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53.信不信是你的事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53节  信不信是你的事

    “真的?”二狗立刻就惊喜的叫道。

    李牧一脸骄傲的说道:“在经营方面你应该相信我。”说着,他的脸色变得激动了起来看着二狗。“你知道吗,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的话,我们很快就发了。”

    “额,我有些不明白。”二狗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他。

    李牧笑了一下满脸激动的说道:“你想啊,如果我把这种保狡放到全国市场去卖,假设我们每一瓶买十块钱,每瓶纯赚九块钱,我们每天卖出去一万瓶每天就能赚九万块,每天卖出去十万瓶每天就能赚九十万,每天能卖出去一百万瓶的话我们每天就能赚九百万,这个帐你敢算吗。”

    “不是吧,这么猛。”二狗的眼睛立刻就瞪得铜圆,看着李牧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当然知道李牧说的这个是事实。

    对于这种保狡的销路他根本就不愁。

    “我说的都还是大概,我有预感,如果我们真的吧这种酒给整出来的话,可能比我们想的还要猛,还有,我们不仅要生产这种酒,还要生产这种保健品,我在国外呆过,国外的保健品市场很好,可是国内的就不行,等到我们有钱了我们可以弄一些高端的保健品出来,一盒卖个一百八十的绝对没问题。”

    李牧的眼睛现在都变成了一万瓦的大灯泡,光芒四射。

    二狗也差不多,他的眼睛里已经全都变成了钱,他不由的开始庆幸自己能够收拢李牧这个人是多么明智的想法。

    殊不知李牧现在也开始无限的庆幸自己能够碰到二狗,他是个不知足的人,他的梦想一直是能够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跨国公司,他现在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他能够想到,如果这种保狡和保健品一旦投放市场会引发什么爆炸效应。

    顿时,他就没心思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立马就冲着二狗说道:“二狗,不行,我要立马赶回山城找王根生谈一下,还要找我的导师去咨询一下,我有预感,我们这个产品可能会把我们带向神坛。”

    二狗一愣,不过也想到了这个事情的重要性,立刻就点点头说道:“那好,走,我让人送你。”

    他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李爱梅此刻也已经清醒了一些,看着二狗的目光充满了复杂,显然她已经知道二狗捅了她的事情。

    到了门口,二狗立刻就看着王宝说道:“你赶紧去把我哥叫来,我有事情找他。”

    王宝点点头立马就跑去叫吴六了,不一会吴六就来了,他还没站住二狗就看着他说道:“哥,你开车把李牧送到县委去,他的车在那里放着,现在有事情要着急赶回山城去。”

    “好,行。”吴六立马就点点头,然后就往外走去。

    送走李牧,二狗一个人坐在包间里发呆,想着李牧刚刚说的话,他越想就越兴奋。

    “一天能卖一万瓶的话,我一天就能赚九万块,一个月就是二百七十万,我的妈呀,我二狗竟然也能成百万富翁。”他自言自语道,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亮,然后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南云此刻也已经悠悠转醒了,看着他正在手舞足蹈的大笑顿时就露出疲惫的笑容笑道:“什么事情啊,这么兴奋。”说着,就把脑袋靠在二狗的腿上。

    “当然是大喜事了,如果这个计划能成功的话,我立马就会成为百万富翁。”二狗大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南云顿时一愣,坐了起来看着二狗说道:“给我说说,究竟是什么事情,我兴许还能帮上你的忙。”

    二狗顿时就把保狡的事情说了一下,没想到南云听了这话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你想的太好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一旦发展起来了别人眼红了怎么办,远的不说,现在县政府就穷的一塌糊涂,如果你真的能搞起来的话,光是政策上的压力你都承受不住啊。”

    她摇着头说道,有些忧心的看着二狗。

    二狗顿时就愣住了,也想到这个问题了,的确,如果到时候他把九曲酒厂给盘活了县政府又要强行收回酒厂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他的身份在那放着,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可能真的要为了政策让路。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看着钱不赚啊。”他立刻就有些焦急的看着南云问道。

    南云想了想说道:“这个解决的方法其实也不是很难,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外资的身份然后来县里投资的话,我保证县里一个屁都不敢放,而且肯定还会给你很多政策支持的。”

    二狗一愣,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外资进来就没人敢查,自己人投资就有人收拾,这是什么道理。”

    南云笑着摇摇头说道:“有些事情,没必要知道的太明白,也说不明白,你只用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好,然后那么做就好了。”

    二狗沉默,这个道理他知道,南云说的一切他也都知道,只是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年少轻狂的年代,听到这话难免就有些不想接受,但是他的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感性,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张三炮一脸兴奋的推开门跑了进来,一见到二狗就笑着说道:“狗哥,你给我那个酒真的神了,我就喝了一口,立马就感觉下面的家伙有反应了,成哥也喝了,也说简直是神了。”

    说道这里,他看到了一旁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的南云,本来想说什么就没有开口,他显然知道南云的身份,看着南云笑着说道:“南县长,你要什么服务的话尽管开口,我一定办到啊。”

    南云理都不理他,只是眯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张三炮尴尬的笑了一下,就看到二狗在朝他打眼色用嘴型告诉他让他到门口等他,立马就会意缓缓的走了出去。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啊。”张三炮走了,二狗就看着南云笑着说道,一只手在她傲然的双胸上又狠狠的抓了一把。

    南云这才好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说道:“嗯,噢,呀,都快十点了,是该回去了。”

    说着她就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小包包往门口走去,二狗没有跟着,只是附在她耳边轻轻对她说道:“今天晚上不能陪你,我被人盯上了,我怕有人拍我们的照片,你一个人先走,我让人送你出去。”

    听到这句话,南云顿时一惊,急忙点点头。

    她太清楚自己如果真的让人拍到和二狗在一起进入皇朝的照片会是什么后果,很有可能处理不好的话她的仕途都会到此结束。

    >

    到门口就正好碰到吴六回来,结果他就悲催的再做了一次司机。

    为了避嫌,二狗走的时候再三叮嘱南云,如果有人问她今天来皇朝做什么,就说是来和投资商商量引进外资的事情,投资方就是李牧,李牧的身份简直就是一张天然保护伞。

    “二狗,你给六子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皇朝KTV大门口,吴六的车刚走,张三炮就在他身边一脸凝重的问道。

    二狗回头一看,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顿时就朝着他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不信,我问你个事情,你和梁成认识多长时间了。”二狗看着张三炮问道。

    张三炮一愣,在心里默数了一下说道:“有八年功夫了,怎么了?”

    “你那个儿子多大了。”二狗轻笑着接着张三炮的话说道。

    张三炮顿时脸色就变了,看着二狗说道:“不可能,你说的不可能的。”

    二狗摆摆手,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

    “其实我也只是猜的,我只知道你七年前曾经坐过一次牢,当是好像说你是投机倒把,关了你三个月你从监狱里出来你媳妇肚子里就有孩子了,我说的没错吧。”二狗一脸神秘的说道。

    张三炮顿时就浑身一颤,看着二狗说道:“你怎么知道,即便是吴六都不知道我女儿什么时候出生的,你究竟是谁。”

    他看着二狗的表情已经是一脸戒备了。

    这个人太玄乎了,玄乎的让他不得不十足的警惕。

    “你呀,不用太紧张嘛。”二狗呵呵一笑看着他说道:“放松一点,我当然知道了,你到我们村去问,我可是会算命的,灶神爷的徒弟,就是道行太浅了,只能算准过去,还算不出未来,我一看到梁成就看到了他的过去,其实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些的,但是就咱们现在这关系,我不告诉你我又感觉亏了心,所以我还是告诉你吧。”

    听了这番话张三炮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一块青一块紫,心里显然在狠狠的挣扎,良久,他才红着眼睛看着二狗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养了六年的儿子不是我的种,是吗。”

    “我可没说,我只是说可能不是,就连梁成自己都不清楚,不过这个事情简单啊,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你去做个基因鉴定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啊,我这个土巴佬都知道这种东西。”二狗摆摆手笑着说道:“如果不是的话自然最好,如果是的话就要看你自己决断了。”

    说着,他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看着张三炮:“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把这个事情给任何人说,后天晚上叫上洪木头到山城的甲鱼府找我。”

    “如果他们什么都没有呢,你到时候怎么解释。”张三炮毒蛇一样的盯着二狗恶狠狠的说道。

    二狗一愣,轻笑了一下摊了摊手说道:“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这句话你自己相信吗?我只是说可能,信不信是你的事。”

    然后他就无所谓的坐在了门口的石头台阶上,不回头的对张三炮说道:“如果想明白了就到里面把王宝和雪七给我叫出来,我找他们有事情,你最好也跟着过来。”——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