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含情脉脉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75节第七十四章含脉脉

    “这当然没问题了,意为领导分忧。”他立马说道。

    当然,这些说辞也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以这么说,从他开始走进办公室到现在,刘殿德说的每句话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作为刘殿德的秘书,他当然知道刘殿德最近非常需要招商引资。

    他往上一步的政治资本到现在已经积累的差不多了,不管是声望,还是人气,都已经足够了,就差政绩还不够,所以,他就来送政绩了。

    “哎呀,小刘啊,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福星,我发现自从你来了以后,我的工作变得顺心的多了嘛。”顿时,刘殿德看着虎娃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

    虎娃呵呵一笑,想了想,又凑在刘殿德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刘书记,我还有个大礼要送你,有了这个大礼,我保证,最多一个月,你就能上一步。”

    这句话,顿时让原本兴奋的刘殿德不敢笑了,一脸惊讶的看着虎娃。

    “你又搞什么名堂啊,这么严肃,总不是要我犯错误吧。”他先把自己给撇清关系。

    虎娃摇摇头,说道:“我哪敢让领导犯错误啊,我是要给你说一件天大的好事。”

    他说着,走到门前,往外面看了看,然后把门给关住,又把窗户也给关住,把窗帘都拉上,一副非常神秘的样子,让刘殿德顿时心里也充满了期待。

    “快说吧,不要神神秘秘了,这楼里的人都是咱们的同志,没什么不能说的。”刘殿德妆模作样的说道,只是两只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

    虎娃这才凑在他耳边,把经过了他优化以后的昨天晚上的事给说了出来。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听到这话,刘殿德立马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讶的看着虎娃。“有这种事就应该立马通知公安部门解决啊。”

    看到他这么激动,虎娃赶紧就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书记,你小声点啊,你想啊,那黄华生是什么人,是黄大有的亲弟弟啊,黄大有又是和肖勇一个鼻子孔出气的,加上最近那个空降县长马上就要到了,他们现在牛气的跟什么一样,碰到这样的事,你说咱能把他给办了啊。”

    他急忙说道。

    “我一个正处级的书记,怎么还弄不过他几个小小的副处了。”刘殿德听到这话立马就发火了,只是他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虎娃说的也是大实话,顿时就用拳头在桌子上狠狠砸了一下,拿出一根烟咬在嘴上点燃,猛的吸了一口。

    “那你说咋办,你既然肯这么说,应该是心里已经有办法了,是吧。”

    虎娃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当然,我是准备这样做的。”他立马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刘殿德。“如果这样的话,不仅能让这份功劳全部落在您的口袋里,还能狠狠的打击一下肖勇他们的阵营,给新来的县长一个下马威。”

    刘殿德是越听眼睛越亮,终于,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好,好,好一个锦囊妙计啊。”

    他一连三个好,恨不得把虎娃抱起来轮上一圈。

    “你真是我的福星啊,就按照你说的办,我告诉你,这个事弄好了,我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的,这几天我正在给你申请去党校进修的名额,本来按照你的资历是绝对不够去的,但是这个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一定让你能去就是了。”

    他立马也给虎娃来了一个大蛋糕。

    虎娃顿时眼睛就亮了。

    去党校进修,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基本上每个去党校进修的人出来以后最少都是个科长了。

    他现在虽然是书记秘书,听起来好听,但是论资历也就算是个科员,真的要和别人拼底气的话,肯定是不够的,党校进修对他来说是给非常好的镀金机会。

    只是他多么精明的人,自然知道这些喜悦是不能在刘殿德面前表露出来的。

    “领导,这个不合适吧,我才来没多久,一没有资历二我年龄也最小,我去的话,怕是有很多同志不意啊,我还是算了吧。”他推脱道。

    “哼,我还就要把这个名额给你了,你放心了,如果是别人的话,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肯定都有怨的,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最少上面没问题,下面呢,应该也不会有多大问题的,即便是有一点问题,过几天那个事过了,也就没多大问题了。”

    到底姜是老的辣,虎娃那点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刘殿德。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顿时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理解的神色。

    “那好,一切就全凭领导吩咐了。”虎娃顿时呵呵笑道。

    “你放心就是了,是了,你那个叔叔的事你一定要当回事啊,不敢给咱忘了,那个事也是大事,一定不能出岔子。”刘殿德再次嘱咐一句。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我那个叔叔和我的关系一直很好,我来您身边之前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呢,加上是您请他吃饭,他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虎娃立刻说道。“我等会下班就去找他,告诉他这个事。”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顿时一愣,立马摆手说道:“不用等下班了,你现在就去,要用车的话就去下面找老王,招商引资这种事啊,一定不能耽误,是了,听你的意思,你对你这叔叔很熟悉,是吗。”

    “还以吧,领导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知无不。”虎娃立马就拍着胸脯很自信的说道。

    “那好,我问你啊,你这个叔叔的资本力量怎么样啊。”刘殿德立马问道。

    虎娃一愣,知道他这是在探刘老虎的底,顿时就故作深沉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他说,一两千万还是能拿出来的。”

    听到这话,刘殿德的眼睛立马就亮了。

    “很好嘛,算是个大富翁了,难怪敢弄地产,不过地产是吃钱的生意,一定要和银行搞好关系才行啊。”他说道:“我和咱们县里,市里的几个银行的行长关系都还算不错,你给你那个叔叔说,改天我也以给他介绍介绍认识一下嘛。”

    一听这话,虎娃立马就明白了,刘殿德一定是有条件要他转达了。

    果然,就听到他说:“只是,咱们县城边上那个造纸厂,还有咱们县里的那个小酒厂,让我一直很头疼啊,你看你叔叔能不能把这两个地方给收购了啊,现在不是提倡盘活地方经济嘛,咱们也不能掉链子,你说是吧。”

    “是,是,我一定把这话给我叔叔转达到。”虎娃立马说道。

    只是心里有些无奈。

    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是造纸厂还是县里那个半死不活的酒厂,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造纸厂,已经破产了,酒厂虽然没破产,也一直在赔钱。

    “好,你有这份心就好,价格方面嘛,一切都好说。”刘殿德顿时感觉心里都舒坦了许多,说道:“赶紧去吧,他如果同意的话,赶紧回来给我说一下,如果以的话,我想今天晚上就和他见个面,男人之间的事,还是酒桌上说的比较方便。”

    虎娃立马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刚出了门,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木风看着他一筹莫展,顿时就有些奇怪的问道。

    “哎。”他叹了口气,顿时就把刚刚刘殿德说的事给他说了一遍。

    顿时,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虽然他不是很了解经商,但是也知道这两个厂子都不是什么好厂子,特别是那个造纸厂,他昨天才去过了,知道那里虽然机器设备还算新,但是厂子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了,而且在县郊区,地皮也不值钱,几乎没有升值的空间。

    “我感觉,这个事你以去找一下王秋艳商量,兴许她能给你什么好的建议也不一定啊。”光头忽然在边上说道:“她是个正儿八经的经济能手,出谋划策的本事很厉害的,千万不要小看那个女人了。”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眼睛一亮,立马就跑到对面的县长办公室,拿起电话就给王秋艳发了个传呼,让她到大龙酒店等着,然后又给刘老虎发了个传呼,让他也去。

    这才往大龙酒店走去。

    等他到了的时候,刘老虎和王秋艳都已经在酒店的大厅里坐着了。

    王秋艳这会打扮的十分潮流,白蓝色的牛仔裤,运动鞋,加上一件白短袖,还有一个牛仔背带,一头长发很随意的绑在后面,看上去就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一脸的单纯让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刘老虎则还是他那身很拉风的商务打扮,因为他们两个并不认识,所以等虎娃来的时候,他们几乎一起站起来朝着他打招呼。

    “你来了啊。”

    “呀,你来了啊。”

    两个人一开口,顿时都愣住了。

    “你们认识?”

    刘老虎立马就看着虎娃问道,王秋艳则是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怎么说呢,到楼上了再说吧,刘叔,你去开一间商务房,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虎娃一脸严肃的说道。

    看到他这个表,王秋艳顿时也不打趣他了,点了点头,往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虎娃眉头紧皱。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啊,不要急人。”王秋艳催着他说道。

    “是这样的。”他点了点头,把今天刘殿德说的事给他们说了一边。

    听完他的话,刘老虎第一个不淡定了。

    “啥,这不是让我们当冤大头啊,这两个厂子几乎已经废了,一毛钱给我我都不要,完全就是负债,虎娃,这个头不能点啊,不是我们不帮他的忙,是这个忙帮不起啊,这两个厂子加一起最少要三五百万才能解决啊。”

    他着急的看着虎娃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这个道理啊,是他又说了,要介绍给我们几个县里,市里的行长认识,这明面上是这么说的,但是按照我对刘殿德的了解,如果我们不帮他把这两个厂子的问题给解决了,他很能不仅不会给我们介绍银行的行长认识,还能会给银行打招呼让银行不要放贷给我们,搞房地产,没银行帮忙根本就是不能的事啊。”

    虎娃头疼的说道。

    顿时,刘老虎就沉默了,他知道虎娃说的是对的。

    “你们都先别着急啊,谁告诉你们酒厂和造纸厂都是废品了啊。”这个时候,王秋艳慢悠悠的开口了,一边说着,一边往虎娃身边靠着,含脉脉的看着他。

    听到她的话,几个人立马都来了精神,就连木风和光头都来了精神。

    他们都看过资料知道这个女人的手腕很厉害,但是却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个怎么厉害的方法,现在听到她说这种话,立马就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怎么,难道不是吗。”虎娃看着她问道。

    “当然不是了,只是呢,我不能这么轻松就告诉你,你要先亲我一下,然后抱着我,我才能告诉你这两个厂子的秘密。”王秋艳立刻嗲声嗲气的靠在虎娃身边瞪大眼睛看着他说道。

    虎娃顿时就有些受不了了,她这一副无辜的大眼睛,搭配这一身青春清纯的打扮,他真想立马把她摁倒在床上狠狠的亲热一番。

    只是刘老虎等人的眼睛都还看着,他也不好意思。

    “有人在呢,等会好吗。”虎娃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说道。

    “我不嘛,我就要你现在亲我,就要你现在抱我,就当着他们的面,我不管,不然的话,我就不告诉你,哼,急死你。”她竟然开始耍小脾气了。

    只是她这幅样子不仅让虎娃打不起任何生气的绪,反而感到十分的舒服。

    顿时尴尬的看了一眼刘老虎还有木风光头。

    “我们没事,没事,你尽管亲,尽管抱。”刘老虎很干脆的看着虎娃喊道,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虎娃的放纵。

    虎娃顿时尴尬的一笑,然后伸手把王秋艳抱在了怀里,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下,然后一脸宠溺的问道:“现在以说了吧。”

    “我擦,你们先等会,我先去喝口水,tmd太折磨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木风忽然转过头去找杯子喝水去了。

    “我也去喝口水。”

    光头也跟了上去。

    “我也去。”

    刘老虎简意赅。

    看着他们的身影,王秋艳顿时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还笑,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虎娃说着,冲着她屁股上狠狠一拍,她却一下子贴在了他的怀里,柔若无骨的身子完全黏在他身上,让他感觉无比的舒服,下面的大家伙的那是就很不争气的硬了。

    更加关键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小手也很不安分的放在了他的裤裆上面。

    木风正好回来,看到了这一幕,立马回头。

    “我感觉我还想上个厕所,不,我没烟了,我看我还是出去买包烟再说吧。”

    他说着就准备出去。

    虎娃这才认真了起来,把怀里的女人放开,冲她说道:“好了,别闹了,现在先说正事。”

    “好嘛,只是你晚上一定要陪我喔。”王秋艳也不是那种很不懂事的女人,顿时就坐正了身子,只是却给虎娃提出了一个条件。“不然的话,我就不说了。”

    虎娃不由一阵头疼,急忙说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看到他严肃了,顿时几个人都回来了,木风也不买烟了,毕竟他也想知道王秋艳的办法是什么。

    “那好,我就说了啊,其实这也不是很难的事啊,酒厂所在的位置不知道你们看过了没,从地图上看,它是正处在大龙县城的正中央,直线距离的话,往北不到一公里就到县广场了,往东也是不到一公里,就到县委了,这块地方,我们完全以拿下来开发房地产用,据我所知,酒厂的占地面积足足有五十亩大小,而且后面还有一百多亩的备用土地,光是地皮也能价值一两百万吧。”

    听到她的话,顿时几个人的眼睛都亮了。

    她又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转让协议里肯定会多出这么一条,不能把酒厂的地方挪作他用,这个其实也很简单,按照咱们县城的规划,其实酒厂也不是不能存在,只是因为以前那些经营的人实在是脑袋秀逗,所以才让酒厂赔了,咱们县周围种植了大量的高粱,这些都是制作高粱酒的好材料。”

    “但是我觉得呢,酒厂最好是放在城外比较好,所以啊,造纸厂就有用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造纸厂旁边也有将近一百亩的备用土地,这些土地完全以用来放置酒厂的那些设备,至于造纸厂,想让它存在也以,引进技术,做特种纸,绝对是赚钱的,也不费多大的力气。”

    “怎么样,你感觉我的办法怎么样。”

    她说完,就抬头看向了虎娃,好像在这个房子里只有她和虎娃两个人一样,说着,又把身子靠在了他的怀里,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好像自己身上没骨头一样。

    “木啊,木啊,木啊。”

    虎娃立马抱着她的脑袋狠狠的亲了三下。

    “你简直是太有才了,这么好的办法,我想死都想不出来啊。”他一脸兴奋的看着王秋艳说道,他现在才终于知道一个人才的怕之处了。

    “那,如果县委的人不让我们把酒厂改作他用怎么办啊。”刘老虎从惊讶中醒来,立马又问了一个问题。

    “哼,这算什么问题啊,太简单了,如果那个老头子不允许酒厂挪作他用的话也简单,你建地产的时候,把酒厂的一部分地盖成酒厂销售部不就行了啊,再说了,这个问题你完全以和县里在合约里扯皮嘛。”

    王秋艳很无所谓的说道,只是忽然,她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从虎娃的怀里坐直了起来,看着刘老虎说道:“但是你记住一点,绝对不要在刘殿德面前提我给你说的这些改造计划,而且,你要记清楚了,这两个厂子的交易一定不能拖泥带水,要干脆了断的解决了,一定要在合约上把各项东西都写的明明白白才行。”

    刘老虎一愣,顿时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如果按照她这么做的话,不仅以少出很多的钱,而且还能省很多的麻烦。

    “嗯,一定要记住啊,最少能少花好几百万呢。”她说完,就好像累的不行了,又躺倒在虎娃的怀里。

    虎娃立马就伸手把她给抱住,还给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他现在是真的把她当成是姑奶奶在看待了。

    他已经开始想象了,有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自己往后的路会轻松的多的多。

    “你放心,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的。”刘老虎顿时点点头。

    王秋艳懒洋洋的点点头,忽然,她再次坐直了身子,眼睛直直的看着虎娃说道;“你想弄房地产,要不,我给你当顾问吧,我是有律师资格证的喔。”

    听到她的话,虎娃不由一愣,随即问道:“是,你的身份有些麻烦啊。”

    的确,王秋艳现在的身份是公安局副局长黄大有的媳妇,如果忽然出现在了虎娃身边,势必是会有些影响的。

    “切,我以为多大的事啊,你等会啊。”她不屑的一笑,说着就从虎娃怀里起来,款款的走到了客房的电话边上,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王秋艳,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离婚吗,我准了,明天早上带着结婚证和身份证去民政局门口等我吧。”

    说完,她就很干脆的挂了电话,然后又打了个哈欠躺在了虎娃的怀里。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简单的好像喝了一口水一样,让虎娃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样就没事了?”他问道。

    “是啊,不然还要咋样啊,他又不是一天两天想要和我离婚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而已,他家里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我一直都不让他碰我,离婚对大家都好。”

    王秋艳很无所谓的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有些被雷住了。

    “是了,晚上的谈判,我去吧,关于钱的事,我还是感觉别人去不靠谱。”她又说道,虎娃能说什么,只能麻木的点了点头。

    “那好,一为定啊,晚上你就瞪大眼睛看着我怎么给你砍价吧,我保证让刘殿德出一个低到极限的价格,甚至把造纸厂免费送给你。”听到虎娃的话,王秋艳立马就一脸自信的说道。

    顿时,虎娃就愣住了,看了看刘老虎,发现他眼睛里也是一脸的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啊,这个谈判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比如我这种,就是谈判的高手,只是,请高手一般都要有代价的,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啊。”

    她说着,就含脉脉的看着虎娃,然后就当着三个人的面,竟然抬起头咬着他的嘴巴吻了起来。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