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十一章 我要变强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11节第十一章 我要变强

    听到这话,刘虎娃顿时就感觉脑袋一热,原本挑逗的心思顿时化作了无穷的**。

    “你想要点更刺激的是么,好,满足你。”

    他嘿嘿笑着,一边冲击,一只手轻轻从她因为动变得滚烫的屁股上滑了过去,光滑细腻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不由的就舒服的浑身轻轻一颤。

    手轻轻的滑到了她后庭花的位置,一根指头在两人交合的地方沾了点水,狠狠一用力,就伸了进去。

    “啊,不要,疼,我那里还没人碰过··嗯哼··”

    李香草话刚刚说了一半,虎娃的手就在她胸前的蓓蕾上一捏,一抓,狠狠一弹,疼痛舒爽相交的感觉让她顿时竟然忘了后面被袭击,只是那感觉毕竟是不同,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虎娃,不行,那个真不行,大壮回来了会发现的,那里,那里,他都还没碰过呢。”她喘着粗气说着,伸出胳膊就想推开虎娃,是,她此刻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力气根本就比不过虎娃。

    本来,虎娃已经准备放弃了,但是,听到她这句话后,顿时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股莫名的怒气从心底猛的喷涌了出来。

    “他妈的刘大壮,凭什么他没碰的地方老子就不能碰。”

    他瞪着眼睛看着李香草低声的吼道,眼睛有些发红,李香草顿时竟然被他给吓住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两瓣屁股间一根巨蛇正在拼命的往里面跑,一股仿若初夜时候的疼痛感觉让她顿时不自觉的就开始扭动屁股。

    “虎娃,虎娃,不要,不要,你听嫂子说,我们的事不能让你大壮哥发现,不然我们都完了,这后面,真的不行,你就放过嫂子吧,嫂子给你用嘴好不好,别弄后面了。”李香草无力的挣扎着,脸上带着乞求的神色,她都快哭了。

    以刘大壮的脾气,如果发现她和别人乱搞的话,指不定真能把她给打死的。

    听到她的声音,虎娃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不屑的哼了一下,说道:“嫂子,不是我说你,你怕个球啊,你在村里守了这么久的活寡了,他刘大壮在外面兴许都已经找下小妹了,他就算是回来了,兴许对你这身子早就没兴趣了,再说,他就算是上了床,难道还能发现你这身子让人用过啊。”

    他的话说的很粗,但是也正好捅到了李香草的痛处。

    自从上次和虎娃发生关系到现在,她心里就一直很害怕,总是担心刘大壮哪天忽然又带了个女人回来不要她了,人家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她相信这句话。

    虎娃这么一说,她心里顿时好像没了底的缸一样,哗啦啦的,什么都守不住了,顿时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虎娃,你说大壮他如果不要我的话,我怎么办啊,嫂子我都快三十的人了,他如果不要我了,我这辈子岂不是毁了啊。”

    她哭起来,梨花带泪的,别有一番风,虎娃虽然感觉有些心疼,但是更多的却是刺激,下面的家伙顿时再次坚挺如铁,噗嗤的一下,竟然突破防线钻了进去,而且一下就进去了一指深。

    如处子一般紧凑的感觉让虎娃顿时就舒服的眯住了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差点就守不住喷出去。

    “啊,疼,慢点,慢点,虎娃,别把嫂子给捅坏了,让你大壮哥发现就坏了。”李香草顿时再次求饶的说道。

    虎娃这才反应过来,清醒了一些,冷哼一下说道:“怕个球啊,嫂子,说句实话,就你这幅模样,你这身材,十里八乡的哪个男人不惦记着你啊,就算是城里的男人,怕是见了你都要被迷了魂,刘大壮他不要你,大不了你跟着我一辈子,我要你。”

    他倒是豪气冲天,但是李香草也不是白痴傻瓜,她知道虎娃这话只是在安慰她。

    她的身子再好,也已经二十八岁了,是过了气的女人,不过能听到他这么说,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傻弟弟,不敢这么说,你大壮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如果让他知道这个事了,怕是咱们两个都要完蛋,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他媳妇,后面,咱还是不弄了,行不。”她乞求的看着虎娃。

    虎娃被她看的心里一软,顿时点点头,退了出来。

    虽然他心里痒痒的厉害,但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

    的确,如果他真的把李香草的屁股给搞了,她走路的样子不对,村里人肯定能看出来。

    村里的七姑八婆是最多的,这些闲话指定很快就能传到刘大壮的耳朵里。

    说实话的,虽然他在心里一点也看不起刘大壮,但是,他却是很怕他的,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怎么说,人家刘大壮是混起来了,手底下也几十号人在干活的,随便一招呼,一呼啦的几十号人把他给围起来,打死都没地方找理去。

    因为这个事,虎娃身上的**顿时消退的干干净净的,看着挂着泪痕趴在床上看着他的李香草,他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一未发,穿好衣服就准备走。

    “好弟弟,你不要嫌嫂子不会说话,嫂子也是在担心我们,我知道你还没舒服了,要不,嫂子给你用嘴弄弄吧。”李香草脸上带着一丝红晕说道。

    显然,她的**还没有完全褪去。

    虎娃虽然看着她的身子眼馋,但是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个事,想到刘大壮,他心里的浴火顿时被浇灭了,一股莫名的烦躁占据了他心里所有的位置。

    “改天吧,我心里有些烦,先走了。”他摇摇头,大步走了出去。

    离开李香草家,虎娃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一个人坐在了村东头的一个小土坡上。

    此刻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村里的夜最是寂静,虎娃的心也慢慢的静了下来。

    抱着膝盖看着头顶的天,虎娃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渺小。

    “不行,我刘虎娃好歹也是上过高中的人,就算再次,也不能比刘大壮差,我不能一直这么孬种,我要变强。”

    他说道,漆黑的瞳孔里散发着凌厉的光芒。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