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71.长的这么漂亮却是个拉拉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71节  长的这么漂亮却是个拉拉

    从县委大楼里出来,二狗抬头看着天,忽然感觉天空都蓝了很多,看着什么都顺眼的不行,到了招待所看着众人眼睛都是笑呵呵的。

    姬如梦给他倒了一杯茶,看着他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升官了还是发财了,一脸贱笑的样子。”

    “当然是升官了,你知道吗,我现在是南王镇的副镇长了。”二狗兴奋的看着她说道,听到这话,一旁坐着的王宝等人都愣住了。

    姬如梦顿时就惊讶的说道:“不是吧,你才多大,副镇长最差也是个科长级,难道你现在已经是科长了?”

    “答对,以后啊,你见了我可要叫王科长啊,咱也是有身份的人了。”二狗嘿嘿笑着说道。

    姬如梦顿时翻了他一个白眼说道:“瞧你那副怂样,当了科长就是国家丢人。”

    她顿了一下,一脸正色的又说道:“咱说正经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你今年多大啊,年龄上怕是都过不了关,把你放下去,反对的人肯定不少,你是给了你们县长什么好处了,让他这么用力的保你啊。”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叹了口气摆摆手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说出来就心烦,今天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想回去给我爹报个喜讯都没时间。”

    他说完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姬如梦顿时不说话了,她是个知道分寸的女人。

    “是了,你口袋里不是有钱吗,等会自己去买身衣服把你这身校服给换了啊,你穿着不难受啊。”二狗看着她说道。

    姬如梦嬉皮笑脸的说道:“我不难受,我这么穿着显得年轻,我都二十八了,穿这衣服看着就像是十八了。”

    二狗无语,不理她,叫上雪七就往皇朝走去。

    “这没车就是麻烦,去哪都要走着。”路上,二狗抱怨着说道,雪七呵呵一笑,不说话,但是他能想到,二狗既然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就很快就要有车了。

    到了吴六的办公室,就看到他正和张三炮坐在会客的沙发上,他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是洪木头,他的那个黑脸保镖站在他旁边。

    感受到他们之间正在酝酿的阵阵杀气,二狗打了个哈哈说道:“呀,都在啊,这样好,正好我宣布个喜讯,从明天起,我二狗就是南王镇的副镇长了,以后你们见了我都要叫我王镇长啊。”

    一句话,顿时四个人都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二狗。

    “不是吧。”洪木头一脸惊愕的说道,他本来就对二狗十分佩服了,现在就更加佩服了,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真的是。”二狗笑着说道:“行政级别是科长,当然,肯定是个副的。”

    说完,他又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个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这基本上算是一种博弈的结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梁成这两天就要被释放了。”

    “嗯,应该是这样,给你一个大包子就是要让你忘了伤疤,曹明这个人还是相当有能量的,虽然只是副处级的副县长,在三个县长中级别最低,但是他老子却很厉害,虽然已经退下去了,但是猛虎虽死余威犹在,梁成是他的亲侄子,他肯定是要保的。”洪木头点头说道。

    他分析的十分到位,二狗都不得不佩服。

    “看来洪哥很精于此道啊,分析的是头头是道,佩服啊,佩服。”二狗笑着说道。

    洪木头摆摆手,目光冰冷的看着张三炮说道:“现在二狗,不,王科长也来了,你可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要怎么处理了。”

    听到他叫自己王科长,二狗不由觉得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头一次有人叫他王科长。

    “别啊,洪哥,你这不是成心寒碜我吗,我也就开个玩笑,你真叫我王科长我感觉浑身都别扭的慌,你还是叫我二狗吧,咱们是兄弟,不讲究这一套。”他笑着说道,看向洪木头。“你和三哥之间的事情吧,我也想了一早上,我感觉要不这样吧,三哥固然有错,但是错不至死,让他那三十万给雪柔嫂子做精神损失费,再给雪柔嫂子下跪道歉,你感觉这么办怎么样。”

    听了他的话,洪木头不由眉头就轻皱了起来。

    二狗一看他犹豫了,就知道有戏,顿时就冲着张三炮吼道:“三哥,你还坐在那干啥,还不赶紧给洪哥道歉啊,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嘛,虽然说你是被梁成被蒙蔽的,你媳妇也被梁成给糟蹋了,甚至你儿子都是梁成的种,但是这些都是你和梁成之间的帐,和洪哥没关系啊,赶紧过来给洪哥赔个不是。”

    听了他的话,洪木头顿时苦笑,他知道二狗这是在力保张三炮,他故意把张三炮所有的委屈都说了出来,就是在看自己的反应。

    “算了,二狗,钱就不用赔了,以后都还要在一起混,但是,下跪道歉不能免,我弟妹已经受了那么大的伤害,我,哎···”洪木头说着就狠狠叹了口气,一拳头锤在桌子上。

    张三炮此刻眼睛里已经充满了希望,他原本以为洪木头肯定要把他给弄死,现在听到只用下跪道歉就好,不知道有多高兴,立马就看着二狗激动的说道:“二狗,三哥欠你一条命啊。”

    然后看着洪木头说道:“洪哥,说一千道一万,这个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张三炮不是没担当的人,我去给嫂子下跪道歉。”

    洪木头轻轻点点头没说什么。

    听到这里,二狗轻轻咳了一下说道:“现在,咱们就要想想怎么对付梁成的事情了,梁成是个大祸害,他既然能够盯着我赌赢的十几万不放,心眼肯定大不到哪里去,这种人完全就是疯狗,指不定哪天就要咬你一口,我可不想睡觉都不踏实。”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的对,梁成的心眼的确很小,不过这个家伙无比的狡猾,而且心狠手辣,一旦出来了,的确不好对付。”洪木头也点头说道。

    二狗想了想,忽然想到造纸厂里应该已经死去的花漂亮和两个保镖,顿时心生一计。

    “我想这个事情可以交给我,我们就这么,这么,然后这么。”二狗悄声的把所有的计划说了一遍。

    雪七,张三炮,吴六这些都是可以信任的人,洪木头和他的保镖暂时也能信任,所以二狗没有顾虑。

    听了他的计划,顿时几个人都愣住了。

    “我擦,你小子简直就是阴人专业户啊,谁碰上你这样的对手一准倒霉透顶。”洪木头立马就站起来笑骂道。

    吴六没说话,只是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心里想道:“还好我没和这个弟弟扛上,不然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赞成洪哥的话,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成为你

    的敌人的。”张三炮也一脸后怕的说道,显然,也是在心里庆幸没有成为二狗的对手。

    雪七也都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自认拳脚功夫肯定超过二狗数倍,但是论心思计谋二狗把他卖了他怕是都不知道。

    “嘿嘿,你们放心,我只有对敌人的时候才会用这些损招,这不是没办法了吗,不这样的话,我真担心弄不死梁成反倒被他给弄死了,他能够让人搞我一次,就肯定能让人搞我两次,这次他出来,第一个要报复的人肯定是我。”二狗笑了一下,随即无奈的说道。

    洪木头等人顿时都点点头,对二狗的说法他们都很赞成。

    商量好了这些,又嘱咐吴六有时间回家一趟告诉陈耕他当了副镇长的事情,这才回到招待所,可是刚进招待所的门,他立马又想到了酒厂的事情,急忙喊住正准备开车走的吴六,让他又把自己拉到了酒厂。

    二狗忽然感觉自己好忙。

    到了酒厂,就看到酒厂的大门开的圆圆的,里面的工人们都在干活,打扫卫生,翻新机器,干什么的都有,远远的就看到刘云正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带着安全帽挽着袖子站在阴凉地和一个同样穿着打扮的女人说话。

    大步走过去,刘云也看到了他,顿时就冲他喊道:“你不是住院了吗,怎么跑出来了,赶紧回去躺着,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你这才几天啊,落下后遗症了可怎么办啊。”

    说着,就推搡着他要把他往走推。

    二狗顿时无奈,他发现自己不管到哪里都能听到“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个词语,不过他心里暖暖的,至少还有人问候他。

    “我没事了,真的,不信我跳两下给你看看。”二狗说着就狠狠跳了两下。“我再给你翻个跟斗。”

    他说着又翻了个跟斗,刘云这才一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说:“我已经彻底无语了,我只能说你简直就是变态,不死小强。”

    二狗呵呵一笑,又把自己明天要去任职副镇长的事情告诉了刘云,不出所料,刘云顿时也惊讶了起来,她是正儿八经的一个官二代,很明白二狗这个年龄能够当副镇长简直就是个奇迹。

    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事情不宜在人前多谈,顿时就只是恭喜了两句,然后指着身边的一个女人对二狗说道:“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孟倩,今年三十三岁,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有两个博士学位,经济学和医学,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诱拐过来当厂长的。”

    听到这么长的一排名头,二狗虽然还有些搞不懂麻省理工大学究竟是个什么级别的学校,但是听到两个博士学位的时候眼睛顿时就亮了,立马大量起了孟倩,只一眼,就被这个女人清丽脱俗的相貌给看的呆住了,她的皮肤有些黑,但是却黑的很匀称,很耐看。

    立马就伸出手去要和她握手,却被她一脸嫌恶的躲开了。

    二狗一愣,惊讶的看了一脸刘云,发现她的脸上带着红晕,顿时就明白这女人怕是刘云的一个女相好,顿时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长的这么漂亮却是个拉拉,他妈的。”

    第一百零七章 男人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手却依旧留在空中,脸上笑呵呵的说道:“你好啊,我是王二狗,你可以叫我二狗,这家酒厂有我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也算是你的一个老板了,怎么,和你老板握个手都不愿意啊。”

    孟倩愣了一下,眉头舒展了一些,轻轻的和二狗握了一下手,正要溜开,却被二狗忽然用力把她的整个手掌都握住了,顿时一阵细腻光滑的感觉就让二狗不由心神一荡。

    “柔若无骨,摸着真舒服啊。”他心里胡乱想着,孟倩不由脸色一红,眼里闪过一丝嫌恶的光芒,急忙用力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

    二狗却不生气,心里暗暗的想道:“有时间一定要给她上一堂思想教育课,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喜欢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帅哥才对,怎么能喜欢女人呢。”

    从酒厂转了一圈,得知酒厂在一个月后的十一月一号就会开工,二狗顿时心里就充满了一丝期待。

    离开酒厂,他想了想,还是按照风荷资料上的地址找到了她家。

    看到眼前这栋破败的不成样子的房子,二狗不由有些伤感,他想到了自己在大黄村的老房子,想到了陈耕住的老房子,看着背后那一片或高或矮的楼房,他忽然有个想法,他要抽个时间回去,给陈耕盖楼房。

    风荷家的门虚掩着,二狗轻轻敲了一下。

    “有人吗。”他喊道。

    没人回应,他愣了一下,推开门走了进去,再次被震撼了一下,因为她家里面的样子比家外面的样子还要破败,房子上面竟然还有个漏风的窟窿,他甚至感觉这房子马上就要塌了。

    “二狗,要不我们先出去吧,我怎么都感觉这房子好像随时都能塌了,把我们埋了就不划算了。”吴六在他耳边有些担心的说道。

    二狗正要回话,前面的房门就咯吱的开了,穿着一身打了补丁校服的风荷走了出来,看到二狗,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就红了,转身就想跑,却被二狗上前给拉住了。

    “你家都成这个样子了,你为啥不告诉我啊。”他责备的说道。

    风荷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我不想用你的钱。”

    二狗正要再说话,就听到房子里传出了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丫头,谁来了啊,请人家进来啊。”

    “是我爸。”风荷对二狗说道,带着三分期待,三分惶恐,三分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二狗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就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雪七紧紧跟着,吴六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他是真的怕这个房子塌了。

    房子里的光线很不好,但是基本还能看清楚东西。

    一张木头床上,一个约么五十多岁的人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个床单,靠着一个老被子枕在床头,床边的椅子上还放着一个饭碗,里面有一些红豆汤,显然是刚刚吃过饭,房间里的味道很清新,显然是经常打扫。

    看到二狗拉着风荷的手走进来,男人的眼睛顿时就定在了他们两个人的手上。

    风荷顿时一刷手就想挣脱,却被二狗狠狠拉住了。

    “叔,你好,我叫王二狗,我是风荷的对象,我喜欢她,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娶她做媳妇。”二狗冲动的说道。

    男人脸上本来已经升起的怒气在听到他这句话后立马就平静了一些,看着风荷说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明白了,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啊。”

    “爸,你别听他胡说。”风荷挣开了二狗的手坐在床上拉着男人的手一脸娇羞的说道:“他是我对象,只是我们两个才处了几天,我还没想好怎么给你说呢,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跑过来。”

    男人一愣,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二狗:“你好,我叫风万里,废人一个,风荷的爸,小伙子长得很英俊啊,和我们家丫头是挺般配的,你家是哪的啊,城市户口还是农村户口啊。”

    “爸,你问人家这些做啥啊。”风荷顿时就不依的看着男人。

    男人脸上却带着执着的倔强,仿佛是生气了,冲着风荷吼道:“男人说话,哪里轮得到你插嘴,你听着就好。”然后轻轻一笑看着二狗说道:“别在意,我家丫头就是脸皮薄,平时在家里干活可勤了,你看着家里,一尘不染的,就是我没能耐,让她吃苦了。”

    他说完,脸上的神色顿时黯淡了下来。

    “爸,你胡说什么呢,我不嫌苦,只要你好好的,我怎么都愿意。”风荷眼睛红红的说道。

    二狗也赶紧说道:“叔,风荷说的对,我们不嫌苦,我们还年轻,我们不怕,我今年20岁了,是农村户口,家是小风镇大黄村的,我家里条件也不好,从小没爹没娘,是我们村长把我养大的,我现在管他叫爹,之前在村里干了一段时间队长,后来王县长把我调到了他身边做秘书,明天开始我就是南王镇的副镇长了,叔,我介绍完自己了。”

    他有些紧张,为了给自己壮胆,他又给自己长了一岁,说完就紧张的看着风万里,就怕人家还要为难他。

    风万里原本听着二狗是农村户口,神色就有些暗淡,但是越往后听就越惊讶,到听完他的话脸上已经是震撼了。

    “你爸叫什么。”他看着二狗问道。

    二狗一愣,有些不解的说道:“陈耕啊,是我们村的村长,我刚刚说了啊。”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死了的爸叫什么。”风万里继续问道。

    二狗顿时明白了,他也是在疑惑自己当副镇长的事情。

    顿时就叹了口气看着他说道:“我死了的爸就是普通的农民,好久都没给他上坟了。”他说着,眼眶红了一下,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其实啊,我这个人就是运气好了点,这次能当上副镇长,也是走了狗屎运,其中的过程,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了,不如不说了。”

    “你说吧,我兴许能听明白。”风万里却不依不饶了。

    “我爸以前是咱们县里的副县长,只是被人陷害了这才退下来了。”风荷在边上略有些愤怒的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风万里就冲她怒吼道:“小丫头片子懂什么,什么叫陷害,那是组织的决定,我服从。”

    “那他们凭什么把你的腿给撞断啊,王县长没来之前,我们家过的什么日子你难道都忘了吗,你忘了我可没忘。”风荷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二狗急忙伸手帮她擦,却被她哼的一下躲了过去,扭着头不理她。

    他顿时就灿灿的看着风万里笑着说道:“叔,你别和她吵,风荷她也是为你着想啊,既然是这样,我就给你说一下我的事情。”他说着就把这次的事情给风万里稍微说了一下。

    当然,他着重说了曹明这个人,因为他已经用特殊能力看过风万里的脑袋,知道几年前他被迫害就是曹明派人做的,那个时候曹明也是副县长,因为市印刷厂出售的事情和风万里闹翻了,于是就做了伪证举报说风万里想要贪污国家资产,后来又派人接二连三的欺负他们,好在曹明毕竟还有些良心,没有把风荷逼上绝路。

    二狗这也才明白为什么风荷见到曹明的时候眼神总是那么古怪,也明白了风荷怎么能进入县委传达室,更明白了王九州为什么让自己离开的时候把风荷给带上,这也是为了保护风荷。

    听到他的话,风万里顿时就沉默了,一脸阴沉,良久,他才开口说道:“小心曹明这个人,他是个标准的小人。”

    “叔,你放心,我对他十分的提防。”二狗立马说道。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显然,他对二狗十分满意,最后,在二狗三寸不烂之舌的软磨硬泡之下,他终于同意搬出这个老房子,二狗和风荷在县里的一栋栋单元楼里找了一个房子,恰好这个户主很缺钱,二狗直接把他家的房子给买下了,三室一厅,装修的还不错,才花了两万块钱,让二狗感觉有些沾光了。

    只是后来他才知道,县里的房子都是这个价格了。

    安顿好风万里,二狗又拿了两千块钱给风荷,她死活不要,最后听二狗说是要给风万里雇保姆,她这才勉强收下,但是却一本正经的给二狗打了个欠条。

    做好这些事情,二狗暂时就没什么要做的事情了,顿时就回到了县招待所。

    县招待所大厅里此刻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个收银的女孩在前台趴着,二狗定眼一看,赫然是刘颖,她也看到了他,顿时就一脸通红的低下头,只是二狗看的分明,她的眼睛红肿的,显然是哭过了。

    “谁欺负你了。”他一脸铁青的看着刘颖说道。

    刘颖不说话,只是低下头装作在整理东西。

    二狗眉头一皱,看着雪七说道:“你先上去。”

    雪七嘿嘿一笑,跑上楼,他这才又看着刘颖恶狠狠的说道:“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快说,谁欺负你了,我去扒了他的皮。”

    “那你把自己的皮扒了吧,就是你欺负我了,就是你。”刘颖哭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

    二狗顿时就慌了,急忙伸出手趴在柜台上想去给她擦眼睛,却被她躲了过去。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一点都不想,不要欺负我,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了,不缺我一个。”刘颖呜呜的哭着说道。

    就在此时,一个年龄大点的营业员从后面走了过来,顿时就一面哄着刘颖一面冲着二狗吼道:“赶紧走,没看你都把人弄哭了,小心我给公安局打电话告你非礼,男人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