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47.我说过会让你的死得很有节奏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47节  我说过会让你的死得很有节奏

    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一群村民就闹了起来,一个村民顿时就朝他吐了一口唾沫骂道。

    “你个龟孙子,你是王八蛋,你是不是和那个王八蛋有什么关系,就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你们在护着他,该死的东西,你们也是人渣。”

    这个人明显情绪激动的过分,论起拳头就朝着那个说话的警察打了过去,顿时身边的几个警察就反应了过来就准备上前拉他。

    “住手,都住手,你们局长呢,钱枫死到哪里去了,王伯良呢,他不是早早就带人过来了吗,人呢,都哪里去了。”王九州看了半天,再也忍不住了,冲着他们就吼道。

    听到他的话,顿时几个警察和村民都愣住了。

    “这位是我们九曲县的县长王九州,我是副县长南云,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情的,绝对不会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的。”

    南云顿时站出来介绍道。

    二狗则是一个箭步过去靠在王九州的身边,就担心有村民发怒伤害到他。

    这个时候,警察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就看着王九州说:“钱局和王局正在办公室里讨论解决的方案呢,他们让你来了以后就赶紧进去。”

    听到这话,王九州冷哼了一下,丝毫不理会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的村民说道:“大家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妥善的答案,没有任何人可以袒护凶手,我一定还娃娃一个公道。”

    然后他看着南云说道:“南云,你现在立刻把带着孩子还有他母亲,然后再带上他们村一个人,坐我的车到县医院找到蒋玉生,让他给孩子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把该收集的证据全部都给我收集起来,这件事情我就是告到中央我也要给处理好,连一个娃娃都保护不了的话我这个县长还干个屁。”

    他愤愤的吼道,他这一番话是义正言辞,正气凛然,顿时村民都鼓起了掌,纷纷叫好。

    南云顿时就点点头向女孩和他母亲走了过去。

    只是警察为难了,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绝对不能让人把女孩送到医院去,顿时那个说话的警察就看着王九州说道:“王县长,这个事情你是不是先和王局还有钱局商量一下啊。”

    听到这话,二狗立马一个箭步上去一巴掌抽在那警察的脸上对他吼道:“你他妈的是不是吃了屎了,怎么满嘴喷粪,王县长做什么事情还要你教吗,我问你,如果那个女孩他妈的是你的女儿,你是不是还能喷出这么一句话,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他是浑身的怒气啊,他这一刻真的在想,如果让自己当官是当和眼前这个警察这样的官,他宁愿马上把工作证给扔了回家看果园去,那样最少他不亏了自己的心。

    被他扇了一巴掌,警察还在发愣,本来立刻就要发怒,听到他的这番话,顿时他就无言了。

    旁边几个想要有动作的警察顿时脸上也都是一阵红一阵绿。

    王九州也立马叫道:“打得好,你们这群王八蛋,你们是不是早就忘了你们的职责,你们抬头看看院子里的国旗,看看你们自己的警徽,不要侮辱了你们这一身皮,南云,赶紧去,我就站在这里,看谁敢挡。”

    南云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顿时就有些犹豫,她已经能够感觉到这次的罪犯肯定身份不弱,最少让县公安局的局长都有些不好处理,她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需要选择一个政治立场。

    “快去啊,怕什么,我家老爷子还没死呢。”王九州看到她在冷着,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就冲她吼道。

    南云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她知道王九州最大的依傍就是他那个已经副省长退休的爷爷,他说出这句话就是在给她鼓气,立刻就点点头带着女人和她的孩子,还有村里一个健壮的男人一起坐车离开。

    几个警察欲言又止,但最终都没动弹一下。

    看着车子走了,王九州这才冷哼了一下往他们局长办公室走去,那个说话的警察顿时就赶紧跟在他们背后。

    到了局长办公室,两个一身警服的中年人正在面对面的发愁,旁边还有两个秘书也在沉默的站着,他们正是南王镇派出所所长钱枫还有九曲县公安局局长王伯良。

    王九州一进来他们俩顿时都站了起来,看着他眼睛都是一亮。

    “老王啊,可终于把你给等来了,事情你都知道了吧,你说这事情我们要怎么办啊。”王伯良顿时就看着王九州说道,然后他看到了跟在后面的警察,立刻就冲他喊道:“王峰,我让你在外面看着那群人,你怎么跟着跑进来了啊。”

    听到这话,王九州顿时就冲着他怒气冲冲的吼道:“你不用吼他,我已经让副县长南云带着那女孩去县医院做检查去了,你们也太不像话了,关键时候怎么能犯浑,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政府,怎么看我们的警察,你们太不像话了。”

    “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那个家伙是蓝波的儿子,你让我怎么办,本来我已经把消息给封锁了,再给点好处就没什么事情了,现在你说我们要怎么办,蓝波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很快就到了,这个事情弄的。”王伯良也一脸怒气的说道。

    王九州顿时就冷哼一下说道:“把消息给封锁了,你说的跟唱一样,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人有一张嘴,你能堵得住啊,难不成你还能把人家一个村的人都给杀咯啊。”

    王伯良顿时无言,他也知道想要彻底的封锁消息根本不可能,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看到他不说话,王九州顿时就看着钱枫说道:“蓝鸟现在关在哪里,带我去看看他,我倒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有多横,竟然能干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还有人护他。”

    钱枫的眼睛看了看王伯良,看到他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在派出所的后院。”

    “带我去。”王九州顿时就往外走,二狗立刻跟上,钱枫和王伯良也跟上。

    派出所的后院,一个宽敞的房间里,一个约么二十一二岁年轻人正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的坐在沙发上带着耳机听歌,他眼前两个警察在盯着他,看到王九州等人过来,他立刻就嚣张的指着王九州喊道:“你是王九州,我认识你,我告诉你,你最好放了我,我是蓝波的儿子,不就是睡了个女孩啊,我都给她留了一千块钱了,一千块都够买五个和她一样的女孩了。”

    听到这个年轻人的话,二狗顿时就有种想要一脚把他踩死的冲动,不过看了看王九州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混账话,蓝波有你这种儿子真是他的耻辱。”王九州顿时就看着他怒骂道。

    年轻人却不鸟他,冷笑了一下说道:“我爸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我劝你立刻把我给放了,不然的话,你的官位肯定也保不住,钱枫,别愣着,给我弄两瓶好酒,再给我弄点小菜,我饿了。”

    >

    他的语气是无比的嚣张,好像他爸是天王老子一样。

    钱枫顿时就有些为难的看着王九州,然后又看了一眼王伯良。

    听到这句话,二狗顿时就笑了,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说道:“我真他妈的怀疑你丫的是不是还是个胎盘,你说你爸当初怎么就不把你射给到墙上啊。”

    “你他妈说谁是胎盘,你他妈找死。”听到这话,年轻人顿时就蹦起来抡起拳头要打人,却被两个警察给拉住了。

    二狗一把把他摁在沙发上,轻轻的靠近他的耳边对他小声的说道:“相信我,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然后他就迅速的离开看着一脸诧异的钱枫说道:“钱局长,我是王县长的秘书王二狗,即便他是个杂种,但是你也不能不给他饭吃啊,要不我出去给他买两瓶好酒去吧。”

    钱枫愣了一下,然后就看向了王九州,他不知道他的这个秘书是在唱哪一出戏。

    “好吧,你去吧,给他买两瓶好酒,回去我给你报销,别等会蓝波来了说我们虐待他儿子。”王九州想了想也点头说道。

    钱枫顿时就对二狗说道:“出了派出所的门右边就有一个小卖部。”

    年轻人本来对二狗还充满了火气,听到他这话,顿时就又嚣张了起来,大笑着说道:“乖孙子,这样做才好嘛,这鬼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好酒,给小爷我买一瓶竹叶青就好。”

    二狗冷笑一下,不回他的话,转身就走了。

    到了前面,村民们都还在围着,他没有说话,直接走到小卖部,花了五块钱买了两瓶竹叶青,又买了一些花生米,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拿出自己口袋里装着神仙药的瓶子,打开其中的一瓶竹叶青往里面直接倒了有一瓶盖然后才拧住瓶子盖往派出所走去。

    “哼,当初我只是加了三分之一瓶盖就把张二憨给弄傻了,我现在给你三倍的量,你不是喜欢捅女人吗,老子让你好好的捅。”

    他在心中冷笑着,到了派出所,蓝鸟的眼前已经放了一些吃的,看到二狗回来,顿时就哈哈笑着说道:“好孙子,这么快就把酒给买回来了,赶紧给爷爷倒上。”

    听到他的话,王九州几个人的脸上都一阵青一阵黑的,都想一巴掌把这个货给扇死。

    但是二狗的脸上却没丝毫怒气,拿出那瓶加了药的酒就给他倒了大半杯。

    二狗买酒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故意买的是低度数的酒,就为了让蓝鸟能够多喝一点。

    蓝鸟的酒量看来还不错,二狗给他倒了酒他看都没看直接一口气就喝下去了半杯,这才吃了一些菜,然后又喝了一口。

    “来,给小爷我继续倒上,不要停,这酒没劲,度数太小了,不过也就这么凑活着喝吧。”蓝鸟几口气喝完了 杯里的酒顿时就冲着二狗继续说道。

    二狗看到他这么生猛,立刻就毫不犹豫再给他倒了半杯,他买的本来就是小瓶的竹叶青,每瓶也就一百多毫升,蓝鸟的杯子不小,两下正好把这瓶子酒给倒光了。

    “那瓶也打开,怎么,你是舍不得钱还是没钱啊,怎么就弄这么小瓶的酒,够谁喝啊。”蓝鸟看着酒没了,立刻就冲着二狗嚷嚷着。

    二狗立刻就笑着说道:“不急,不急,等会酒如果喝完了我再给你买去,小卖部离得不远,几步就回来了。”

    蓝鸟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看着二狗说道:“你小子不错,很会做事,就是脾气太差,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就很不喜欢,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原谅你了,不会收拾你的。”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二狗的特殊能力却感觉到了他心里对自己那凛冽的杀气。

    不由就在心里冷笑道:“哼,这个时候还想着收拾我,你等着吧,你立马就要完蛋了,老子就不信今天弄不死你。”

    蓝鸟喝酒的速度很快,不几分钟就把杯里的酒也给喝光了,二狗再次给他倒上,只是这次,他刚刚一口酒下了肚子浑身就开始飘了,两只眼睛已经开始变的红了起来。

    二狗一直盯着他,特殊能力发现他的脑袋开始不清醒了,立刻就把酒瓶一放往后退去,退到王九州的身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的说道:“这个家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喝了几口酒怎么眼睛就发红了。”

    他虽然声音小,但是大家离得本来就近,加上房间里很安静,钱枫和王伯良还有几个警察都听得分明,立刻就看向蓝鸟的眼睛,顿时都看到他不仅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而且满脸都变得通红,两只手和裸露出来的胳膊也是一样变得通红。

    “不好,这家伙怕是要发疯,我们先赶紧撤出去。”王九州说道,就往门外走去,二狗立刻就做出一副尽职尽责的样子挡在他的身后,然后看着钱枫和王伯良说道:“两位局长你们也赶紧出去吧,我最后走。”

    他这一句话顿时就让钱枫和王伯良感觉到心里一暖,都感觉这个小伙子挺会做事的,关键时候还不乱了阵脚知道先保护他们走。

    看了一眼已经开始变得暴躁的蓝鸟,他们两个顿时也不敢多呆,立刻就往外跑去,几个警察也跟着跑了出去,不多久房子里就只剩下二狗一个人,看着已经有些癫狂但还在死死压制着自己的蓝鸟,二狗看到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冷笑了一声看着他说道:“我说过的话从来都算数,我说过会让你死得很有节奏,你就逃脱不了,好好享受吧。”

    他说完,立马就转身往外走去。

    蓝鸟此刻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但是却好像还是听懂了他的话,立刻就朝他扑了过来,二狗感觉不对,立刻就加速往外跑,不料他却跟着追了过来。

    “妈呀,赶紧救我啊,他要杀我啊。”二狗一边往出跑一边高声的喊道。

    他跑出来,几个警察顿时就把他给拉到了一边,蓝鸟跑出来的时候浑身都开始变得通红了起来,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就在这个时候,二狗忽然看到了南王镇公安局的后院里竟然有一个不大的猪圈,顿时就往那边跑去。

    蓝鸟看到他,立刻就追了过去。

    “你们几个,赶紧跟上,保护他的安全,千万不能让那个年轻人受伤了,他可是王县长的秘书。”钱枫顿时就冲着几个警察喊道,他现在对二狗的印象是特别的好。

    王伯良顿时也喊道:“你们几个带上绳子和警棍,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必要措施,千万要保证王县长秘书的人身安全。”

    显然,二狗刚刚出门时候那个微小的举动已经赢得了钱枫和王伯良的心,他们此刻都要护住二狗。

    看到现在二狗被蓝鸟追,他们都是一阵后怕,也都为二狗的行为感到热心,他们不由就在心里想,如果不是那个年轻人刚刚提醒他们的话,他们此刻怕是早就被蓝鸟给打的稀巴烂了。

    他们怎么看不出来现在的蓝鸟完全就

    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根本就是发疯了的样子,一个疯子能做出什么事情谁也不敢想象。

    “二狗,别慌,我们就来了。”

    看到二狗被蓝鸟给追过去了,王九州顿时也急了,匆匆就跟了过去,他一动,顿时钱枫和王伯良也赶紧跟上。

    他们跑到猪圈那边就看到二狗正站在猪圈用砖垒起来的围栏上,手上拿着一根棍子正在做着防御的姿势,他的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打你了啊。”他颤颤巍巍的冲着猪圈里站着的蓝鸟喊道。

    蓝鸟此时哪里还有理智,听到他的声音就想发狂,只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原来,这个猪圈里关的是南王镇派出所养的一头老母猪,每年到头也能产一些猪仔卖些钱给所里的人发发福利。

    蓝鸟此刻就站在这头大母猪的身旁,他嚷嚷的吼着母猪受了惊就往墙根跑,摇着尾巴顿时露出了鲜红的屁股,蓝鸟吃了数倍剂量的神仙药此刻简直是憋的发疯了,立刻就不管二狗冲着母猪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嗷嗷叫着脱裤子。

    看到这一幕,顿时王九州几个人都傻了眼,二狗眼里闪过一丝冷笑也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吵吵声,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正在往后院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嘴上在喊:“蓝鸟,你在哪里,你个逆子,你个逆子。”

    看到王九州几个人,他显然是认识王九州的,顿时就冲着王九州喊道:“九州,蓝鸟那个逆子呢,他在哪里。”

    “王市长,他在这里。”王九州指了指猪圈里正在追猪的蓝鸟,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能成这样了,刚刚还在要酒喝,喝了酒就忽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个中年人就是蓝鸟的父亲蓝波,看到蓝鸟的样子,他顿时就要跳下猪圈却被随从的警卫和派出所的民警给拦住了。

    “不敢下去,这人发疯了,王县长的秘书都被他追的上了墙。”民警急急的对蓝波说道。

    蓝波此刻也看到了正站在墙上拿着棍子一脸警备的二狗,不由就冲他吼道:“你把我儿子怎么了,快说,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二狗听到蓝波的话先是惊了一下,继而用特殊能力看了他的脑袋发现其实他也就是在唬人,顿时就苦笑说道:“我没啊,我没啊,他要酒,我就给他买酒,酒是在门口小卖部买的啊,这个大家都能作证的啊。”

    “是啊,那会他嚷嚷着要喝酒,我们实在拗不过,二狗就说他去买酒吧,结果谁知道喝了酒他就变成这副样子了。”二狗的话音刚落,王九州就开口说道。

    钱枫也顿时说道:“是啊,那个时候蓝鸟就已经有些癫狂了,我们都不敢和他说话,是二狗大着胆子去给他买的酒。”

    “是这样的,外面的群众应该都看到二狗了。”王伯良也说道。

    其实他们现在既是在帮二狗,也是在为自己推脱责任,他们清楚,蓝鸟在他们眼前发疯了这事情怎么都和他们脱不了关系,现在就只能把所有事情的中心都放到二狗身上,看他怎么解决了。

    二狗用特殊能力顿时就知道了他们的想法,顿时就在心里大骂了一番,只是他也知道他自己现在的地位是最低的,关键的时候放弃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了。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忽然听到了猪圈里传来一阵古怪的声音。

    一个民警几乎是同时喊道:“哎呀,他怎么捅上猪了,看来是真的发疯了,所长,我们怎么办啊。”

    大家的目光也都看向了猪圈里,顿时集体石化。

    原来蓝鸟现在的样子跟当初的王二憨一个德行,甚至比张二憨还要给力,趴在母猪的背上不断的运动着,下面那活明显就已经进到了母猪的身子里,这一点看母猪那兴奋的猪式笑容就能看出来。

    二狗顿时就笑了,只是他也只敢在心里笑。

    “哼,我让你伤天害理,我让你在我面前装大爷,妈的那么小的女孩你都能下得了手,你不是喜欢捅女人吗,老子就让你捅母猪,弄死你个丫的。”

    他在心里暗暗的骂道,刚刚看到那个小女孩和她妈妈那张绝望的脸,二狗简直都想杀人了。

    他吃过几年的百家饭,对村里人都充满了感激,虽然这个小女孩不是他村里的,但是人都有良心,二狗为她难过。

    不过他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却装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浑身颤抖着看着王九州问道:“领导,领导,我要怎么办啊,我要不要把他给弄开,这可怎么好啊。”

    他快哭了一样,做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拿着棍子在墙上乱摆,腿都在打摆子。

    蓝波现在真想一巴掌把蓝鸟和这个二狗都给拍死,这样就既不用看着蓝鸟丢人,也不用看着二狗心揪了,他几乎能够肯定,他儿子成了这个样子肯定和墙上那个年轻人有关系,可是他现在一点证据没有,加上身边还有几个官员在,他也不能发飙,心里别说有多难受了。

    “还等什么,赶紧把他给拉开啊,拉开。”他立刻就冲着二狗喊道。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就从后面急急的喊着:“不敢拉开,不敢拉开,拉开人立马就活不成了。”

    二狗顿时是两头为难,站在墙上看着蓝波和医生,不知道该听谁的。

    “真的不能拉开,他这个样子明显是吃多了大补的药亢奋过度了,现在不让他把身子里的火气给排干净了,他一准没命了。”医生急匆匆的看着蓝波说道。

    蓝波顿时气得浑身都在颤抖,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儿子在和猪捅,还不如让他去死。

    “那怎么办,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他立刻就冲着医生吼道。

    医生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没了,除非是立马找几个女人给他捅,可是谁家媳妇愿意干这事情啊。”

    听到这话蓝波就有种想死的冲动,如果是在市里的话,凭他的手段别说是几个女人就是几十个女人他也能轻松找下,但是现在,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根本就没办法给自己儿子去找女人。

    听到这话二狗也在冷笑。

    “哼,神仙药的厉害哪里是你们能够明白的,王二憨吃了那么点药都发疯了,这家伙吃了王二憨三倍的量不死也要残废了。”

    看着猪圈里一脸享受的正在母猪背上拼命运动的蓝鸟,他心里不住的狂笑着:“你个混蛋,我说过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现在相信了吧,好好享受吧,享受完了你也就应该死了。”——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