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留守村妇 » 正文

10.第九章 等待救援

所属目录: 留守村妇

    第9节第九章等待救援

    铁柱看着不够长的救命带子,说道,可惜不够长。

    铁柱只穿一条长裤和一个跨栏背心,里面都没有穿内裤。一双没有鞋带儿的布鞋,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说,要不,我们把裤子和背心连接起来,看看是不是能够伸到井上去?

    白小丫有些难为情地说,我的裤子里面没有穿别的东西呀,我的上衣里面也没有戴乳罩。

    铁柱说,为了救命,我们必须试一试,如果你害羞,我们就在这里傻等,等待救援,你看怎么办?

    为了救命,就不顾羞耻了。

    铁柱说,别人也不知道,我们上去之后,你再穿好衣服,怎么样?

    好吧,要不怎么办啊?

    铁柱说,那我就先把我的衣服脱下来,如果够长,就不用你的衣服了。

    好的。

    你别笑话我一个大小伙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我也一样。五十步笑百步,谁还笑话谁呀?

    那我就脱了,你别说我耍流氓。

    我不说。

    铁柱就大大方方把自己的裤子和背心脱下来,白小丫忍不住看一眼铁柱的下面,心里一愣,不小啊,还是个孩子就这么大?铁柱旁若无人,专心致志开始把裤子和背心连接在一起,再接到两个人的皮带上,可是,还差好多呢。

    白小丫也看见差好多了,自己就必须脱。

    铁柱说,不够长啊。

    白小丫说,我也脱下来,但是,你不许看,特别是不许看我的下面。

    我知道,非常时期,没有办法,为了活命,只有豁出去了。

    白小丫就把自己的裤子和上衣脱下来,递给铁柱,自己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胸部引人注意的地方。

    铁柱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干活儿,根本没有看她的私处。

    能够利用的东西全部利用上了,铁柱喊着上面的黑贝,黑贝虽然害怕掉下来,还是探头往里面看。

    铁柱摇晃着绳子,对黑贝说,宝贝儿,你接住绳子,然后往后转拽,把我们拉上去,你明白吗?明白你就点头!

    黑贝真的点点头。

    铁柱很高兴,说,你先接住绳子,我要扔上去了,你看好了。

    铁柱说着,就使足力气往上面扔。

    黑贝很聪明,很敬业,很听话,立即探出身子,准备咬住绳子,可是,绳子还有些短,大概只差一米左右的样子,黑贝够不到,急得嗷嗷叫,在原地打转。

    铁柱几次三番,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是无济于事。

    白小丫说,算了,这不行。这就是命啊,我们出不去了。

    铁柱坐下呼哧呼哧喘气,说道,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还得想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白小丫几乎就要哭了。

    黑贝在上面团团转,看着井里的铁柱嗷嗷叫,很着急的样子。

    铁柱说,没有别的好办法了,但是,我得试一试。

    白小丫问,还有什么办法?

    让黑贝去报信、找人。

    找谁?

    让他回家找我奶奶。

    他不会说话,你奶奶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吗?

    铁柱说,我奶奶看见狗自己回来,没有我跟着,平时我们都是在一起的,她一定会怀疑,如果黑贝聪明,她也聪明,说不定黑贝会领着我奶奶来这里,她再找别人想办法,我们就有救了。

    但愿好使。老天爷呀,保佑我们别死在这里。

    铁柱就喊过黑贝,对他说话,黑贝,宝贝儿,你回家,告诉我奶奶,让她上这里来,你去回家,把我奶奶领到这里来救我,我出不去了。

    黑贝点点头,狂吠几声,撒腿就跑。

    铁柱对白小丫说,他听明白了,他一定听明白了。你别担心,他一定会找人来救我们。

    白小丫说,你别希望太大,他仅仅是一条狗,没有那么高的智商吧?

    我对他充满信心。

    白小丫突然痛哭流涕,抱住铁柱放声大哭,说道,谁也没有想到,我会死在这里,人家就要结婚了。

    铁柱转过身,把一丝不挂的白小丫紧紧地抱在怀里,安慰她说,别害怕,我们不会死在这里,我们一定能够出去。

    白小丫说,怎么出去呀?

    黑贝不是已经去找人吗?

    你那么自信?

    是啊。

    我不信。

    铁柱无语。

    可惜,我见不到我的家人和我的老公了。

    铁柱抱着这个白白净净的女人,赤身裸体地躺在自己怀里,碰到她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就情不自禁兴奋起来,开始小心翼翼地用手抚摸白小丫两个吸引人的尤物。

    后来,白小丫不哭了,哭也没有用。

    白小丫就静静地依偎在铁柱怀里。

    铁柱也是一丝不挂,他说,你的身体真白呀。

    是吗?我们就这样等待死亡吧。

    不,等待救援。

    铁柱还是忍不住抚摸白小丫,白小丫也不反对,她忽然觉得这样静静地等待死亡,还不如轰轰烈烈做一次大事,反正都是死,在恐怖中等待死亡,还不如在飘飘欲仙中不知不觉闭上眼睛。

    她一旦转变观念,就付诸行动。思路变了,人也就变了。

    她被铁柱抚摸得有激情了,她抬头问铁柱,我好吗?

    好。

    哪里好。

    都好。

    你还是处男吧?

    不是。

    你这么小,还不到18岁,你就不是处男了?早熟啊。你跟谁做过大人的事?你的同学?

    不是,我不告诉你,我要为她们保密,我就是会做。

    她们?你不是跟一个女人做过这事?

    是的。

    好了,你很够哥们儿意思,那些跟你睡觉的女人没有看走眼,我也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如果你喜欢跟我做,你就开始吧,我们一起开始做。

    铁柱说,听说你要结婚了,你还是黄花大姑娘吧?人家入洞房,看见你不是处女,会不会生气?

    白小丫说,不会。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早就在一起睡觉了。

    啊啊,原来这样。

    来吧。

    铁柱说,我们在这里做,没有避孕套啊。

    白小丫笑道,你小子还懂得很多呀?

    这是为你着想。

    白小丫很高兴,说道,你还知冷知热呢,知道关心别人?没有看出来啊。我告诉你,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安全期,你知道吗?

    铁柱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白小丫说,我这几天就是安全期,你放心吧。

    铁柱说,那就太好了,如果我们出去,对你这个新娘子也没有影响。我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

    那是。我当然不会说出去,这事,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铁柱说,我们还是先把绳子解开,把衣服裤子等一会儿穿上,万一黑贝领着人来,也不能让他们看见我们在这里光着屁股。

    你还对你的狗充满信心?

    是的。

    那好吧,一颗红心,两手准备。我们先把衣服放在身边,等一会儿完事后,把衣服穿上,就是死,也不能赤条条地躺着,文明告别这个世界。

    铁柱就把衣服和皮带解开,收拾好,放到两个人身边。

    白小丫说,把衣服和裤子铺在身体下面, 要不,都是沙子。

    铁柱很听话,把自己的衣服和白小丫的衣服压在一起,铺在井底的细沙上面。

    铁柱坐在上面,说,很舒服,我还是第一次在井里做这样的事情,一定很刺激,很扣人心弦。

    白小丫说,你还会用词呢,没有看出来,我可是大学没考上,只差五分。

    铁柱说,可惜了,为什么不考了?

    家里穷,考上大学得花很多钱,毕业还找不到好工作,一个女人, 还不如早点儿嫁人算了。

    铁柱把白小丫抱在怀里,说道,谁娶你这个白白净净的漂亮的女人,真是幸福,还有文化。

    有文化有什么用啊?还不是死在井里。

    在井里快活得要死,不是死在井里。

    怎么快活呀?我快活不起来。

    你这就让你快活。

    你说,铁柱,我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好,出来挖野菜,还掉在井里了。

    铁柱说,不是掉在井里,是掉在幸福的蜜糖里。

    文不对题。

    铁柱对白小丫说,我不管对什么题?我对上你就行了,还管什么文不文,武不武的?

    你怎么对我?白小丫挑逗地问道。

    铁柱一脸严肃地说,上对上,下对下,很简单。

    白小丫说,你是不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怎么看不见你有什么实际行动呢?

    你需要立即行动?

    当然。

    铁柱说,那好办,可是,女人都喜欢预热的。

    白小丫说,我不需要,我已经热了。

    铁柱说,你听,外面有黑贝的叫声。

    白小丫漠不关心地说道,你是不是幻觉?我怎么听不到?不可能这么快,怎么可能?

    铁柱说,真的,我真得听得清清楚楚。

    白小丫忽然把铁柱按倒在下面,说道,你不要支支吾吾、打马虎眼,浪费时间,我都等不及了,这次我要凤在上,龙在下……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