,我快不行了···”二狗一面运动,田心一面呻吟,只是二狗却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呻吟一样。

    他此刻好像是一头见了血的恶狼一样,完全的发疯了。

    一旁田月已经被他的样子给吓呆了,半个多小时过去,田心已经昏过去两次,二狗这才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激感觉传来,身子轻轻颤抖了起来。

    田心显然对这种事情是有经验的。

    “不要,不要流在里面,求你了,不要。”她急忙叫道,只是她越叫二狗就越兴奋,紧紧的抱着她的屁股,一股急速的热流冲进了她的泥潭深处。

    “喔···”他顿时舒服的长呼。

    田心此刻已经完全呆住了,表情麻木,一脸的死灰好像是对一切都充满了绝望一样。

    二狗刚刚不光是强(奸)了她的身体,也把她的灵魂给强奸了。

    当他把精华流进她身体的那一刻,她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了一下,好像什么知觉都没有了,就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发呆,两条腿依旧大大的分开,好像整个人没有了灵魂一样。

    二狗用特殊力量看了一下她的脑袋,知道她此刻内心的反应。

    不过他依旧不放过她,提起大家伙就塞进了她的嘴里,在她嘴里晃了一下把大家伙给擦干净,这才拿起自己的裤子穿了起来。

    既然要强(奸),就要强(奸)的彻彻底底,要让她的心里防线彻底的崩溃。

    这个时候,三个外国女人也都醒了过来,都在愣愣的看着这个好像神一样的东方男人,她们敢见过的男人不少,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强悍的男人。

    在她们身上已经疯狂了两个多小时,现在又疯狂了一个多小时,却好像还没满足一样,更加让她们感到不解的是,他的脸上连一丝疲惫的样子都没有。

    她们伺候过的男人也不少,也见过吃了药非常持久的,但是他们完事之后都是累的要瘫痪,完全没有一点的精神。

    顿时,其中的一个女人就叽里咕噜的对二狗说着什么,好像在询问。

    二狗一愣,顿时看向田月。

    却看到她红着脸冲他说道:“她是在问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累吗。”

    二狗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给她说,我是神奇的东方男人,问她还想不想继续和我战斗。”

    田月红扑扑着脸把这句话翻译给那个外国女人,顿时她就不断的摇着头摆着手,嘴里说着:“NO,NO,NO,NO,¥……&……”

    “这句不用翻译了,我

    知道她害怕了。”二狗大笑着说道。

    田月点头。

    二狗立马得意的说道:“我也懂英语的。”

    田月顿时一阵白眼翻他。

    二狗从包间里出来,吴六正站在门口,见到他,就冲着他竖了一根大拇指小声的说道:“哥真服了你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怎么样,那两个双胞胎还不错吧。”

    “嗯,还行,她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属于我了,别让任何人碰她们,等我明天把工作给安排好了再回来安排她们。”二狗点头说道。

    说完,叹了口气。

    “最近真的太忙了,好多事情,希望明天能好点。”

    吴六点头,说道:“你现在是公职人员了,的确是有好多事情要忙,要不我明天陪你一起,顺便我们回家看一下干爹。”

    “也好。”二狗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明天你直接到小风镇的镇政府门口等我,我等会还要去见个人。”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那两个双胞胎帮我安置好,如果她们愿意的话,明天也把她们一起带上吧。”

    说完,也不给张三炮打招呼,转身就带着王宝走了。

    紫林宾馆,这是一家私人的宾馆,一共六层,刚刚入夜,外面的霓虹灯开着,看上去十分的漂亮,里面装修的也一点都不比县招待所差,因为是私人的,所以服务什么的比县招待所要好的多。

    二狗和南云越好在这里的。

    进了门,二狗却先在大厅看到了一个熟人,小翠,她正打扮的花枝招展坐在沙发上抽烟,身边还跟着两个漂亮的女孩,还有二狗认识的王麻子兄弟两个,他们现在也是水涨船高的,穿着打扮都是一副暴发户的样子,显然是这段时间赚钱了。

    王麻子眼尖,二狗一进门他就看到了,立马就给小翠打招呼。

    二狗也看到了他们,冲他们摆摆手,然后朝她们走了过去。

    “你们怎么在这边啊。”他看着小翠问道。

    小翠看到他显然很开心,听到他的话,兴奋的说道:“这个店是新开了,也被我盘下来了,现在这里也是我的地盘了,狗哥,你咋也过来了啊。”

    “我今天住在这。”二狗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眼神就变得冰冷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宾馆的门口,那里,一个学生摸样的女孩正在和一个厨师打扮的男人在拉拉扯扯,那个女学生显然是想走,那个男厨师一直拉着她不放。

    “狗哥,怎么了,那个女的你认识啊。”王麻子立马反应过来看着二狗问道。

    “你们两个跟我走。”二狗冲他们说道,然后就一脸阴沉的朝门口走去。

    王麻子赶紧招呼他兄弟跟上,对二狗的话他可不敢不听,从那天的事情过后,他对二狗的敬仰就一天比一天厉害了,小翠本来也想跟上,但是却被他挡住了,摇了摇头。

    “你别去。”二狗头也不回的冲她说道。

    她一愣,站住脚,奇怪的透过玻璃看着他。

    二狗走到门口,那两个人都还没看到他,直到他冲着那个女学生喊道:“王花,怎么了,这个人是谁。”

    这个女学生赫然就是二狗一直当做是自己未来媳妇的王花。

    “啊,二狗,你怎么在这里啊。”看到二狗王花显然也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趁着说话的空隙赶紧把自己的胳膊从厨师的手中挣脱出来跑到他背后说道:“这个家伙就是咱们村的赵四喜,他说让我来看看他,但是却挡住路不让我走了,从下午到现在了,真可恶。”

    听到他的话,二狗定睛一看,果然看到这个带着厨师帽的人挺眼熟的。

    “你就是陈耕家养的那条二狗啊,我警告你,不要掺和我的事,妈个巴子的,在县里还没人敢惹我赵四···”

    赵四喜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因为一直沙包大的拳头已经飞速的朝着他的脸打了过去。

    “我艹你妈妈的,竟然敢对狗哥这么说话,你以为你是谁,你算根鸡巴毛,你脸鸡巴毛都不算,就洪木头过来都不敢对狗哥这么说话。”

    动手的是一直跟着二狗的王宝,他是绝对不能允许有人说二狗坏话的,他的拳头很快,眨眼间赵四喜已经被打的满脸是伤了,正要还手,却被王麻子和他兄弟在两边把两根胳膊两条腿给架住了。

    “住手,你们都住手,你们怎么能打人啊。”王花顿时急了,冲着他们就喊道,手却是紧张的抓着二狗。

    二狗本来也准备让他们算了,但是这个时候,赵四喜却很不合时宜的喷出了一句:“妈的,有本事你把老子弄死,你个老狗养的畜生。”

    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森寒。

    二狗最大的逆鳞就是他的父母,接下来就是养他的陈耕。

    他不能允许任何人侮辱他们。

    “好,想死是吧,我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王宝,住手,你到宾馆的大厅里打电话给洪木头,让他十分钟内给我赶过来,你就告诉他,我就坐在宾馆门口等他,王麻子,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架好了,别让他给我乱动,他再敢说一句话就给我扇他一巴掌。”二狗语气冰冷的说道。

    三个人立马就住手,临了,王宝还伸手在赵四喜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一口唾沫吐到了他的脸上。

    “妈的,你给我等着。”他说着,就往大厅里走去。

    赵四喜现在已经被打懵了,却依旧还想倔强的说点什么,不过却被王麻子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麻痹的的,还不住嘴。”他骂道,把沾了唾沫的手在赵四喜身上擦了一下,好像感觉他的脸太脏了,又抓起他的厨师装在他脸上狠狠擦了一下,把他嘴角的血迹也给擦干净了。

    王花紧紧的抓着二狗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问道:“王二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了他吧,好歹我们都是一个村的,他也就是嘴巴倔,其实人还是挺好的。”

    她是不想让二狗惹事。

    不过她的话刚落,就看到二狗正用一双似乎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盯着她。

    “花,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怕的事情是什么吗。”他看着她问道。

    似乎是被他的这种眼神给吓到了,王花愣愣

    的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

    “我最怕你和我干爹被人给欺负了。”二狗露出笑容摸着她吓到有些苍白的脸说道:“你们都是我这辈子最在意的人,我曾经在心里发誓,任何伤害你们的人,我都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可是···”王花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二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一脸的焦急。

    对于二狗摸她的脸,她却没有躲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知道为什么这个赵四喜缠了你一下午吗。”二狗盯着她说道。

    王花一愣,眼睛里闪过一丝茫然,脸色一红说道:“我,我不知道。”

    “不,你知道,你知道他是想睡了你,可是你觉得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你不好意思开口骂他,是吗。”二狗的脸色再次变冷了一些。

    听到这话,王花猛然一惊,急忙摆手看着二狗说道:“不,不是这样的,他,他应该没那么坏的。”

    顿时,她看着赵四喜的目光就变得警惕了起来。

    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她执拗的不愿意自己往那个方向去想。

    “你个婊子,老子就是想睡你,你···”赵四喜这个时候很给力的吼了这么一句话,当然,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又挨了一巴掌。

    二狗顿时就在心里笑了。

    王花的脸色却是立马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你,你个坏蛋。”她想了半天却只想出了这么一个词语。

    这不由的就让二狗有些无奈。

    看着她忽然变得惨白的脸,轻轻的伸手把她抱在怀里,用手拍着她的背。

    她反抗了一下,但是却被二狗抱的更紧,咬了咬牙,没有继续反抗,只是眼睛里却还带着迷茫和不解,二狗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显然是在后怕。

    “傻瓜,这世界的人没你想的那么单纯。”二狗有些心疼的说道,然后看向赵四喜,目光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他不仅想要欺负你,最关键的是,他还骂了我爹,骂我爹的人都该死。”

    他说完,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了起来——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