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敢占我便宜切了你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47节第四十七章敢占我便宜切了你

    就在这时,虎娃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句让他十分骇然的话:“刘虎娃,刘家沟人,生于七月八日辰时三刻,后腰有一颗黑痣,天生阳物粗长,后吸入无名冰晶后,体格变强,喜好御女,我说的没错吧。”

    立马,他就惊讶的看向了老人,也看向了身边的刘老虎,却发现他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一样,不由脸上更加骇然了。

    “你放心,他听不到的,我用的是气功传音的法子,只有你能听到我的话。”他的耳朵边上再次传来了一句话。

    顿时,虎娃就相信了老人的话。

    知道他住在那里,生于何时,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知道他拥有白色冰晶的事,却一个人都没有,这件事,他一直当做是最大的秘密,谁都没有说过的,是老人却知道。

    虎娃正想问点什么,耳边就再次传来了一句:“不要感觉到惊讶,也不要多问什么,有些事,等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顿时,他就点了点头,冲着老人恭敬的鞠了一躬,说道:“还请老先生指点。”

    “嗯,孺子教也。”老人笑了笑,说道:“我刚刚说的那些事,也许对你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是我想另一个事对你的吸引力就大了,如果你答应我的那个要求,我就让我的女徒弟跟着你,做你的保镖,你感觉怎么样。”

    “你放心,你现在所面临的那些难事,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女徒弟,是貌美如花,比你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貌的多。”

    听到这句话,虎娃终于心动了。

    对女人,特别是美女,虎娃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一身褐色的连衣长裙,打扮的十分时尚,身材高挑,曲线优美,漂亮的简直让虎娃不敢正视的女人从院子中央的一个房子里走了出来,缓缓的挪着步子往虎娃的身边走来。

    “这,有些,不好吧,我,我又什么都没做。”虎娃狠狠咽了口唾沫说道,眼睛艰难的离开了女人的身上,看向了天星子。“我怕我会忍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开口了,声音婉转,清脆,让人听着都感觉到心旷神怡。

    但是说出来的话就让虎娃感觉到浑身都凉飕飕的,恨不得立马跑出十万八千里外。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本姑娘虽然其他本事没有,但是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我以保证,你这个色狼肯定不会在我身上占到便宜的,当然了,如果你想要偷偷的对我不轨的话,我就把你那个家伙给切掉,用油炸了喂狗。”

    她说着,还伸出一只白嫩的手做了一个切的姿势。

    虎娃不由浑身再次一个颤抖。

    他不认为这个女人是个只会嘴上说说的纸老虎,即便她是个纸老虎,老人身边那个中年男人轻轻的一剑,他也一样要完蛋,顿时就啥心思都没了,退了几步就有了退走的想法。

    “那个,刘叔啊,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啊,那个,老先生,打扰了,实在对不住,我走错门了,抱歉,打扰了,这些烟就留下算是给你道歉了,我先走了,不用送了。”

    他几乎立马就冲着天星子鞠了一躬说道,然后把手上装烟的袋子放在地上,拉着刘老虎就准备走。

    “站住。”背后立马传来了女人愤怒的声音:“我有那么怕吗,竟然让你想要逃跑,我告诉你刘虎娃,老娘我跟定你了,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立马把你那个家伙给切了,喂狗,你信不信。”

    虎娃立马就站住了,一步都不敢往前走了,只感觉自己的胯下凉飕飕的,不觉就用手捂了过去。

    回过头苦着脸看着天星子说道:“老先生,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乱说话,不该乱进门,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当个屁,把我放了吧,我就一个小人物,村里的一个小混混,没啥大出息,只要你把我放了,我一定感恩戴德,你不是喜欢抽烟吗,我给你送一车好烟丝,行吗。”

    他当然知道这女人不是老人指使的,但是他的确是怕了,他现在只能避重就轻,把一切问题往老人的头上摁。

    听到他的话,老人顿时就爽朗的笑了起来,他也是看了出来,眼前这个家伙,简直是比老虎还滑,精明的要死,不过他却很喜欢这样的性格。

    能软能硬,能屈能伸,这样的人才能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中混的更好,走的更高,活得更长。

    “月儿,不要闹了,你看你都把他给吓成了什么样子了。”他冲着女孩说道,然后又看着虎娃说:“你放心,她就是吓唬吓唬你,不会当真的,月儿的功夫很高,足够保护你了,而且,我让她跟着你还有其他的原因,就是让她做你的老师,教你奇门遁甲和武功,给以后打下基础。”

    听到这话,虎娃简直快哭了。

    他以一点都没感觉到这个看上去娇滴滴长的美丽不方物,但是性格却像个妖孽的一样的女人说出来的话是在开玩笑。

    开玩笑,谁跟你开玩笑的时候会带着一股让人在几十米外都能感觉到的庞大杀气。

    “老先生,小子怕是无福学习五行八卦,阴阳卜算,小子还是去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比较好点,小子现在以告辞了吗。”他立马再次说道。

    虽然说,对阴阳卜算和五行八卦他也十分的感兴趣,但是,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命不在了,什么都没了。

    大家伙如果没了,比命没了让他还感觉难受。

    “师傅,你看这个无耻的家伙,一点骨气都没有,简直就一个标准的软蛋,这种人你怎么能收他做徒弟啊,就让他走好了。”叫月儿的女孩顿时也冲着天星子不依的喊道:“最关键的是,还让美丽柔弱的月儿跟着他,万一我被她给欺负了怎么办啊。”

    听到这句话,虎娃直想一百三十五度仰望苍天,大呼一声:“苍天啊,天理何在,这么凶悍的母老虎竟然说自己美丽柔弱好欺负,一个雷把我劈死吧。”

    他说着,天上还真的响了个雷。

    他立马就缩了缩身子,又在心里祈祷了起来:“老天爷,你就当我放了个屁,别在意啊。”

    “就是啊,老先生,你就当个屁把我给放了吧,我就是个没骨头的软蛋,纯粹一个二流子,混蛋,流氓,肯定做不了你的徒弟的,你就放我走吧。”他也跟着说道,眼睛却偷偷瞄了一眼那边的漂亮女人,看到她正目光凌厉的盯着自己,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赶紧转头。

    “妈的,等哪天老子变厉害了,非要把这个女人压在床上弄上一百遍,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男人。”虎娃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当然,这些话他现在是死活都不敢说的。

    不过天星子依旧是摇了摇头,说道:“虎娃啊,你放心,月儿不会伤害你的,她就是表面凶狠,刀子嘴豆腐心,你命中长运,能活一百二十三,一生三灾,有一灾就是月儿帮你度过的,这也是我让她留在你身边的一个重要原因。”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浑身一震,这才第一次认真的看向了那个无比貌美的女子,这一看,才发现这女孩也没有感觉的那么凶狠,生气的时候还嘟着嘴,十分的爱。

    这么想着,他顿时就不怕女孩了。

    看着天星子说道:“老先生都说了,我就不矫了,是我想知道,老先生难道早就知道我要来了吗?”

    “嗯,是的,而且,我还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中你,对吗。”天星子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这世界那么多的人,为啥你只选中了我啊。”虎娃立马就说道。

    “如果我说是我们有缘呢。”天星子说道。

    虎娃立马不说话了,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怎么了,有何不妥啊。”天星子奇怪的问道。

    “没,没啥,我只是感觉,你和路边算命的人咋那么像啊,竟然说我能活到一百二十三岁,我们村活的最长的老汉,才九十五岁,距离一百二十三,差了好大一截,再说,你活了多久啊,我记得你刚刚说等了我八十年了,难道你从一岁就开始等了啊。”

    虎娃几乎是把心里所有的好奇都在不要命的往出掏,不过说道这里他就住嘴了,因为他看到天星子身边那个中年人的眼睛变得凌厉了。

    他记得刚刚他就是在这个动作之后就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很有趣,你的问题很有趣啊,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一句,天机不泄露。”天星子十分臭屁的说道:“不管你是把我当做神棍也好,当做骗子也罢,反正你现在是我徒弟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好了,我困了,小生啊,把那三条烟给拿过来,中华啊,好烟,不能浪费了。”

    他说着,看着地上的三条烟两只眼睛都在放光。

    虎娃立马相信了,他的确是一个老烟鬼了。

    “师傅,你不是答应了我不抽烟了吗。”月儿顿时就冲着天星子怒吼道。

    天星子顿时灿灿一笑,说道:“那个,师傅一天就抽一根。”

    看到她的脸色还没变,顿时就改成了“师傅我一年就抽一根行了吧。”

    “哼,我不管你了,反正我要走了,看不到,心不烦,臭小子,跟着姑奶奶走,姑奶奶帮你去拆窃听器。”她气呼呼的说道,就抓着虎娃的胳膊,拽着他往门外走去。

    刘老虎赶紧冲着天星子鞠了个躬,转身跟上。

    “我这,算不算是收了个女保镖啊。”虎娃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小弟。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