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野美色 » 正文

22.第2223章 私了

所属目录: 乡野美色

    [第1章  第一卷]

    第22节  第22-23章 私了

    “够了,张万全,你真以为这里是你家啊,这里是信用社,是办公场所,你再敢撒野的话我就把你给送到公安局去你信不信。”保安冲着中年人厉声吼道,显然他是认识他的,然后才赶紧过去想要把二狗给扶起来,只是刚刚一碰二狗的身子他就叫开了。

    “啊,疼,疼,我这胸前火烧火烧的,怕是骨头断了。”二狗嘶哑咧嘴的喊道,刚刚胸前狠狠的挨了两圈,脸上也挨了一拳,没想到张万全长的不咋样,拳头倒是厉害的很,他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要垮了,看着眼前的张万全就一阵的愤怒,恨不得立马起来变成葫芦娃把他给打死。

    保安顿时就不敢动他了,急忙朝柜台里面的人喊道:“他可能骨折了,赶紧给医院打电话让他们派车过来。”然后他正准备说什么就看到张万全恶狠狠的一脚就朝二狗的脑袋踩了过来,看架势是要把二狗给打死,想要把二狗拉开已经来不及了,他赶紧就蹦起来朝着张万全狠狠撞了过去。

    噗通!

    他们两个直接把保安值班的桌子给撞倒了,张万全脑袋磕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保安则是抱着一只胳膊疼的脸都变形了,刚刚这条胳膊撞在了桌子的棱上,他感觉胳膊里面怕是骨折了,不过还是先抬起头看着二狗问道。

    “你没事吧。”

    他和二狗同时说出这句话,顿时两个人都一愣,然后冲着一笑。

    “我没事,谢谢你,兄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二狗的兄弟,亲兄弟。”二狗有种想要热泪盈眶的感觉,眼睛里热热的,满心里都暖暖的,他知道,如果不是保安刚刚用身子把张万全给撞开了,自己可能真的就要被打死了。

    “没事,这也是我的职责,只是,这个事情怕是要委屈你了,这个家伙的身份有些麻烦,报了警可能也没啥用处。”保安皱着眉头说道。

    二狗一愣,想到张万全的身份,顿时眼睛里就闪过一阵冷光,只是他刚想说什么就直接愣住了,一头的冷汗就直冒,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特殊能力竟然不能用了。

    心慌、恐惧。

    这连个词语足以代表二狗现在的所有想法,他也是忽然才发现,没有特殊能力的自己竟然是这么脆弱的。

    保安却不知道他的事情,看着他的脸色大变,只是以为他难受的厉害,顿时就说道:“你再撑一会,救护车马上就过来,你放心,这件事情你肯定不会吃亏的,我们信用社有监控,是张万全先动手的,而且他还想打死你,这是事实,谁也不能否认。”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心里就放松了一点,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占着理。

    就这个时候刘宝也接到消息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眼前的状况顿时就愣住了,眼睛只是瞄了一下地上躺着晕过去的张万全,就赶紧跑到二狗边上蹲下来问道:“你没事吧。”然后看向保安问道:“大宝,你没事吧。”

    显然,他也看到了自己表弟的胳膊有些不对劲。

    “我胸前可能骨折了,张万全那狗怂的拳头太硬了,大宝可能胳膊骨折了,刚刚撞倒桌子棱上了。”二狗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顿时刘宝的情绪就变得激动了起来,冲着地上的躺着还在昏迷的张万全就怒吼道:“张万全,你个王八蛋。”然后就冲着刘大宝问道:“没报警吧。”

    他的话有些自相矛盾,也显露出他自己心中的无奈,他想报警把张万全给抓起来给自己表弟伸冤,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势力不如张万全的弟弟张三全,他这段时间和他媳妇之间有一点小矛盾,他媳妇就准备看他笑话,不可能站出来帮他。

    他很纠结,也感觉自己很无能,顿时就把眼神看向了地上的二狗,他渴望二狗能够有一些主意,在他的印象里,算命的都有几手绝活。

    看到刘宝盯着自己,二狗顿时就知道他的想法,只是他的特殊能力刚刚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他现在根本就是个普通人,只是他知道自己此刻还是要装作很镇定的样子,毕竟他给刘宝说的身份是灶神爷的徒弟。

    顿时就强咬着牙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这件事你看着办就好,不用顾虑我,张万全他想杀我,我记住他了。”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装深沉,其实只是因为疼的厉害。

    刘宝愣了一下,顿时就对二狗有些感激,感激他没有让自己为难。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救护车的声音响了起来,九曲县县城距离小风镇并不远,加上又是信用社打的电话,他们的反应速度很快,虽然救护车是从县城开过来的,但是只用了几分钟就到了。

    穿着白大褂的人进来看到这幅情景就先是一愣,然后带头的一个人就看向了刘宝,他是认识刘宝的。

    “刘社长,这是怎么回事啊。”他问道。

    “先救人吧,我身边这两位可能有骨折,那边昏迷的那个不清楚状况。”刘宝说完,顿了一下,然后看着医生领头的人说道:“这件事比较复杂,不要多问,先把他们拉到医院去,我稍后就过来。”

    医生领头的也是个人精,顿时就明白这次的几个病人可能身份都有些特殊,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顿时就赶紧指挥人把三个人都抬上了救护车呼啸而去。

    救护车走了,这个时候刘宝的女秘书从后面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卷录像带递给他说:“全部都录下来了,一点不漏,你放心,我已经备份了一份。”

    她的声音很粗厚,听上去不像是女人的声音,如果不是因为一对很饱满的胸在胸前给凸起着,都很难分辨她的性格,她看着刘宝的眼神却很温柔。

    “嗯,我知道了,是了,你给张三全打电话说这件事了没。”刘宝接过录像带问道。

    “打了,放心吧。”女人温柔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办事我放心,我先去医院了。”刘宝说道就转身出门,他就是在等这一盘录像带,这是他和张三全谈判的筹码,不管是为了他表弟还是为了二狗,还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都有充分的理由去找张三全的麻烦。

    背后,女人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里带着浓浓的爱意,一句“你办事我放心”这就是他对她最大的肯定,也是她对自己的最大期待。

    镇政府办公室,张三全正在开会,忽然秘书走过来告诉他说他哥哥在信用社大厅把人给打了,现在自己也住院了,顿时他就愣住了,立马散会就朝医院走去,心中却对这个哥哥是充满了怨怒。

    “张大全,你能不能再过分一些,难道就不能长点记性啊,你是想把我给逼死啊。”他心中苦涩,却不能不管,他不管的话,他爸妈肯定就又跑过来又哭又闹了。

    在这么一个活宝家庭里,他很无奈,也很无力。

    刚到医院门口,他就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刘宝,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下了车走到他面前。

    “张镇长,你来了啊,我专门在这里等你,准备给

    你带路。”刘宝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张三全说道,张三全顿时就一阵头疼,他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没这么好心,忽然,他看到了他胳膊底下夹着的一卷录像带,顿时就明白了他也不想把这件事情给闹大,顿时就无奈的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病人,可以先给我说说他们的情况吗。”张三全说着就往医院里走。

    “一位来我信用社办事的生产队队长肋骨断了一根,我信用社保安为了阻止你哥哥下杀手把他撞开,撞倒了桌子上,胳膊轻度骨折,你哥哥只是昏迷了,现在已经醒来了,正在闹腾着要见你,你要不要先去见见他。”刘宝跟在他后面说道。

    听到自己哥哥又在闹腾,顿时,张三全就一阵头晕,心里顿时就烦躁了起来,眉头紧皱,心想怎么没人把他给打死啊,打死了就省事了。

    “不见他,他死了才好,我们先去看看伤者吧。”张三全无奈的说道,他现在是真的不想见到自己那个惹事精哥哥。

    到了病房,他就先看到躺在床上的二狗,他的旁边躺着胳膊上打了厚厚的石膏的刘大宝,顿时就带着一脸的歉意看着两人说道。

    “你们好,我是张大宝的弟弟张三宝,因为我哥哥的鲁莽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我非常不好意思,两位有什么需求的话还请说出来,我一定办到。”他一开口,二狗顿时就知道他是想要私了了。

    不管怎么说,不过他对这个家伙的印象还算不错,比起他那个混蛋哥哥简直是强了一百倍,他现在特殊能力不能用,不能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掌握不了主动权,只能先压着心里的怒气说道。

    “我知道你是小风镇的镇长,我也知道你来是想做什么,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这根肋骨不能白白被人打断,而且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哥哥那个时候根本就是想要杀我,这可是谋杀。”二狗不说话了,他知道张三全应该能听懂自己的话了。

    张三全当然能听懂,沉默了一下,看着二狗说道:“既然你能说出这些话,你应该是想要私了了。”

    “是的,私了,这件事情闹大对你没任何好处,我也不想这件事情闹大。”二狗点头说道——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