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你就是在脏我的手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古黑沉默。

    他知道,自己今天不仅仅是白来了一趟,而且是让人家彻头彻尾的玩弄了一圈。

    “所有人,撤退,立刻,马上。”他立马冲着背后吼道,然后转身就走。

    “再见了,古队长,我们家老板说了,有时间的话多来转转,他请你吃饭。”

    向南天在背后喊道。

    古黑咬咬牙,始终没回头。

    上了车,一个人坐在后座上,拿出信封里的照片,看到里面的几张照片,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他知道,自己的生活怕是八成被人给监视了。

    他走了以后,不到一会,一辆半挂车就缓缓开回了天上人间的后门。

    后门打开,虎娃从上面跳了下来。

    “他走了。”他看着向南天问道。

    “嗯,信封都给他了,你是没看到,他拿到信封时候的脸色,简直都黑了透。”向南天笑道。

    虎娃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不管是谁,只要他想整我们,我就让他笑着来,哭着回去。”

    说着,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凌厉的光芒。

    “是了,车上的人我都给送回去了,你以清理车了。”他说着,就往往外走去。

    他的车还扎在门口。

    背后,向南天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

    开车回到了县委宿舍,进了门,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房里有人。”

    他竖起耳朵一听,然后忽然松了一口气,走了进去,打开灯,就看到王茹正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睡着。

    “你回来了啊。”他打开灯,她就醒来了,爬起来睡眼惺忪的看着他。“我有你房间的钥匙,就来看看,结果睡着了。”

    她说着,一脸的不好意思。

    虎娃摇摇头,走过去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

    “怎么,想我了啊。”他笑道。

    王茹脸色一红,说道“明天书记就要走了,以后怕是就不好见面了。”

    “然后呢,你现在想做什么啊。”虎娃笑着问道。

    王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低头把嘴巴给咬住了,往身上爬了过去。

    “别,我现在不想。”王茹把脑袋点在他的胸膛上说道;“真的,我现在就想好好的让你抱抱,等走了,就不能让你抱了。”

    她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苦涩,两只胳膊紧紧的把虎娃的腰给抱住。

    “傻瓜,南华市距离又不是很远,我还能去看你啊。”虎娃笑着说道,也紧紧的抱着她。

    他能感觉到,她的语气里有一丝诀别的味道,有些微微的紧张。

    “好多事,我不想说,我只能告诉你,今天过后,我们再次见面,能就只能重新认识了。”

    王茹说道,虎娃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她用手把嘴巴给捂住了。

    “不要问,你问了我也不会说,抱抱我,我现在就想让你抱抱。”她说着,安静的闭着眼睛,把脸在他的怀里摩挲着。

    虎娃沉默,这一次,他感觉的特别准确,他知道,怀里的这个人,怕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好,我不问,你不想说的,我都不问,只是我要告诉你,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都以来找我,我都会帮你的。”

    他说道,脸上带着无比认真的表。

    听到这话,王茹不由就浑身一颤,不过却没说话,依旧闭着眼睛伏在他的怀里。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事。

    两个人就这么拥抱了一会,或许是从虎娃身上得到了有些安慰,王茹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是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她忽然问道。

    这个问题不由让虎娃是浑身一颤,他忽然想到,自己那么多的女人,还真没有一个让自己特别动心的。

    庞玉精灵古怪,柔月温柔体贴,上官婉儿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其他的女人对他来说,都几乎没什么区别了。

    “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怎么,你想结婚了。”他纠结了一下,摇摇头,看着王茹问道。

    听到他这么个解释,王茹顿时在心里一阵苦笑。

    “王茹啊王茹,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自己不清楚啊,还想让人家给你说出点什么山盟海誓的话,你真是太笑了。”

    想着,嘴上却说道“没,只是我爸妈让我回去相亲。”

    她说着,呵呵一笑,脸上带着轻松的表。

    “好啊,这是好事啊,你是该结婚了,你放心,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去的,到时候,送你一份大礼。”虎娃立刻说道。

    听到他这番没心没肺的话,王茹顿时就忍不住爆发了。

    “我说你怎么就能这么没良心啊,我这还躺在你怀里呢,你都能说出这种话,看来我真的是看错你了。”她立马从虎娃怀里爬起来,看着他吼道。

    虎娃一愣,也顿时有些明白了她的意思了,表猛的变得凝重了起来,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是,你知道的,我不能娶你的,既然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为什么不支持你找个爱你的人呢。”

    他这算是解释,给王茹,也给他自己。

    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个有良心的男人。

    “你不觉得你这句话太无耻了吗,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你就不会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王茹有些歇斯底里。

    不过她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在县委里待的时间长了,让她变得格外的现实,最关键就是,她总是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所以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算了,我不为难你了,我知道,在你心里,我终究只是个过客,或者说就是一个在寂寞的时候发泄**的工具。”

    她说道,呵呵一笑,只是笑容有些牵强。

    虎娃沉默,没有去拉她,也没有说什么。

    王茹说的是对的,他无反驳,骗她,或者哄她,他现在都没有兴趣。

    “你讨厌我吗。”王茹忽然问道,眼睛里带着一抹期待。

    “为什么这么问,我从来没讨厌过你,真的,我说实话。”虎娃说道。

    王茹这才松口气,说道“那就好,我知足了。”

    她说着,就想走,却被虎娃给抱住了,低头就猛的吻了下去。

    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很快就陷入了爱欲的漩涡,不自拔,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她还是拒绝不了他的身体。

    等到第二天虎娃醒来的时候,王茹已经不见了。

    他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只是,他没睁开眼,让她安静的走了,他不知道离别的时候应该说点什么,也不想面对离别。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刘书记都已经走了,他专门等了你好半天啊。”

    他到了县委,上官玉就有些责备的看着他说道。

    当然,她这句话说的有些夸张了,刘殿德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一句虎娃怎么不在。

    “不好意思,早上起来脑袋有些疼,八成是感冒了。”虎娃说着,就做出一副头疼的样子,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他并不担心刘殿德会多想,他早就给他说过了,今天他不会去送别。

    他不喜欢送别。

    “你的架子真大啊,你如果能感冒的话,那么猪都会上树了。”上官玉哼了下笑道“怎么,看着你的小人走了,心里不舒服啊。”

    听到她这话,虎娃顿时一愣,看着她说道“你别乱猜啊,我和王茹之间,什么都没有。”

    他说着,瞪大眼睛,好像真的是被冤枉了一样。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反正这个事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上官玉笑道“是了,今天早上有个女孩来找你,她说她叫花月,我说你不在,她就走了,只是看人家的眼神里很失望,该不会也是你的女人吧。”

    “花月,她来找我做什么啊。”虎娃听到这个名字立马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不装头疼了。“她几点来的。”

    他想到了前几天花满楼打电话给他说花月又离家出走了的事。

    看到他这么大的反应,上官玉顿时一愣,还没说话,就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有人在吗。”一个娇气的女声传了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虎娃顿时就好像被雷击了一样,转身就大步走了过去,拉开门,就看到花月正咬着嘴唇站在门口,看到他,她显然是激动了一下,原本苍白的脸微微有了一丝红润。

    “你怎么了。”他问道,心里闪过一丝心疼。

    “我没事,就是想你了。”花月笑道;“就是想来看看你,好了,看到你了,我要走了。”

    她说着,转头就走。

    虎娃急忙把她拉住,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巧从边上冲了过来,一巴掌朝着他脸上就扇了过去。

    虎娃心里一直想着要躲开,但是,却硬是挨了一下,没有躲开。

    “你好意思说,月儿,我们走,不理这个负心汉了,我早就给你说过的,他不能娶你的,不能的。”她冲着花月吼道。

    听到她的声音,花月顿时脸色就变得惨白,缓缓的松开了抓着虎娃的手,轻轻咬了咬嘴唇说道“对不起,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然后就转身往外走去。

    刘巧瞪了一眼虎娃,扶着她往外走去。

    虎娃此刻怎么不明白她的心思,只是,他给不了她希望,所以,他不能追上去。

    “对不起,花月,你是个好女孩,我也喜欢你,只是,我不爱你,对不起,我不能给你未来,所以,我只能看着你走。”

    看着花月晃荡离开的背影,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他还在站着发呆。

    “还看呢,人家都走了。”上官玉在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进来吧,外面风大。”

    说着,她就转头进了办公室。

    今天天阴,楼道里的风的确挺大的。

    虎娃苦笑了一下,转头进了办公室,坐在沙发上愣愣的发呆。

    上官玉叫了他两下,他没有反应,便摇摇头走出了办公室,她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安静。

    虎娃不断的思考,不断的想。

    花月走的时候那难过的眼神一直在他面前挥之不去,他不敢想,稍微想起,就会感觉心痛。

    就在他正难过的时候,忽然,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刘秘书,你在里面吗,县长让你赶紧下去,说有人要强行带嫣儿走。”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就猛的站了起来,两只眼睛里闪过一丝血红色的光芒。

    身体几乎是在瞬间移动,走到了门口拉开门,就看到一个瘦瘦的女孩正一脸惊恐的站在门口。

    “谢谢你。”虎娃说着,身形猛的往楼下窜去,速度之快,好像一阵风一样,顿时就把那个前来报信的女孩给看的愣住了,两只眼睛里带着痴迷的神色。

    虎娃到了楼下,就看到上官玉正抱着嫣儿站在县委院子里,两个保卫挡在她的面前,旁边还有两个保卫已经倒在了地上。

    对面,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人正带着几个黑衣汉子盯着他们。

    “住手,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县委大院里行凶,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虎娃看到这一幕,先是怒吼一声,然后快速走到了两个保卫的面前。

    “你们两个没事吧。”他先是看着他们问道。

    “我们没事,刘哥,就是小王和小张被他们给放倒了,怕是有些不妙,你先顶着,我要送他们去医院。”

    保卫说道,又叮嘱了他一句。

    “你小心点,这几个黑衣人很厉害,我们不是对手,刚刚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应该马上就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仿佛是看到虎娃,嫣儿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哭的是无比委屈,哭的是让人心都快碎了。

    “嫣儿不哭啊,看叔叔给你打坏人。”

    虎娃急忙看着她哄着,回过头,眼睛里就带上了一股冲天的戾气,往中年人面前走去。

    几个黑衣汉子顿时就迎着他走了过去,就要护在中年人的面前。

    “我tmd心里正难受,你们就送上门了,好,很好,非常好。”虎娃怒吼着,把对花月的愧疚全部化作了力量,一拳把眼前的一个黑衣人给打飞了出去。

    然后身影迅速一动,再次一拳,把另一个黑衣人也给打飞,顺手一抓,把目瞪口呆的中年人拎在了空中。

    “住手,不然我开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人忽然拿着一把手枪指着虎娃说道,两只眼睛里带着惊恐的神色。

    他已经自诩是高手了,但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虎娃却丝毫不理他,只是轻轻的松了下手,中年人的身形就往下滑了一下,被他一手捏住了脖子。

    “你不应该来的,真的,特别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的。”他满脸戾气说道。

    然后回过头冲着拿枪的黑衣人说道“你觉得是你的子弹快,还是我的手快。”

    说完,戏谑的笑了一下,继续回头看着手上拎着的中年人。

    “听着,我知道你的身份,我也知道你来做什么的,但是我要警告你,你最好给我滚回天京,当你的大老爷去,嫣儿现在的基因是我的基因,她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虎娃说着,一把把手中的中年人扔了出去,然后身形一动,抓住了拿枪黑衣人的手腕,一用力,一阵咔嚓声传来,黑衣人手上的枪应声落下。

    “啊,啊···”

    半响,黑衣人才放映过来,抱着自己的手惨叫了起来,惨叫的声音把本来在哭的嫣儿都吓得不哭了,两只小眼睛厌恶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你捏碎了他的手,你竟然敢捏碎他的手,你知不知道,他是个军人。”中年人咳嗽了两下,声音沙哑的冲着虎娃吼道。

    眼神里带着一丝凌厉。

    “当他选择跟你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是军人了,我只知道一点,但凡敢伤害我朋友的人,死不足惜,信不信,即便我杀了你,王家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虎娃冷漠的说道,两只眼睛里带着一股看死人的光芒。

    中年人顿时就愣住了。

    “如果你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告诉你,我叫刘虎娃,如果你忘了你自己叫什么,我也告诉你,你是王前锋,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虎娃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会做两个选择,第一,死在我面前,以玷污一下我的眼睛,第二,立马滚回天京,永远不再出来丢人现眼。”

    “你,欺人太甚。”王前锋怒目盯着虎娃吼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谁,即便是龙王,也不敢在我面前这么大呼小叫,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还敢打我,我告诉你,你死定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是的,以他的身份,即便是龙王,也不会对他大呼小叫,只是虎娃不是龙王,他也不想遵守那么多的规矩。

    “是吗,看来你还是没认清现在的况。”虎娃笑道,缓缓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巴掌朝着他脸上扇了过去。

    声音响亮,顿时王前锋就愣住了,浑身都在颤抖。

    “啪。”虎娃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敢扇你,有本事你以还手啊,和一个男人那样的还手,没本事的话,就滚吧。”他冷哼道“说实话,在我眼里你还不如一条狗,打你就是在脏我的手。”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https://m.sklhjx.com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