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什么叫发骚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七十五章什么叫发骚

    什么叫做发骚,什么叫做放荡。

    几个人终于知道了。

    虎娃急忙把她给推开。

    说道“不要这样,乖,晚上我保证陪你,行吗,只要能把这个生意给咱弄好了,我连续陪你一个礼拜,行吗。”

    “不好,我要你陪我一个月。”王秋艳不依的说道。

    “好,没问题。”虎娃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他不准备只让王秋艳陪他一个月,所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我是说连续的一个月。”王秋艳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补充了一句,一边说着一边用含脉脉的眼神看着虎娃。“我明天就和黄大有离婚,反正我和他也没孩子,什么都没有,然后就专心陪你,行吗。”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纠结了。

    他想起自己还答应的王晓梦要陪她,过几天还要回去村里看林清丽,好几天都没见她了,还要去镇里信用社找一下徐巧,她上次托刘美丽带话让自己去找她一趟,还有好吴燕,还有办公室里的那个王茹,他说了好几次要把那个女人给睡了,都还没成功。

    种种事让他不能连续陪着王秋艳一个月。

    于是他眼睛一翻,一个谎顿时产生了。

    “这个,是不是分开啊,连续一个月肯定不行,你看啊,我这几天肯定要很忙,而且过几天能还要下乡,还要回村里看我爸。”他说道,一脸的无奈。“你放心,我只要有时间就来陪你,行吗。”

    王秋艳迟疑了一下,她也知道虎娃说的是实话,在县委上班是有些身不由己,闲起来以一天没事,但是忙起来就是一天很忙。

    于是就说道“那也好,要不这样吧,我明天就在县里找一套房子去,然后以后你下班了就过来住,你看行吗。”

    “好,没问题。”对于这种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诺虎娃答应的十分爽快。

    “嗯。”王秋艳点头,也不再和他纠缠这个话题了。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分配了一下任务,虎娃这才又急匆匆的赶回了县委大楼。

    刚刚回到办公室,刘殿德就急忙的看着他问道“怎么样,见到你叔叔了吗,他怎么说。”

    “我,我先喝口水。”虎娃做出一副很火急火燎的样子,拿杯子喝了口水,这才看着他说道“书记,不负所托,我叔叔答应了,只是说不能让你请客,他晚上在大龙酒店三楼306包间里摆了一桌,想要请你过去。”

    听到这话,刘殿德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变得无比的灿烂。

    “好啊,小刘,看来我没看错你啊,你是个人才,你放心,这个事你帮我办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他再次给虎娃吃了一个秤砣,让他安心。

    “领导你就放心吧,该说的我都已经给我叔叔说了,我相信我叔叔肯定愿意为你分忧的。”虎娃也立马说道。

    其实按照他的想法,只要能得到去党校进修的名额,花一点冤枉钱都是以的,但是现在既能够的了好处还能够让自己得到去党校进修的名额,还能够让刘殿德对自己产生好感。

    一举多得,他当然是满心欢喜了。

    “是了,你给你叔叔说那两个厂子的事你叔叔什么态度啊。”刘殿德问道,他也知道这两个厂子是个大麻烦,就担心人家不愿意要。

    “我叔叔说了,他也愿意为政府分忧,只是那两个厂子的的确有些太麻烦,毕竟是几百万的事,想晚上见了你以后再细说这个事。”虎娃立刻说道。

    这些话是他走的时候王秋艳教他说的,他是一个字不差的在转达。

    “好,好,看来你这个叔叔还是有心的嘛。”刘殿德顿时心里松了一些,只要人家没有说绝对不要,就证明人家还是有那个想法的,只要能把这两个一直在亏损的厂子给转让出去,他往上一步的政绩就更加多了,很能直接往上提一级也不是不能。

    晚上,大龙酒店305包间里。

    看到打扮的惊艳的王秋艳,刘殿德顿时一愣,有些不明白的看着虎娃。

    “她,不是黄大有的媳妇吗,怎么在这里啊。”他小声的问道。

    “她现在是我叔叔公司的法律顾问,人家好像还是国外大学经济专业的毕业生呢。”虎娃赶紧小声的给刘殿德解释道。

    顿时,刘殿德心里就开始打鼓了。

    一听到人家是专家,再想到县里那两个厂子现在的状况,顿时他就有些头疼,只能硬着头皮上去给人家打招呼。

    “刘书记,你好,很高兴你能够来啊。”刘老虎看到他们说完话了,这才腆着笑脸迎了上去。

    几番寒暄,进入了正题。

    “恕我直,刘书记,县里的造纸厂和酒厂,都是属于负资产,特别是造纸厂,已经完全报废了,几乎没有产能,我们如果想要让它重新开始焕发活力的话,最少还要投资几百万进去,最关键的是,我听说你马上就要上调了,你一走,万一新来的县长县委书记对我们的改造计划不支持的话,我们肯定要吃更大的亏。”

    王秋艳看着刘殿德直接了当的说道。

    听到这话,刘殿德立马就愣住了,的确,人家说的都是他无法逃避的问题。

    “其实啊,小王,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走或者不走,咱们县里的政策都是不会改变的,你们应该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他立马说道,想要把主动权给拿到手上。

    只是一来二去的几句话,他慢慢就开始感觉有些力不足心了,慢慢的,他虽然感觉自己是拿回了主动权,但是却感觉一直都在给人家牵着鼻子走。

    “那好吧,这个事就先这样了,造纸厂其实现在已经算是停业状态了,厂长都已经被调走了,这个县委就能做主处理,只是酒厂有些麻烦,需要和人家厂长沟通一下,虽然我是县委书记,但是工作的事也不能搞一堂嘛。”

    刘殿德说道。

    虽然他说的很不确定,但是虎娃等人都能听的出来,他这句话出来,基本以说就是已经拍板了,所谓的去找一下酒厂的厂长去商量的事,完全就是走一个流程,让事变得漂亮一点。

    吃完了饭,刘老虎立马就拉着刘殿德想要请他再去唱歌。

    “不行,不行,刘书记,你今天必须要留下,你看,你也姓刘,我也姓刘,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今天咱哥俩必须喝一杯才行。”他看着刘殿德趁着酒劲说道。

    刘殿德顿时呵呵一笑,连连摆手。

    “不行啊,老弟,说实话,我也想去唱个歌,玩一会,是不行啊,今天晚上我必须要回去,家里有些事。”

    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样子,刘老虎这才放过了他。

    “那行,我就不为难你了,下次我给你补上,你先回家吧,你的司机在楼下吧。”和人交往,刘老虎是典型的人精,摔过一个大跟头的他,现在为人处世比以前是要老道的多了。

    “要不这样吧,我把我的秘书留下来陪你,反正他也是你的侄子,晚上也没什么事,就让他招待你们,今天晚上的费用全部由我报销了,你看这么样啊。”刘殿德忽然说道。

    虽然喝了酒了,但是他却十分的清醒。

    在他的意识里,他感觉刘老虎这会肯定很不舒服,他刚刚虽然把两个厂子的收购价已经压的那么低了,只有两百万,是他还很明白,那两个厂子如果公开招标的话,一百万都没人要。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眼睛一亮,看着刘老虎点了点头。

    “那好,就让他代劳吧,不过这个费用就算了,我哪能花你的钱啊。”刘老虎推辞着,就把刘殿德送上了车。

    等到看着他上了车,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虎娃感觉自己脑门上都流了一头的汗。

    他们不知道的是,车上,刘殿德的脑门上也是一层汗。

    “我的妈呀,老王,你看这个虎娃能把这个事给弄好吗。”他拿出手绢擦了下脑袋,然后看着旁边的老王说道;“这个小子激灵的很,就是感觉经验不够,这次他如果能把这个事给我办好的话,我是正儿八经的要感谢他一番了。”

    “领导,我感觉虎娃应该能行,他虽然经验不够,但是做事却挺老道的,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我看啊,这个事八成能行,再说了,那么大的两个厂子,我们已经把价格给压的那么低了,他们不要不是傻了啊。”

    他身为刘殿德的司机,当然是尽能的向着刘殿德说话。

    “你呀。”刘殿德顿时笑道“你是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给我说实话,其实你也知道,按照咱们县的况,两百万的价格,人家肯接手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虎娃给说的几句好话,我怕这两个厂子怕是要白送他们都不止啊。”

    听到这话,司机老王顿时就笑了笑,却一句话都不说了。

    在领导身边办事,很多时候,你以不说话,但是绝对不能多说一句话。

    你一句话也不说,领导见到你感觉你很踏实,很靠得住。

    是你什么都想说的话,领导很能就会感觉你这个人完全不靠谱。

    老王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什么都会说的人,所以他就选择做那种什么都不说的人,这种人往往没有太大的出息,但是几乎每个领导都很喜欢放在身边。

    “我的妈呀,两百万,我们竟然两百万就把这两个厂子给拿下来了。”客房里,虎娃看着刘老虎一脸惊喜的喊道。

    实话,如果两百万拿下这两个厂子的话,即便只是卖废品也能赚钱。

    “没出息的样子,如果你刚刚不插话的话,我敢保证,我最多一块钱就能把这两个厂子全部给拿下来。”王秋艳顿时就在边上撇撇嘴说道。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坐在她身边,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说道“我知道你厉害,是我也在想,如果咱们真的一毛钱不掏就把这两个厂子给拿走的话,那最后倒霉的也能是我们自己啊。”

    “不掏钱的蛋糕谁都喜欢,是不掏钱的蛋糕也最容易得罪人,最容易惹人惦记,不怕人害你,就怕人惦记着害你啊。”虎娃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价格正好谁都不得罪,挺好。”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https://m.sklhjx.com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