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你还要我,我就不会走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96节第九十五章 你还要我,我就不会走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看我像那个星球的啊。”他问道。

    刘雪一愣,然后歪着脑袋看着他露出小女孩的沉思表,然后说道:“我感觉,你像是火星的。”

    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吗,我也感觉我是火星的,不然我怎么这么热啊,我好热啊,来,让我冰凉一下。”虎娃说着,顿时就嘿嘿笑着往她的身体里再次挺进了一下。

    刘雪受到刺激,顿时嘴里就出一阵舒服的喘息声。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自从虎娃身体里的热流进入她的身体里后,她下身原本火辣辣的疼痛感觉都瞬间消失了,只剩下了舒爽。

    “舒服吗。”虎娃一边运动,一边用嘴巴咬着她的耳垂说道:“要不要我再用力一点。”

    “嗯。”刘雪顿时娇羞的点了点头。

    虎娃刚开始还有一点的理智,但是很快,刘雪身体里的冰凉气息冲入了他的身体,顿时就让他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很快就失去了理智,只剩下了纯粹的**。

    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和**相撞的碰撞声。

    “啊,快点,快点,再快点,好舒服,好舒服···”

    忽然,刘雪狠狠的咬住了虎娃的肩膀,嘴里出“嗯··”“嗯··”的撕咬声,好在虎娃的肉比较结实,她根本咬不破。

    虎娃被咬,顿时被疼痛的感觉给刺激到了,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不由运动的速度再次加快,几乎和一台不知道疲惫的电动机一样,疯狂的冲击着。

    “呼哧呼哧···”

    五分钟不到,刘雪的身体就猛的颤抖了起来,两条胳膊两条腿紧紧紧紧的缠在虎娃身上,死死的抱着他,嘴巴再次咬住了虎娃肩膀上的另一个地方,脸上露出痉挛一样的表。

    “啊···,嗯·····。”

    她的眼睛眯着,嘴里出阵阵的吼叫声。

    虎娃被她刺激的,顿时就更加疯狂的运动了起来。

    “啊,啊,啊,啊···”

    终于,他也爬到了巅峰,一股滚烫的热流从交合的地方冲进了刘雪的身体里,顿时,刘雪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进入了一股绵延的热流,原本身体里冰凉的气息竟然都在被快速的蚕食,最后,那股热流竟然开始进入她的身体,一直到她的心脏,然后缓缓的包围了她的心脏,连她心脏旁冰凉的气息都被吞噬了。

    “好舒服啊。”她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嘴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气流都是热的。

    从小到大,她的身上一直都是冰的,现在忽然感觉到了温暖,简直是舒服极了。

    一夜,就在疯狂中很快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虎娃正在睡梦中,就听到外面在疯狂的敲门。

    “快开门,虎娃,快点开门。”门外,老王焦急的叫道。

    虎娃一愣,急忙就批了件衣服走了出去,到大厅,就看到原本躺着的四个女孩都已经不见了,他知道,她们肯定是自己离开了。

    打开门,就看到老王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口。

    “我的妈呀,你还没睡起来啊,赶紧起床啊,大事不好了,数千号人忽然把县委门口给堵了,现在正在拉着一个大横幅喊冤呢,而且,她们点名要见你,说是你让她们去的。”

    听到他焦急的话,虎娃顿时一愣,立马就浑身一阵,明白是他几天前安排好的那个布局开始起作用了。

    “稍等我一下,我穿衣服。”他立马就往卧室里跑去。

    这个时候,刘雪也已经醒来了,迷迷糊糊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这么早就要起来,好困啊。”

    “乖,你自己再睡会,我必须要马上回到县里去,不然怕是要出大麻烦。”虎娃说着,飞速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大步的跑了出去。

    因为着急,一路上老王把车开的飞快,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到了县委门口。

    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看到眼前这黑压压一群数不清的人,他还是愣住了。

    “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的女儿,就在自己的家门口被拐卖了,政府如果不给个交代的话,我们今天就集体死在这里,反正我们也活不成了。”

    一个带头的大妈很凶猛的喊道。

    在场的女孩则是大都都带着口罩,一不。

    虎娃走过去,就看到刘殿德正一脸着急的站在门口,看到他过来了,立马就冲着他喊道:“虎娃,你回来了,你说,这个事我们现在要怎么收场啊。”

    面对这种阵势,即便是他见多识广,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放心吧,交给我吧。”虎娃立马就看着他送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小声的看着他说道:“等会肖勇来了,你一定要做出一副根本不知道这个事的样子,要表现的十分生气才行。”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顿时心里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立马点了点头。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然后就直接爬上了车顶上,冲着眼前足足有近千号的人喊道:“安静,大家都安静,我是咱们县委书记的秘书,刘虎娃,我以我的人格给你们保证,你们今天一定会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公安局不管,我们县委管,我给你们立下军令状,如果这件事不能依法来办的话,我立马把自己脑袋拧下来给你们当尿壶。”

    他一番气势恢宏,霸气十足的话,顿时就让吵闹的人群都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辆警车猛的开了过来,从上面跳下来十几个警察,不由分说就拿着警棍想要冲着人群打,看到这一幕,虎娃顿时冷笑一下,然后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

    一边跳,一边喊:“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身为人民警察,竟然把警棍挥向了人民,难道你们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随着他的声音,他的身影已经到了警察们的面前,很快就把十几个警察全部给放倒在了地上。

    看着他威武潇洒的身形,顿时,原本有些糟乱的人群立马安静了下来。

    “不要着急,不要慌乱,放心,人民政府是爱人民的,你们一定会得到公平,公正的答案的,你们放心,今天没有人以伤害到你们,不管是谁,想要伤害你们,都必须要从我虎娃的尸体上踩过去才行。”

    虎娃再次开始造势了。

    看到他的身影,顿时,黄大有就一阵气结,指着他就骂道:“你这是做什么,要护着这群暴民,难道你没有看到他们已经把县委给围了吗,难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吗,竟然还袭警,我告诉你们,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了。”

    “放你妈的狗屁,暴民,你tmd那只狗眼看到暴民了,你眼前的人,都是被你弟弟黄华生祸害的女孩的家属,我原本只是想让她们去联系一下其他的受害者,但是我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到现在了,你竟然还想包庇他,你对得起你身上这身警服吗。”

    听到他的话,顿时黄大有就想要反驳,只是他还没说出话,就听到虎娃再次吼道:“还有,你说我袭警,你难道是眼睛瞎了,没有看到这些警察过来后一句话不说,不由分说就用警棍要打人,这些人都是老百姓啊,他们竟然就能下的了手。”

    说着,他忽然一顿,看着黄大有瞪大眼睛说道:“我明白了,这些都是你指使的,一定是这样的。”

    “你放屁,你这是狗血喷人。”黄大有立马就吼道。

    指使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哥,哥,我被他们给抓过来了,我不想来的啊,只是,我身不由己啊。”

    黄华生简直都快哭了,前几天的事他好不容易才缓和了过来,屁股到现在都还在疼,本来想着找个地方躲几天就没啥事了,只是没想到,他正睡的香,就被人从被窝里给拽了出来。

    看到眼前这个拎着自己弟弟的光头,还有眼前数百号人都看过来的眼神,黄大有顿时就知道糟糕了,简直是糟糕透了,他被眼前这个家伙下了个套,死死的套牢了。

    “你个王八蛋,你害我。”他说着,顿时就要上去抓虎娃的脖子,只是他的力气哪里是虎娃的对手,顿时就被虎娃一把抓住给扔了回去。

    “哼,怎么,见到事败露了,顿时就想要玩暴力啊,好啊,来吧,我不怕你,我站在正义和真理的一边,我相信,人民会支持我的,政府也会支持我的。”

    虎娃顿时就大义凛然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黄大有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是那个混蛋,就是他把我给糟蹋了。”人群中,一个女孩忽然指着黄华生喊道。

    “就是他把我给卖到了村里的,就是他。”又一个女孩开口。

    忽然,就这个时候,一个长相奇丑,神智有些不清的女孩走了过来,一边扣着鼻子一边指着黄华生笑着说道:“你说的要娶我呢,怎么在这里啊,赶紧跟我走,你说好的要娶我呢。”

    “滚,你个臭三八,你tmd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都长成什么样子了,就你这样的,就算是让我卖我都没地方卖。”

    黄华生顿时就冲着眼前的女人吼道。

    一句话,顿时人群中彻底炸锅了。

    虎娃的脸上则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黄大有的脸色则是完全相反,听到自己弟弟这句混账话,他知道,今天他就算是拼尽一切,也保护不了他了。

    “你个混蛋,你刚刚说什么,你说这些事真的是你背着我干的。”他立马就冲到自己弟弟面前,伸手就在他脸上抽了过去。“你个王八蛋,你想害死我啊,我尼玛的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弟弟啊,作孽啊。”

    他说着,就一巴掌一巴掌的朝着自己的弟弟的脸上扇了过去。

    看到他动手,虎娃则是一动不动,脸上带着看戏一般的笑容,冲着刚刚出现的那个丑女人打了个手势,那个女人顿时就缓缓的往后退去,很快消失在了人群面前。

    “你个混蛋,死一万次都不够。”

    “是啊,打死他,打死他。”

    ·····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但是人群已经乱了,完全乱了,纷纷冲着黄华生和黄大有冲了过期。

    等到肖勇带着大批警察赶来的时候,县委门口只剩下了一滩血迹,目光惊讶的虎娃等人,还有黄华生和黄大有两个人的尸体,以及一群躺在地上哀嚎的警察。

    “你终于来了,你怎么才来啊,我差点就死在这里你知道吗,我差点就死了。”看到肖勇,刘殿德顿时就跳着脚冲着他吼道,脸上带着惊恐的表。

    “他妈的,乱了,全乱了,这个黄大有简直是胆大包天啊,竟然敢包庇他弟弟在我们县里贩卖人口,引了这么大的民怨,我要向上级汇报,我要革他的职,我要他们兄弟都被枪毙了才行,不然的话,我没法给全县五十万的父老乡亲交代啊。”

    他一脸愤愤的说道,眼神里还在闪动着恐慌的神色。

    显然,刚刚的事把他给吓到了。

    “好吓人,好吓人啊,那么多人,都在打他们两个,你快去看看黄局长怎么样了,他不能有事啊,那群人,也太怕了,他们刚刚还很平静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虎娃也喃喃的说道,拉着肖勇就指着黄大有和黄华生躺着的地方指着,眼神里全是恐慌。

    木风和光头则是一左一右满眼警惕的看着四周,如临大敌一样。

    只有司机老王一个人坐在车里,淡然的抽着烟,看着眼前的闹剧,他知道,这一切快结束了,肖勇前来,就是来收场的,这本来就是一场戏,一场虎娃自编自导自演的大戏。

    虽然他不知道虎娃是什么时候去找的肖勇,但是他无比的肯定,肖勇肯定和虎娃是一伙的。

    作为旁观者,他看懂了整个棋局,只是这些话他永远也不会说出去的,这就是他最大的魅力,和他无关的事,他永远都会直接忘记,不在心里记忆。

    这样,对谁都好。

    这的确是一场闹剧,是虎娃导演的,由数百号雇来的百姓和那群被贩卖少女的家人,还有刘殿德,肖勇,一起导演的一场大戏,黄大有和黄华生是最大的牺牲品。

    他们死了,被百姓活活打死了,死了还要背着罪人的名头。

    “这就是政绩。”站在距离县委远远的地方,看着刚刚生闹剧的地方,虎娃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身旁的木风苦笑着说道。

    “不,应该说这就是政治。”木风也笑道:“其实这个故事并不精彩,只是,每个人都愿意当配角。”

    虎娃一笑,摇摇头,不说话。

    这一天,就这么淡然的过去了。

    刘殿德休息了,黄大有的死,虽然给了他想要的政绩,但是,却也让他的心里有些难过,他不敢肯定,哪一天,他会不会也成为黄大有一样的牺牲品。

    虎娃也休息了,他是刘殿德的秘书,刘殿德休息,他必然也要跟着休息的。

    不过他没有再去大龙酒店,而是去了先郊区的一栋别墅里,是王秋艳买的别墅,虽然用的虎娃搜刮的她的钱。

    “我想安静一会。”虎娃进门,看到客厅里坐着的庞玉等人,微微一笑,然后就往楼上走去,步履沉重,好像每一步都带着无穷的心事。

    顿时,原本还在嬉笑的众人都沉默了,眼睛都看着他,看着他走进房间,然后关上门。

    趴在床上,虎娃感觉自己好累,非常累,心累。

    和刘殿德一样,他也不敢肯定,自己哪天还不会也成为今天这样的政治牺牲品。

    “嘎吱···”

    门开了,庞玉朝房间里探了探脑袋,看到只有虎娃一个人在,顿时就反手把门给锁上,然后一跳趴在他身边,把脑袋靠在他的脸边上。

    “怎么了,难受呢,我陪你,我不说话,就陪着你。”

    她说着,就闭上了嘴,就乖乖的看着虎娃。

    “傻瓜。”虎娃顿时就看着她笑了,伸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摸着,眼睛里带着宠溺的光芒。“我问你,如果哪天,我被人当枪使了,我的事业没了,我的官位也没了,我的一切都没了,你会不会还跟着我。”

    听到这话,庞玉顿时先是一愣,然后歪着脑袋看着他问道:“你有没有官职,有没有事业,有没有钱,和我爱你有什么关系呀。”

    她说着,眼睛里带着无比天真的表,似乎是真的不理解。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然后翻身,静静的把她抱在了怀里,抱得很紧,很紧,好像担心自己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

    “怎么了啊,想要了啊。”庞玉顿时就嘿嘿笑着看着他问道。

    “不,我现在,今晚,只想好好抱抱你,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抱抱你。”他说着,在她的额头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再次把她抱紧在怀里。“我真庆幸,能碰上你。”

    他说道。

    “你还要我,我就不会走。”庞玉一脸甜蜜的靠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说道。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