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乡村活寡 » 正文

第八章 接待室旖旎

所属目录: 乡村活寡

    第1章第一卷

    第8节第八章 接待室旖旎

    没多久,两人就去到了城里的教育局门口,整个教育局都是红砖建成,外面贴着的白色瓷砖非常惹眼,让刘虎娃不停感叹,这城里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住进这样的房子里。

    出示了一下证件给门口的保安,两人走进了接待处,跟门口的一个大胸脯女人交谈了一句后,林清丽就被带去了相关领导的办公室去了。

    而刘虎娃,则留在了接待室,坐在木质沙发上,眼光肆无忌惮的盯着那美女左瞅瞅右看看,把那姑娘家盯得脸色涨红,又不好说些什么。

    刘虎娃那一米八几的个子,就是整个城里也见不到几个,虽然他的身上表现出一副乡土气息,但是配合他强装高大的身躯,以及他那慵懒的神,不得不让接待处的陈咏梅心跳不已。

    刘虎娃要是知道她这样想,肯定会笑出声来,他这不是慵懒的表,他实在是太累了,只是想要睡觉而已,模模糊糊中,刘虎娃就靠在沙放上打起盹来。

    几分钟不到,刘虎娃就被踩了脚似的整个人跳了起来,‘啊’的叫唤一声。

    不远处的陈咏梅连忙走近前来,快速的问道:“先生怎么了?”

    刘虎娃脸上的表非常的怪异,摇头道:“没事……”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陈咏梅露出狐疑的眼神,也没有多问,跟着说道:“我去帮你加点茶水吧!”然后端着他的茶杯走到了一旁的饮水机上。

    刘虎娃大老三粗的,当然不会有什么事,他刚刚打了个盹,模模糊糊中,突然作梦梦到他又去了李香草的房间,而且梦中她的动作非常的大胆,舌头不停的从虎娃的胸膛一直往下舔,然后,突然对着他坚挺处一口咬了下去。

    这如何了得,刘虎娃身子一颤,顿时就惊醒了过来,这才发出了刚才的那声闷哼。

    “怎么回事,怎么不出水了?”陈咏梅拍打了一下饮水机,使劲的把饮水机晃了晃,疑惑的问道。

    刘虎娃快步走了过去,说道:“咋回事?”

    “这饮水机突然不出水了,真是怪事……”陈咏梅听到刘武娃声音,边说便侧过了身子,一把和走过去的刘虎娃撞在了一起。

    于是她高耸的胸部,几乎整个压在了刘虎娃的胸膛上,弹性好到差点把她都弹出去,还没来得及惊呼的她,被眼疾手快的刘虎娃一把拉住了小手,轻轻一扯,陈咏梅就倒在了他的扑在了怀中。

    原本在刚才短暂的春梦里就抬起小头来玩意,仿佛像上战场的士兵,快速的把枪提了起来,因为两人身高原因,顶在了陈咏梅肚脐下方一点点,把陈咏梅刺激的一哆嗦,身体都颤抖了。

    “你没事吧?”刘虎娃故意的把坚硬的物事往前顶了顶,好像不知道啥况似地,无辜的问道。

    陈咏梅想要转身脱离他的怀抱,没料到脚后跟一绊,反而换了一个方向,再度倒入刘虎娃的怀中,紧接着臀部的沟壑处就被按下去的一条长长的东西塞满,让她感到无比的温热。

    刘虎娃仿佛没有察觉到这尴尬的体位,就这样紧紧的贴着她腿部的丰满,任由被两瓣滑肉夹住他故意坳下去的那玩意表面,然后把水杯放在了饮水机的快关下方,按了按,跟着说道:“咋回事,还真的不出水啊?”

    刘虎娃怀中隔着一个陈咏梅,不停的查看饮水机的前前后后,只是他哪里懂那些东西,不过是乘机扭动身体,把火热滚烫的那条长蛇在陈咏梅的屁股不停滚来滚去罢了。

    陈咏梅也没说话,就任由刘虎娃子在那里瞎折腾。

    饮水机放在招待前台角落,无论是走廊还是门外,都看不到他们两个人身体动作,看到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刘虎娃趁着拍饮水桶的时候,手臂快速的从她的胸脯上擦过,陈咏梅的身体一颤,然而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等到刘虎娃半天都没有其他动作后,陈咏梅开口说道:“你再拍饮水桶试试?好友有点水出来……”

    刘虎娃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哪里还算得上是调戏刘家沟少妇、老闺女无敌手的‘摸神’?立刻心神领会的在她的大胸脯上不停的蹭着,过了一会,看到四周都没有人注意自己,直接把手掌覆盖在她的上衣外面不停的揉搓起来。

    陈咏梅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强自压抑着才没有大声叫出来,刚才感受到刘虎娃那巨大的资本,心中就已经有点想法了,这个时候直接的接触,让她的整个身体都发软,双手撑在了饮水机下的桌子边缘,没多久,她就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热,根本不受她控制。

    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时刻提醒着她,恐怕她都要脱衣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虎娃的手掌突然灵敏的一钻,直接从衣服下摆伸进了她的内力里,手指头微微的用力,夹住了她的两颗凸起,然后不停的打着圈圈,瞬间,一股电流的感觉就传到了她全身,让她的整个身体都颤栗了起来。

    陈咏梅脸色通红的低下了脑袋,心想她现在的神肯定很难看,身体一震,却是刘虎娃大力的捏了一下她早已坚硬挺立的小突起,然后指头一划,快速的弹了一下。

    “啊,痛……”陈咏梅轻轻的呼了一声,小声的说道。

    “现在有水出啊来没有,多不多?”刘虎娃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叫唤,气息粗重的问道。

    “还是一点都没有……”陈咏梅按了一下饮水机的快关,无比艰难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只蒲扇大的手掌从她宽松的裙子上,贴着他的臀部滑了下去,肆意的揉捏了一会,突然沿着她哪里的沟壑循循渐进,一根手指快速的摸到了她的柔软。

    她下面早已经犹如洪水般泛滥成灾了,刘虎娃的手指刚刚找到藏着的缝隙,就直接滑了进去。

    “你撒谎,明明都这么多水了……”刘虎娃说道,突然拿出他的手指把底裤往旁边一拨开,另外一只手则把她的裙子捞到了腰际,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几乎在同时,就快速的顶到了她的入口。

    陈咏梅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刘虎娃的手掌,低声的说道:“不要……”

    刘虎娃都到这个份上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人,哪里肯放过到嘴的鸭子,立刻就把那硕大的顶端放在在她早已濡湿一片的缝隙微微放进半个头部进去,然后又快速的退出来,把陈咏梅两瓣粉肉带进带出,这样的动作做了几遍之后,刘虎娃才抵在入口处说道:“真的不要?”

    陈咏梅不说话,被虎娃挑逗到心痒难耐的她直接用行动,告诉了虎娃她的答案——她把臀部快速的往后面一顿,早就停在入口微微跳动的长蛇一把钻了进去。

    顿时,两人都闷闷的哼了一声。

    大概是体质的关系,陈咏梅下方的水分相当的多,刘虎娃每次轻轻抽动,都会发出‘朴茨朴茨’的声响,让他的神色更加的兴奋起来。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