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要来个美女县长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虎娃笑道,看向胡风。

    “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毕竟是我弟弟,一个妈生的。”胡风有些无奈的说道:“不然我也不会来这一趟了。”

    “你难道不觉得,如果没有他的话,你会更好一点。”虎娃笑道:“或者说,我们,和你的家都会更好一点,只是你妈会难过一些。”

    “我听说了,你爸好像也很不喜欢他。”

    他说着,眼神看向胡风,里面呆着一抹期待的神色。

    “是,他毕竟是我弟弟,一个妈生的。”胡风再次说道,只是他自己的眼神里也开始晃动了。“虽然,他总是惹事,总是要我给他擦屁股。”

    “你自己考虑吧,其实,难道你没感觉到吗,你的家族已经开始放弃胡波了。”虎娃又笑道:“不然的话,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不会只让你一个人来的,或者说,他们都没让你来,你来只是因为你必须要来。”

    听到他这句话,顿时,胡风就愣住了,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

    “你怎么知道这个事的,木风告诉你的吗,我知道,他是国安的人,手眼通天。”他说着,就被虎娃给打断了。

    “不需要他告诉我,是我自己猜到的。”虎娃笑道,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也给胡风倒了一杯,然后继续做下,二郎腿轻松的翘起来,看着他继续说;“我只是知道谁举报的他,举报到了什么程度而已。”

    “是你,对吗。”胡风顿时就目光凌厉的看着他。

    “不,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自己去举报他吗?”虎娃笑道。

    顿时,胡风就愣住了,略微一思索,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或许,我本来就不该来,不是吗。”他说道。

    “也许吧,不过如果你不来的话,又怎么能够知道我有神秘药剂的事啊,最少你来了,还有一个好消息,不是吗。”虎娃笑道。

    胡风沉默,摇摇头,说道;“如果我有两亿英镑,我绝对给你,你信吗。”

    “我不信。”虎娃很干脆的说道:“我没有诋毁你的意思,只是,我感觉两亿英镑太多了,如果是我,我也会舍不得花的。”

    他说着,然后冲着他再次伸出了手。

    “祝我们合作愉快。”

    胡风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就起身拉开门大步的离开。

    他走了,向南天顿时就走了进来。

    “他没有为难你吧。”他立马问道。

    作为一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聪明的商人,他的第一本能就是保护自己。

    “你觉得他能把我怎么样了。”虎娃一笑。“放心吧,这个事按照正常的步骤来就是了,把那些带子拿回来刻成光盘了以后记得给我送一份,我也要走了。”

    他说着,就往外走。

    “不需要我给你安排几个女孩,让你轻松一下吗。”向南天在背后嘿笑着。

    “暂时不用了,我现在累了,就想好好睡一觉。”虎娃笑着,头也不会,冲着背后摆了摆手,大步离开。

    他走了,向南天这才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一个人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点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起来。

    出了他的门,虎娃哪里都没去,径直就回了县委办公室,只是他是走路回去的,而且路上还尽能的在慢慢磨蹭。

    刚进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胡风和胡波两个正安静的坐在会客茶几的两边,胡风一脸的阴郁,胡波则是在一根一根的抽着烟。

    “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个王八蛋在害我。”看到虎娃,胡波顿时就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他的衣领。

    虎娃没有躲开,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衣领。

    “不是。”他笑着撒了一个慌。

    胡波苦笑,放开他,说道:“到现在了,难道你还是不能给我说实话吗,难道我胡波做人真的就那么差吗。”

    “是。”虎娃还是笑道,然后自己坐在了胡波刚刚坐的地方。“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我到你身边来就是因为我很不喜欢你。”

    他说着,拿起茶几上的烟盒从里面拿出来一根含在嘴上点燃,还是抽了一口就呛得咳嗽了起来,然后一把把烟给掐灭了。

    “什么破烟,这么难抽。”他骂道。

    胡风顿时就在边上笑了起来。

    “这是正宗的好烟,内部特供的,只是比较烈,你没抽过烟,当然就会呛到了。”他说道。

    虎娃点点头,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胡波说道:“给你个选择,或许能救你一命,就像这根烟一样,自己把自己给灭了。”

    他说着,把手上已经掐灭的烟在烟灰缸里狠狠的摁了下去,揉成了一片。

    “本来,我只是想用你做一个台阶,是,你太过分了,你不该碰她的,真的,虽然我知道你很色。”他笑着看着他,只是眼睛里带着一丝通红。“但是你不该那么急着表现。”

    胡波沉默,他当然知道虎娃在说什么。

    良久,他才看着胡风问道:“你呢,也是这个意思吗。”

    他的脸上带着惨笑。

    “家族这次并没有让任何人来,是妈让我来的,她担心你,让我告诉你,在外面混不下去就回去吧,回家就没人敢欺负你了。”胡风无奈的说道。

    毕竟,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弟弟。

    听到这句话,胡波顿时哭了,嚎啕大哭,蹲在地上,捂着脸,像极了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孩。

    过了两分钟,他忽然不哭了,一脸平淡的看着虎娃说道:“我选择回家。”

    “谢谢,你会回家的,如果能,我会经常去看你的。”虎娃说着,然后把手上的茶杯向他递了过去,他愣了一下,就要伸手去接,虎娃却忽然揭开茶杯把里面的茶叶泼了他一脸。

    “你不应该碰她,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是我早就安排好的托,你现在必死无疑。”

    他压着声音嘶吼着说道,然后一把把手上的茶杯摔在地上,坐回了椅子上,脸色瞬间变得平静,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如果现在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根本就不能感觉杯子是他摔的。

    “不好意思,手松了一下,茶杯掉了,放心,我会赔偿的,一个茶杯,我赔得起。”他看着胡风笑道。

    胡风沉默,他发现,自己需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因为他对势的应用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也因为他毫无顾忌的无耻。

    在任何一个战场,人最怕的都是不按照任何套路出牌的人。

    “不用你赔,只要你让我把碎杯子带走就好,毕竟他是我家的。”胡风忽然说道,脸上带着笑容。“不管怎么说,是我家的杯子,我就要带回去。”

    “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妈的底线。”

    他主要是为了说后半句。

    “好,你现在就能带走。”虎娃立马摊开手说道:“只是,这场戏还没唱完,他这个台柱到时候怕是还免不了要上阵的。”

    他说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我这个人从小就爱看戏,最讨厌的就是看唱了一半的戏。”

    胡风再次沉默。

    “谢谢。”胡波忽然说道,看着虎娃,脸上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说起来,我是挺对不起你的,不管你因为什么目的靠近我,你没有做任何一件对不起我的事,反而,是我一直在伤害你。”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做出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领导,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是一个下属,对你们领导来说,下属不就是一条以随时抛弃的狗吗。”

    他说着,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

    “所以我说谢谢你。”胡波笑道:“你是个人才,我想,我们以后还会遇到的。”

    “希望吧。”虎娃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看着他目光严肃的说道:“只是希望,那个时候我们不再是上下级的关系了。”

    “那个时候,我会把你当做朋友的。”胡波笑道,然后就转身出了门。

    胡风顿时也站了起来,跟虎娃告别。

    “你放心,我不会雇杀手在半路拦截的,如果你受伤了,谁和我合作呢。”

    就在他要走的时候,虎娃忽然说道。

    胡风苦笑,说道:“你答应让我把破杯子带回去的。”

    “是啊,我只是感觉,你有些太累了。”虎娃笑道。

    “我不怕。”胡风笑道。“回去的时候,我准备坐直升机回去。”

    他的话音刚落,虎娃就听到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响起,不由就一愣,哈哈笑道:“看你,也太认真了吧。”

    “没办法,我是被吓怕了,即便是才看到狼,也要做出十足的戒备,不是吗。”胡风也大笑。

    “好,那我就不远送了,祝你一路顺风。”虎娃说道。

    “逆风也要回去啊。”胡风叹了口气,富有深意的看着虎娃。“再见。”

    他说道,然后大步转身离开。

    出了门,他就先是感觉到一阵不对劲,四面看了看,却发现木风在身边,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转身大步离开。

    “我靠,这个家伙还真弄了一架直升机来了,还是军用的。”他走了,木风顿时就跑到办公室里看着虎娃说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比我还无耻。”虎娃摸着鼻子,也是一脸的郁闷。“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

    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偷笑。

    “我靠,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让光头去做什么了。”

    看到他的笑容,木风顿时就有一丝不良的预感,急忙看着他问道:“你别乱来啊,胡风是个正宗的少将,他如果出了事,真的很麻烦。”

    “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就在这里,这么多人给我作证我什么也没干啊,再说了,光头人家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人家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队长。”

    虎娃摇头摆手的说道。

    顿时,木风心里的慌张感觉就更加严重了。

    胡风带着胡波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刚刚开出了大龙县城,正准备拔高,就看到一束耀眼的光亮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不好,是火箭弹。”胡风顿时吼道,直升机司机则已经做出了规避的动作,火箭弹几乎是和飞机擦肩而过,在空中爆炸了。

    就在他们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就看到又一束耀眼的光芒冲了过来。

    他们再次闪避,然后又是一束。

    再闪避。

    一直到第六颗射完了以后,才停了下来,然后他们就看到一辆车快速的窜进了不远处的山林,消失不见了。

    “胡师长,我们要不要跟上消灭他。”守卫顿时就在边上吼道。

    刚刚他们都吓坏了。

    他们很清楚,那六枚火箭弹任何一枚只要碰到了飞机,他们就全部要完蛋。

    就在这个时候,胡波说话了,语气淡然。

    “不了,那个人是个特战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你们难道没发现,六枚火箭弹,都是肩扛的,竟然还能精准到这种程度,而且他进入的那片丛林,最少有上千亩,进去了以后,你们谁保证自己能出来?”

    顿时,胡风就愣了一下,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我还没老呢,虽然说我平时很不喜欢学习,但是,军事理论那是我的专长。”胡波笑道:“最关键的是,你发现了没有,那个人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不然的话,他不会等到我们完整的做完规避动作才再次发射。”

    “是啊,如果他的动作再快五秒,甚至三秒,我都躲不过去。”驾驶员这个时候也有些惊恐未定的说道:“刚刚的那种感觉,我感觉好像不是在战场,而像是在实弹训练,太刺激了。”

    顿时,胡风沉默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让自己当做废材的弟弟其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不堪。

    “这或许就是他要送给我的大礼吧,放我一条命。”胡波笑道,然后戴上耳机,听起了音,好像刚刚的危机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场演习而已。

    旁边,胡风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无比的复杂。

    他发现,经历了这次事,自己这个弟弟开始变得让他自己不认识了。

    县长办公室,木风出去了,虎娃则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手上的一叠厚厚的资料。

    是胡波的资料,最完整版本的,木风刚刚给他弄过来的。

    “我tmd就知道这个货是个天才,不然的话,这么这么懒还能混的这么高。”

    看着看着,虎娃直接就把手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砸,说道:“看来我的赌注是赌对了啊。”

    他心里说道,再次陷入了沉思。

    经历这件事,虽然说他空前的获得了很多的筹码,但是,却也陷入了一个空前大的黑洞里,那就是他必须要学会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驾驭自己身边的资源。

    他正在思索,门忽然被推开了,刘殿德笑着走了进来。

    “你没事吧。”他看着他问道。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虎娃立刻笑道,指着沙发让他坐:“哎呀,我现在倒是变成一个闲人了,是了,上面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给派给新县长过来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刘殿德就笑了。

    “你呀,有你在,谁敢来这里当县长啊,不过你也别着急,就这几天了。”他说道。

    虎娃顿时也跟着笑了笑,然后目光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是了,那件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送上去了,是非成败,就看这一下了。”刘殿德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不过按照我的经验,这个事八成是要被捂住的。”

    虎娃点点头头,说道:“不是八成,是十成,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果子已经丰收了。”

    刘殿德顿时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

    “你呀,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我有时候真的不敢想,如果我没有碰到你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说道。

    “你还是你,只是走的路不一样了。”虎娃也笑道:“很多时候我也在想,我究竟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啊,要知道,就在几十天前,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屁都没有,身上最多就装过一百三十五块六毛钱。”

    刘殿德干笑,不说话,这句话,他知道自己不能接。

    “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领导,那我现在是什么职位啊,总不能说咱们县里没县长了吧。”虎娃忽然问道。

    刘殿德一愣,指着他笑道:“你着急个屁啊,上面的命令还没下来,现在胡波暂时还是县长,慢慢等着吧,你现在多自由啊。”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不说话。

    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一个礼拜都过去了以后,终于,市里才下达了一条命令,说是胡波因为患了重病,无法再继续工作,主动辞职,回家养病去了。

    对于这个命令,从上到下一片鸦雀无声,知道这个事一点内幕的人,一个屁不敢放,不知道内幕的人,以为这个消息是真的,毕竟,人民都还是淳朴的。

    “据说我们县里要新来一个美女县长啊。”

    “据说还是个研究生啊。”

    ·····

    清晨,虎娃刚上班,就听到门口的几个保卫在议论,不由就停下了脚步。

    “要来个美女县长?”他自自语道,顿时感觉眼前一片光明,他能够肯定,自己未来的日子肯定不是那么乏味无聊了。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https://m.sklhjx.com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