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72.有本事咱们上床试试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72节  有本事咱们上床试试

    二狗无语,他想反驳,却感觉浑身无力,是在找不到反驳的话,最终无奈的摇摇头,深情的看了一眼刘颖,一言不发上了楼。

    他刚走,刘颖就哭的更凶了。

    “王姐,你说他怎么就这么没良心啊,我又没有对他要求什么,他就不能哄我几句啊,哪怕是骗我都行。”

    二狗在楼梯上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感觉心口堵得慌,他知道刘颖对自己是真的动情了,可是他却实在是不能给她任何承诺,他不想祸害了她,咬咬牙往楼上走去。

    听着他离开的脚步声,哄刘颖的女人叹了口气说道:“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那个小子如果不是太花心了,倒是和你挺般配的。”

    她这么说,刘颖哭的又凶了几分,她急忙赶紧哄着。

    楼上的一个套间里,王晓梦和王晓甜两姐妹还有姬如梦正在围着电视看,雪七和吴六也趴在一边凑热闹,看到二狗进来,顿时一群人都看向他。

    “坐下来看会电视吧。”姬如梦朝他说道。

    二狗摇摇头,说道:“你们看吧,我去歇会,是了,小梦,现在天还没黑,我先送你回学校吧,明天我就没时间了。”

    “嗯,好。”小梦点头说道。

    二狗于是又忙了,走下楼,刘颖已经不在了,是刚刚那个哄她的女人在上班,看到他下来,她顿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心里有愧疚,他带着小梦匆匆的就走了。

    到县一中,二狗亮出身份,又给王九州打了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就把事情给办妥了,安顿好小梦,他立马就回到了招待所,甚至连小梦的教室都没去。

    他主要是担心碰到王花,因为刘颖,他现在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自己见了王花以后要如何和她相处,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和她说话。

    回到招待所,他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脑袋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眼前不断的出现刘颖刚刚那副委屈的脸,孬种不断的想起她刚刚说过的那些委屈的话。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烦躁。”姬如梦走了进来,坐在床边说道。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王晓甜也走了进来看着他说道。

    看到姬如梦身上还穿着那身校服,二狗顿时就有些火气,冲她吼道:“我不是让你去买身衣服把这套校服给换了,你怎么就不听啊。”

    然后又指着王晓甜说道:“我感觉她身上这身白裙子就挺适合你的,你的皮肤白,穿这个应该漂亮,你对县城不熟悉,等会让她带你去买吧。”

    二狗烦躁的说道,就想要扭过头,却被姬如梦把他的脑袋给抱住了。

    “小甜,把门关住,反锁了,我们刚刚说的话还算数吧。”她看着王晓甜说道。

    王晓甜顿时脸色一红,但还是点点头,照做了。

    “你们俩想干什么。”二狗怒气冲冲的吼道。

    他现在心里十分不舒服,看到谁都感觉不顺眼,看到什么都感觉不顺心。

    “我们想伺候你,我能感觉到你心里有火,你心里有火就对我们发出来吧。”姬如梦笑着看着二狗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换了这身校服吗,我就是为了要诱惑你,我已经买了衣服,好几身呢,有护士装,有丝袜,还有白裙子,绿裙子,牛仔裤,牛仔短裤,吊带装,还有睡衣等等,我买了好多呢,都是为了诱惑你。”

    “你没忘了你答应我的那个条件吧,要给我做一年男人的,既然你是我男人,我就要好好取悦你才行。”她笑着,就紧紧的把二狗的脑袋抱在自己的胸前,让他把脑袋埋在自己胸前的两个山峰中间。

    二狗正好反抗,就感觉到两只冰凉的小手在脱自己的裤子,低头一看是王晓甜。

    “你们想干什么。”他怒气冲冲的吼道。

    “我们想强、奸你,你就好好享受吧,你放心,小甜我已经说通她了,她的过去你清楚,她本来也想把身子给你。”姬如梦哈哈笑着,轻轻的解开二狗的衬衫,一边解一边伸出舌头在他的胸膛上舔着,忽然,二狗感觉到自己的大家伙被一直冰凉的手给紧握住了,低头就看到王晓甜正在轻轻的套弄着他的大家伙,一根小舌不断的在他的小头上面舔着,脸上带着陶醉的表情。

    他顿时就忍不住了,大家伙立刻怒挺了起来。

    “妈了个巴子的,这是你们自找的。”他说道,伸手把姬如梦的身体给抱在怀里,一只手顺着她的领口就伸了进去,抓住她柔嫩的双峰开始揉了起来。

    揉了几下感觉不爽,他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把她这件校服从中间给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顿时两只大白兔就从衣服里跳了出来,二狗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我擦,你竟然没戴胸罩。”他话音刚落,脸就被两个D罩的神乳给盖了上来,家在中间的缝隙里差点喘不过气,一阵女人最原始的体香让他不由的着迷了,下面的大家伙一跳一跳的。

    此刻他的裤子已经被王晓甜全脱了,她则是正趴在他的腿上舔着。

    “用力,用力一点。”二狗舒服的吼道。

    一把把姬如梦身上的校服裤也扒了下来,露出两瓣白嫩的屁股,一只手顺着她光滑的背就滑了下去,掠过后庭花,两根指头一前一后的伸了进去。

    姬如梦顿时就长呼了一声,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

    “嘿嘿,舒服吧,更舒服的还在后头呢。”二狗说着,两根指头并行,顺着她的泥潭就伸了进去,轻轻的一挖一弄,姬如梦的身子猛地就开始颤了起来。

    “太舒服了,舒服。”她嘴里乱叫着,眼睛微微眯住。“简直是太舒服了,你竟然还会这一手,用力点,用力点,太舒服了,舒服死我了。”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手指更加用力了起来,就在这时,王晓甜再次把他的大家伙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允吸了起来,受到刺激,二狗顿时手上用的力气更大了,姬如梦顿时就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

    “舒服,舒服,弄死我吧,弄死我吧。”她屁股乱摆着说道。

    二狗立时就撑不住了,一把把姬如梦已经扒到了半截的裤子给扯掉,三根指头并排顺着她的泥潭里就伸了进去,她显然受到刺激了,长呼一声,脑袋高高扬起,一脸舒服的表情,二狗顿时就把她的屁股往后一推,对准门户,噗嗤就走了进去。

    “啊,好大,好舒服,疼,慢点,慢点。”姬如梦此刻已经痴了,脸上兴奋,难过,痛苦,喜悦,各种表情丰富到了极限,屁股不停的摇动,但是却也不敢把二狗的大家伙全部

    吞下去,她昨天晚上疯的厉害,现在下面的泥潭还有些疼痛。

    两个女人四个洞,二狗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让她们两个都瘫软的趴在了床上,浑身都在缓缓的抽着,显然是舒服到了极限,但这个时候他自己还没尽兴,只是看到她们难受的样子,他也不好继续索取,只能穿上衣服转身走出去。

    到了大厅里,却看到刘云和孟倩正坐在沙发上。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他看着她们问道。

    “怎么,不欢迎我们啊。”刘云笑道。“你在里面刚开战不久我们就来了,怎么,今天晚上陪我吧,你明天就要走了,再不陪我就没时间了,我们两个人一起陪你好不好,我都把孟倩给说服了。”

    她嘿嘿笑着说道,又附在二狗的耳边轻轻说道:“孟倩可还是个处子喔。”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惊讶的看着孟倩。

    “我警告你,不要想打我的主意,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有刘姐说的那么神勇。”看到他色眯眯的眼神,孟倩顿时冷哼着说道。

    “你放心,我一般只对女人感兴趣,对其他性别或者性别不明的,一般都不感兴趣。”二狗嘿嘿笑着回了一句。

    孟倩顿时就气结,冲他说道:“你嘴巴放干净点,小心我揍你,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八段。”

    “是吗,跆拳道黑带八段,听着很威风,我听过跆拳道,一种旁门左道,不入流的东西,不服气咱们练练?”雪七从边上走过来说道,目光凌厉的看着孟倩。

    “谁怕谁,来吧。”孟倩顿时就冲着雪七吼道。

    “都给我住嘴。”二狗怒吼道,然后脸色瞬间缓和,看着孟倩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伤了谁都不好。”又冲着雪七说道:“你看电视去吧,我能解决。”

    雪七点了点头,还是在盯着这边。

    “哼,我就暂时放过你。”孟倩冷哼一下看着雪七说道,她显然也不想在这里打架。

    雪七没说话,只是在走过墙边的一个木头桌子的时候,手在边上用力一拍,桌子一寸厚的木板竟然被他打下来了一块,而他的手却丝毫伤痕都没有,若无其事的坐到了沙发上去。

    看到这一幕,孟倩顿时脸就白了,她知道光是这份力气都不是自己能够拥有的,不由看着二狗的目光就变了,她不明白凭借二狗的身份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保镖。

    “这个雪七,就是喜欢破坏东西,这个桌子怕是又要赔几十块,心疼啊。”二狗装出一幅心疼的样子,看着桌子,却不责备雪七,只是看着孟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手下就是这样,动不动就破坏一些东西,我都习惯了,上次出去到人家门口看到那个大石狮子,他一巴掌把人家狮子的脑袋给打掉了,我赔了两百块才解决了。”

    他是放开了胆子的吹,听到这句话雪七差点就从沙发上栽下去。

    “石狮子啊,我搬起来还差不多,打掉脑袋,这得多深的功力啊,二狗你也太能吹了吧。”他心中叹息道,只是这话他当然不能说出来。

    孟倩却显然是被他这句话给镇住了,又冲着雪七看了一眼,然后冷哼一下看着二狗说道:“保镖不错,就是主子太孱弱了。”

    “什么,你说什么,竟然敢说我孱弱,有本事咱们上床试试,看谁孱弱。”二狗一脸流气的说道。

    “你,流氓。”孟倩立马脸红耳赤的叫道。

    刘云则是在一旁呵呵的笑。

    “你笑什么啊,见到我被欺负竟然不帮我。”孟倩不满的说道。

    刘云顿时笑道:“你呀,本来就知道他是个流氓还和他开这种玩笑,你不是自找没趣吗。”

    孟倩顿时气结,气冲冲的就要转身离开,刘云顿时赶紧把她拉住。

    “怎么了,真生气啦。”她说道。

    “哼,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了,臭男人就是臭男人,我看到他就感觉恶心,我先回我们房间了。”孟倩说道,就转身走了。

    刘云一愣,顿时嘿嘿一笑,对着二狗使了个颜色,也跟着走了,二狗立马对雪七打了个招呼,跟了上去。

    原来他们早就在胳膊开了一间房,也是套间,刘云快关门的时候二狗溜的从门缝里溜了进来。

    “嘿嘿,我还没进来呢。”他笑着说道,顺手在刘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刘云顿时白了他一眼,放他进来,然后把门给反锁了。

    “你慢点,孟倩对你带着戒心,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她来的。”刘云嘘了一下小声说道,二狗立马点点头。

    走到大厅,孟倩不在。

    “你先在外面等着,我到房子里看看她。”刘云说道,就往房子里走去。

    二狗一个人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拿着桌子上的报纸胡乱的翻着,过了有十来分钟,刘云还不出来,他不由就有些烦躁了,往卧室的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就听到一阵女人的喘息声,不由一愣,凑着耳朵趴在门上听了起来。

    “你个小骚货,给我好好舔,大概没几个女人和你一样,前面的处女膜还在,后庭花却能容下这么大根的东西。”

    “嗯哼···舒服,狠狠弄我,弄我,给我插给尾巴,我要自己摇。”

    一阵浪叫声传入耳朵,只听了两句,二狗顿时就火气喷涌了起来。

    “马勒戈壁的,这两个骚娘们竟然在里面搞起来了,不行,她们这样简直是太浪费了,我得进去教导教导她们才行。”二狗自言自语道,就拧了下门,竟然没锁,顿时打开门走了进去。

    进了门,他顿时就惊呆了。

    他虽然已经想到里面的风景肯定是春光无限,但是却没想到竟然能火爆到这种程度。

    只见孟倩和刘云的衣服都脱的精光,孟倩竟然趴在床上撅着屁股在不断的摇着,后庭花里插着一根透明的棒子,刘云的手正抓着棒子在不断的动着。

    看到他进来,孟倩顿时就着急了,立马就想躲起来,只是二狗一把就走过去把她给压住了,伸手抓住她并不太大的双胸狠狠的揉了起来,另一只手干脆利索的解开了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雄起的怒龙。

    “我的天,这么大,刘姐,你说的没错,真的好大。”孟倩惊讶的说道,不过随即眼睛里就闪过一丝厌恶。“但是他是男人,我讨厌男人,刘姐,把他赶出去,快点把他赶出去,别让他占我便宜。”

    &nbs

    p; 她喊道,但是屁股却还在撅着,二狗立马趴下在她的屁股瓣上狠狠亲了一口,一把拔出她的“尾巴”,顿时后庭花里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二狗顺着往上面吐了口唾沫,提着大家伙就捅了过去。

    孟倩着急的想要躲开,但是她此刻本来已经动情了,浑身发软,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二狗把大家伙伸了进去。

    刘云则是在一边看热闹一样,一动不动,对她的求饶丝毫不管。

    “怎么,这个时候你的跆拳道怎么没用了,二狗爷爷立马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厉害。”二狗说完嘿嘿一笑,朝着她洁白的屁股狠狠一拍,孟倩吃痛,身体一缩。

    他这才对准了往里面狠狠一捅,一下子就进去了一半多,孟倩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好像被塞进去了一根滚烫的铁棍,生疼,酥麻的感觉让他不由长吸了一口冷气。

    “疼,疼,舒服,舒服。”她胡乱的叫道,心里对男人的那份厌恶不由的也减少了几分。

    每个有心理问题的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

    女人之所以成为拉拉,很多原因是因为受到了男人的伤害,但是孟倩不同。

    她出生在香港的一个很好的家庭,父母都是高知识分子,原本她有一个很美好的家,但是,在她九岁那年的一个晚上,家里忽然被一群男人闯了进来,这群人轮[奸]了她的母亲,把她的父亲生生打死了,幸亏她的年龄小,那群人放过了她,之后,她知道那群人是他爸爸公司的一个对头雇佣来的杀手。

    虽然她知道这个事情,可是那个时候正是香港最混乱的时候,政府根本不管,甚至都没有警察来查案,这件事情竟然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她绝望了,但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她成功的考上博士学位的时候,她的母亲自杀了,这件事情成了压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从个那个时候开始,她开始拼命的讨厌男人。

    她看向每个男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恨意,她觉得男人就是这世界最肮脏的动物。

    原本,她是绝对不愿意跟着刘云来见二狗的,但是,在刘云给她许下了各种各样的好处之后,她终于艰难的同意了。

    她也想到了自己可能会被这个男人欺负,但是没想到在自己在被欺负的时候竟然感觉很舒服,这让她感觉自己很恶心。

    当二狗再次深入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

    “放开我,你个臭男人,你现在放开我我保证不会报警抓你。”她怒气冲冲的冲着二狗吼道,这么喊着,身上似乎又有了一些力气,正要反抗,却感觉屁股被狠狠拍了一下,后庭花里的大家伙再次往里面走了一截,把她的里面撑的满满的,她不由就眼睛一翻,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二狗笑道:“你个小骚货,明明很想要还非要装深沉,那群伤害你母亲的人的确是人渣,但是你也没必要因此把全天下的男人都恨上了啊,毕竟这天下还是有好男人的,比如,我。”

    通过特殊能力,他早就知道了孟倩的故事,所以对她并没有太多的反感。

    孟倩浑身一震,趴在床上喘着粗气不可思议的说道:“你知道我的过去,你怎么知道啊,我知道了,是刘云告诉你的,刘云,你答应过我不把那些事情告诉任何人的,你说话不算数。”

    她怒吼道,却被二狗再次一巴掌拍在了屁股上。

    “瞎吼什么啊瞎吼,谁告诉你是她告诉我的,这些都是我算出来的,正式的给你介绍下,我,王二狗,主要职业是算命,我可是天下第一神算,第二职业才是副镇长。”

    他说道,运动的速度不由加快了几分。

    孟倩的皮肤很好,光滑细腻,白如羊脂,而且因为喜欢运动的缘故,她的小腹上一点赘肉都没有,摸上去感觉美妙极了,二狗几乎是爱不释手,一边抚摸一边浑身都在颤抖。

    孟倩正要说话,却听到二狗冲着刘云说:“你愣着干啥啊,过来帮忙,把她给我翻过来,她这背上没什么好看的。”

    “呵呵,好。”刘云笑道,就帮忙把孟倩给翻了过来,二狗身子一低,大家伙一点都没出来,就这么翻了过来。

    刘云显然不甘寂寞,把孟倩翻过来后就趴在她的胸前,一边抚摸着她一对完美的双胸,一边把舌头伸入她性感的小嘴里喝她交缠了起来。

    她们显然经常干这种事情,动作很娴熟,孟倩很快就陷入了迷情,就连二狗的手已经跑到了她那片未经开发过的泥潭口上都没感觉到。

    抱着她的两条腿狠狠运动着,二狗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刘云的泥潭口。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处子的泥潭,小梦的泥潭他就玩过,但这却是他第一次见到一个三十多岁处子的泥潭。

    孟倩的身子包养的很好,泥潭也包养的很好,泥潭口上一根杂草都没有,摸上去光滑细腻,显然是经常清理的缘故。

    “啧啧,好好的一口泥潭,没了杂草,看上去少了几分神秘感,不过却更加能让人兴奋。”二狗笑道,两只指头轻轻的捻着孟倩泥潭口上的绿豆粒,她受到刺激,顿时身子就猛的挺了起来,二狗的大家伙被刺激到,顿时又坚挺了一些,她或许是疼的,嘴里呜呜的叫了起来。

    刘云此刻嘴巴也和孟倩分开了,只是两人的舌头刚分开,她就把两只手指伸进了孟倩的嘴里搅了起来,孟倩显然是喜欢这个动作,不由就狠狠的含着她的指头嗦了起来。

    “我擦,还能再刺激点吗。”二狗顿时吼道。

    刘云呵呵一笑,说道:“你呀,还是没见过太多世面,这女人下面的杂草剃掉了是有好处的,在欧美、日本、香港、台湾还有韩国好多地方的女性都养成了这个习惯,杂草里面容易滋生细菌,对女人降是个很大的伤害。”

    听了这话,二狗顿时一愣,他还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个说法,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那你为啥不把你的杂草也弄掉啊。”

    他说着,眼睛就放在刘云的泥潭口,只见那里已经是水光盈盈了,显然刘云也已经动情了。

    “你刚刚不是还在说没了杂草就没了神秘感了么,我就是为了要这份神秘感。”她轻笑一下,把脑袋凑上去伸出诱惑的小舌在二狗的面前,二狗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顿时就一把咬住她的舌头和她交缠了起来。

    交缠了有几分钟,刘云就已经忍不住了,紧紧地抱着二狗把自己傲人的双胸在他身上不断的摩擦着,刺激着二狗的神经,嘴巴里传出阵阵的呻吟声。

    “要我,给我,给我,给我。”

    二狗也不客气,顿时就从孟倩的身体里出来,抱刘云的身子往床上一嗯,毫无前奏的直接深入到底,刘云忽然感觉身体里被塞得满满的,一阵充实的感觉让她不由的就长呼了起来。

    “舒服吧,还有更舒服的呢。”二狗说道,就加速的运动了起来,他的家伙终究是太大了,每一次进出都把刘云泥潭口上的一些红肉给翻了出来。

    &nbs

    p;  就在他正想要伸手去抓刘云双胸的时候,一旁躺着呻吟的孟倩忽然翻过身骑在刘云身上紧紧的抱着她和她激烈的吻了起来,把她肥硕的大屁股正好凑在了二狗的面前——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