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我给你做情人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六十二章我给你做人

    女人略微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的低下了头。

    她的口功还算不错,让虎娃着实舒服了一下,同时,两个女孩看到他的大家伙,也顿时愣住了,她们都见过男人的家伙,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

    “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再说了,我虽然色,但是对没成年的黄毛丫头没兴趣。”虎娃嘿嘿笑着,不由的想起了王晓梦。“差点把她给忘了,从上次一别到现在都好多天了,都还没去看她一次。”

    他心里想着,不由感觉有些痒痒,脑袋里就在想什么时候去把她给吃了。

    想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yd的笑容,两个女孩看到他这个笑容,顿时就有些心慌。

    “别担心,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和你们无关。”他说着,用手在左手较小的女孩脸上摸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阵微微的颤抖,却没在意,转过头,再次往右边的女孩脸上也摸了一把。

    “嗯,皮肤不错,就是这层粉太厚了,不好,不好。”他说着,直接就伸手去擦她脸上的粉,只是他刚一动,女孩就急忙把脑袋往后仰,躲过了他的手。

    但是却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或许因为脸上的粉实在是太厚了,所以,都看不清脸她的脸蛋是不是红了。

    就在这个时候,趴在虎娃身下的女人忽然停下了动作,也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虎娃顿时就有些发毛。

    “看什么看,赶紧干活,怎么让你越弄我就越不舒服了啊,脱了裤子给我坐坐,快点。”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女人说道。

    女人犹豫了,看了看虎娃,咬咬牙,拿出了一个避孕套,就准备往虎娃的家伙上套,虎娃本能的想要打开她的手,但是想了想还是没阻止。

    他这是第一次给大家伙上套,上了套,立马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不过想到这样会更加安全一些,他就没继续纠结了。

    只是他的家伙实在是有些大,女人拿的这个避孕套能套上去,但是却只能套到一多半的长度。

    “你要么就按这点长度来,要么就把这玩意摘了,反正我无所谓,大不了给你加钱就是了,快点就行,快憋死了。”虎娃冲着她喊道,然后一把把身旁的那个小女孩给拉到了自己脑袋边上。

    “来,让我把你脸上的粉擦干净看看下面是什么,我忽然对这个十分的感兴趣。”他说着,再次伸手往她的脸上摸去。

    女孩再次想要躲开,只是胳膊被他给拉住了,躲不开,顿时脸上露出了无比惊慌的表,眼神求助的看着虎娃身下的女人,虎娃的眼神也顺着她看了过去,只看到女人此刻已经把自己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光洁白嫩的一身细肉。

    让他没想到的是,女人的身体保养的相当的好,小肚子上竟然没有多少赘肉,平坦光洁,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她的皮肤明显是经常保养,大腿和他的大腿接触在一起摩擦的舒服感觉,让他顿时就浑身一颤。

    “快点给我坐坐,快点,我真的忍不住了。”他立马冲着女人喊道,大家伙一翘一翘的。

    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把套套给摘了下来,然后开始尝试着往下坐。

    虎娃此刻也没心思调戏身旁的小女孩了,坐起身子就把她抱进了怀里,两只手不断的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

    “啧啧,这皮肤,真好,摸着的感觉真舒服,像十**岁的女孩,干这个,太惜了。”他嘴里说着,下面一用力,猛的就钻进了女人的身体,疼痛胀满的感觉顿时就让女人大叫了起来。

    “慢点,慢点,不要动,不行,不行,我不行了。”

    她趴在虎娃的胸前喘着粗气颤抖着身子说道。

    虎娃却不管她,舒服的感觉让他哪里能够承受得住,立马就缓缓的运动了起来,同时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女孩,发现她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表。

    不由的,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戏谑的表。

    这女人明显也不常干这个事,在虎娃身上坐了还没二十分钟,就受不了了,瘫软的趴了下来。

    “怎么,这就不行了啊,还早的呢。”虎娃嘿嘿一笑,顿时再次运动了起来,同时伸出手把身旁的女孩给拉了过来,伸手就朝着她胸前抓了过去。

    女孩或许因为害怕,已经闭上了眼睛,虎娃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他记得清楚,这是那个年龄较小的女孩。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个女孩忽然上来也扑入了他的怀里。

    “你,要了我吧,不要碰她,行吗,她还小,能受不了你。”女孩咬着牙看着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乞求。

    虎娃不说话,则是看着一旁年龄较小的女孩,坐在他腿上的女人本来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也想开口,但是却被虎娃猛的往上一顶,加速的运动了几下,顿时就浑身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闭着眼睛喘气。

    “巧姐,这次,还是我自己来吧,你都为我挡了好几次了,反正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逃得过今天,我也逃不过明天,就让我来吧。”女孩忽然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绝望的神色。

    看到这眼神,虎娃顿时就感觉心里一阵刺痛。

    他能够理解,人要在什么样的况下才有会这种眼神。

    不由的,对身下的女人就有些愤怒,抱着她柔软的臀就加速的运动了起来,大家伙更是长驱直入,每一次都深入沟底。

    王梦现在后悔死了,她感觉自己真不应该贪图这个客户的帅气和几百块钱而选择和他上床,她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了,抱着自己的男人每动作一下,她都能感觉到来自灵魂的一阵疼痛和舒爽。

    缓缓的,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疼还是爽。

    她能听到两个女孩的对话,但是她根本不担心,她相信这年头没人愿意多管闲事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现在正在猛干着她的男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打抱不平了。

    在两个女孩从惊愕到惊恐的表下,在女人不断的求饶中,半个小时后,虎娃终于把女人给放开了。

    或许因为女人身上的皮肤实在是摸着舒服的原因,一共四十多分钟,虎娃就已经爬上了快的巅峰,一股热流直接冲入了女人的身体深处,让她顿时浑身一颤,竟然晕了过去。

    “好了,你们现在以给我说实话了,记住了,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说的话不能让我感兴趣的话,今天晚上,你们两个一个也逃不了。”

    看到她晕过去了,虎娃这才看着两个女孩说道,同时,把身上的女人放在床上,往后一坐,两只胳膊用力,直接把两个女孩都拉到了自己怀里,伸手就在那个年龄较大的女孩的胸前半分的摸索了起来。

    他赤着身子,同时原本刚刚吃饱了的大家伙竟然再次有了一丝抬头的迹象。

    “我说,我说,我们都是被骗来的。”年龄小的女孩终于承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说了出来。“你,你如果能把我给救出去的话,我让我爸爸给你钱,给你好多好多的钱,我爸爸很有钱的,你不要伤害我,好吗,我求求你了。”

    她说着,两行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因为脸上的妆实在太浓了,被泪水一冲,看上去完全成了大花脸。

    虎娃立马就把她给推开,说道“早这么说不就对了嘛,好了,先别哭了,把你脸上的妆先去洗干净了,放心,我说不碰你就不会碰你,而且,我给你保证,只要你把脸上的妆洗干净了,等会我就带你出去,行了吧。”

    小女孩总是好哄的,听到他的话,女孩明显一愣,眼神里不由就带了几分神采,显然是信了他的话,眼睛顿时看向虎娃怀里的女孩女孩,眼神里带着询问,显然,她自己拿不定主意。

    躺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听到这些话,孙巧的心里立马也生出了几分希望,不过随即浑身一颤,因为虎娃就在这时把手顺着她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抓住了她胸前的一个饱满挺拔的山峰。

    不由的,她就闭上了眼睛,然后猛地睁开,看着虎娃说道“我看的出来,你喜欢女人,如果你肯把我们给救出去,我们姐妹两个就一起伺候你,做你的人,好不好。”

    她说着,看着眼前的女孩说道“让他一个人糟蹋了,总好过让一个个人轮着糟蹋,虽然他那个东西有些大,但是好歹只是一个人,总有法子的。”

    她是想赌上一把,她在这里已经被几个人糟蹋过了,那种滋味,她再也不想忍受了。

    听到她的话,年龄较小的女孩脸上不由的就带上了一丝希望的光芒,只是无意中又看到虎娃身下的家伙,心里再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比起留在这里让无数个人轮着糟蹋,只让一个人糟蹋显然诱惑力要大的多,而且,虎娃本来长的就帅气,高挑的个子,也让这个还在怀春的少女心里起了无数的波澜,顿时就准备往洗手间走去。

    “记得,出来时候拿一个湿毛巾,把你这个姐姐脸上的粉也擦了,你们倒是聪明的很,用这一层厚厚的粉遮住了原本的样子,不然的话,以你们两个人的容貌,怕是早就被人给糟蹋了不止一次了。”

    虎娃说着,正在走路的女孩不由就浑身一颤,咬了咬牙,继续往洗手间走去,他怀里的孙巧也是一样,不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在想我怎么能猜出来啊,很简单啊,你以为我这只手是白进去的啊。”虎娃看着她嘿嘿一笑,然后把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却是顺着她的裤腰后面进去,放在了她柔嫩的臀部上,同时嘴巴轻轻的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一个皮肤和身材都这么好的女人,不应该是个丑八怪。”

    他说完,孙巧的身体就再次一颤,猛的缩了一下,好像是在害怕,虎娃不由的就把她抱得紧了一些,虽然这个紧的同时是两只一上一下的手也紧了。

    “你,你想怎么样,不要在这里好吗,我答应你,等出去了,我一定陪你。”她颤巍着身体看着虎娃求饶的说道。

    “等出去了我说话还能算数吗?”虎娃好笑的看着她。“你放心,我不仅会带你们出去,而且,我会让这几个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个女人只是把我们买来的人,骗我们的人是其他的人,也是一个女人,我认识她,你如果答应帮我收拾那个女人,我就做你的人,我用我爸的命发誓,我说话算数。”孙巧顿时就很激动的说道。

    虎娃不由一愣,问道“为什么要用你爸的命发誓?”

    “因为,我在这世界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孙巧说着,脸上的神色再次暗淡了下来。“我不想让他知道我遭遇了这些,等出去了,我还想让你帮我编个理由把他给骗过去。”

    虎娃再次一愣,却没再问什么了。

    “好,我答应你。”他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两只肆虐的手也缓缓的从她的衣服里退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屑做一个坏人。”

    “人在做,天在看,做恶人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听到这话,孙巧立马就急忙点头,说道“就是,那个女人,我要把她给捉住,让她好好的忏悔,我要找好多男人,狠狠的折磨她,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痛苦。”

    她说着,一脸的狰狞。

    虎娃顿时就感觉背上一阵凉飕飕的。

    “妈的,得罪了女人的代价简直太惨了。”他心里想着,说道“你放心,我说过会帮你收拾那个女人,就一定会帮你的,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等出去了再说吧。”

    他刚说完,那个女孩就从洗手间走出来了。

    看到她,虎娃顿时就惊呆了。

    美丽,清纯,动人,爱,萝莉。

    这五个词语在他的脑袋里瞬间就蹦了出来。

    他立马就知道这女孩为什么总是在脸上抹上厚厚的粉了,就她这张脸,加上这幅身材,如果不偷偷抹上厚厚的粉,怕是早就被人给整瘫痪了。

    “别看了,我警告你,不要碰她,救了她,对你是有很大好处的。”孙玉立马就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虎娃虽然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也知道孙玉说的能是实话,顿时点了点头。

    “快过来,把毛巾给我,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你这个姐姐长什么样了。”他立马冲着她喊道。

    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花月的心里一直小鹿砰砰跳,她就怕这个男人会忍不住把自己给糟蹋了,但是现在看着他如此这般兴奋的样子,她心里不知怎么竟然一点害怕的心思都没了,立马就走了过来,把手上的毛巾递给了孙巧。

    孙巧接过毛巾,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把自己脸上的脂粉给擦掉了。

    她每擦一下,虎娃就愣一下,等到她擦完,虎娃的脸已经变得有些黑了。

    “你怎么了。”看着他这幅表,孙巧顿时就有些害怕。

    “哼,他妈的,告诉我,是谁把你给糟蹋了。”他冷哼了一下说道。

    孙巧一愣,脸色一阵暗淡,说道“第一个,我认识,第二个,我也认识,只有一个男人,我记不清他的样子了,一共五个男人。”

    说完,她的声音已经小的和蚊子一样了。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想做什么,但是这些耻辱的过去,每次想起都让她心里猛猛的痛。

    “记得就好,特别是第一个,我他妈非要弄死他不行,竟然连我的女人都敢碰,他妈的,简直是找死。”他说着,噌的站了起来,一脚把床上已经缓过气了,但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的王梦给踢下了床。

    “贱货,贱女人,他妈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卖,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吼着,把滚落到地上一脸惊恐的王梦又给拎了起来,反压到床上,提起大家伙就猛的捅了过去,王梦的身体还很湿润,他一下子就深入了进去,这一次,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了起来。

    “啊,疼,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王梦不断的求饶着,只是虎娃却丝毫不管她,红着眼睛进攻。

    看到他忽然发疯,而且把自己说成是他的女人,虽然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搞女人,但是孙巧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不舒服,反而有种淡淡的快意,还有温暖。

    这一切的根源,其实都在她的脸上。

    她太漂亮的,比起花月,她少了几分青涩和萝莉感,但是却多了几分的成熟和坚韧,秀美的面庞无比的光洁,让人即便趴在脸上都找不到一丝的瑕疵,端正的五官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也难怪虎娃会发这么大的疯了。

    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被其他人给睡了,是个男人都会感觉心里不舒服的,特别是这个女人已经发誓要做虎娃的人,那就是他的脑袋上扣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让他如何能够舒坦。

    “姐姐,我怕。”花月挪着步子走到孙玉的身旁,抱着她的胳膊看着发疯的虎娃,眼睛里却带着一丝莫名的神采,完全不像是恐惧。

    孙玉没说话,只是轻轻的伸出手把她抱紧,看着虎娃发疯。

    十几分钟的高速度运动,虎娃竟然再次爬上了快的巅峰,就在登峰造极的时候,他猛的出洞,把怒龙塞入了王梦的嘴里,一股热流呼啦的全部喷涌了进去。

    王梦此刻意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却本能的就想把这些东西给吐出来,但是却被虎娃把嘴巴狠狠地捏着。

    “给我咽下去,不然的话,我他妈的弄死你。”他恶狠狠的说道。

    王梦一愣,或许是受了惊吓,竟然咕咚的一下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孙巧是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而花月则是满脸羞红,心里也十分的舒坦,因为她昨天也干过这个事,也是被迫的,现在看着逼自己的人有了这种下场,她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以牙还牙,永远都是人心里对公平的最深刻见解,受了委屈,不管一个人的嘴上说的多么好听,他心里都想把这份痛苦再原样加倍的还给那个让自己委屈的人。

    现在虎娃为两个女孩做到了,她们心里那股压抑已久的愤怒得到了释放,对虎娃也不由的产生了几分感激之。

    “呀,坏了,外面那个光头哥很厉害的,他会武功,我们等会肯定还是出不去的。”孙巧忽然想起了这茬事,紧张的看着虎娃,然后伸手就想从边上找家伙,却只找到了一根扫把。

    虎娃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一边穿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她笑着说道“放心吧,外面那个光头如果乖乖的话,还没事,如果他不乖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趴在地上了。”

    对于木风的武力值,他是十分的信任。

    两个女孩听到他这么自信的话,立马就放松了下来。

    只是等他们打开门走出去的时候,虎娃立马就不淡定了,因为他看到木风正持着一把手枪枪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光头,好像他是一个十分强悍的劲敌一样。

    他看的出来,木风脸上的表不像是装出来的,倒像是碰到不敌对手时候的那种纠结。

    最关键的是,光头的脸上除了有一丝烦躁以外,没有其他的神色了,显然是压根不把木风放在眼里。

    看到他带着两个女孩出来,光头顿时就怒目看着他吼道“你把我姐怎么样了。”

    显然,他一点也不为忽然看到两个无比漂亮的女孩惊讶,很能他早就知道这两个女孩的真实相貌。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说道“没怎么样,她只是晕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

    他说着,然后示意两个女孩往木风背后走。

    孙巧的反应很快,立马就明白了虎娃的意思,拉着花月往木风的背后走。

    “他是个高手?”看到两个女孩走到了木风的背后,虎娃这才看着木风问道。

    “是的,非常厉害的高手,比我要强。”木风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目光凝重,一刻也不离开枪的准星。

    虎娃立马就愣住了,脸上带着一丝兴奋,继续问道“那他为什么不走啊,我听说高手不是都能躲过子弹的吗。”

    听到这话,顿时木风和光头都愣了一下,一头的黑线。

    “你以为是看电影啊。”木风没好气的说道,眼神却丝毫不敢动一下。

    虎娃被他训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光头皱眉说道“在他的枪下,我随时能走,只是要付出一点代价。”

    “什么代价?”虎娃立马问道,然后很快摇摇头。“算了,你最多也就能计算出弹道的能轨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计算错误了,实际况和你估算的不一样,你能会丢掉一条命,在这种地方因为这种蛋疼的事丢掉一条命,值得吗?”

    听到他的话,这下木风和光头都惊讶了,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他们都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人根本没有当过兵。

    “这些东西我是看侦探看出来的,不要奇怪,地摊上几毛钱一本很多,喜欢看的话以后我借你,现在,我们是不是以和解了。”他看着光头说道,眼睛里带着真诚。

    光头顿时就心动了,如他所说的,为了这种事丢掉一条命真的十分不划算,估算的弹道轨迹的误差的确非常大,特别是碰上一个经过严格训练过的高手。

    “要不这样吧,我们谈谈吧,单独就我们两个人,你感觉怎么样,让他们先走,好吗,木风,你先带着两个女孩走,我单独留下和他谈谈。”虎娃说道,看着木风。

    “不行,我的任务是保护你,别人的死活,和我无关。”木风的脸上带着决绝的表。

    虎娃顿时纠结。

    听到这句话,光头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好,很好,原来老子的命这么值钱啊,那行,现在呢,你还能把我给救走吗。”虎娃说着,直接大步走到了光头的身旁,距离他就一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如果光头要出手,虎娃根本就逃不开,不过他却没出手,只是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看到他的动作,木风凌乱了,无奈的放下了枪,他知道,现在的况下,他的枪已经无法对光头产生任何威胁了,高手过招,就在一刻之间,虎娃的搅局,让他原本微弱的优势已经全部丧失。

    “好,我先走,只是我警告你,永远不要伤害你眼前的这个人,不然的话,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你,包括你的所有亲人,朋友,都会被无休无止的追杀。”木风看着光头一脸冰冷的说道。

    不过光头却丝毫不在意,一点表都没有。

    “凭你,还做不到,灭门的事,你也不敢,国安的规定,我比你清楚。”他淡然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木风显然一愣,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份怎么会给人看出来,咬了咬牙,他的脸色一变,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给你保证,我一定能做到,国安只是我的一个身份,我以随时退出,为了他,我以放弃一切。”

    他的话说的十分的决然,听到这话,虎娃不由就感觉自己心里产生了一股负罪感,只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让他为了自己放弃救这两个女孩,这根本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女孩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跑到了孙巧和花月的身旁。

    “也带我走,好不好,求求你们了。”她说着,看着两个女孩,然后看着木风,看着虎娃。

    “放心吧,你们都能走的。”虎娃立马说道。“那个谁,咱大师兄不是很厉害吗,报个名号吓吓这个光头不就行了啊,用的着这么麻烦吗。”

    听到他的话,木风再次纠结,光头的脸色则是变得凝重了起来。

    “你是谁,你的大师兄是谁,他是谁,值得你用命去保护。”他看着木风说道,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过虎娃一眼。

    木风无奈,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名字“欧阳生。”

    这个名字好像拥有无穷的魔力,夹带了风雷电闪一样,让光头原本淡定的脸色顿时就带上了一丝骇然和惊恐,不思议的看着他,然后第一次正眼看向了虎娃。

    “你是,你,你是,你们,哎,你的话,我信了,杀神一怒,东京三百里,他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我不会为难他的师弟的,你们以走了。”

    他说着,转过了头。

    木风立马冲着虎娃打眼色,让他走,不过虎娃却好像根本没看到一样。

    “那个谁,你先走,带上三个女孩,一定要保护好她们啊,我想和光头哥说几句话。”他看也不看木风,然后盯着光头说道“光头哥,咱俩能不能单独的聊一会啊,我有些事想要向你请教,你看有没有空啊,要不我们出去吃个夜市,喝点啤酒,边吃边聊也行啊。”

    他说着,一脸流气,好像是一个推销产品的业务员一样。

    这下轮到所有人无语了。

    不过出人意料的,光头竟然点了点头。

    “你就不怕我把你给绑架了吗,你能不知道你自己值多少钱啊。”光头好奇的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嘿嘿一笑,摇摇头,然后张开自己的嘴露出一颗金属牙,然后又抬起手露出一个不起眼的戒指,说道“这个牙,和这个戒指里,都有剧毒氰化钾,我这个人,什么都喜欢,就是不喜欢被人做试验品,我相信,如果我的血沾了氰化钾,没人会喜欢的,你说呢。”

    让虎娃自己都奇怪的是,面对这种况,他心里竟然都没一点害怕的绪,有的完全是一股兴奋,好像是猫站在老鼠背后快要下抓的那一瞬间的感觉。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再次无语,但更多的是惊骇,木风和光头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思议的光芒,似乎都没想到虎娃竟然会这么绝。

    “木风,你以走了,我和光头哥说会话,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把三个女孩给保护好的。”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虎娃再次说道。

    看到他如此坚决,木风无奈的点了点头,挥手带着三个一脸惊疑不定的女孩顺着走廊走了出去。

    顿时,小院子里就只剩下了虎娃和光头两个人。

    “我要先去看看我妹妹。”光头说道。

    “这是必须的。”虎娃说道。“只是,她现在没穿衣服。”

    他提醒了一句,光头眉头一皱,点了点头,却还是朝房间里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看到赤身**,下身有些红肿的王梦,光头立马就愤怒的看向了虎娃,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拉过一个毛毯给她盖上,然后往房外走去,虎娃紧紧跟上。

    走到院子的中间,光头才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有什么话你以说了,放心,在这里绝对没人能窃听到我们说话。”

    虎娃一愣,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雇佣你做我的保镖,当然,工资你放心,一年最少一百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一百万我绝对拿得出来。”虎娃直接来了一个巨额数字。

    光头顿时一愣,他知道,一百万华夏币在现在的价值相当的大。

    立马看向虎娃,皱眉说道“你究竟是谁。”

    “一个普通的,想当官,想发财,不想死,不想被人利用的农村青年。”虎娃很淡然的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看透一切的表。“怎么样,以考虑一下吗。”

    听到这话,光头立马就笑了。

    “你知道吗,在国外,有人曾经愿意给我一年三百万美元的高价让我给他做私人保镖,我都没答应。”他看着虎娃说道。

    “国外的事,我不懂,也不想动,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我们能不能先谈谈眼前的事,这个事,我希望你能答应下来,我保证,对你绝对只有好处没坏处,而且,我不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去哪都行,好吗。”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希冀。

    “只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我被人抓了,你一定要救我,如果我死了,你要替我报仇,当然,替我报仇的话,我会多给你一百万的,这一百万,会有人给你的。”

    他继续说道。

    光头立马就愣住了,看着他问道“有国安和欧阳生,你的安全和复仇都不应该有任何问题才对。”

    “我为什么要相信国安和欧阳生。”虎娃立马说道。

    “就凭你是···”说到这里,光头立马就沉默了。

    他不是白痴,而且智商高的妖孽,当然立马理解了虎娃的话。

    “是啊,这世界任何人我现在都不敢相信,我想,我的秘密你应该都知道了,他们告诉我没人会知道,所以,我不敢信了。”虎娃苦笑说道。

    光头依旧沉默。

    良久,才说道“我以前,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教官,虽然我离开了,但是很多信息,我都在关注,我得到的信息是,你的血液里含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这种物质能会帮助人类攻克癌症和心脏病的难关。”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却没有反驳什么,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海豹突击队这个名字,他在柔月的嘴里听过,知道那是一个很厉害的特种部队的名字。

    “这些既然你都知道,你就应该知道留在我身边的话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所以,你有权利在自己遇到无法抵抗的危险的时候选择放弃我,但是,必须要为我报仇。”虎娃说道。

    他相信,自己已经把条件放到了非常宽松了。

    果然,光头心动了。

    他一直不肯做保镖,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身为海豹的骄傲,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愿意为任何人卖命。

    犹豫了一下,他终于缓缓的说道“我以答应你,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经过今天,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一些,我能会被国安的人盯上,而且,我要预支半年的工资。”

    “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我绝对会履行我的职责,给我三天的时间,第四天早上,我就会在你的门外等候,当然,你必须要记住,当我遇到我无法解决的麻烦的时候,我会抽身离开,当然,我以给我保证,我会给你报仇,而且,是免费的,这事关我的荣誉。”

    他继续说道。

    虎娃立马就笑了,毫不犹豫的在身上掏出了一张存折递给了光头。

    “这是一张五十万的存折,不记名的,密码在折子后面,拿去吧。”他爽快的说道。

    光头顿时就愣住了,问道“你就不怕我拿钱跑了吗?”

    的确,五十万华夏币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即便是现在的光头,都有些心动了,这个家伙竟然不问他的名字,不问他的联系方式,就毫不犹豫的拿钱给他,神经简直大到了极限。

    “一个把荣誉看的比命还总要的人,值得人相信,好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我的。”虎娃大笑着,就准备走,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女人,是你亲姐姐?”

    听到这话,光头顿时纠结,叹了口气,说道“是的,算了,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插手。”

    虎娃顿时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https://m.sklhjx.com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