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留守村妇 » 正文

9.第八章 掉井里了

所属目录: 留守村妇

    第8节第八章掉井里了

    早些年张艺谋演一个电影叫《老井》,他在挖井的时候塌方了,把孤男寡女埋在井里了,还有一段激情戏。

    现实版的掉井戏也发生了。

    白小丫就掉在井里了。

    那是一口旱井,也就是废弃的井。

    白小丫爬不上来,有六七米深的样子,白小丫很着急,对着井口的一片小蓝天大声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人吭声。

    附近没有人。

    白小丫就坐在井里等,她后来就有些失望,再后来,她就完全失望了,她就哭,哭也没有用。

    后来,她就不哭了,看着头顶上的蓝天,有时候白云会飘过来几朵,悄无声息,走远了,不搭理她。

    铁柱跟着黑贝在外面疯跑。

    狗很灵敏,鼻子很好使,黑贝在井口边,就感到跟以前不对劲儿,井里怎么有呼吸声?不是牛的声音,是人的声音?

    黑贝就蹲在井口往里面看,里面不是黑咕隆咚的像恐怖片那样可怕,因为是白天,看得里面清清楚楚,不是分外清楚,也看得很明白,就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在井里。

    黑贝对着井里叫几声,然后,又对着铁柱叫。

    铁柱来到井口,对黑贝说,哥们儿,你看见什么了?这么兴奋?

    黑贝就往井里面看。

    铁柱说,这是一个废井,没有水,你是不是渴了,要喝水?不要傻乎乎地靠近他,怎么跟不知道深浅的小孩子似的,你要小心,如果掉下去,我可救不上来你。

    黑贝还是对着井里叫。

    铁柱很纳闷,他了解自己的狗,井里一定有什么异常。

    铁柱就站在井边,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看,眼睛慢慢适应里面的光线,他看见井里有一个人,还有一个篮子。

    这时,井里的白小丫也看见了黑贝和铁柱。

    白小丫大声喊,救命。

    铁柱大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白小丫。

    我是铁柱,你怎么掉井里了?

    在井边挖野菜,稍不留神,滑倒了,就掉下来。

    你受伤没有?

    胳膊划破了,下面全是细沙子,别的地方没有受伤,不疼。

    你等着,我下去救你。

    你怎么救我?

    我帮你爬上来。

    要不,你回去叫人,拿一根绳子来。

    不用,我下去过,我以前下去玩儿过。

    铁柱说着,就要往下爬,他转身对黑贝说,你等着我上来,不要跑远。

    黑贝点点头,就蹲在井口边看着铁柱下井救人。

    铁柱慢慢试探着往下爬,双脚踩住石头缝儿之后,双手紧紧抠住石头,再一步步往下面去。

    白小丫高兴得站起来,说,铁柱,你慢慢下,别着急,看准石头缝儿。

    我知道,你闪到一边,小心我刺溜滑掉下去,砸着你。

    我知道,我正看着呢。

    白小丫就站在井里的一边,聚精会神看着铁柱一步步往下来。

    她很高兴,救命恩人来了,他还以为自己要饿死在这个地方,或者,晚上天黑的时候被狼吃掉,只剩一堆白骨,这一生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过去了,交代了。

    铁柱也就是下到一米远的地方,忽然,脚下一滑,他的大个子体重双手承受不住,就松开手,掉下去了。

    铁柱急忙喊,快闪开,我下来了。

    白小丫不知道铁柱是意外滑落,还以为他救人心切,急急忙忙跳下来呢。

    白小丫说,你别着急,不要往下跳,当心摔着。

    铁柱说,我不是跳,我是掉。

    白小丫大吃一惊,这个人怎么也掉下来了?

    顷刻,铁柱就掉在井里了。

    好在枯井里面有很多细沙,分散一下坠力,铁柱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白小丫很紧张,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受伤没有?

    没有事。

    铁柱从地上站起来,拍打一下屁股,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石头变得很滑,我本来想救你,演砸了,你不会笑话我吧?

    不会,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铁柱抬头看着井壁的石头,说道,怪不得石头滑,怎么那么多青苔和水珠,是不是要下大雨啊。

    不知道。

    怎么办?

    你别害怕,我再往上爬,试一试,我以前来过这个地方,我找一个大的石头缝儿慢慢往上爬,我给你探路。

    铁柱信心百倍,似乎稳操胜券的样子,试图爬几次,都是很滑,根本上不去。

    铁柱说,奇怪,怎么变了呢?故意考验我?小丫姐,你站在我的肩膀上,我蹲下,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往上爬,不远,只要几步就能够抓到井沿儿。

    白小丫担心地问道,你行吗?

    我行,你试试,我以前跟老王家胖小儿就这么上去过。

    铁柱蹲下身子,扶着白小丫慢慢踩到自己的肩膀上,对白小丫说,你站稳,扶着石头,慢慢往上看,看到大的石头缝儿,就把手脚伸进去紧紧抓住,就跟爬墙一样,你会吗?

    我会爬墙,但是,不会爬井。

    一回儿事,都是石头砌的。

    铁柱完全站起来,抬头看着白小丫,问道,怎么样?看见大的石头缝儿没有?

    没有,都很小,很滑,有很多青苔,抓不住。

    别着急,你慢慢看,我可以移动一下,你仔细看,看到大的石头缝儿你就告诉我。

    我知道。

    就这样,铁柱慢慢移动,转一个圈儿,也没有看见可以用手脚抓住的石头缝儿,因为是夏天,有水的地方就有青苔。

    白小丫很着急,说,我看不到,抓不住,你什么时候来井里玩儿过?

    去年冬天。

    冬天和夏天不一样,地质反应也不一样。

    那怎么办?

    你放我下来吧,你是不是很累?

    铁柱抬头从白小丫的裤腿之间看上去,从白小丫的衣襟的地方,只能看见白小丫的胸部两个大馒头,别的都挡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铁柱说,我不累,可是,你爬不上去怎么办?要不,你下来,我上去试一试。

    白小丫就下来,蹲在一边喘粗气。

    白小丫大汗淋漓,一是紧张,二是刚下有些累。

    白小丫悲观失望地说,看来,我们出不去了。

    铁柱说,别害怕,我们一定能出去。

    怎么出去?

    你别着急,我想想。

    白小丫低头看见自己的衣服掀起来很多,几乎露出自己的白肚皮,就用力拉一下衣服。

    这时,铁柱忽然大声说,你出血了?

    哪里?

    大腿那个地方,是不是受伤了?快看看。

    白小丫此时也感到自己的大腿疼,可是,那是大腿的根部,当着一个大小伙子的面,她不好意思脱下裤子看。

    铁柱说,你别害羞,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脱下来看?

    白小丫说,没有大事,我就忍着,等出去再说吧。

    铁柱看着白小丫,忽然说,白姐姐,你可能不是大腿那里受伤,你看,是不是胸部受伤,血流下去的?

    白小丫低头去看,自己的白色的短上衣的胸部真的有一片血迹。

    铁柱也不管不顾,掀开白小丫的衣服,就看见她的乳房下面有血迹,还在出血,不多。

    白小丫很紧张,也很害羞。

    铁柱一本正经地说,你这个地方受伤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是在井里,也不是在家。

    铁柱仔细看一眼,说,我看好像不流血了,你别害怕,我一定想办法救出去。现在还疼吗?

    白小丫说,也许是精神作用,我感到这个时候,浑身都疼,到处都疼。

    铁柱说,白姐姐,我是男子汉,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去。

    怎么救?

    我有一个办法,你看行不行?

    你说。

    我们把裤带系在一起,把一头扔到井上面去,让黑贝拉住,我们就在这里拉着皮带上去。

    黑贝能行吗?

    能行,他能够听懂我的话。狗的智商很高呢。清朝那个义犬救主,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满清的开国皇帝努尔哈赤被他的狗救过命,他就不让他的手下人吃狗肉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我爸爸说的。他在沈阳打工,还去过沈阳的东陵公园,说是那里有义犬救主的雕像。

    白小丫说,如果我能够出去,我也去沈阳看看。

    你把你的腰带给我,我们的系在一起,试一试。

    白小丫犹豫一下,还是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递给铁柱,铁柱把自己的皮带解下来,把两条皮带系在一起,可是,还差不少呢,怎么办?

    等待过来的人救助?

    什么时候会有人来?不知道啊。

    铁柱十分失望地说,不够长,还差好多呢。

    那怎么办?女人没有主意了。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