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当婊子没事,关键要立牌坊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21节第二十一章 当婊子没事,关键要立牌坊

    一万块入手,沉甸甸的,虎娃心里顿时激动到了极限。

    “你先出去吧,让我歇会再出去。”徐巧看到虎娃的样子,轻笑了一下,冲他说道。

    虎娃哪里会有什么意见,顿时就点点头走了。

    “是了,我给你说的事,你记得放在心上啊,你说好的过几天去镇里看我的。”他刚到门口,徐巧就再次冲他喊道。

    “嗯,我知道了。”虎娃说道,拉开门出去了。

    出去,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虎娃不由长呼了一口气。

    他现在就怕见到刘美丽。

    抱着钱匆匆的往回家赶,走到路上,他看着谁都感觉他是贼,想要抢自己的钱。

    终于到了自己家里,他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他爸妈都不在家,他关上门,一个人坐在房子里,把一万块摆在眼前,傻笑了半天,这才清醒了过来,脑袋里思考了起来。

    “一万块,弄个打井队肯定是够了,只是,只靠我一个人肯定是弄不起来的,最少还要再找三个人,劳力最好找,大傻算一个,在村里再找一个就是,只是,必须再找个管事的,那样我自己一天就不用费事了,坐地收钱就好。”

    他这么想着,不由就又兴奋了起来。

    只是这个管事的人选让他为难了起来,努力的皱眉想了想,忽然,他眼睛一亮。

    “是啊,村东头的刘老虎是高中毕业的,前几年好像还鼓捣过瓜子加工厂只是赔钱了,人挺老实的,就是脑袋缺一根筋不会拐弯,找他最好了。”

    这么想着,他立马就准备往他家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他想了想,从一万块里面拿出了一千块,把其他的钱找了油纸包的紧紧的,藏在了自己床底下,这才往刘老虎家里走去。

    刘老虎,前几年是刘家沟的风流人物,炒瓜子的技术那是一流的,他炒出来的瓜子,香甜口,他也懂得经营,也一度闯出了一番小事业,只是,很不幸的遇上了国家风向变化,把他给割了尾巴,所有财产没收。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贪官在作祟。

    只是,经过这一次打击之后,刘老虎就一蹶不振,已经三十八岁了,还是个光棍,整天闷在家里不出去,弄了一堆管理学的书,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村里事是最瞒不住的,加上虎娃前几年一直在村里混搭,对他的事,知道的很清楚。

    刘老虎的家也很破,和虎娃家差不多。

    听说他以前在城里都买下房子了,准备到城里去住,只是倒霉了以后,所有的财产都被没收了,只能再回到村里。

    他家的门是木头的,虎娃推了一下,没推开,就在门口喊了起来。

    “老虎哥,老虎哥,在家吗,开下门。”

    他刚喊完,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

    “谁啊。”

    “我,虎娃,你还记得我不,老虎哥。”虎娃本来准备说“我以前喜欢吃你炒的瓜子了。”

    但是把这句话生生给咬住了,他是过来找人入伙的,刚来就揭人家的伤疤总归是不好。

    屋里的人明显愣了一下,才好像想起了虎娃是谁。

    “喔,我知道了,你是刘虎那个独生子,你来找我干啥。”随着声音,门咯吱的开了,一个满脸胡茬,眼睛微红,头发凌乱,衣服也很破的中年人出现在虎娃的面前,或许是因为不干农活,所以他的皮肤很白。

    他就是那个在刘家沟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物,刘老虎。

    看到他这个样子,虎娃不由一愣,说道:“老虎哥,你怎么,算了,我先说正事吧,我是来找你做大事的。”

    他说完,一脸的得意,只是心里却在嘀咕,担心现在的刘老虎已经成了没牙的老虎,脑袋秀逗了。

    听到他的话,刘老虎明显一愣,摇摇头,就准备回家。

    显然,他根本没相信虎娃的话。

    “我真是来找你商量大事的,我想弄个打井队,想让你去管理,钱我已经整齐了,就差人了。”虎娃直接把自己所有的家底都曝光出来,想看看刘老虎的反应。

    果然,听到他的话,刘老虎的脚步顿时就停住了,转过身看着他,眼睛微微发亮,说道:“打井队?不错,这个还能搞,走,到屋里谈,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就信你一次。”

    两个人在屋子里谈了有一个小时,虎娃终于确定,刘老虎的虎牙不仅没掉,而且还很锋利,他说的一些经营的办法,一些赚钱的方法,自己根本好多都没听过,但是却感觉很靠谱。

    “啥都别说了,老虎哥,你看这样行不,我出钱,你给咱经营,出来的钱,三七分,我七你三,我这个钱是贷款得来的,是要还的,所以还请你多多包涵啊。”虎娃一拍大腿说道。

    却看到刘老虎摇摇头,伸出两根指头说道:“我只要两成,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今天晚上陪我去县里,花钱让我爽一把,我在家里都憋了几年了,再不碰女人,怕是要憋死了。”

    听到这个要求,虎娃顿时愣住了,脑袋半响有些转不过弯。

    “那个,老虎哥,你说的,是让我带你去找小姐?”他支支吾吾的问道。

    “屁话,不找小姐难道找你啊,咋,你舍不得啊,舍不得就算了,顶多也就花你两三百块钱,花的钱以后从我的提成里扣了就行,难道你担心我连两三百块都给你赚不回来啊。”刘老虎没好气的说道。

    虎娃心里已经给刘老虎定性了,暗自决定,以后只把他当做智囊用,绝对不能把他当做一个管理来使,他的性格太大马哈,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掩饰,这种性格不管是经商还是干啥,都容易吃大亏。

    虎娃甚至确定刘老虎就是因为不会为人变通,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好,没问题,那,咱们现在就走?”虎娃立马说道。

    他已经确定了刘老虎的虎牙还在,能帮上自己大忙,两三百块,他自然是不会吝啬的。

    舍小钱为大钱,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再说了,他对找小姐这件事也充满了兴趣。

    “不,等我一会,我稍微收拾一下,这幅样子没法见人。”听到虎娃的话,刘老虎显然是很兴奋,立马就跑去收拾了。

    他的动作很快,十几分钟后,虎娃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脸上的胡茬已经没了,头发也梳理的油光闪亮,身上穿着一身小西服,脚上蹬着一双闪亮的黑皮鞋,一看就是个老板的范,加上他本来就长的白净,虎娃相信,他如果愿意找媳妇的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他为啥不找媳妇,这个问题虎娃现在也不好意思问。

    “怎么样,我这身行头。”他看着虎娃问道。

    “好,太好了,真的。”虎娃急忙说道,他说的是真心话。

    “肯定好,也不看是谁在装扮,我告诉你啊,虎娃,这人靠衣裳马靠鞍,你如果想要弄大事,就必须要先给自己整一身好行头才行,你看你身上这衣服,白衬衫洗的都发黄了,黑裤子洗的都发白了,脚上的黑布鞋都破了三个口子,去哪里人家都会感觉你是个要饭的。”刘老虎教训着虎娃说道。

    虎娃急忙点头,他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事,只是因为之前没钱才一直没给自己换。

    两个人坐车到县城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走,我带你好好逛逛,几年了,这破怂县城还是没多大的变化,老子闭着眼睛都能绕一圈。”下了车,刘虎娃就好像是鱼游大海一样,顿时身上的气质都变得不一样了。

    虎娃默默看着他的变化,只是跟随着在后面呵呵的笑,不说话。

    “哎呀,是了,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啊,我算计算计,别弄得咱哥俩连家都回不去就糗了。”刘老虎看着虎娃问道。

    “一千块钱。”虎娃很老实的说道。

    “一千块啊,够了,足够了,走,哥带你去个好地方,是了,我还没问你呢,碰过女人没。”他忽然停住脚,凑在虎娃耳边小声的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虎娃不由一愣,立马就想说:“当然碰过。”

    然是不知道什么心思让他鬼使神差的竟然说了一句:“没。”

    听到他说没有,刘老虎的眼睛顿时就亮了,看着他小声的说道:“看你也不像碰过女人的样子,老实巴交的,如果这样的话,咱哥俩就要去另一个地方,女人国,在那里像你这样的小处男,一毛钱不花,也能玩的爽到嗨,指不准还有女人给你钱嘞。”

    他说着,调笑的看着虎娃。

    虎娃不由一愣,急忙摇头说道:“女人的钱我不要,那不是成了吃软饭了啊。”

    他是急着在刘老虎面前表现自己铁血男子汉的光辉形象,吃软饭的事他早干过了。

    “屁,吃软饭怎么了,能吃软饭也是本事,多少人想吃软饭吃不上嘞,妈的,别想那么多了,有人让你爽,你就爽,有人给你钱,你就拿着,管他jb是什么钱,我是总结了一个道理,爹亲娘亲不如钱亲,只有钱拿到手才最踏实。”

    刘老虎骂骂咧咧的说道,说完,他的眉头轻轻一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让他难受的事,叹了口气,没继续说下去。

    “走吧,别想那么多了,先爽了再说。”他说着,就挡了一辆脚蹬三轮车,拉着还一脸思索样的虎娃坐了上去。

    “师傅,去麻将路。”刘老虎对三轮车的司机很顺溜的喊道。

    听到他的话,蹬车的中年人奇怪的看了一眼他和虎娃,嘿嘿一笑,没说话,蹬着车就走。

    路途并不是很远,拐了两条街就到了,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一路上,虎娃一直都在和自己就吃软饭这个问题天人斗争,跟着刘老虎下了车,他急忙掏了车钱,看着眼前一条两边都摆满了小吃拥挤脏乱的街道,看着那些为了生计形形色色忙碌的人,他心里忽然不那么纠结了。

    “当婊子没事,关键要立牌坊,暗地里干什么都行,人前的形象一定要保持的好好的。”他心中暗自给自己说道。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