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82.可怕的王二狗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82节  可怕的王二狗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破天荒的,二狗早早起床了,等到风巧和孙玉儿起床的时候,二狗已经不见了。

    等她们出门正好就看到二狗的车往外开去。

    风巧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话,复杂的看了一眼一脸小兴奋的女人,她只叹了口气,然后回过头去洗漱了。

    二狗只带了王宝一个人,雪七的功夫好,被他留下保护风巧母女了,关键是今天的事情太重要了,他担心出岔子。

    在外面吃了一点饭,到派出所的时候,王倩倩和钱枫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刘玉民也早早赶了过来。

    “呀,这才七点啊,我以为我起床算早了,你们比我还早啊。”二狗打了个哈哈,顿时换来了一群白眼。

    王倩倩冷哼道:“你以为我们是你啊,没心没肺的,这种时候都能睡着觉。”

    “是啊,二狗,这个案子就好像悬在我心头上的一根利箭,我怎么睡得着啊。”钱枫苦笑着说道。

    二狗点点头,他知道他们的想法,算了算时间,感觉现在已经洪木头他们已经布局好了,顿时就一挥手,说道:“走,我们去造纸厂。”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造纸厂,一进门就感觉到不对劲,里面好像被人给翻过了一样,门口的警戒线都被扯掉了,封条也都被揭了。

    “有人来过。”钱枫立马叫道

    二狗白了他一眼,说道:“别大惊小怪好不好啊,老哥,大家都知道,走,到里面看看。”

    钱枫被他落了面子,却一点都不恼,连忙点着头就跟着他往里面走。

    “所有人分开,给我仔细的搜查,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能放过,太嚣张了,竟然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在案发现场乱翻,我敢肯定,昨天晚上杀人凶犯肯定来过这里了。”钱枫立马对着身后的警员门喊道。

    顿时,一群警察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样子,二狗却是笑了。

    就在这是,王宝从后面跑了过来,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立马眼睛就亮了,对钱枫说道:“老哥,让你的人不用搜了,你跟我去看个东西去。”

    钱枫一愣,还是跟着他走了过去。

    众人回到门口,就看到一辆小面包不知何时停在了那里,一个瘦蝎干的男人从上面跑了下来,看到二狗,立马就迎了上来,冲他喊道:“狗哥,喔,不,王镇长,你要的东西我都弄好了,昨晚上一宿没睡,这些家伙也真胆大,脸都被拍下来了,机器在车里放着,你来看看。”

    听到他的话,钱枫和王倩倩还有刘玉民都是一脸惊讶,二狗却是一脸欢喜。

    “走,去看看。”他说道,瘦小的男人点了点头,立马就把面包车的门给拉开,只见里面放了一部录像机,还有一台电视机,好几根天线在车顶上接着,下面放了四块大蓄电瓶,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正是造纸厂里面的实时录像。

    “这个是,无线录像机,这东西你从哪里弄的啊。”王倩倩不愧是高材生,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东西的用途。

    “什么是无线录像机啊。”钱枫很不明白的问道,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

    “无线录像机,其实说白了就是用无线电的传输原理进行录像信号传输的一种技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昨天晚上让所有的警察都撤退就是因为你已经让人在造纸厂里装上了无线摄像头,你这招可真厉害啊。”刘玉民在后面说道,脸上也带着惊讶,他心中对二狗的佩服是越来越厉害了。

    二狗嘿嘿一笑,看着他们说道:“先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我们还是先看看究竟是谁干的好事吧。”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顿时就放在了瘦小的男人身上,二狗冲他打了个招呼,他立马就从边上拿了几盘录像带放进录像机播放了起来,因为光线的问题,拍摄的画面并不是很清晰,但是却还是能看清楚录像里那些人脸的样子的。

    “这个是梁成,怎么可能是他,不可能啊,他昨天才被从监狱里放出来啊。”看到在其中的一个人,王倩倩顿时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笑了。

    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愿说出梁成这两个字的,由和罪犯专业对口的刑警支队副队长王倩倩说出来最合适不过了。

    “梁成?梁成是谁,很有名吗?”钱枫愣了一下问道。

    “是很有名,他是副县长曹明的侄子,而且,他才从拘留所出来,拘留他的罪名是指使他人殴打国家干部,而碰巧的是,那个干部就是我眼前的这位王二狗镇长。”王倩倩皱着眉头冷笑着看着二狗。

    听到她的分析,二狗心里蓦然一惊,赶紧说道:“王队长,在这个事情里我可一直都是受害人,你不信你问王伯良局长,他清楚的很。”

    他是担心王倩倩彻底追查这件事情,那样肯定要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地下室关的那些女人的事情,他并不想捅出去,毕竟,那个影响太大了。

    看到这个录像,带着一肚子疑问的王倩倩再也呆不下去了,拿着录像一刻不停的就带着她的人往县城赶去。

    看着她离开,二狗这才松了一口气,按时那个瘦小的汉子把面包车开走,他这才看着刘玉民和钱枫说道:“两位哥哥,现在这个案子转交给县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镇里去了啊。”

    虽然刘玉民和钱枫都是一肚子疑惑,但是他们都很聪明的一句话没问。

    刘玉民是因为不明白状况,钱枫则是因为太明白状况。

    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回到镇里,刘玉民直接回了镇政府,二狗则是和钱枫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喝茶。

    “王老弟,你给哥哥露个底,这个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好点。”关上办公室的门,钱枫一脸神秘的看着二狗问道。

    虽然说行政级别他比二狗高一级,但是毕竟二狗是从上面下来的,对很多风向的掌控比他要敏感的多,特别是这件事情貌似和二狗的关系很深,所以他不由就来探口风了。

    二狗一愣,特殊能力启动,看到了他脑袋里的想法,知道这是个人精,如果对他一味的的隐瞒的话,怕是要引起他的恶感,到时候反而不好做事了。

    顿时就说道:“其实,这个事情嘛,钱老哥,我建议你不要掺和,咱们县的情况你也清楚,这曹副县长和王县长一直不是很合,只是因为王县长是空降县长,而且官职和行政级别差的严重,按说

    的话,王县长那个行政级别的最少也是个副市长了,可是却只是个县长兼县委书记,我估计,他可能会动大刀子,这可是个大功绩啊。”

    二狗说完,忽然一愣,立马就站了起来说道:“不说这个事情我差点忘了大事,钱老哥,我要先去一趟县里,来不及给镇长打招呼了,你帮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下,这个事情,我建议你就望风使舵,不要主动掺和,等到风头过了,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了,你帮我也给王县长打个电话,让他在办公室等我,就说我有重要事情给他汇报。”

    他说完就拉开门急急的往外走去。

    钱枫看着他的背影一愣,仔细的思索了一下他的话,忽然,他的眼睛亮了,露出豁然开朗的神情。

    “王老弟,你放心,如果这次哥哥能够更上一步,绝对忘不了你的好处。”他心里说道。

    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人情世故,二狗落下了人情,也为自己结下了善缘,这些善缘,都在他未来发生的一件大事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车子在路上狂奔,二狗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县城去。

    到了县委,看门的武警认识他,没有挡他,他直接让王宝把车停到楼下,车还没停稳,他就一路飞奔往楼上跑去。

    熟门熟路的找到王九州的办公室,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办公桌后低头看文件,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整齐西服的漂亮女孩正在一边给桌子上的盆栽浇水,她的动作很轻,仿佛是担心伤到盆栽里的小树苗,也仿佛是担心吵到王九州。

    看到二狗土匪一样的闯进来,王九州一愣,女孩却顿时冲着他怒喝道:“你是谁,怎么没敲门就乱闯,你知道这是谁的办公室吗。”

    “明月,宗,他是我以前的秘书,现在是南王镇的副镇长。”王九州冲着女孩喝了一句,然后看着二狗说道:“你怎么了,这么匆忙的赶过来找我做什么,还让钱所长给我提前打电话让我在办公室等着,怎么,离开我才没多久就出息了,都敢指挥我了。”

    他这话像是在批评,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容,二狗没心思在意他在想什么,冲着一旁有些发愣的女孩吼道:“你,先出去,我有重要事情要给王县长汇报,涉及到国家机密,别人知道了要枪毙的,赶紧出去。”

    他说着,就把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女孩推出了办公室,然后把门给反锁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能让你这么没心没肺的一个人都变得这么紧张。”王九州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了,皱眉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却不说话,好像是间谍一样,冲窗户外面看了看,然后把窗帘给拉上,又把王九州的电话线给拔了,在房子里看了老半天。

    “你放心吧,我这房间里绝对没有窃听装备,你可别忘了,我以前在部队里好歹也是个副师长,对这些小计俩很明白的,有事情就赶紧说吧。”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王九州笑着摇头说道。

    二狗却不放心,走到王九州的身边凑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王县长,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给你汇报,这个事情太大了,我不得不这么紧张,还请你原谅。”

    “究竟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你紧张到如此程度。”王九州被他整的也开始打起了十足的精神,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声音也压的很低。

    二狗轻声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王县长,我王二狗的人品你信不信得过。”

    王九州一愣,心里隐隐多了一份期待,他有一个直觉,二狗即将说的这个事情怕是一个惊天大事。

    “屁话,如果对你的人品不信任,我会让你到我身边当秘书啊,有事就赶紧说,不要刻意的制造紧张气氛。”他这是在敲打二狗,也是在责备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他实在想不到二狗能有什么惊天的秘密需要这么谨慎的。

    “王县长,我得到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可能会让曹明彻底的下台。”二狗低声的说道。

    声音很小,但王九州却好像耳边响了一个炸雷一样,立马就浑身一颤,盯着二狗压着声音说道:“你说什么,王二狗同志,你现在也是党员了,你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

    “我王二狗以我爹的名义发誓,我说的话句句属实。”二狗说道,然后盯着王九州说道:“我问你一句,王县长,我能相信你吗,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冒犯了,但是即将说的事情牵扯实在是太大了,我不得不小心。”

    王九州一愣,然后一脸正色说道:“我王九州什么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做出出卖下属的事情的。”

    二狗点点头,这才把他整编出来能告诉王九州的事情说了出来。

    “有梁成,有花漂亮,有十九个女人,有洪木头,也有吴六张三炮·····”他几乎把所有能说的事情都给说了。

    这整个故事顿时就把王九州给雷住了。

    如果说二狗刚刚的话是一枚手榴弹,那么现在这句话就是一枚重磅炸弹,不,原子弹,氢弹。

    “你确定你说的话都是实话吗。”王九州眼睛瞪圆看着二狗说道。

    “我用我的脑袋担保。”二狗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确定梁成在这个事情里起了主导作用?”王九州再次问道。

    “我用我爹保证。”二狗更加认真了。

    王九州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好,我相信你,如果事情真的是你说的这样的话,你做的很好,保住了政府的面子,曹明也肯定完蛋了。”

    他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

    “我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才急忙的赶过来给你汇报,我知道,曹明一直都是你的眼中钉,他背后的后台也的确很大,借这个事情,我想一举把曹明给彻底打死,这样你兴许在年内就能更上一步。”二狗低声说道。

    王九州眼睛豁然一亮,看着二狗。

    “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吧。”他挠有兴趣的问道。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副厅级的县长兼县委书记,这在共和国的历史上都几乎没有过例子,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我分析过,第一可能是你主动要求调到这个地方的,一个就是因为这个地方的当地势力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即便以你的力量也不好随便触碰,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你继续说。”王九州眉头已经皱起来了,他发现他低估了二狗,虽然他已经把这个年轻人看的很高了,但还是严重低估了他的能耐。

    “我见过前任县长了,他虽然没说,但是我能猜出来,他就是被曹明这个害群之马给阴了,结合这个,我立马就能猜出来,你之所以留在县长的位子上,怕是上面也是想要用你的力量来除掉曹明这个顽固,等到曹明被除掉了,你

    应该就能平步青云了,最少也是个副市长。”

    二狗说着,眼神里充满了睿智。

    王九州愣了半响,这才看着二狗说道:“谢谢你,真的,你分析的很多,你这次的消息对我来说也非常有用,不,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你说的没错,曹明背后不仅仅有一个部长级,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当地利益,除掉他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很重的担子,你倒是说说,要怎么利用这个事情来除掉曹明。”

    他本来心中已经有想法了,但是看到二狗这么聪明,不由就想考考他。

    “嘿嘿,这个就要看老领导你是想要造成什么样的声势了,是想让自己成为全国打黑模范,还是只想上一步。”二狗笑着说道,他对王九州的称呼已经从王县长改成了老领导,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

    王九州也听出了他的这个改变,心里也生出一丝喜意,立马来兴趣了,说道:“这个怎么讲,说说。”

    “很简单,声势都是人造出来的,故事也都是人编出来的,模范也都是吹出来的,如果老领导你想成为全国打黑模范的话,我就会把那十九个女人全部找回来,召集各大媒体把这件事情给吹上天了,当然,这样势必会让老领导你得罪一些人。”二狗说道。

    “那如果我选择只上一步呢。”王九州的脸色已经凝重了。

    二狗一笑,说道:“如果这样的话,那您什么都不用做了,梁成必然会完蛋,他完蛋了,我只用把前些时间曹明不遗余力保他的事情宣布给媒体,这样曹明最少也要背上袒护黑社会分子的罪名,那个时候,你再给上级多打打报告说一些求情的话,这个事情就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即便有人怀疑,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曹明他还要感谢你才行。”

    听完他的话,王九州是一身的冷汗啊,他无比的庆幸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自己的手下而不是自己的敌人,不然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哪天也会被阴死都不知道。

    “你这招真毒啊,把曹明卖了还要让他给你数钱,我现在真为那些曾经得罪过你的人担心,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开始盘算这个事情了。”他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点点头,他知道这个事情瞒不过王九州。

    “老领导,我王二狗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梁成他为恶多端我甚至都可以不管,但是他三番五次打我的主意,还差点让人把我给弄死,让他活着我就浑身不舒服。”他倒是坦荡荡,这主要是因为他知道王九州本来也是一个血性之人,这样说的话肯定会让他对自己更加有好感。

    果然,他的话音落下,就听到王九州说道:“好,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这样,做任何事情都无愧我心,人家都想把你弄死你都不敢还手,那种人死不足惜,梁成曹明这两个害群之马我早就想除掉了,只是牵扯太大,你果然是我的福星啊,那你说说,这两个选择我现在应该选择哪个比较好点。”

    “老领导你是在考验我吗,你想听我就说,我建议你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把自己和这件事情脱开关系,官场上的手段你比我明白十倍,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处理的非常圆满的。”二狗笑着说道,顺便小拍了一下王九州的马屁。

    王九州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知道吗,我都出了一身的冷汗,我从来没有面对任何人害怕过,唯独你,让我看不过,我可以肯定,三十岁之前,你一定能够爬到厅级。”

    “嘿嘿,老领导,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啊,还要靠老领导多多提携才行啊。”二狗笑着说道。

    他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他自己几斤几两他自己最明白了,刚刚表现了那么多,现在应该收敛了。

    “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就是你这种能够在任何时候都很清楚自己身份的这份清醒,你总是善于把握人的心理,在适当的时候说适当的话,你放心吧,这份恩情我不会忘了的,是了,你应该没吃饭吧,这都十一点了,留下来等会我请你吃饭。”王九州笑着说道。

    二狗摆手,说道:“吃饭就不用了,镇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要赶紧回去才行。”

    “嗯,为父母官,是应该有这份心才行,是了,你这段时间和刘玉民在一起共事的还习惯吧,其实老刘那个人是个好人,就是性格太冲了,太直了,和我十年前一样。”王九州笑着说道。

    “习惯,刘镇长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在一起处的很融洽。”二狗笑着说道。

    又寒暄了两句,二狗这才转身离开,拉开门,就看到那个漂亮的女孩正在门口站着,看到他出来,就鼓着脸瞪着他。

    “喔,二狗,刚刚光顾着说话了,都忘了给你介绍,这个是我的新秘书明月。”王九州在后面笑着说道。

    “我知道她,她是明风的女儿,原来你说过她的名字的。”二狗笑着说道。

    王九州一愣,古怪的看着他说道:“你的记性倒是蛮不错的,这姑娘还不错,最少人家比你有文化,心挺细的,做事很认真。”

    二狗点点头,他知道,王九州这是在让他不要记仇。

    “放心吧王县长,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先走了啊。”他说着就往楼下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给明月打了个招呼说:“美女,哪天我闲了请你吃饭,就这么定了,走了。”

    说着不等她回话就往楼下跑去,留下明月一个人发呆,王九州则是在一边哈哈大笑——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