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54.那是因为你有良心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54节  那是因为你有良心

    张三炮咬了咬牙,照做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多疑的人,二狗的话顿时就让他想起了妻子平时的种种的疑点,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傻子。

    王宝和雪七很快就被他叫了过来,他自己也跟着过来了。

    夏夜晚的凉风吹过,二狗感觉心头都清凉了一些,看了一眼背后的两个人指着自己旁边的台阶说道:“都坐吧,我想和你们说点话。”然后他看着张三炮也说道:“你也坐下吧,我知道你心里这会不舒服,正好吹会风。”

    张三炮没拒绝,一屁股就坐在二狗边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中华烟,拿出一根给二狗,二狗摆摆手说:“不会这个。”

    “男人怎么能不会抽烟呢,来一根吧。”张三炮牵强的笑了一下又递给二狗,二狗接过,却没让他给点着,只是叼在嘴上咬着玩,他喜欢干很多坏事,但是抽烟却恰恰除外。

    雪七和王宝都点了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中华烟,他们平时是没几乎抽上的,张三炮给发了他们立马就笑呵呵的赶紧狠狠抽了起来。

    “你们两个,真没出息,特别是雪七,你更没出息,你一身那么好的功夫就是被你的小心眼给毁了的。”二狗看着他们两个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雪七顿时浑身一阵,但是低下头没有说话。

    二狗继续说道:“你娘生你的时候才十七岁,你是早产儿,她生你的时候就死了,你的身体不好,那个年月也不好,你爹为了给你采药从山上摔下来,也死了,你爷爷也是那次把腿给摔伤的,那一年你六岁,你发誓你一定要变强,你开始拼命的练武,也许是上天可怜你,你的身体一天天的竟然好起来了,可是你爷爷的腿却因为过度疲劳残疾了,你心疼,就想给他治病,可是你的胆子又小,杀人放火你不敢,当保安也畏畏缩缩的,不敢让人知道你的功夫,真是没出息。”

    他好像在讲一个故事一样,但是等他说完,雪七已经把脚下的一块青砖给抓碎了,两行清泪顺着他的面庞也流了下来,但是他却咬着牙不说话,仿佛在挣扎什么。

    二狗不理他,又继续说道:“王宝,你就要好的多了,只是你也是可怜人,我就不揭你的老底了,我二狗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我就知道如果别人对我好我就要对他好,我就告诉你一句,如果你跟了我,我可以给你保证一点,你妹妹不管想去哪里上学我都给你供了,哪怕她想去外国上学我都供了,哪怕我二狗还有一个馒头吃,我都会分给你半个。”

    “你怎么知道我妹妹的事情的。”王宝顿时就惊讶的看着二狗说道。

    “我刚刚给三哥说了,我是灶神爷的徒弟,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能算到过去的事情,这不是什么秘密,在我们村很多人都知道。”二狗摆摆手说道。

    顿时王宝的眼睛就瞪了,他显然是不相信二狗的话,但是二狗的神奇却让他不得不认真起来面对。

    良久,王宝第一个说道:“好,我王宝跟你干了,你的能耐我看过了,一晚上就赢了几百万,面对市委书记都脸不红心不跳的,我认你是个人物,不是我说三哥不好,只是在这里上班一个月八百块钱虽然不少了,但是我妹妹马上就要读大学了,一年学费就上千,狗哥你只要能给我保证让我妹妹上学没问题,我就跟你干了。”

    说着,他转过头看着张三炮说道:“三哥,是我王宝对不住你了,你放心,我永远都把你当我哥,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说一声,我王宝绝对不推辞。”

    张三炮苦笑,摆摆手说道:“算了,我既然能叫你们过来,就说明我已经答应让你们走了,从现在起,你们就好好的跟着狗哥吧,狗哥比我有能力,兴许哪天我也跟着狗哥干了也不一定啊。”

    他说着就死死的盯着二狗。

    二狗却不理他,只是看着雪七。

    “我也跟着你了,只要你能把我爷爷的腿给治好,我就跟着你干了,我雪七除了这一身功夫没有其他能耐了,但我能给你挡子弹。”雪七红着眼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顿时就站起来说道:“好,我相信你,就好像我相信王宝,相信三哥,相信我吴六哥一样的相信,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永远不要让我失望。”

    “你放心,我雪七虽然心眼不大,但是我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我没上过学,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什么灶神爷的徒弟,我也不管那些,但是从现在起,你二狗就是我雪七的老板,你指哪里我就走哪里,你让我杀人我都不会眨眼。”雪七一脸凝重的说道,硕大的体型此刻散发着一股让人感到心悸的威势。

    张三炮的眼睛都愣住了,他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雪七竟然还有这么阳刚的一面,他以前就知道这个人会说闲话打小报告。

    “好,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三哥,真是对不住了,我叫你跟着来就是想挖他们两个走,我算过了,这两个人就是你这里最好的两个手下了,我都带走了,不过你放心,兄弟我不会让你吃亏的,我马上就要收购县里的九曲酒厂,酒厂收下了我还有很多项目要上马,我知道三哥你手下还有个工程队,只要你能给我保证质量我这活就给你了。”二狗立刻就哈哈笑着说道。

    张三炮本来还有些不舒服,但是听到二狗最后一句话顿时眼睛就亮了,立刻看着他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废话,这事情我能和你打马虎眼啊,我明天就要和县里的一帮领导去谈这个事情,这两个人我现在就带走了,他们的工资也不用三哥你给了,我给出了,王宝你和雪七从现在起每人每个月暂时先拿两千块钱工资,从明天开始算,你们有意见吗?”二狗说着,就看着王宝和雪七问道。

    一个月两千块钱工资,他们哪里还有一点意见啊,顿时笑得嘴都合不住了。

    都纷纷说没意见。

    “那好,你们两个去收拾东西,我和三哥再说会话。”二狗说着,两个人就走了,他然后就看着张三炮说道:“三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站着不进去也不走吗。”

    听到这话张三炮就一愣,皱着眉回头在背后看了一圈然后说道:“难道有人拍照?”

    “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算出梁成最近肯定要对我下手,所以我感觉还是小心为上,你等会回去了帮我留心一下一个叫赵刚的人,他是梁成插在你身边的一个心腹,拿了梁成的钱,我怀疑他应该做了一些小动作。”

    张三炮顿时一愣,一脸怒意的骂道:“赵刚这个王八蛋,看我不弄死他。”

    二狗急忙摆手。

    “三哥,别冲动,冲动是魔鬼,这个事情你知道就好。”说完他就看到吴六的汽车回来了,顿时就朝他摇摇手,吴六也看到他了,立马就把车开了过来。

    “哥,今天晚上麻烦你了,让你送了两次人,等会还要麻烦你一次,把我和王宝雪七给送走,我今天晚上就想把他们给带走,现在梁成一心想要找我的麻烦,想要把我的钱给掳走,我不能让他抓住我的尾巴,这几天你也小心一点,过了这

    几天,我就让他死。”二狗说着,露出恶狠狠的目光。

    吴六顿时点点头,一言不发。

    王宝和雪七很快就来了,二狗带着他们去县委大楼边上的招待所里开了一间房把他们安顿好,本来就准备回宿舍里去睡觉,但是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就愣了一下走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他看着招待所大厅里坐着的一个打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人说道,这女人竟然是以前张二愣在小风镇的那个相好小翠,二狗和她鬼混了一次,也是在她身上才第一次尝到了后庭花的滋味,对她的印象很深刻。

    看到二狗,小翠显然也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一阵尴尬,然后就笑着看着他问道:“你先说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送朋友来,这就回去了,我现在就在县委里上班,很近的。”二狗说着,指着不远处还亮着灯的县委大楼。

    听到他的话,顿时小翠身边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围了过来,一个女人惊讶的看着小翠问道:“小翠,这个男人是谁啊,竟然在县委里上班,你什么时候钓了这么一个极品男人。”

    “是啊小翠,你怎么有这种好运气啊,还不给姐妹们介绍介绍啊。”又一个女人娇笑着说道。

    二狗的眼神却看向了一个藏在他们身后眼神有些躲藏的女孩,特殊能力扫过她的脑袋,脸上露出一脸的惊讶。

    “你,过来说话。”他指着那个女孩说道。

    立马就有一个女人把她给拉过来了对二狗说:“哎呀,这位公子,你的眼光可真厉害,我们这位小妹今天才第一天入行,还是个雏儿呢,要不今天晚上你别走了,让她陪着你,你和小翠是熟识,收你一百块钱就行,怎么样。”

    显然,这个女人竟然是个老鸨,说的通俗点就是鸡头,而他们这群女人都是“小姐”,专门在招待所门口拉客人的。

    “行,一百块,我给你写个条子,你去找王伯良要。”二狗立刻看着女人说道。

    “我给你写个条子,你去找王伯良要。”

    这句话出来,顿时女人就愣住了,看着他有些不解的问道:“王伯良是谁啊。”

    二狗笑着摇摇头说道:“他呀,就是我的一个朋友,你放心,你给他要他一定会给你的。”

    女人一听,想了想感觉也可以,本来一个雏儿根本就不值一百块的,最多就三十左右,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冤大头,她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了,她也是有关系的人,不怕赖账。

    “那好,你告诉我你这个朋友家在哪里,你给我写个条子,我明天让人找他去,这个雏儿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女人立刻就豪爽的笑着说道,眼睛里泛着一丝热切的光芒。

    一百块啊,即便她手下这些女人一晚上全部出工也赚不下。

    二狗立刻就哈哈笑了起来,指着女人说道:“你可真不知道死活,我都给你说了我就在县委的楼里上班,你还敢给我推荐这些服务,我就不告诉你王伯良的家在哪里了,我就告诉你他上班的地方在哪里,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还要条子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一脸正气,字字铿锵,眼神里闪动着阵阵神光,死死盯着女人,女人顿时就有些怕了,不过还是自作坚强的看着二狗冷笑道:“我以为是个有钱人,原来是个穷汉子,没钱装什么大头蒜,你以为你知道公安局局长的名字我就怕你了,我告诉你,老娘我不吃这一套,这里什么地方,县招待所,我既然敢在这里拉客我就肯定有我的关系,没钱的话趁早就滚,麻子,出来,有人惹事。”

    她说着,就冲着身旁的一个小门里喊了一下,顿时,门就被拉开了,走出了两个腰圆膀粗个头高大的男人,一个光头,一个平头,都是一脸恶狠狠的样子,光着膀子,身上都有几条伤疤,一看就是经常打架的混混。

    “怎么,小子,身上不舒服,想要爷爷给你松松是吧,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滚蛋,冲着你在对面楼里上班,你现在离开,嘴巴给我夹紧了,今天哥几个就不动你了,就当是结个善缘,不然的话,老子打的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光头男一走出来就盯着二狗说道。

    他的话音一落,二狗顿时冷笑,只是他还没说话,楼梯口上就传来了一个冷哼声。

    只见王宝悠闲的走了过来,脚上还穿着拖鞋,走到光头的面前就不屑的说道:“王麻子,我说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就连狗哥都敢瞧不起了,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想要哥几个给你再松松骨头啊。”

    说完,然后就看着二狗说道:“狗哥,不用操理他们两个,两个废物而已。”

    两个人显然是认识王宝的,看到他顿时两个人的眼神就变了。

    “王宝,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这个人你认识啊,既然这样哥几个也就不为难他了,不过下次的话就没这么好运了,让你朋友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的话上报到三哥那里,哼哼··”光头说着哼哼的笑了起来。

    二狗算是搞明白了,感情这两个人也是张三炮的人,立马就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谁的手下,张三炮的,吴六的,还是梁成的。”

    “你又是谁的手下。”王麻子顿时就皱着眉问道,他感觉的出来王宝对这个人的态度是恭敬,显然,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王宝顿时就冷笑着说:“王麻子,你可知道你摊上大事了,你面前的是狗哥,是咱们县长的秘书,也是六哥的亲兄弟,一个爹的亲兄弟,三哥见了都要叫一声狗哥的,你算个JB什么东西敢对着狗哥大呼小叫的,看来我要给三哥和六哥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趟教教你怎么做人了。”

    他说着,就转身往服务台走去,王麻子赶紧就把他挡住。

    “王宝,王宝,别,别啊,我这不是也是给三哥办事啊。”他急忙说道,然后小声的看着王宝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王宝立刻就傲然的说道:“废话,不信的话你自己给六哥打电话问问,三哥也行,不瞒你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和雪七就是狗哥的手下了,你是六哥带出来的,如果让他知道你在这为难他弟弟,你的下场怕是不怎么好咯。”

    他说完露出一脸轻松的笑容,然后看着二狗说道:“狗哥,遇到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和他们顶上了啊,他们两个以前都是六哥的手下,都是今年才分出去的,平时还是六哥罩着他们的。”

    听到这话,二狗立刻就往服务台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那行,我先给吴六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他这会应该还没睡觉,是了,我哥的电话是多少。”

    他忽然停住脚看着王宝问道。

    “别,别啊,狗哥,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混蛋,我王八蛋,我不是东西,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饶了我吧,别给六哥打电话,六哥如果知道这事情非把我给打死不可啊。”王麻子顿时就信了王宝的话,立马就跑到二狗身旁低着头哀求道,他背后的那个显然是他的小弟,也跟在他背后低头说道:“是啊狗哥,哥几个也都是混口饭吃,你就饶了我们吧。”

    二狗冷

    笑,看着他们说道:“怎么,怕了,没事,我就给我哥打个电话叙叙旧聊聊家常,不说你们的事。”

    说着他就继续往服务台走去,已经趴在了服务台的木头桌子上了,服务台里面是一个约么十八九岁的女孩,看着这一幕早就呆住了,在里面愣愣的看着二狗不敢说话。

    “噗通”“噗通”

    王麻子和他的手下竟然都给二狗跪下了。

    “狗哥,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千万不要给六哥打电话,他真的会打死我们的,狗哥,求求你了,我都给你跪下了。”王麻子不住的哀求着。

    “狗哥,咱们都是为了讨口饭吃,给留一条活路行不行啊,我们已经认错了,你还要怎么样啊。”他背后的那个小弟明显有些不服气了。

    他的话音刚落,王宝就从背后一脚把他给踢翻了,一脚一脚的就冲他踩了起来。

    “我艹尼玛了个比的,竟然敢对狗哥这么说话。”

    “我干你妹的我让你嘴巴乱喷。”

    “你她妈的怎么不去死啊。”

    他每踩一脚就骂一句,每一脚都特别用力,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踩了三脚了。

    “王宝,大家都是一起混的,能不能给留条活路,我们都跪下了你还要怎么样。”王麻子一脸愤愤的冲着王宝喊道,只是他还是跪在地上没有动弹,也没敢还手。

    王宝顿时就停下动作冲着他冷笑道:“你应该知道我这已经算是轻的了,如果他的这些话是在六哥或者三哥面前说的,后果比现在要严重十倍。”

    王麻子顿时就一脸苦笑,看着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的堂弟,转过身看着二狗凄厉的吼道:“狗哥,我真的知错了,我混蛋,我不是东西,你就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

    他说道,就一巴掌一巴掌的朝自己脸上扇去。

    “啪”“啪”“啪”···

    一下一下的,声音响亮,清脆,他没打一下,柜台里面的女孩身上就颤抖一下,显然是怕的。

    “算了,你起来吧,我忽然想起现在都十一点了,我哥应该已经睡觉了,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只是,这个女孩我要带走。”二狗说着,用手指着那个老鸨身边的小女孩。

    老鸨本来被吓怕了,此刻听到这句话顿时就一机灵反应了过来,急忙摇着头说道:“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付了钱的,我都给了她两百块钱了。”她说着又看向还在地上跪着的王麻子,浑身一颤赶紧又说道:“除非你给我两百块钱,把我的损失给我补上,我就让她跟你走。”

    她说着,看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的二狗,眼睛里带着恐慌。

    “啪,啪,啪,啪,啪!”

    二狗一连五个巴掌扇了过去,直接把女人给扇的趴在地上,他手腕都有些疼了,甩了甩手腕看着地上的女人喘着粗气说道:“你吗的,你爸当初怎么就没把你给射到墙上,让你那个混蛋妈生出你这么个混账女人,你一共从头到尾就给她家送了两袋粮食,加在一起顶多也就他妈的五六十块钱,就让她跟着你被男人糟蹋,你怎么不去死啊。”

    然后他又看着还在地上跪着的王麻子吼道:“我告诉你王麻子,今天我放过你,但是你要给我记住了,我放过你是有条件的,第一,以后永远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强迫女孩做皮肉生意的,不然的话,我不仅把你给弄死,还把你家里所有人都给你弄死,你最好相信我的话,你可以去找张三炮打听打听,他知道我的身份,你家里有几口人我一清二楚,我知道你很不服气,我就问你一句,如果你老婆女儿都被人逼着做皮肉生意,你什么想法。”

    他狠狠的盯着王麻子说道。

    王麻子顿时就低下头不说话,这个问题他一直都不想面对。

    二狗一脚就把他给踢翻,然后冲着他吼道:“我他妈在问你话,如果你老婆女儿被人逼着当鸡,你他妈什么想法。”

    “我他妈弄死他全家。”王麻子几乎是红着眼睛吼道。

    二狗立马就一把把他给拉了起来,冲着他说道:“那好,你给我记住这句话了,我并不是很讨厌你干的这个行当,人人都有难处,但是你要给记清楚了,如果再发生逼迫的事情,我他妈就弄死你全家。”

    “你给我记住了,今天我能放过你是因为你还有良心,最好不要触摸我的底线,不然的话,即便是洪木头都救不了你。”二狗说着,然后就走到小翠的面前把她拉到王麻子的面前。

    然后盯着他说道:“我放过你的第二个条件就是,从今天开始,小翠就是这群女人的头了,这个事情明天我会给我哥和张三炮都打招呼的,这个条件你接受吗。”

    “我接受,我接受。”王麻子赶紧应允,现在只要眼前这个人能放过自己,让他怎么都可以。

    二狗立刻就说道:“那好,你记住你的话,我也告诉你一个事情,小翠可以算的上是我的女人,如果她出了事情我不会不管的,我就在对面的楼里上班。”

    他隐晦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王麻子的眼神顿时就亮了,他是个聪明人,立马就知道二狗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活。”他立马信誓旦旦的看着二狗说道,眼睛里再也没有丝毫的不满,甚至还有对二狗的感激。

    打一棒子再发个糖吃,这个方法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好用。

    “好,记住你的话就好。”二狗冲着她说道,然后转过身看着小翠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了你吗。”

    小翠摇摇头,她自然知道她在二狗心里的地位还没升级到他“女人”的地位,于是有些惶恐的看着他,她也被他刚刚的一系列手段给吓怕了。

    “那是因为你有良心。”二狗笑着说道——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