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自定栏目 | 乡村艳福
你的位置:首页 > 留守村妇 » 正文

7. 第六章 看西瓜的窝棚(一)

所属目录: 留守村妇

    第6节 第六章看西瓜的窝棚(一)

    铁柱带着黑贝在去河边的路上,遇到花自芳。

    花自芳说,铁柱哥,你要去哪里?

    铁柱说,去河边儿。你比我大三岁,不应该给我叫哥。我应该叫你姐。

    花自芳说,我叫你哥,你叫我姐,好不好?

    铁柱笑道,那就颠倒了,女大三,抱金砖。

    花自芳也反击说,你是说我们青梅竹马?

    铁柱开玩笑道,你这个年纪,我奶奶说,已经是小媳妇能生孩子了,我六舅十四岁就有儿子了。

    花自芳说,现在,我们国家规定18岁才是成人,才能结婚。

    铁柱很好奇地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看西瓜。

    你爷爷呢?

    去县城卖瓜去了,和我奶奶一起去的,我就来瓜地看瓜。

    有人偷瓜?

    村里人没有偷,就是距离公路近,那些开车的人就好下车偷瓜,开车就跑,我爷爷就让我白天看瓜。

    铁柱说,我看没有事,不会有人偷,附近也没有人啊,你不害怕吗?

    我害怕,可是,没有人给我做伴。

    你怕什么?

    我怕坏人,我怕蛇,我怕狼。

    这个时候没有狼啊。

    花自芳说,我给你拿个西瓜吃,在瓜棚里吃,还凉快。

    铁柱说,你学习好,怎么也不上学?

    上学啥用啊?一个女孩子,将来嫁人,找个好男人比啥都强。

    两个人说着话,来到瓜棚。

    瓜棚就是简易的用几个木棍子支起来的三角形窝棚,用炕席和塑料布盖在上面挡雨,里面有一个木头简易床。还有一个切瓜的案板和刀。

    花自芳很会选西瓜,拿来一个瓜,她把瓜切开,红瓤黑子,正好是熟透的西瓜。

    两个人拿着切好的西瓜开始吃,黑贝在旁边用鼻子嗅几下,蹲在他们旁边一会儿,觉得没有意思,就跑到别处,自己玩儿去了。

    铁柱吃得津津有味,看着花自芳只穿一件短上衣,里面也没有戴乳罩,农村的孩子也没有那么讲究,刚十六岁多一些,家长也没有注意她青春期的到来,她的父母也在外地打工,可能忽视孩子的成长和发育了。

    铁柱看见她的胸部不是很大,但也不小,比胡翠花和方小雨的都小,比乔娜娜和枣花的大一些,他就挑逗花自芳。问道,姐姐,你胸部长的那两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花自芳天真地说,将来生孩子,喂孩子奶水的。

    铁柱说,只是喂孩子吃,大人不可以吃吗?

    花自芳说,不知道,也许将来我有男人的时候,他可以吃,我就看见我爸爸偷偷摸摸吃我妈的奶子。

    你怎么看见了?

    那天我进家门,他们没有插门,我推门进去,看见我爸爸坐在我妈妈怀里,跟小孩子一样吃呢。

    吃出奶了没有?

    没有,我小时候吃过,这个时候她还哪有奶啊?

    铁柱说,花姐,这个时候,没有别人,我吃一口你的奶子可以吗?

    花自芳很严肃地说,不行,我们不是夫妻,也没有订婚,你为什么吃我的奶子?

    铁柱说,电视上不是有临时夫妻吗,我们也做临时夫妻。

    花自芳说,你还是小孩子,你知道夫妻是什么意思吗?

    铁柱明知故问,说道,花姐,你告诉我吧,我不知道。

    花自芳说,铁柱哥儿,你长得这么高大,跟大小伙子似的,怎么不找媳妇呢?

    铁柱说,我比你小,你怎么还叫我铁柱哥?我家里穷,父母没有本事,没有钱,哪个大姑娘愿意跟我结婚呀?

    花自芳说,你刚才说的女大三,抱金砖,是什么意思呀?

    铁柱站起来,跟一个铁饼运动员一样,把一块西瓜皮扔到很远的地方,几乎抛到公路上面去。

    花自芳十分欣赏地说道,铁柱哥,你的力气好大啊。

    铁柱说,当然,我一个人就能够吃一个大西瓜,我一顿能吃六个馒头,我能把你轻轻松松抱起来。铁柱说着,也不管花自芳什么态度,就把花自芳抱起来。

    花自芳很紧张,自己的忽然身体离地,急忙用双手推铁柱,说,你要干什么?松开我,快松开我。

    铁柱的身体紧紧贴住花自芳的胸部,感到很温柔,忽然冲动起来,想起跟那些女人做的事情,自己的下面就忍不住直立起来,他跟花自芳距离这么近,几乎就是嘴唇碰到嘴唇了。

    铁柱就靠近花自芳的嘴,忍不住亲吻起来,花自芳极力挣扎,说道,你要干什么?铁柱哥,你快放下我。

    铁柱没有放下。

    花自芳极力挣扎几下,后来,就不动了,她感到很舒服,很刺激,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她。

    铁柱就忘乎所以,原始的本能冲动,使他不顾一切,他把花自芳抱到简易床上,趴在她的身上。开始一边亲吻,一边动手动脚。

    花自芳感到他伸手到自己的衣服里面,抚摸自己的胸部双乳,她想反抗,可是,太舒服了,她忽然感到浑身酥麻,她就迷离着眼睛,问道,铁柱哥,你要干什么?

    铁柱说,我想跟你结拜成夫妻。

    在这个地方,在瓜棚里?

    是的,你不愿意吗?

    你如果真的喜欢我,你得明媒正娶。

    铁柱说,我怎么明媒正娶,用八抬大轿抬你?

    不,让我做汽车,坐宝马或者奔驰,跟那些电影明星一样气派。

    铁柱说,我没有车。

    铁柱嘴上说话,手也不老实,还要往花自芳的下面摸去。

    花自芳紧紧攥住铁柱的手,说道,铁柱哥,你要干什么?那个地方不能摸。

    为什么?

    我得让我的男人摸,我妈妈说,那个地方,不能让别的男人看,也不能让别的男人摸,就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才能让自己的男人摸。

    铁柱说,你真是老封建,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在大城市,女孩子在学校怀孕的事情很多啊,听说,国外的学校,还给学生发避孕套呢。

    花自芳说,我们就是山沟里的孩子,我们不能跟大城市的人比。

    铁柱说,你的胸部都让我摸了,好姐姐,你下面不让我摸,让我看看可以吗?

    花自芳说,不可以,我妈妈说了,一定要等结婚的时候,再让自己的男人摸。

    铁柱笑道,其实,你那个地方,我看见过。

    你看见过?什么时候?

    有一次,你在下雨天撒尿,我蹲在一棵树后面,我看见了。

    花自芳说,你羞不羞?男子汉大丈夫,偷看女生撒尿?你是小偷。

    铁柱就跟城里的小混混一样,就是一个无赖,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神秘呀?我看过好多女人的下面。

    你还看过哪个女人?

    我不告诉你。

    铁柱说,我看过你的了,我的也给你看,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一比一。怎么样?我全脱下来给你看。

    铁柱说着,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全部都暴露在花自芳的面前。

    花自芳从简易床上坐起来,用手捂住眼睛,说道,我不看,你拿走,你快把裤子穿上,我不看。

    铁柱并不穿裤子,还是故意在花自芳面前晃荡,把花自芳的一只手拉过来,说道,别害羞,要开放一些,解放思想,你不看,你可以摸,我让你摸,你不让我摸,我让你摸。

    花自芳说,我不摸,你走开,我就是不摸。

    铁柱还是强行把花自芳的手放到自己的那件东西上,说道,你摸摸,就是一根热乎乎的香肠,你如果愿意吃,你就吃吧,很好吃。

    花自芳触摸到香肠,身体一颤,说道,我不摸,我也不吃。你以为那是什么好东西呀。

    就是好东西,女人都喜欢,如果你吃过,你就知道好吃了。

    我不吃。

    花自芳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又没有抽回来,有些好奇,情不自禁地抚摸起来。

    铁柱笑道,你不要捂着眼睛,可以看看他,有什么害羞的?这里又没有别人,我可以看你的,你可以摸我的,怎么样?这样交易是不是很公平?

    花自芳说,我摸过了,你躲开吧。

    铁柱说,你欺负我,你还是我姐姐呢,你欺负人。

    花自芳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我的下面让你摸了,可是,你的下面没有让我摸,不公平。

    花自芳说,我不是欺负你,你是强迫让我摸你下面的。

    铁柱说,好姐姐,你就让我看一下,摸一下,可以吗?这样就公平了,我就不说你欺负我了。

    花自芳有些难为情地说,铁柱哥,我的那个地方,真的不能摸。

    铁柱说,也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你的怎么就不能摸?我只摸一下,求你了,你就是我的好姐姐,以后你找我干活,我就来给你干活,给你看西瓜,给你做伴儿。这里没有别人,我也不告诉别人。

    我……

    你躺下,闭上眼睛,行吗?我只摸一下。

    花自芳说,你真的说话算数?

    真的。

    铁柱也不等花自芳主动表态,就把花自芳抱住,慢慢放倒在床上,伸出一只手,开始轻轻抚摸花自芳的下面。

    花自芳躺在床上,有些陶醉的样子,问道,你在摸吗?为什么我浑身酥麻,有很舒服的感觉,浑身很舒服,以前没有这个感觉呢。

    铁柱说,这是刚开始,过一会儿,你会更舒服,我如果把我的香肠送进去,你会更舒服。

    真的吗?

    真的,我不骗你。

    铁柱哥,我怎么越来越舒服?浑身好像触电一样,麻酥酥的,我的妈呀,我好像喝醉了,不,好像腾云驾雾起来了,如果你把你说的东西送进去吧,真的更舒服吗?

    真的。
标签:
Top