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留守村妇 » 正文

8.第七章 看西瓜的窝棚(二)

所属目录: 留守村妇

    第7节第七章 看西瓜的窝棚(二)

    花自芳和铁柱在一起,好久才结束,他们继续搂抱在一起。

    花自芳问,铁柱哥,你说,女人为什么离不开男人?

    铁柱说,我们班的严老师说,《圣经》的故事里面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所以,女人就离不开男人。

    女人是男人的肋骨?

    是的,其实,男人也离不开女人。

    就是说,你离不开我?

    如果我离开你,也很难受。

    这就跟木匠做活时的卯榫一样,缺哪一个都不结实,都不能夯实在一起。

    你说,铁柱哥,老天爷造人的时候,为什么要分男女?

    我不知道。

    你是不是累了,起来再吃一个西瓜?

    我刚才吃一个西瓜了,肚子还很饱,就是想撒尿。

    你刚才不是往我的肚子里面撒尿了?

    没有啊,我洒在外面了。如果洒在里面,会有问题,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

    别人告诉我的。

    我的下面有些疼,我觉得好像是出血了。

    别害怕,我看看。

    你看看吧。

    别紧张,这是很正常的,说明你是一个处女,这是处女血,女人都会有这一次,下次就没有了。

    那血不是例假吗?

    我看好像不是,你带着卫生巾没有?

    没有,我需要回家取。铁柱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女人的卫生巾你也知道?这是学校严老师告诉你的吗?

    不是,我,我是自学,什么书都看,很杂,看杂了,许多杂志都有女性知识的文章,我喜欢看。

    花自芳说,刚才,我们趴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疼,后来,就越来越舒服,不知道是为什么,还不想把你的那个东西拿出来呢。

    你还是回家去休息吧,我给你看瓜。

    我不想离开你,我就是你身上的一个肋骨。

    要不,你去取卫生巾,我在这里等你。

    好吧,我怕时间长漏到外面,鲜红的样子不好看。

    你好看,你很美。

    真的吗?

    真的。

    铁柱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什么意思?

    我说不好,我觉得就是跟我们这个样子。

    那,你将来要娶我吗?

    我还小,我没有钱,也没有彩礼。

    我不要钱。过去,我听我奶奶说,娃娃亲四五岁就可以订婚。

    你先回家取卫生巾,回来我们再说话。

    好的,你等我。

    铁柱看着花自芳穿好衣服走了。

    他把黑贝叫过来,对黑贝说,你给我看瓜,不要有人偷瓜,我要睡一会儿,好吗?

    黑贝叫几声,大概是说,我知道了,你这个领导就放心睡觉休息吧,这个看瓜的任务我来完成。

    黑贝蹲在瓜棚门口,炯炯有神地看着外面。

    铁柱就躺在瓜棚的简易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朦朦胧胧中,铁柱似睡非睡。

    他听到黑贝叫起来,他懒得起来看是不是有人偷瓜。

    他对黑贝说,你不要叫,过去看看,如果不是熟人,你就把他吓唬走。

    黑贝哼哼几声,还是不冲过去,只是象征性地叫几下,铁柱知道这是有熟人过来,可能是花自芳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黑贝认识来的人,这个人已经来到瓜棚,站在铁柱面前。

    铁柱,你睡着了?

    铁柱哼一声,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这人不是花自芳,这人是谁?

    铁柱,你不要睡觉了,我跟你说几句话。那个人开始摇晃铁柱。

    铁柱睡眼惺忪,刚才跟花自芳一起运动,现在有些累,正在养精蓄锐呢。

    女人坐在铁柱旁边,开始用手抚摸铁柱的下面。

    铁柱不能休息了,也不能养精蓄锐,就睁开眼睛坐起来,看见是方小雨,怪不得黑贝不咬她,他们认识,已经是熟人了。

    方小雨穿一件短袖红上衣,一条黑色的裤子,笑盈盈地看着铁柱,问道,就你一个人?

    是的,替花自芳看瓜呢。

    她人呢?

    回家拿东西。

    白白让你大热天给看瓜?

    不,让我白吃瓜。

    方小雨四处看看,挑逗道,我也让你白吃,你愿意吃吗?

    吃什么?

    上次我们在一起做那事,你舒服不舒服?

    舒服。

    黑贝也一定舒服,这次他就认识我了,还跟我亲热,摇晃尾巴呢。

    他当然认人。

    一个好狗。

    铁柱说,狗通人性。

    方小雨好奇地说,你看上去好像很累,刚才,你跟花自芳在一起玩儿了吧?是不是很尽兴?

    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我跟你玩儿的时候,也没有跟任何人说。

    我知道。

    铁柱坐起来,方小雨就伸手抚摸铁柱的脸,感叹道,简直就是一个大小伙子,这样闲着,真是可惜了。

    铁柱善解人意,说道,你是不是想跟我在一起玩儿?

    是的,你累吧?

    我就是想睡觉,你坐着,我去撒尿,刚才吃西瓜吃多了,我得撒尿。

    方小雨说,你不要躲开我,我也见过你的东西,就站在这个地方撒吧,还要去什么地方?

    铁柱说,我担心你一看,我的撒尿,我就撒不出来。

    怕什么?我帮助你撒尿。

    不,别别。

    铁柱挥手挡住方小雨伸过来的手。

    方小雨笑道,你这个孩子,还知道害羞呢。

    铁柱说,你没有看见在城市,都是男女厕所分开,男女有别。

    方小雨调侃道,那是,男女是有别,男女撒尿分开,可是,睡觉就不能分开,就得在一起,还贴得紧紧的,天衣无缝。你一个大男人,还担心女人看?

    我不是担心,我怕你伸手尿到你手上。

    我在里面扶着,距离出口远,怎么会尿到手上。再说,我不怕尿,童子尿还治病呢,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舅奶就接过童子尿,在太阳底下晒几天再喝。

    方小雨说,我还以为你害怕我看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

    其实,我都不害怕你看,条件反射,你要撒尿,我也要撒尿,我就在你面前撒尿,你不介意吧?

    你撒尿吧。

    方小雨故意磨磨蹭蹭脱下裤子,不是急急忙忙蹲下,而是在铁柱面前晃来晃去,然后,再蹲下来,故意面对铁柱。她说,不许看下面。

    铁柱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这个时候不能看。

    什么时候能看?

    做那事的时候可以看。

    铁柱说,我现在就想看。

    不让看。

    方小雨故意挑逗铁柱,激发他的情欲。

    铁柱还是忍不住低头看方小雨的下面,方小雨就站起来,说道,你这么一看,我就紧张,我撒不出来尿了。

    铁柱哈哈大笑,说道,我不看,我也撒。说着,就掏出自己的东西也不回避,在距离方小雨不远的地方,往瓜棚外面撒尿。

    方小雨目光炯炯地看着铁柱的撒尿。

    好久,铁柱才撒完。

    方小雨说,我有些累,我要躺下休息一会儿,可以吗?

    铁柱说,花自芳要回来了,你还是回家睡吧。

    方小雨说,我太累了,我就睡一小会儿。

    方小雨也不把裤子拉上去,就要躺下。

    铁柱说,你的裤子怎么不穿好?

    你给我穿。

    这时,黑贝看见方小雨下面露出来,忽然跑过来,跃跃欲试,要上方小雨的身体。

    方小雨喜笑颜开,伸手抚摸着黑贝,说道,宝贝,你着急了?你的主人还没有着急呢。

    铁柱说,要不,让黑贝先跟你玩儿一会儿?

    好吧,我有些等不及了,你先休息吧,休息一会儿,如果你需要,你想跟我玩儿的时候,你再上来。

    好啊。

    铁柱就看见方小雨很熟练地跟黑贝玩儿起来。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