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陪你进去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59节第一百五十八章我陪你进去

    听到他的话,吴燕顿时就笑了,说道:“我的屁股就这么大的诱惑里啊,我不相信,你身边那么的多小女孩,就没有一个比我好的。”

    她说着,语气里明显是带着骄傲。

    “嘿嘿,你不知道啊,你这么大的屁股,我一共也就见过两个,其中一个就是你。”虎娃说着,一巴掌就拍了下去。

    声音脆响,吴燕也同时跟着呻吟了一声。

    “真给力。”他说着,麻利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把自己也剥得精光,抱着她的屁股就挺进了进去。

    或许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急促,吴燕顿时就两腿一软,差点趴下,被他抱着腰给扶了起来。

    “慢点,不舒服。”她皱眉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这才放慢了步骤。

    房间里很快就响起了一阵靡靡之音,喘息声,身体的碰撞声交杂在一起,形成了一曲美丽的交响。

    一个多小时后,天色已经渐渐黑了的时候,两个人也停了下来。

    “不行,我还要去那边睡,早上起来的话如果让人看到我在你这边的话,怕是要惹下大麻烦。”

    歇了一会,吴燕挣扎着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整理好,脸色这才再次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又变成了一个领导了。”虎娃光着身子懒洋洋的趴在床上看着她笑道。

    吴燕一笑,坐在床边上,伸手抓住他的下身轻轻的活动了两下,低头狠狠允吸了一下,然后在虎娃刚刚舒服的时候,忽然离开了床。

    “靠,不是吧,把我的火气给勾起来,你就要走了。”虎娃看着她说道。

    却看到她嘿嘿一笑,不说话,拉开门就走了。

    “喂,你太不负责了吧。”

    虎娃叫了一句,终究是没有敢大声,看着凌乱不堪的床,脸上露出嘿嘿的笑容,伸了个懒腰,也穿上了衣服,往外走去。

    敲了敲吴燕的门,没人理他,认真一听,能听到里面一阵轻微的呼吸声,十分均匀。

    “看来她是真的累了,竟然睡着了。”

    虎娃摇摇头,往楼下走去。

    “美女,你们镇子里晚上有没有好玩的地方啊,比如夜市什么的,我想吃个烧烤。”

    走到前台,他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孩笑着问道。

    “当然有啊,你出门,右拐就能看到夜市,那里什么都有。”一个女孩看着他笑道,脸蛋红扑扑的,显得十分爱。

    虎娃一笑,冲着她说了一句谢谢,扭头走了出去。

    出了门,果然就看到不远处摆了好多夜市摊,走过去,随便挑了一家,点了些肉串和啤酒,吃完了,无聊的在路上溜达着,消化着肚子里的东西。

    他是艺高胆大,在哪里都敢随便跑。

    “我就纳闷了,这么大的镇子,怎么就没有一两个失足妇女啊。”他转了两条巷子,有些奇怪的嘟囔着。

    刚刚嘟囔完,就看到不远处一个门脸房里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一闪而过。

    顿时眼睛就亮了,走过去到门口看了一眼。

    “哟,帅哥啊,你在看什么啊。”一个浓妆艳抹穿着丝袜高跟鞋超短裙的女人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道,眼睛里带着一丝警惕的光芒。

    主要是因为他穿的实在是太整齐了,一点都不像是本地的人,或者说,特别不像是普通人。

    “没什么,我刚刚看到一个美女从这里一闪而过,所以忍不住就想来看看。”虎娃笑道:“没其他的意思。”

    听到他的话,女人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啊,我在县里上班,跟着领导跑下来办点事,这不晚上没事就出来瞎溜达。”

    他笑着,脸上带着一脸流气。

    女人仔细打量了一下他,这才松了口气,说道:“看来是我有些太紧张了,算了,说吧,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姑娘。”

    她这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是个老鸨。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

    “这不就爽快了啊,这么给你说吧,我要那种皮肤好点,关键是,胸要大,屁股要大,年龄别超过四十就好。”

    他说的更加干脆,倒是让老鸨给愣住了。

    不过听到这话她心里的石头也算是彻底放下了,她此刻以肯定这个男人就是来找子的。

    “这个好找啊,走吧,先进去,进去了再说。”她笑着说道,把虎娃拉进了房子,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往后面走,女人们都在后面。”她说着,就往后面走去,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拿出一根咬在嘴上,同时递了一根给虎娃。

    “来一根。”

    “不了。”虎娃摆手说道:“不喜欢这个味。”

    女人顿时就撇了撇嘴。

    “还有男人不会抽烟的,切,八成是看不上我这破烟吧,好了,不说废话了。”

    她嘟囔了两句,然后带着虎娃穿过了一个走廊,到了一个院子了,然后过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子,进了一个小门。

    进了门,虎娃就听到房间里喧嚣的声音。

    “帅哥,别介意啊,小地方,就这个水平了。”女人说着,带着他走到了大房间里。

    一进房间,虎娃顿时就知道里面为什么吵了。

    原来,十几个女人正在围着两个麻将桌开战,正好有人输了,没钱了,就要脱衣服。

    “都干什么呢,来客人了,接客了。”老鸨冲着眼前的女人们吼道:“听好了,给你们几分钟的时间,都把自己给收拾好了,我在外面等着。”

    她说着,才看向虎娃笑道:“要不,我们到门口去,我先给你说说况。”

    “好。”虎娃说道。

    走到门口,老鸨顿时就看着他笑道:“我们这里的女人是按照年龄来算价格的,这么给你说吧,三十岁以下的,一次五十,包夜一百,三十岁以上的,一次三十,包夜六十,都体谅一点,都要过日子。”

    “没事,这个价格我能接受。”虎娃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一百块递给了老鸨。“这个先给你,算是小费,她们还得一会,你能不能带着我到门口去一下,我刚刚把一个小玩意给丢了。”

    他说着,眼睛里带着侵犯的光芒盯着这个女人的胸。

    没办法,这个女人的胸实在是太傲然了,比吴燕的还要大,虽然说身材不是很均匀,但是胸和屁股却大的有些让人感觉血脉喷张。

    “你确定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这个老鸨干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看不出这个男人的想法,顿时就笑着看着他问道,不过还是很快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当然。”虎娃笑道:“当然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收了钱,当然就愿意了。”老鸨一笑,就走进房间冲着女人们吼了一句;“你们快点,十分钟后我回来,我先带客人去看看那个院子。”

    说着,就往外走去。

    门口的巷子很窄,只有两米宽,而且墙很高,又没灯,月光也照不进来,几乎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女人刚走了几步,虎娃就从后面轻轻的把她给抱住了。

    “我就知道你想摸我的胸,摸吧。”女人笑着说道,任由虎娃伸手在她的衣服里胡乱的游走着。

    “我不光是想要摸你的胸,你难道不觉得这里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吗。”虎娃嘿嘿笑着,伸手顺着她的衣服就进入了她的裤子,从她的两股之间滑了下去,深入了进去。

    “啊,慢点,你就不怕在我身上把力气给用完了,等会在小姑娘身上没劲了啊。”

    女人笑道,并没有反抗。

    干这一行,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你以试试啊。”虎娃笑着说道。

    女人一笑,就伸手朝着他的下身摸了过去,顿时就抓住了他的铁棍,立马愣住。

    “我的天,看来今天我是碰到宝了啊。”女人说道;“这么大的玩意,我还从来没遇到过一次。”

    她说着,手上上下轻轻的用了下力,然后轻轻的挣脱了虎娃的手,把身子蹲了下去,一口含了进去。

    “我的天,我的嘴都装不下。”

    她说着,允吸了几下,就气喘吁吁了起来。

    “别墨迹了,赶紧把裙子给我撩起来。”虎娃说着,就从背后把她的裙子往起撩。

    “慢点,你那个,太厉害了。”女人的话音刚落,虎娃就已经挺了进去。

    紧凑的感觉让他顿时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

    女人庸俗的长相此刻完全被黑夜给掩盖了,剩下的就只有她以称之为傲然的身材。

    虎娃尽的冲刺了十几分钟,女人就开始狂喘了起来,最后两腿一软瘫软了下来。

    “不行了,我不行了,你省点力气,等会用到小姑娘身上吧。”女人说着,趴在墙上狠狠的喘息着。

    虎娃嘿嘿一笑,提起了裤子,等到女人缓了一口气,收拾好衣服就带着他走进了院子。

    到院子里的时候,十几个女人都收拾好了衣服,站成了一排在等着,一个个都浓妆艳抹的,年龄小的看上去顶多就十几岁,大的有三十多岁。

    “这些只是一部分人,你看有没有能看上的,没有的话,我再带你去看其他人。”

    女人看着虎娃问道:“当然,如果你钱足够多的话,多找几个也挺好的,一个我怕伺候不了你。”

    她把话说的很明白,女人们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有些奇怪的看向了话。

    她们对女人都很了解,知道她说出这个话肯定是因为她自己已经尝过了。

    她们更加清楚的是,如果女人都这么说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男人的确是很厉害。

    “钱,不是问题,只要她们愿意的话,我以把她们全部包下都行,你不是说还有女人吗,把她们也叫过来,然后给我找个大点的房子,有吗。”

    虎娃说道,从口袋里再掏出了一百块递给了女人。

    “有,当然有。”女人看到钱,当时眼睛就亮了,立马说道:“只是我要给你说好了啊,你找多少女人,就要拿多少钱才行,大家都不容易。”

    她又准备哭穷。

    “放心吧,我最不缺的就是钱。”虎娃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厚厚的一叠百元大钞。“看到了没,这些够了吧,我今天就是来找子的。”

    看到了钱,几乎所有的女人眼睛都亮了。

    她们干这个本来就是为了钱,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金主,顿时都恨不得使劲浑身的力气去巴结他,顿时就把他给围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奉承着。

    “哎呀,也就是那个实在是,不然的话,有个雏儿倒是以给你,只要你愿意出钱,怎么都行。”

    老鸨忽然叹了口气说道。

    “多大了。”虎娃问道:“放心吧,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喜欢助人为,如果碰到别人有难,我绝对会帮忙的。”

    他说着,再次拿了一百块递给了老鸨。

    接过钱,女人的脸色顿时就没有了丝毫的犹豫,嬉笑着说道:“是这样的,其实啊,这个女孩挺怜的。”

    “这样啊,你是说,她家里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了。”虎娃神色有些复杂的问道。

    “是啊,所以,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对她好点,我也不抽她的份子钱,只要她愿意,怎么都行。”老鸨叹了口气说道。

    “这样的话,你还是带她来吧。”虎娃说道:“说实话,我除了钱,基本上没什么其他优点了。”

    他这句话说的是十分的有底气。

    主要是因为,安德鲁答应给的一百亿美元已经如数到账,而且,他在大龙县城和南华市投资的很多项目都开始收钱了。

    他现在根本不缺钱。

    “那好,我就去了,你先玩,小草,带着客人去大房。”老鸨笑着说道,就转身出去了。

    顿时就有一个女人揽着虎娃的胳膊带着他到了一个四五十平米的大房子里,虽然有些简陋,但是设施却很健全。

    “你们都别尴尬了,都把衣服给脱了吧,省的麻烦。”虎娃嘿嘿笑着,伸手就把一个女人拉进了怀里,肆意的揉弄了起来。

    等到老鸨来了的时候,看到她带着的这个女孩,正在一个女人身上疯狂运动的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清纯的女孩,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眼神里带着一丝无奈和痛苦,显然,她并不想到这里来。

    最吸引虎娃的,是她的一双眼睛,看到她的眼睛,他就忽然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干这种事简直就是在犯罪。

    “我,你,你先带她出去,我马上就出去。”虎娃说着,脸竟然红了一下。

    老鸨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带女孩出去了。

    不一会,虎娃就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那个,她叫什么名字。”虎娃看着老鸨问道,他竟然感觉自己有些紧张,莫名其妙的。

    “我叫刘希,刘邦的刘,希望的希,刘希。”女孩说道:“我以和你单独谈谈吗。”

    听到她果断的话,虎娃愣了一下,急忙说道:“当然以。”

    然后冲着老鸨挥了挥手。

    老鸨顿时一笑,走进了房子里。

    “你现在以说了,院子里就咱们两个人了。”虎娃看着她说道。

    女孩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说道:“我知道你很有钱,我想借你五万块钱,还了刚刚那个女人的钱,还有我那些亲戚们的钱。”

    “然后呢。”虎娃问道。

    “然后我就是你的了。”女孩看着虎娃坚定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也不会去死,我说话算数,我最少会陪你十年,我今年十九岁,我十年的青春,总能值五万块吧。”

    她像是谈生意一样,不管是从口吻还是从表,很坚决,很果断,只是要卖的产品是她自己。

    “我应该说什么。”虎娃纠结了。“说实话,五万块对我来说,和五块钱没区别,只是,我不想背负这么重的罪名,所以,我决定,钱我给你,但是,要换做你给我做十年的秘书,怎么样。”

    他说着,就笑了。

    “好,不管你怎么决定,十年内,我的身体都是你的,只要你帮我,你就是我最大的恩人,相信我,十年的时间,我能给你带来的利润,最少超过五万一千倍。”

    刘希很自信的说道。

    “你很自信,自信的让我感觉你有些盲目。”虎娃说道:“你也很清纯,清纯的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再进入背后的房间,我感觉,我进去了我就是罪人。”

    他苦笑道:“我的大秘书,你觉得我能不能再转身回去,我身上一股火气发不出去,我就浑身难受的不行。”

    “那你就去,你付了钱,就应该享受,你接受服务,她们提供服务,我想的很开。”刘希笑道:“不用担心我,这几天我经常看这种事,早都习惯了。”

    她说的很轻松,但是虎娃能感觉到,她还是有些紧张。

    “算了,我陪你进去。”刘希说道,就拉着他的手走了进去。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