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多久没碰男人了?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130节第一百二十九章你多久没碰男人了?

    车队走了,走的很慢,很慢,甚至边上的自行车都超越而过,虎娃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饭馆门口看着,面带微笑,一不发。

    终于,车队拐弯了,上官婉儿才叹了口气,闭着眼睛青轻语道:“加速。”

    回到县委,进了县长办公室,虎娃顿时就先是一愣。

    急忙转身就去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

    “你这是,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他看着眼前正在脱外套的上官玉一脸吃惊的说道。

    顿时,上官玉就把手上的衣服朝他砸了过去。

    “我说你的脑袋里就不能有点健康的东西啊,就知道想那些龌蹉的事,我只是因为办公室太热了,想要把外套脱了而已。”

    她说着,白了虎娃一眼,就穿着白色衬衫,坐在了办公桌的后面。

    “愣着干什么,把我的衣服挂到衣架上啊。”她坐下,看到虎娃还在拿着她的衣服发呆,顿时就眉头一皱说道:“你是怎么了,傻了啊。”

    虎娃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把她的衣服给挂到了边上的衣架上。

    “不是,我只是,有些失神了,这个衣服上,有茉莉花香的味道。”他笑道:“她最喜欢的就是茉莉花香的味道。”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一愣,神色立刻变得有些复杂。

    “我正要问你,你和婉儿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她问道。

    “什么关系都没有,正常关系而已。”虎娃一笑,问道:“是了,上官洪峰怎么样了,好久没他的消息了。”

    他是在转移注意力,他知道,说这个话题一定能把注意力转移了,因为他知道,上官洪峰才死了。

    果然,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就怒了,非常怒,怒不遏。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极限吗。”她站起来,几乎是红着眼睛盯着他说道。

    “没有。”虎娃摇头。“难道你不希望他死吗。”

    上官玉正好说不是,就听他继续说道:“如果他不死的话,你能出来做这个县长?”

    “你还知道什么。”她的语气顿时就变了,原本怒气冲冲的脸色顿时就变成了平静和淡然。

    “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是不想受伤而已。”虎娃这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如果有选择,前几天的事,他一点也不想面对。

    “是你现在已经出名了,最少在天京,你很有名了。”上官玉笑道:“你知道吗,现在在天京,好多人都想着要把你给杀了,也有好多人对你十分感兴趣。”

    “你知道,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说实话,你的衬衫很漂亮,和你很搭配。”虎娃很无所谓的说道:“你似乎很喜欢粉色。”

    上官玉一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没为什么,我只是看到你的内裤是粉色的,所以这么判断。”虎娃说着,脸上就带着古怪的笑容。

    上官玉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再次恢复了平静,淡然一笑。

    “看来你真是个色鬼啊,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吗,现在我是你的领导,是你的上级。”她说着,还是带上了一丝怒气。

    她能不生气吗,她是谁,上官家的大小姐,到地方上来当这个县长已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了,现在还被这个小流氓调戏,心里当然更不是滋味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确是有几分的帅气的话,她早就把他从办公室给轰出去了。

    “没,只是你的裤子实在是有些透明,所以,我恰好看到了露在外面的线头。”

    “你还说。”

    “好吧,我错了。”

    虎娃妥协了。

    “哼,这才差不多,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乖乖的,不然的话,小心我把你给咔嚓了。”她说着,冲着虎娃的下身做了一个切的姿势。

    虎娃顿时就感觉下身一凉,两条腿不自觉的就夹了一下。

    “我都说了我错了。”他皱眉说道。

    “说错了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做什么。”上官玉立刻反问。

    她感觉这个家伙其实还是挺好玩的。

    “当然有用啊,比如碰上你这种不讲理的人的话,就需要用到警察了。”虎娃说道。

    上官玉顿时气结,冲着他吼道:“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开除了吗。”

    “谢谢,你开除了我,我肯定会谢谢你的。”虎娃立刻笑道。

    “看来你很不在乎这份工作啊,哼,我告诉你,不要太嚣张了,不然的话,你信不信,我只用动动嘴就把你给收拾了。”上官玉冷哼。“我不是上官洪峰那个傻子。”

    虎娃顿时无奈。

    “我当然相信,你如果真的给我用嘴的话,那我肯定会受不了,被你收拾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他点头。

    上官玉还没来得及开心,就感觉到他话里的其他意思了,知道他是在调戏自己。

    “哼,是吗,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试试啊,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强悍,别就是个五厘米,还一分钟都坚持不下来就好。”

    她冷哼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嚣张,不然的话,有你的好果子吃。”

    “你咋知道我喜欢吃果子啊。”虎娃好像丝毫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一脸乖宝宝的样子说道:“我告诉你啊,领导,我是非常喜欢苹果啊,你家有好果子吃?”

    “无耻是一种境界,能够到达更高境界的人往往都是超凡脱俗的。”

    这句话,以前上官玉不信,现在她信了,眼前的虎娃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

    “是了,别光研究果子了,要不要研究一下你怎么用嘴打败我,我告诉你啊,我绝对不是五厘米,虽然我没量过,但是我最少有二十厘米。”虎娃一脸认真的说道。

    “真的?”上官玉眼睛里带着一丝冷冰的光芒说道。

    虎娃一愣,还是点头,说道;“是的,最少二十厘米,难道你真的要试试?你放心,我不会给领导说你占我便宜的。”

    “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上官玉把银牙咬的滋滋滋的响,盯着他说道。

    她的话音刚落下,就看到了一个让她想要崩溃的动作。

    只见虎娃一愣,然后张开嘴,用手指在自己嘴里摸了一下下,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我有齿啊,你干嘛说我无耻。”

    “我疯了。”上官玉顿时一脸头疼的坐在椅子上,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真是被这个家伙气的有些头疼了。

    “领导,你没事吧,头疼了,是不是太热了啊,要不要我把空调给你打开啊。”虎娃顿时就关心的走了过去,把空调直接调到了最冷,然后才走到她背后。

    “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他轻轻的问道:“我的技术很好的,领导。”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本能的就要点头,但是想到这个家伙的无耻,立马摇头,说道:“不需要,你离我远点我就会好点。”

    “是我也不能让领导你一直这么难受啊,我还是给你按摩一下吧。”虎娃笑着,就已经站在了她的背后,两只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太阳穴上,缓缓的揉了起来。

    上官玉就要反抗,但是他轻轻一揉,她顿时感觉到一阵挺安心的感觉,顿时就不反抗了。

    “你是不是吃定了我不敢把你给开除了啊。”她闭着眼睛轻轻的说道。

    “我不敢,我只是感觉,把我留在身边对你的作用应该是比较大的,最少,有我的帮助的话,我能让你离开南华市的速度快上一倍。”虎娃笑道。

    上官玉顿时一愣,睁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他,眼神里带着一丝复杂,然后回过头说:“你继续吧。”

    “好。”虎娃顿时就又缓缓的给她揉着脑袋。

    “不管怎样,我今年才二十八岁,在我这个年龄,到了这个位子上,已经有些太快了。”她笑道。

    虎娃顿时一愣,惊讶的说道:“你都二十八岁了啊,我还以为你最多二十岁呢。”

    他没有说假话,因为上官玉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二十八岁的人,他现在正在轻轻的揉着她的脖子,能感觉到她的皮肤特别的丝滑细腻,摸上去的感觉就像是摸着一个小女孩的皮肤一样。

    “哈哈。”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就大笑了起来,想起自己失败的婚姻,不由脸上有些黯然。

    “你哄我的吧,如果我真的这么好,为什么我现在还是单身啊。”她笑道。

    顿时虎娃一愣,笑道:“那是姐姐你的要求太高了呗。”

    他说着,两只手已经放在了她柔若无骨的香肩上轻轻的给她捏了起来。

    对于他改口叫姐姐,上官玉也没有表现出反感,只是轻轻一笑,说道“那如果我告诉你我结了婚,又被人给甩了呢。”

    “那肯定是那个男人脑袋被门给夹了,不,被门夹了也干不出这事,应该是被驴给踢了回家又让门给夹了。”虎娃说着,还不解气。“他就是个sb。”

    这么好的女人,身材一流,皮肤细腻,而且说话声音还好听,还知道工作,竟然有人不珍惜,他感觉十分的气愤。

    “那你呢,如果让你娶婉儿的话,你会不会娶她。”她忽然问道:“我是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

    听到这句话,虎娃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变得复杂了起来,脸上原本的笑容也都瞬间消失。

    “这世界没太多的如果。”

    他说完,脸上就再次带上了笑容,放在上官玉手上的两只手也用力了一点。

    “疼,轻点。”上官玉顿时轻轻皱了下眉。

    “好,我知道了,怎么样,姐姐,我的手法还算是舒服吧。”他笑道。

    就想这样岔开那个话题。

    是,上官玉并不准备放过他。

    “是,如果真的有如果呢。”她继续问道。

    虎娃一笑,说道:“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和那个人离婚吗。”

    “你知道我的事?”上官玉有些惊讶。

    “我真的看上去像是那么白痴的人吗?”虎娃反问,然后轻轻的把她的脑袋扶着转了过去。“乖,别想那么多了,我给你按摩一下,保证你特别舒服。”

    他说着,两只手轻轻的握着上官玉的脖子,缓缓的运动着。

    “你的颈椎有问题。”他说道。

    “嗯,很严重了。”她笑道:“怎么,你能帮我治好啊。”

    “应该能,那要看你配合不配合治疗了。”虎娃说着,大胆了一点,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滑动着,在她的两根吊带上轻轻的扣来扣去。

    似是不经意,不过两人心里都清楚,他是故意的。

    “我听说你很色,我不敢和你靠的太近。”上官玉顿时笑道,伸手就想把虎娃的手给拨开,只是她的手刚刚到空中,就被虎娃给抓住了。

    “呀,姐姐,你的手真漂亮啊,一寸不多一寸不少,白净细腻的,摸着的感觉真好。”

    虎娃笑着,说出了一些赞美的话,上官玉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握住了,顿时就先是一阵慌张,然后急忙把手抽了回来。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她的脸色顿时变的冷漠了起来,说道。

    “你昨天晚上应该失眠了吧。”虎娃却没动弹,依旧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揉着,笑着问道。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一愣,问道;“你别告诉我国安的人还在监视我的私人秘密。”

    “当然没。”虎娃立刻说:“这是我猜的,我能感觉到你现在的绪十分浮躁,而且精神很疲惫,所以才判断的。”

    他继续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并不想来大龙县,你来这里,只是因为你想要报复,是吗。”

    “报复谁,报复你吗,就你也配?”上官玉冷笑。

    对于她冷淡的表,虎娃却不在意。

    “当然不是我,不是因为我不配,而是因为你没有报复我的理由,你是想报复你爹,如果不是他,你就不会嫁给王前锋,如果不是他,你也不会被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不是吗。”

    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噌的就站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惊讶。

    “你不应该知道这些的。”她说道。

    她没有问那些“你胡说八道”“你别血口喷人”之类的废话,而是直接承认了他的话是真的。

    “我说我猜的,你信吗?”虎娃笑道;“对你们这些贵族之间的事,我真的是很不愿意知道,但是很多时候,莫名其妙的就那么知道了。”

    他有些无奈。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但是我知道,上官洪峰死了,王家和上官家的另一个婚约就自动解除了,两家本来就纷争的利益关系也肯定被放大到极限,这个时候,你自然就是一个牺牲品了。”

    上官玉苦笑,叹了口气,一条腿轻轻的跪在椅子上,复杂的看着虎娃。

    “你难道真的是我们上官家的克星啊,因为你,洪峰死了,也因为你,上官家和王家之间微弱的利益关系彻底断裂,我的婚姻,也被当做一个态度崩溃了,婉儿也成了你的女人,你还想做什么啊。”

    她说着,语气里带着一阵无力。

    “你说错了一个事,婉儿,她并不是我的女人,不过,我是她的男人。”虎娃说着,就笑了,脸上带着灿烂的表。

    上官玉一愣,随即就明白了他的话。

    “她真幸运。”她说道。

    “不,是我真幸运。”虎娃笑道,然后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你也以这样幸运,只是看你愿不愿意了。”

    随着他的话,他的手已经滑落到了她细腻白皙的勃颈上。

    即便是虎娃见惯了美女,这个时候也不由感觉十分的冲动,恨不得立马就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狠狠的吻上一番。

    “我还是感觉,当你的上级挺好的。”上官玉说着,就想把他的手给拨开,但是或许她此刻精神有些恍惚,也或许她是故意的,她轻轻一动,身子忽然从椅子上往边上摔了下去。

    “小心。”

    虎娃说着,伸手就把她给抱在了怀里。

    公主抱。

    十分有利,也十分用力,眼睛里带着紧张看着她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上官玉说着,脸色就一红。

    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两只饱满的酥胸正在紧紧的压着他的胸膛,而自己的两只臂膀也抱着他的脖子。

    “能不能把我放下来。”她红着脸问道。

    除了她的丈夫,她还从来没让其他男人抱过。

    “当然。”虎娃说着,脸上就带着一抹嬉皮笑脸的神。“不能。”

    “有本事你就叫啊,你放心,这个墙很薄的,你只要叫,外面的人都能听见的。”他说道。

    上官玉顿时就急了。

    她当然不能叫,她叫了,她就完了。

    不管她和他之间有没有发生了什么,只要她叫了,都算是发生了。

    这就是人畏的力量。

    “你欺负我。”她急的满脸通红,轻轻的挣扎着,只是一挣扎,两只酥胸在虎娃的胸前噌的更加厉害了,一阵酥痒的感觉顿时就传入了她的神经,让她不由舒服的竟然发出了一阵喘息声。

    虎娃顿时一愣,惊讶的看着她问道:“你多久没碰男人了?还是你真的就这么敏感。”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